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陽令王鐵柱損失了三個孫子,令他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對趙陽的恨意,可謂是恨入骨髓。

墨隱指了指范大同,對趙陽說道:「趙陽賢侄,那傢伙便是范家的族長,范大同。」

「范大同?大飯桶?真尼瑪好名字!」

趙陽一聽這名字,立刻忍俊不禁,三大家族的人都尼瑪腦殘啊,為什麼非得起這麼逗比的名字。

范大同只是冷冷的剜了趙陽一眼,連一句話都懶得講。

反正,這個狗東西馬上就要變成一個死人了。

「咦?你長得還蠻帥的嗎?比范劍那頭賤驢強多了!」

仔細瞧了瞧范大同,趙陽卻是有些驚訝。

還真別說, 大明從慎重開始 ,但長相卻說得過去,濃眉大眼,稜角分明,看上去非常得體,和范劍那頭賤驢猥瑣的長相,相差十萬八千里。

原來,范家的人也不全是獐頭鼠目、尖嘴猴腮嗎?

范大同冷笑一聲,道:「別拿本族長跟范劍那頭賤驢相比,那頭賤驢就是我們范家的敗類,本族長和他可沒半點關係。」

范大同和范劍的確沒任何關係,事實上,他和趙陽也沒什麼仇怨,只是他身為范家的族長,自動站到趙陽的對立面。

「趙陽,雖然本族長和你沒什麼仇怨,不過你乃是三大家族的公敵,本族長在其位就要謀其政,今日,本族長非弄死你不可。」

頓了一下,范大同不緊不慢的說道。

趙陽冷笑回應,淡淡的道:「你們三大家族執意要跟老子為敵,簡直是自尋死路。」

「行了行了。」

見范大同和趙陽又唧唧歪歪個沒完沒了,墨隱連忙制止下來,這一幫熊貨都是話嘮啊,一見面就互相放狠話。

墨隱趕緊為趙陽介紹下一位,宋家的族長,宋大山。

墨隱用手指著宋大山,對趙陽說道:「趙陽賢侄,那位便是宋家的族長,宋大山。」

宋大山和宋火山的外貌很像,事實上,他也正是宋火山一母同胞的親兄弟。

宋大山和趙陽四目相對,他並沒有像王鐵柱和范大同那樣,對趙陽破口大罵,冷言威脅。


他反倒是笑了。

宋大山對著趙陽,很和藹的笑了。

趙陽不解的問道:「你個大西瓜,你笑什麼?」

宋大山笑著說道:「小畜生,老夫該感謝你啊,如果不是你,老夫當不上這個族長,之前,我們宋家的族長是我哥哥宋火山,他被你害死了,老夫才能登上族長大位。」

「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老夫不怪你,我哥哥純粹是蠢死的,大庭廣眾之下調戲宗主的女兒,還在執法堂逞凶,他是罪有應得。」

「宋火山?」

對於宋火山,趙陽至今仍留有深刻的印象,那個老狗仗著修為高深,調戲墨青青,而且自大無比,最終被墨青青動用青虹劍斬殺。

那個老狗,是典型的自己作死。

宋火山死了之後,一直是王家和范家在找趙陽的麻煩,宋家倒是沒太出來搞事情。

因為宋大山怕啊,宋家已經死掉一個族長,他不想成為第二個宋家死掉的族長。

趙陽有點鬱悶,撓了撓頭,道:「王鐵柱和范大同那兩條老狗,都對我出言不遜,你卻感謝我?」

他有點看不懂宋大山。

宋大山笑了笑,道:「小畜生,反正你今天也難逃一死,老夫又何必多費口舌。」

宋大山為人十分謹慎,從他這些天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他當上宋家族長之後,下達的第一個命令,便是禁止任何宋家的人去找趙陽的麻煩。

事實證明,這個命令無比正確。

這段時間,范家、王家為了找趙陽的麻煩,損失慘重,而宋家則不然。

宋家表面上和范家、王家站在一起,稱趙陽是三大家族的公敵,事實上,宋家根本沒出動任何力量,只是喊喊口號而已。

介紹完三大家族的族長,墨隱又給趙陽介紹四大家族之一的馬家族長,馬放。


馬放除了是馬家的族長,還是朝陽宗的長老,掌管著一處重要地方,清風樓。

馬放和趙陽見過面,彼此認識,只是互相點頭示意,倒是不必多費口舌。

介紹完堂上眾多大人物之後,墨隱一指趙陽,笑道:「諸位,站在堂下的這位,便是最近一段時間,宗門風頭最勁的風雲人物,趙陽。」

墨隱這一番話,不單單是對二十幾位宗門長老而言,更是對在場上萬名宗門弟子講。

今日,執法堂開堂審案,陣勢非常之大。

但凡在宗門的長老,悉數到齊,更有幾萬名弟子前來圍觀,聲勢好不浩大。

而今日的主角,毫無疑問是趙陽。

今日執法堂開堂,正是為了趙陽和三大家族之間的爭鬥,雙方之間的爭鬥,已經趨近白熱化,在宗門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而今天,就要把這件事兒徹底解決。 唰!唰!唰!

