未分類

足足屠戮了將近五萬雜役,哪怕是他驚過皇極金丹淬鍊改善過的肉身,此時也不免透支到了極致,根本提不起半分力量,就連體內的黃泉鬼域也再也供應不出任何力量源泉,如同乾涸的泉水,將近乾涸枯竭。

「小雨,你放心,哥哥向你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從今以後哥哥決不讓任何人傷害你,如果有,那就讓千倍萬倍的人來賠罪!」

寧小乙目露疲憊之色地喃喃道,只見他原本一身漆黑的外門服飾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無法洗褪的深紅色,不斷向下滴著鮮血,每一滴鮮血都彷彿在祭奠死去的亡魂,不甘的怨念久久無法平息。

經過整整一個晚上的瘋狂屠戮,整個雜役區域徹底變成了一座墳墓,一座鬼域,數以萬計的雜役在一夜之間全部死去,只留下了一根根潔白光瑕的白骨,所有鮮血都被修羅王相吸收而去,凝練成為修羅王臂,恐怖濃郁的血腥味哪怕入地三尺都能夠聞到。

無窮無盡的怨念,鋪天蓋地的不甘,如果再經過萬年時間的沉澱,這片片雜役區域將會化身成為真正的人間禁地,陽間鬼域!

再次淡漠地看了一眼身化陽間鬼域的雜役區域,寧小乙橫抱著寧小雨朝著外門弟子的閣樓區域疾馳而去,如同一代冷酷無情的魔頭離去,攜帶著難以形容的無窮殺戮。

不過讓寧小乙沒有想到的是,那足足四萬人的靈魂全都沒有墮入陰間,遁入輪迴轉世投胎,而是在一股絕強恐怖的吸引之下,無聲無息地朝著他的懷中瘋狂奔涌而去,彷彿一尊吞噬靈魂的無底洞,永遠無法填滿,永遠無法滿足。 聽雪閣。

寧小乙端坐在白冰玉床之上,神色凝重,眉宇間彷彿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殺戮意志,滾滾呼嘯,鬼哭狼嚎,倘若不是他正在竭力遏制內心瘋狂暴走的恐怖魔念,如此龐大的殺戮意志一旦爆發,只怕大半個閣樓區域都會瞬間被無邊無際的血色籠罩,化作廢墟。

「想不到無邊的殺戮竟會產生如此恐怖的魔念,看來是因為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產生異變,被滔天的殺戮意志強行凝聚成為修羅王相,由神化魔,由無窮戰意轉化為無邊殺意,如此我現在才沒有被體內瘋狂暴走的魔念所支配,徹底淪為一具只會殺戮的戰爭機器」

寧小乙暗自心驚地喃喃道,要知道那可是屠戮足足五萬人之後形成的滔天魔念啊!

不要說他區區一個練力境修士,就算是神通境大能一不小心沾染上如此恐怖的魔念,如果沒能即使將這股魔念清除出體外,只怕肉身神魂都要被腐蝕,如同被附骨之蛆一點點嗜食,最終徹底變成一具神通境殺戮傀儡,沒有任何本我認知,有的只是永生不竭的殺戮!

一尊神通境殺戮傀儡究竟有多麼恐怖?

這就好像一頭飢腸轆轆的雄獅惡虎突然來到了一片滿是羊羔的浩瀚草原上,下場自然可以預料。

屠殺,瘋狂的大屠殺!

