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張昊天轉身看着窗外的那隻女鬼,“這個事兒我知道了,謝謝你來告訴我們,你可以走了。”

女鬼稍稍詫異了一下,但是張昊天根本就不給女鬼再說話的機會,順手關上了窗戶,還拽上了窗簾,這很明顯了,就是不想再聽這隻女鬼說話了。

眼看着這些,女鬼都愣住了,這是什麼意思? 狂情總裁太毒辣 自己來報信的,就這麼對待自己嗎?

但是女鬼根本就沒什麼時間去問,更沒什麼機會。

現在這個狀況,要麼就傻站在這裏,當然了,女鬼顯然是不想的了,站在這裏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所以,現在也就只能離開這裏了,回去跟主人彙報情況,可這會兒什麼狀況都沒有,彙報什麼?

但是不管如何,女鬼還是轉身離開了,總也不能繼續傻乎乎的留在這裏啊?

當女鬼徹底離開,張昊天放下了挑開的窗簾一角,然後轉身走到了周瑩瑩的跟前。

“現在這個事兒,咱們不能着急,必須要冷靜!”張昊天十分嚴肅的說着。

周瑩瑩哪兒就能不着急啊!

“不着急?不着急?你覺得我能不着急嗎?那可是花妖啊!”在周瑩瑩看來,那隻花妖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之前還想着用那些什麼好吃的東西報恩的,但是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糊弄人!

人家救自己的是一條命,自己的一條命能跟一些吃的東西比較嗎?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也就是自己報恩的時候了,不管如何,說什麼也要把花妖從將軍那邊救回來!

“我知道你着急,但是現在這個事兒,咱們要從長計議。”在張昊天看來,這個事兒中間肯定有問題,因爲還有很多的事兒現在銜接不上。

要是真的就這麼冒然衝出去了,誰不準就進了將軍的陷阱了!到那個時候,真的就是損兵折將了。

“還什麼從長計議啊,這要是再不趕緊去,花妖就要有危險了啊!”周瑩瑩心裏着急,恨不得現在就衝到將軍那邊去,趕緊把花妖從將軍的手裏帶出來。

還有,現在的時間真的是沒多少了,將軍的手段是一直都有的,現在要是全都用在花妖的身上,那也真的是夠花妖受的。

周瑩瑩腦補着華要被欺負的樣子,心裏越發的糾結了。眼淚也都快要掉下來了。

“你放心,我不是不去救,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兒。”張昊天仍舊是異常的冷靜,因爲張昊天知道,越是這樣的事情,也就越是要冷靜,不然,還不知道要出現什麼麻煩。

人往往都是這樣的,越是着急的時候,要是越着急了,這個事兒,就很容易辦砸,或者是漏掉什麼事兒。

眼看着周瑩瑩着急的樣子,張昊天理解周瑩瑩的心情,也知道周瑩瑩爲什麼這麼着急,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一定要趕緊讓周瑩瑩淡定下來,千萬要淡定下來。

“那你是什麼意思啊!花妖正在那邊受罪呢,你現在還不趕緊想辦法過去救他?”周瑩瑩不理解了,這都什麼時候了,爲什麼張昊天就不能着急一點嗎?

嘴上說什麼着急,但是自己根本就沒看出來張昊天有着急的意思!

周瑩瑩心裏開始埋怨張昊天,眼神也開始帶着這樣的想法了,但是嘴上並沒有真的說出來,生怕說出來這樣的話了,他們中間的信任,就要出現問題了。

但是就算是周瑩瑩不說出來,張昊天大概也能明白她現在的想法了,如果把角色對調一下的話,自己心裏會怎麼想,周瑩瑩心裏肯定比那個還要嚴重。

“我真的是要去救花妖的,但是很多事兒,你不覺得奇怪嗎?”張昊天眼睛稍稍的瞪大了。

“什麼意思?我都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唯一覺得奇怪的,就是你居然不管花妖的死活了!”周瑩瑩這語氣,多少就有些不太好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了,我是想說,真的要先搞清楚之後再說,比如這個花妖出門的時候,不是遇到了那隻小鬼和墨衣嗎?要是當時周圍有將軍的話,墨衣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呢?”張昊天開始說出自己心裏的疑問。

這些事兒真的是禁不起推敲的。

比如將軍是不太可能親自出面的,就算是將軍親自出來了,墨衣是誰啊,能感覺不到嗎?

這要是感覺到了將軍的存在,墨衣會回來不說嗎?

還有,要是當時將軍在附近了,那隻小鬼肯定會去找將軍幫助的,將軍總也不會眼睜睜的看着那隻小鬼被墨衣吃掉的。

所以,那隻女鬼說的所謂的花妖是被將軍帶走的話,就是不正常的。

如果說這個有問題,那接下來,就有更多的問題了。

要是當時將軍根本就沒在附近,而是將軍的那些小鬼在附近,這個可能也是有的,可就區區一隻小鬼,到底是有什麼辦法,能把花妖給騙走呢?

再者說來,花妖就算是再單純,也不可能一點點的歪心思都沒有,路上的時候,她肯定會察覺到什麼的,如果是一般的小鬼,能攔得住花妖嗎?

還有了,這花妖剛一被將軍抓走了,這隻小鬼就來通風報信了,這原本也是一件好事兒的,可這隻小鬼真的會進去將軍那個房子嗎?