一時間,全場無數道目光全部落在趙陽身上。

無論是堂上一眾宗門長老,還是堂外幾萬名宗門弟子,全都瞪大眼睛看著趙陽。

對於趙陽來說,還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的人圍觀,他倒沒有任何不自在,反而自在的抖著腳,一派十分輕鬆的姿態。

墨隱如此鄭重其事的介紹他,令他十分拉風,十分驕傲。

王鐵柱催促道:「宗主大人,別浪費口舌了,快點開始審判這個狗東西吧。」

范大同也道:「沒錯,宗主大人,快點宣布這個小畜生的罪行吧。」

「審判?宣布罪行?」

墨隱微微錯愕,愕然道:「本座什麼時候,說要審判趙陽師侄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本座怎麼聽不懂啊?」

「啊!」

聞得此言,王鐵柱、范大同、宋大山三人都是大吃一驚,宗主大人讓王金槍、楊偉將這個小畜生捉拿歸案,不是為了審判這個小畜生,宣布他的罪行嗎?

見王鐵柱、范大同、宋火山俱是一臉迷茫,墨隱不由皺了皺眉頭,不悅道:「本座請趙陽師侄過來,的確有事情宣布,不過並非宣布他的罪行。」

墨隱非常不爽,這一幫子二貨怎麼老是歪曲他的意思呢,這種越俎代庖的行為,任何上位者都不會喜歡。


王鐵柱爭辯道:「可是宗主大人,這個小畜生殺害其他宗門弟子,嚴重觸犯了門規,理應處死。」

「強詞奪理!」

墨隱雙眼不由一瞪,一拍驚堂木,怒道:「你們三大家族那些個子弟,都是觸犯門規,被執法堂當眾行刑,亂棍打死,和趙陽師侄沒有任何關係。」

墨隱此言一出,王鐵柱三人全都大急。

原本,他們以為墨隱站在他們這一邊,今天將趙陽抓來,就是為了在大庭廣眾之下,下令處死這個小畜生,以此來安撫三大家族。

卻沒想到,他們失策了。

就連傻子都能看出來,宗主大人好像站在那個小畜生那一邊。

這可該怎麼辦啊。

王鐵柱三人抓耳撓腮,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王金槍挺身而出,站了出來,大喊道:「宗主大人,弟子有證據可以證明,趙陽那個狗東西殺害同門弟子。」

「證據?」

王金槍此時挺身而出,義無反顧,就像一個勇士一樣,瞬間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王鐵柱一把拽住王金槍的胳膊,使勁兒搖了搖,問道:「金槍,爺爺沒聽錯吧,你說你有證據,你能證明那個狗東西殺害同門弟子?」

王金槍用力點了點頭,肯定的道:「沒錯,本少的確有證據。」

墨隱微微一笑,道:「有證據就拿出來嘛,本座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證據。」

王金槍朝楊偉使了個眼色,楊偉賤賤的一笑,走到大堂中央。

中途,走到趙陽面前之時,楊偉還衝趙陽扭了扭屁股,這賤驢,還挺調皮的嘛。

楊偉站在大堂中央,昂首挺胸,一派捨我其誰的架勢,大聲說道:「宗主大人,之前小人和王少一起去范家,找趙陽那個狗東西理論,那個狗東西親口承認,他殺死了王寶劍和范劍。」

「王寶劍和范劍都是內門弟子,乃是宗門的棟樑精英,慘死在這個狗東西之手,還請宗主大人一定要為他們兩個人做主。」

楊偉字正腔圓的說道:「當時,小人靈機一動,及時使用留影鏡記錄下來,如今也不怕這個狗東西抵賴。」

「哦?」

王鐵柱聞言眼前不由一亮,哈哈大笑道:「太好了,真是天要絕這個小畜生啊,一刀、大鎚、寶劍,你們的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留影境?」

包括墨隱在內,堂上一眾宗門長老心中都是一陣嘀咕,聽說,趙陽用留影鏡對付過三大家族,這一次倒是反過來了。

以往,三大家族跟趙陽交鋒,老是吃虧,吃一塹長一智,三大家族學聰明了嘛,都學會利用道具了。

范大同撫掌大笑道:「好楊偉,楊偉好啊,快把留影鏡拿出來,讓這個小畜生下地獄。」

王鐵柱也冷笑不已,陰冷的目光盯著趙陽,好像趙陽即將死無葬身之地。

對於這些人的表現,趙陽十分不屑,好像看待跳樑小丑一般。

楊偉得意的看著趙陽,大笑道:「狗東西,沒想到吧,有一天你會栽在本少手上,哈哈哈……」

得意啊,楊偉太得意了,萬萬沒想到,最後這個狗東西竟然栽在自己手上。

楊偉有些得意忘形了,不知道自己叫什麼了,最後還是在眾人的催促之下,方才把留影鏡慢騰騰的掏出來。

稍稍輸入一點法力,留影境立刻光芒大盛,開始播放其中的畫面。

畫面中,出現三個清晰的人影,分別是王金槍、楊偉、趙陽三人。

正如楊偉所說,留影境中記錄的畫面,正是之前王金槍、楊偉前去別院,找趙陽的麻煩,最後反被趙陽收拾一頓的故事。

一開始,王金槍和楊偉非常囂張,一派老子天下第一的屌樣,要收拾趙陽。

結果趙陽一出手,直接把楊偉扇飛出去,然後識破王金槍的詭計,三下五除二壓服王金槍。

畫面中,王金槍和楊偉非常挫,趙陽則是非常威武。

這小子不是一個廢物嗎?

怎麼能擊敗楊偉和王金槍這等陰陽境修士?

大堂之上,一眾宗門長老俱是面色駭然,趙陽目前處於氣海境,就能打倒身為陰陽境修士的王金槍,那豈非說,他的天賦不在墨青青之下嗎?


“這是誰啊?怎麼穿的和張嵐一樣?而且連打扮都如出一轍。”

Previous article

強壓下那沖天的怒火,管立冷冷的看着衛家道:“二十就二十萬,但我就怕你受不起那二十萬,你可知那陷害楊立的人是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