哪怕數以百萬計的亡魂殘念也無法填滿這場血腥殘忍的屠殺盛宴。

「既然我是因為這尊修羅王相才沒有被滔天魔念所控制,想來這尊修羅王相便是那滔天魔念的剋星,甚至這股魔念極有可能就是用來凝實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的也說不定!」

寧小乙感受著被自己壓制蜷縮在一處小角落裡的無邊魔念,彷彿是一道永遠都無法磨滅的存在,不管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將其驅逐出體外,好似附著深入骨髓一樣,當下不由地默默沉思道,腦海之中不斷有智慧光芒閃爍。

「如今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已經徹底產生異變,倒不如將錯就錯,就依照這錯誤詭異的方法修鍊下去,所謂大道三千殊途同歸,不管是無上戰意還無邊是殺意,這都是一種信念意志的極端體現!」

寧小乙腦海中不斷閃過書中的文字記載,當下銀牙一咬,臉上浮現出果斷之色:「如今死在我手上的亡魂數以萬計,無邊的屠殺之下早已經凝聚出殺戮意志雛形,遠比初生的戰爭意志強大太多,如此我便以殺戮意志雛形來修鍊《十方王拳》,凝聚出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說不定在那股魔念的幫助下還能夠發生奇迹,將其丟失的后六式給補全,讓這本半步王品武學成為一門貨真價實的王品武學!」

念頭至此,說干就干,只見寧小乙緩緩站直身子,如同沉睡蘇醒的雄獅,體內浩瀚磅礴的力量也漸漸復甦起來。

經過兩個時辰的調養生息,寧小乙體內乾涸的力量源泉也重新煥發出活力,如同飛泉瀑布不斷向外冒著滾滾泉流。

而且在無邊無際的瘋狂屠戮之後,寧小乙體內原本殘存剩餘的龍虎金丹藥力逐漸被肉身吸收完全,每一寸皮膚、肌肉、骨骼、臟腑甚至是細胞都得到大幅度質的提升,變得更加強大磅礴。

「一萬五千斤力量!」

寧小乙緊握著雙拳,眼神當中虛電激蕩,好似隨時都快破空而出,將眼前的虛空劃破粉碎!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黃泉鬼域重新釋放出磅礴威能,兩百零六頭黃泉魔象踐踏著大地奔騰呼嘯,十一頭地獄魔猿揮舞著粗壯的手臂撕裂長空,無窮無盡的九幽鬼凰縈繞著熾熱光輝尖聲厲嚎。

黃泉鬼域中央,一尊如同天地初開便屹立鎮壓在此的太古神靈緩緩睜開雙眸,無窮神性光輝璀璨閃耀,一輪足有半個黃泉鬼域大小的聖神光圈在這尊太古巨神的腦後緩緩凝聚。

閃爍著無法言語的璀璨光輝!

就在這個時候,黃泉魔象、地獄魔猿和九幽鬼凰這三大地獄霸主彷彿突然之間找到了各自的歸宿,爭先恐後地朝著這輪光圈奔跑踐踏而來。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兩百零六頭黃泉魔象化為兩百零六道鎮天神柱將這輪聖神光圈支撐而起。

十一頭地獄魔猿身化十一道圖騰法相,原本陰森邪惡的氣息陡然變得神聖莊嚴起來,宛如被聖人教化開啟靈智的野獸,尊儒重道。

無窮無盡的九幽鬼凰化為億萬滔天火海,剎那間,整輪聖神光圈的光芒璀璨到極致,好似能將整片黃泉鬼域照耀,將無垠的黑暗驅散得寸寸龜退。

當黃泉魔象、地獄魔猿、九幽鬼凰以及太古巨神這四尊神魔異像徹底合四為一之時,也就是寧小乙將肉身力量完全凝練到極致,突破練力境大圓滿之時!

而且等到那個時候,寧小乙的體內將會徹底幻化成為一座真實存在,類似於黃泉鬼域的肉身界域,無時無刻地為其肉身提供磅礴浩瀚的力量源泉!

