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老夫人在牀上忍不住伸出手哎了聲。

“我知道我知道,母親你放心。”謝文興立刻明白她的意思,笑着說道,“惠惠就在這裏,在旁邊院子裏,只要母親你想見,立刻就能見到。”

謝老夫人放心下來,收回手,謝柔嘉則皺眉頭。

“祖母既然沒事了,我就要回……”她說道。

謝文興笑着打哈哈。

“走走,我們出去再說,出去再說,你祖母畢竟纔好,可受不得刺激。”他說道,不由分說推着謝柔嘉走了出去。

…………..

夜色漸漸褪去,東方發白。

位置偏僻些的一間院子裏,謝大夫人疾步走進來。

伴着她的進來,幾個護衛在四周散開,將院子牢牢的圍住。

伴着咯吱一聲,謝大夫人後退幾步,看着書房的牆壁裂開,不待門開展,謝大夫人就一腳邁進去,剛邁步就踩到一個軟軟的東西,她不由嚇得叫了聲,低頭一看,再次驚叫一聲。

“惠惠!”

她喊道,跪坐下來,伸手攙扶躺在地上的女孩子。

女孩子似乎睡着了,隨着她的搖晃慢慢的睜開眼,她的視線卻似乎不能適應這光亮又猛地閉上。

“惠惠,惠惠,你怎麼了?”謝大夫人急問道。

“我,沒事。”謝柔惠弱弱的說道,勉強睜開眼,“母親,我只是有點渴。”

渴?

謝大夫人視線落在謝柔惠的嘴脣上,那原本鮮紅漂亮的嘴脣此時佈滿了乾裂和血絲,在發白的臉上格外的嚇人。

“惠惠,你,你這一天兩夜,難道,難道沒有吃喝嗎?”謝大夫人喊道,擡頭看四下。

果然沒有看到有吃喝的東西。

謝文興!

他怎麼能!

謝柔惠躺在母親懷裏,擠出一絲笑。

“母親,別擔心,沒事的,祖母的事要緊。”她抓住謝大夫人的手,帶着幾分擔憂和迫切,“祖母,祖母可好了?”

謝大夫人淚如泉涌。

“我的兒!”她一把將謝柔惠抱緊,“我的傻兒啊,我的傻兒啊。”

四更啊,四更啊,哈哈聽起來好過癮啊(*^__^*)嘻嘻……

明天下午見。() 謝大夫人站在門外,接過護衛送來的食盒,疾步邁進屋內。

謝柔惠坐在書房裏人還有些呆滯。

“惠惠,惠惠,來,快吃。”謝大夫人說道,將食盒擺出來。

謝柔惠看着面前擺着的吃食,片刻愣愣後,立刻伸手抓起來狼吞虎嚥。

謝大夫人看的眼淚又掉下來。

“慢點,慢點。”她說道。

謝柔惠吃喝一刻,精神似乎緩過來了,忙放下手裏的吃食。

“母親,我,我不是很餓。”她眨着眼訕訕說道,“真的。”

都餓成這樣了,還擔心自己看到她這樣而擔心。

謝大夫人擡手掩面。

“母親,真的,我知道,是爲了祖母嘛,母親,你也擔驚受怕了。”謝柔惠說道,撿起一塊糕餅遞給謝大夫人,“母親,你這一天兩夜,也沒有吃東西吧?”

謝大夫人點點頭擦了擦淚。

“母親,你吃,你也吃。”謝柔惠遞過來。

謝大夫人含淚張口就着她的手吃。

“母親,祖母真的沒事了嗎?”謝柔惠又問道。

謝大夫人點點頭。

“惠惠,嘉嘉她來,我們真是不知道。”她說道。

謝柔惠忙點頭,又搖頭。

“母親,母親,她能來是對祖母的孝心,這是高興的事。”她說道。

謝大夫人拭淚。

非婚彼婚 “所以,是嘉嘉的大儺嗎?”謝柔惠問道。

謝大夫人點點頭,沒有說話。

“那她真是太厲害了。”謝柔惠高興的笑道,“不愧是母親生養的好女兒。”

謝大夫人神情複雜。

“也不一定是大儺的功效。”她說道,“後來杜家的人來了,你祖母跟他說開了積怨,氣血順了,藥能用了,就好了。”

謝柔惠鬆口氣一臉的欣慰。

“這真是太好了。”她說道。

謝大夫人擠出一絲笑,將湯碗推給她。

“快,多喝點湯水。”她說道。

謝柔惠點點頭,聽話的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

湯羹喝完,糕點吃過,母女對坐有些默然。

“惠惠,我來幫你洗洗。”謝大夫人想到什麼說道。

謝柔惠笑着應聲是,看着謝大夫人起身去打水,她坐在看着面前的几案,嘴邊浮現一絲冷笑。

“小時候啊,你最喜歡讓我給你梳頭了。”

看着坐在鏡子前的女兒,謝大夫人一面梳頭一面笑道。

“是啊,母親明明很忙,還總是會幫我梳頭。”謝柔惠笑道。

謝大夫人輕嘆一口氣。

“因爲我知道,想要母親梳頭而不得的感覺。”她說道,“再忙,有心就能做到。”

謝柔惠笑着沒說話,看着鏡子裏重新變的光鮮亮麗的女孩子。

只是這麼光鮮亮麗的女孩子,世上怎麼會有兩個呢?