「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給我凝聚!」

寧小乙大聲斷喝道,恐怖的殺戮意志拔地而起,將四周空氣的溫度都凝凍起來,如果此時有人身在這股殺戮意志當中,倘若意志心境不穩便會被這股殺戮意志控制,成為不知疲倦的戰爭機器,直到最後心脈力竭而死。

轟隆隆——

一座滔天血影緩緩浮現而出,縈繞著無邊殺戮氣息,夾雜著瘋狂暴虐的滔天魔性,六頭九臂,好似一尊從血海冥河當中孕育而出的太古魔神,執掌天地之間一切殺戮,哪怕一道眼神也足以令任何神魔膽寒。

六顆頭顱,每顆頭顱的模樣都各不一樣,宛如輪迴六道,衍盡人生百態。

九條手臂,除去兩條手臂宛如血肉之軀,活靈活現,真實存在,剩餘六條手臂都極其虛幻,和六顆頭顱一樣,彷彿隨時都會煙消雲散,只有淡淡的一層泡影。

這就是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

鎮壓億億萬里無盡血海的太古修羅王!

看到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浮現而出,寧小乙周身縈繞的殺戮意志好像突然找到了歸宿容納的地方,洶湧澎拜地朝著修羅王相傾斜而去。不僅如此,在修羅王相釋放出的恐怖氣機牽引之下,宛如附骨之蛆一般瘋狂暴走的滔天魔念也被狠狠拽拖而出,即使其拼盡全力掙扎也無盡於事,被修羅王相六顆頭顱當中,長相最為猙獰醜惡的那顆一點一點蠶食吞嗜著。

終於,在最後一絲魔念瘋狂不甘地被抽出以後,寧小乙的眼神徹底變得清明起來,靈台潔瑕,好似全身有什麼雜質被完全洗髓,整個人突然輕鬆了不少,再沒有隨時有可能被魔念侵襲掌控的焦愁。

「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這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果然能夠吸收魔念凝聚自身!」

寧小乙有些興奮地大叫道,在誤打誤撞之間他竟然真的猜到了凝聚完整修羅王相的方法。

簡單來說,日後他只要將殺戮意志這道根基壯大起來,就可以尋找無窮無盡的魔念來凝聚出完整的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兩者就好像是地基和磚瓦的關係,只要地基足夠穩固結實就能夠不斷為其添磚加瓦,建造出修羅王相這座宏偉壯觀的浩瀚宮殿!

「禍福相依,當真是禍福相依啊!一旦讓我凝聚出完整的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那可是相當於一本完整的王品武學啊!足足能夠提升自身九倍戰力,更是足以開闢一個完整王朝的基底存在!」

想到這兒,寧小乙眼中滿是激動之色,恨不得立馬再去大肆屠戮幾番,將修羅王相徹底凝實出來,只不過這個念頭在出現的瞬間就被他強行抑制,扼殺在了搖籃當中。

開玩笑,足足屠戮了五萬雜役才讓他的修羅王相凝實出兩條真實的修羅王臂,若是想將九條修羅王臂全部凝實,那得需要多少的殺戮,多少的魔念?

只怕多得讓人難以想象,那絕對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饕餮盛宴!

「罷了,此事還得從長計議,萬萬不可太過急躁」

寧小乙沉思冷靜道,眼神當中思緒閃爍:「不過在此之前一定要將我屠戮五萬雜役的事情給瞞下來,雖然雜役性命如草芥,但是宗門卻肯定不會不管不顧,若是讓宗門高層知曉了修羅王相的事情,只怕會多生許多事端」

「也罷,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寧小乙既然敢大肆屠戮,便有那個膽子迎接一切艱難險阻!」

寧小乙眼中冷意連連,身後,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靜靜地漂浮著,宛如一尊修羅神王降世,鑲嵌著無盡血海煉獄,殺戮滔天,魔威震世。 「小雨醒了!「

聽到隔壁寢卧里傳來聲響動靜,寧小乙頓時眼神一亮,連忙散去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急急忙忙地朝寢卧里走去。

剛踏進寢卧,寧小乙就看見寧小雨正環抱雙膝,雙目獃滯地蜷縮在床頭,臉上沒有任何神采,就好像突然間丟失了靈魂,只剩下一副空洞的軀殼苟延殘生。

「小雨……」

渾身一怔,寧小乙只感覺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原本已經融入到無邊殺戮修羅王魔之相中的滔天魔念竟是有再次暴走的趨勢,如果不是他害怕傷及到寧小雨,只怕此時恐怖的殺戮意志雛形已經將整個聽雪閣籠罩,殺意沖霄。

「哥…哥!「

聽到寧小乙的聲音,寧小雨原本獃滯灰暗的雙眼陡然迸發出一絲色彩,像是靈魂突然回歸軀殼,整個人重新煥發出生的氣息。

「小雨好害怕,小雨好害怕再也見不到哥哥,嗚嗚嗚,以後哥哥不要再丟下小雨一個人好不好,小雨一定會乖乖聽話,哥哥不要再丟下小雨一個人好不好……」

寧小雨掙紮起身,拼盡全力朝寧小乙的懷裡撲去,那溫暖健壯的胸膛就像是絕境中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讓她在無助中感受到了希望的光芒,死死不肯鬆手。

「小雨乖,這次是哥哥錯了,哥哥以後再也不會丟下小雨一個人,哥哥發誓,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會再丟下小雨一個人,小雨原諒哥哥好不好?」

寧小乙緊緊抱著寧小雨,那冰冷的溫度,不停顫抖哆嗦的嬌軀以及恐懼無助的淚水,每一個都像是一柄鋒利尖銳的利劍,刺得寧小乙的心臟隱隱作痛,彷彿被撕裂開來,痛得無法言語。

「嗚嗚嗚…嗯」

足足過了半晌,寧小雨這才漸漸停止抽噎,睜著一雙掛滿淚珠的大眼睛望向寧小乙,胸口起伏不定,顯然是還未完全平復下來:「哥哥,那…那些壞人呢?」

說完之後,寧小雨的眼中明顯流露出一絲難以掩藏的恐懼,杜鋒等人的事就像是一灘漆黑無垠的墨水,澆灌在她純潔無暇如白紙般的腦海,對她造成了難以磨滅的痛楚。

那是信任過後被欺騙的傷害,痛徹心扉,無法釋懷。

原來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美好,原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信任。

「小雨放心,那些壞人想欺負小雨,幸好被哥哥及時發現了,他們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了,哥哥現在可是外門弟子喔,很厲害的!」

寧小乙撫摸著寧小雨的秀髮,滿臉疼惜地輕聲說道。

「哇!」

聽到寧小乙的話,寧小雨忍不住驚呼起來,一張小臉蛋兒上布滿震驚,小嘴微張,半天沒能回過神來。

外門弟子可是如同謫仙一樣的大人物,地位尊崇高高在上,神龍見首不見尾,每次有外門弟子駕臨雜役區域,整整五萬雜役無不跪服在地,叩拜稽首,就好像在迎接仙人降臨陽間,聲勢浩大壯觀,神氣非凡。

「哥哥,那你現在是不是已經得道升仙啦!就是那種,嗯…無所不能,無所不會的仙人,就是那種長生不老的仙人!」

或許是因為太過激動,寧小雨一張小臉蛋兒上滿是紅潤之色,看向寧小乙的眼神當中更是布滿了一顆一顆閃閃發光的小星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寧小雨彷彿突然想到了什麼,原本激動的神情逐漸變得黯淡起來,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淚水也像是一滴滴豆大的雨珠,管不住地朝眼眶外流去,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誒!小雨你這是怎麼啦?你別哭呀,是不是哥哥做錯什麼事情了,小雨乖,快告訴哥哥,哥哥馬上改正」