“讓我看看。”謝大夫人從前轉過來,看着謝柔惠,“哎呀,好久不梳了,梳的好醜,把我們惠惠都變醜了。”

謝柔惠笑了伸手抱住謝大夫人的腰。

“纔不會,人長的好,怎麼打扮都不醜。”她笑道,“誰讓我是母親的女兒呢。”

謝大夫人笑了,撫着她的頭。

謝柔惠在她身前靜靜依偎一刻。

“母親,你快去忙吧。”她說道,坐直身子。

謝大夫人的眼淚唰的就流下來了。

“惠惠…”她喊了聲,卻又說不出來。

她什麼都沒說,她的惠惠就已經明白了。

“母親,祖母身子纔好,既然大儺是嘉嘉跳的,還是她留在這裏最好。”謝柔惠說道。

謝大夫人將她抱住流淚。

“惠惠,你,可是你…”她哽咽說道。

“我沒事啊,我挺好的。”謝柔惠擡頭看着她,認真的說道,“只要祖母好了,就什麼都值得啊,母親,世上還有比親人的命要緊的事嗎?”

謝大夫人哭着點點頭。

“母親,你不要難過,不要擔心我,你要操心的事太多了,我知道你心裏有我就足夠了。”謝柔惠靠在她身前含笑說道,“不就是去鬱山嘛,也不遠啊……”

謝大夫人忙搖頭。

“不,不,不去鬱山。”她忙說道,“就在這裏就行了。”

“那怎麼行?”謝柔惠說道,拉住謝大夫人的衣袖,“我也在家裏,到底是不萬全,還是讓我去山裏吧。”

шшш¸ttk an¸CΟ

“怎麼不行?”謝大夫人說道,“要是她我不放心,你我還不放心嗎?”

“母親。”謝柔惠急道。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謝大夫人說道,回頭看了眼還開着門的地道,“那裏面也不用去,你就在這裏呆着就行了,等….”

她說到這裏遲疑一下。

沉香劫 “等事情解決了,就接你出來。”

謝柔惠含笑點點頭。

“好,母親,我等着。”她說道,一面站起身來,“母親,你別在這裏呆太久,快出去吧。”

謝大夫人含淚點點頭,撫了撫謝柔惠的肩頭。

謝柔惠笑着拉住她的手,將她向外推去。

“快去吧母親。”她說道。

謝大夫人走出了屋門,在院子裏忍不住回頭,門口並不見那女孩子的身影,她的視線看向窗,隱隱可見窗邊有女孩子半個身影看過來,見她看過來,還衝她擺擺手。

我可憐的兒…

謝大夫人伸手掩面疾步而去。

屋子裏謝柔惠放下手,含笑的面容變的木然,嘴脣微動。

呸。

惺惺作態,真要是對我好,就該把那賤婢打死!

真當我是三歲小兒,哄一鬨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謝柔惠轉過身環視室內,恨恨的握着手,大口大口的吸氣。

不急,不急,不急。

事情已經這樣了,她不能急,急也沒用。

祖母竟然沒死,還讓她趁機又跳成功了大儺,現在她在謝文興和謝老夫人這兩個老混蛋眼裏就是珍寶。

在這兩個混蛋眼裏,她就是真正的大小姐。

這一點不是她怎麼哭怎麼鬧就能改變的。

現在唯一要緊的就是母親。

那兩個老混蛋恨不得立刻就趕走她,如果她鬧起來,反而給了他們撕破臉的機會,所以,現在只能後退一步,讓他們如意,讓他們如願,而同時後退一步,母親則會對她更愧疚更憐惜。

謝柔惠重重的吐口氣。

只要留在這裏,只要母親還沒鬆口,她就還有機會。

她站定在書房門口,看着那張開的門,黑黝黝的洞口。

不怕,不怕,不怕。

她的命運不會就這樣的,她一定能改變的。

……………….

“爲什麼不讓我走?”

謝柔嘉從羅漢牀上跳下來說道,看着謝文興。

“謝大老爺,別忘了,我來是自己來的,你們不讓進我也進來了,那我要走,你難道覺得你能攔得住?”

謝文興搖頭。

“你這孩子,誰要攔你。”他說道,“這裏本來就是你的家,你就該在這裏的。”

謝柔嘉笑了一句話不說擡腳邁步。

謝文興忙哎哎幾聲追上她。

“嘉嘉。”他喊道。

謝柔嘉的腳步一頓,看他一眼笑了。

“是,您還沒忘,我是嘉嘉。”她說道,“嘉嘉的家已經不在這裏了。”

“可是你還記掛這你的親人。”謝文興輕嘆一口氣,“嘉嘉,家裏虧欠你的,一定會補給你的。”

“我沒覺得虧欠,我覺得挺好的,真的挺好的。”謝柔嘉說道,轉過頭,“我走了。”

“再等等好不好?再等等你祖母好一些,你費了這麼大的心思,也應該看到個好結果。”謝文興說道。

謝柔嘉的腳步一頓。

謝文興忙又踏上前一步。

“嘉嘉,不是讓你爲了我們留下來,只是想讓你看看你的心血,想讓你高興高興,當然我知道你不在意這些,也是我們不放心,想要確信老夫人真的萬全無事。”他語重心長說道,“再等幾日老夫人真的好了,沒事了,你是走是留,都隨你的。”

謝柔嘉哦了聲。

“那好吧。”她說道。

謝文興高興的點點頭。

“好好,你再歇息。”他說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去哪裏就去哪裏,其他的事,不用理會。”

也就是說只要她在這裏一天,她就是大小姐。

就跟以前說的,替代一次,就能替代第二次。

只不過她此時作爲大小姐,都是因爲謝柔嘉而得來的。

謝柔嘉吐口氣。

“我去看看五叔。”她說道,一面擡腳邁步。

“去吧去吧。”謝文興說道。

謝柔嘉邁出門,院子裏的丫頭們忙涌涌跟上。

“別跟着我。”謝柔嘉轉身對她們說道。

而正好林昊就是一個武力值空前之人。

Previous article

皇帝如此一想,便眉眼慈善的望向蕭煌說道:“蕭煌,你看這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