寧小乙手忙腳亂地安慰道,一看見寧小雨哭他就感覺一陣頭大,還不如去屠戮五萬人雜役來得輕快簡單。

「嗚嗚嗚,小雨以前聽父親說過,仙人都是長生不老的,哥哥要是成為了仙人,那小雨就又是一個人了,小雨不想要哥哥成為仙人,小雨不想要哥哥離開」

寧小雨哭哭唧唧地說道,雙手不由抱得更緊,似乎生怕眼前寬廣溫暖的胸膛突然再次消失一樣。

「傻妮子」

寧小乙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眼前哭成花貓的淚人,心疼地伸出手將其臉蛋兒上的淚珠擦去,這才緩緩輕聲說道:「小雨,外門弟子可不是傳說中的仙人喔!不管是外門弟子還是內門弟子,甚至就連巨魔宗的宗主也都是人,只要是人就不會長生不老,哥哥也不會離開小雨喔」

「真的嗎?哥哥不會騙小雨吧!」

寧小雨抽抽噎噎地說道,顯然是不相信寧小乙這安慰人的話。

「當然啦!小雨要是不信的話,哥哥和小雨拉鉤!」

寧小乙緩緩伸出小指,在寧小雨質疑的目光中,像是念誦童謠一般,緩緩開口說道:「哥哥和小雨拉鉤,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要是變誰就是小狗,汪汪汪!」

「噗哧!」

看到寧小乙故意露出蠢樣,寧小雨不禁破涕而笑出來,就連原本那份縈繞在心間經久不散的恐懼之感也瞬間輕了不少,只見她再次緊了緊環抱住寧小乙的雙手,嗅著溫馨熟悉的氣息喃喃道:「不管哥哥去哪裡,小雨都要陪著哥哥!」

「嗯!」

寧小乙重重地點了點頭,眼神之中閃爍著一抹璀璨到極致的堅定光芒。

「哥哥,對了,那些壞人…哥哥不會把他們全都……」

寧小雨突然探出腦袋,小聲地試探道。

雖然杜鋒等人做的事情確實罪不可恕,但寧小雨還是不忍心看著他們全部死去,畢竟那可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

就連螞蟻寧小雨都不忍心踩踏,又何況是那麼多活生生的人命呢?

「這小妮子到現在居然還有心思去關係其他人的死活」

寧小乙頗為無奈地聳了聳肩,雙眼微米,淡淡地輕聲說道:」小雨放心吧,哥哥只是出手稍微教訓了他們一下,至少他們以後沒有機會再去禍害其他人了」

「那就好!小雨知道哥哥最善良了!」

寧小雨頗為解氣地點頭說道,眉宇間滿是歡快愉悅,小腦袋順勢朝向寧小乙的懷中拱去,宛如一隻撒嬌的小貓,乖巧溫順,十分可愛。

她不希望寧小乙的雙手沾上鮮血,因為在寧小雨心裡,雙手沾滿獻血的人都是窮凶極惡的魔頭,都是死後要墮落輪迴地獄的惡人。

她不希望寧小乙墮入地獄,因為傳說在地獄當中會受到極其殘酷變態的刑法虐待,她不想自己的哥哥受到半點懲罰,半分傷害。

「小雨,以後這聽雪閣就是咱們的新家了,等到哥哥出了這巨魔宗,就去給小雨買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什麼東西好,哥哥就給小雨買什麼!」

寧小乙看著懷中乖巧可人的寧小雨,不由得寵溺說道:「在這裡生活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勞累混亂,有巨魔宗的森然門規,小雨就不會再碰到昨天發生的事情,不過小雨要記住一點,那就是千萬不能隨意相信其他人喔!」

「嗯!」寧小雨乖巧地點頭說道。

前夫離婚吧 「小雨真乖!」

寧小乙輕輕地揉了揉寧小雨的腦袋,眼神卻逐漸飄向雜役區域的方向,在那裡一片屍山血海,一幅陽間鬼域之象。 雜役區域。

轟隆隆——

一道道山崩地裂的浩瀚聲勢席捲而來,宛若一頭頭神象在狂奔踐踏,所過之處山河破碎,任何存在都被撞得粉身碎骨,在那蒼穹上方,更是有著無盡的墨雲雷霆閃爍,電弧閃鳴,激蕩人心。

足足七頭太古巨魔,彷彿從歷史畫卷中破碎而出,蘊藏著太古時期的恐怖魔威,千條巨魔古臂猶如一座浩瀚雄偉的戰爭堡壘,足有數十丈高的身軀哪怕一座小山都能夠殘碎碾碎。

更讓人震驚的是,這七頭太古巨魔的身形本非完全虛幻,而是虛幻之中夾雜著真實,真實之中又不盡完全真實,有的地方彷彿是血肉之軀,活靈活現,有的地方卻宛如虛幻飄渺,籠罩在一片朦朧當中。

七道半步無上法身!

七尊半步神通境大能!

這是一股足以毀滅任何王朝的恐怖勢力,如果這股恐怖勢力突然爆發,不管是任何下三宗勢力都將受到難以承受的災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究竟是何人這麼囂張,竟敢如此明目張胆地來我巨魔宗,大肆屠戮我宗雜役!」

刑罰長老腳踩在太古巨魔的龐大魔軀之上,黑白灰發怒髮衝冠,一雙如同獵鷹般的雙瞳深處滿是冷意,不怒而威,讓人看上一眼便會覺得五雷轟頂,冷汗連連。

在刑罰長老面前是一座無盡血色的世界,不管是一草一木還是一花一樹,但凡眼睛所過的地方皆是血色,妖異至極。

一根根骷髏白骨就像是鎮壓在地獄當中的一座座白骨亡魂,四處散落的肺腑臟器更是瀰漫著濃郁到極端的血腥氣息,若是普通人看上一眼只怕不到片刻便會嘔吐到胃酸倒流,甚至還有可能被如此殘酷的一幕嚇得痴傻。

「老夫曾經就說過,哪怕宗內擁有下品王器太魔妖瞳坐鎮,攝服四方,威震山河,但凡擁有威脅到我巨魔宗的存在入侵境內便能及時發現,甚至施展神威與之對敵,可是保不準有不怕死的邪魔修士趁機而入,大肆屠戮我宗內雜役修鍊魔功!」

任務長老冷哼一聲,不屑說道。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如今天妖古境開啟在即,我們千萬不能自亂陣腳,讓那些難纏的雜碎有機可趁,這樣吧!」

功績長老神色森然,陰冷說道:」先讓今天前來雜役區域巡察搜羅的弟子封住口舌,暫且不要動搖宗內弟子的心境,也好讓他們在天妖古境內發揮出十成的實力,至於這數萬雜役死了就死了吧,凡人之命如草芥,大不了咱們幾個老頭子再去世俗里活動活動就行了」

如果功績長老這句話被寧小乙聽到,一定會大呼慶幸,因為如果被前來雜役區域巡查搜羅的弟子發現,保不准他們有什麼秘法能夠直接通知到宗內高層,到那時等待他寧小乙的可就是無窮無盡的追殺拷問了。

「不過也不能讓那些散修魔修逍遙法外,不然我巨魔宗的顏面何在?就讓老夫屠盡百里之內的所有邪魔外道,讓那些躲藏在暗地裡的宵小知道,我巨魔宗可不能能來就來能走就走的!」

戰爭長老殺意沖霄地陰森說道,恐怖的殺意幾乎就快要化成魔兵,撕裂四方。

如果說寧小乙的殺戮意志雛形所釋放出來的殺意如同江流,那眼前戰爭長老施展出來的殺意就宛如汪洋般浩瀚恐怖,在其手中不知道擁有多少條鮮活的人命,多少道游野四方的孤魂殘念。

但是冷南弦這話她倒是愛聽,因此接過方子,盛氣凌人地點了點頭。

Previous article

忽然想到音攻主要是靠高超的內力進行控制,難道與之對抗時,同樣也要以內功進行反擊壓制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