要是連進去都進不去了,她又怎麼會在知道花妖的詳細情況呢?

這個的事兒倒是不難,最多就是李不忘知道了,然後再讓女鬼來的,先不說李不忘到底是將軍那邊的人呢,還是想要背叛將軍的,就說他這麼做的目的,真的僅僅只是要告訴自己花妖被抓走了嗎?

要真的是的話,直接說就是了,爲什麼還要說那麼多花妖被虐的話?

這些事兒在張昊天看來,全都是有問題的,但是在周瑩瑩看來,全都是很正常的,絲毫沒有任何疑問。

“我就說是你想的太多了,你就是不想去,是不是?”周瑩瑩質問着張昊天。

在周瑩瑩的印象當中,張昊天是那種喜歡幫助別人的,不管是人還是鬼,主要是好的,主要是他能幫得上的,他都會伸手幫一把的。

但是今天,這花妖出了事兒了,張昊天爲什麼就不着急呢?

難不成,這個張昊天也被墨衣給影響了,覺得花妖不是什麼好東西嗎?

周瑩瑩心裏開始是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了,並且,這些想法一落地,就直接生根了。

張昊天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解釋纔好了。

幾次開口,解釋的都不怎麼好,這讓張昊天心裏開始着急了。

“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在想啊,這當中肯定是有問題的,咱們可別掉進將軍的陷阱了。”張昊天是真的不想去冒冒失失的往前衝。

“行了,我知道了,你就是不想去,沒關係的,也不用去找那些藉口什麼的,我自己去就是了!我一定有辦法把花妖帶回來的!”周瑩瑩氣呼呼的轉身離開。

周偉光趕緊跟了上去,想要跟周瑩瑩解釋一下,這個張昊天啊,現在說這些事兒,雖然是在浪費了一點點的時間,但是這個事兒,也真的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周瑩瑩現在是真的着急了,根本就不聽周偉光說什麼,一門心思的就想趕緊拿着東西,衝到將軍那邊,去把花妖給帶回來。

張昊天眼看着周瑩瑩要出門了,也趕緊上前拉着她。

“你這是幹嘛啊!”張昊天提高了聲調,實在是覺得周瑩瑩有些無理取鬧了。

自己這都已經答應了,說了一定會去的了,爲什麼周瑩瑩還要這麼着急呢?

隱婚老公惹不得 “你拽着我做什麼?我自己去就是了,你們慢慢計劃你們的。”周瑩瑩是真的心裏糾結了,忽然有了一種看清楚張昊天的感覺,在這之前,還真的就沒發現張昊天是這樣的人。

“你看看你,這個事兒,你就不能淡定一些嗎?”張昊天心裏更加着急了。

這原本就是個着急的事兒,現在周瑩瑩還這麼不冷靜,真的合適嗎?這根本就不是着急去,這完全就是不着急了,還在這裏浪費時間了!

“淡定?你讓我淡定?花妖還在那邊受罪呢,你讓我淡定啊?我淡定的了嗎?”周瑩瑩衝着張昊天咆哮。

這會兒,周瑩瑩是真的很生氣,也很着急了,要不是面對着的是張昊天,估計周瑩瑩都要開口罵人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這種怒髮衝冠的樣子,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跟周瑩瑩說道理,她是完全聽不懂的,也根本就不會聽,所以現在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就是……

眼看着周瑩瑩還想開口去說什麼,張昊天一把拽過周瑩瑩,就這麼吻了下去。

周瑩瑩的腦袋瞬間清空了,剛纔還一腦袋想要罵張昊天的話,現在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感覺着周瑩瑩剛纔還比劃的雙手徹底的沒了力氣,張昊天這才鬆開了周瑩瑩。

周瑩瑩瞪大了眼睛,想要知道張昊天是不是故意的,這傢伙,這是要幹什麼?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淡定了不少,心裏也跟着淡定了不少。

順手關上家裏的大門,張昊天一把拽過周瑩瑩的隔壁,把她帶到了房間裏,關上了房間的門,生怕繼續這麼爭吵下去,再吵醒了墨衣就不合適了。

這邊剛一關門,張昊天就開始跟周瑩瑩解釋。

“不是我不去救花妖,是現在的狀況真的要小心謹慎,你也看到了,墨衣現在還在睡覺,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來,要是這個時候咱們還衝動做事兒,真的是要出問題的!”

張昊天也不想這麼小心謹慎的,但是現在真的也是沒什麼好的辦法了。

要是之前,可能還會想要叫醒墨衣,但是這個事兒,周瑩瑩也不是沒有嘗試過,當時的狀況,現在想想還後背發涼呢,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再一次喊墨衣醒來了。

也正是因爲這樣,就必須要再謹慎小心一些,不然真的出現了什麼狀況,真的連個救命的都沒有了。

眼看着張昊天這麼認真跟自己解釋的樣子,周瑩瑩忽然也覺得,自己的確是太沖動了。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周瑩瑩覺得,自己或許可以聽張昊天把話說完,也許真的是對的也說不定呢!

“我就想趕緊弄清楚這裏面的事兒,也好有個準備什麼的。”張昊天實話實說。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不鬧騰了,心裏也開始覺得張昊天說的對了。

“那,我現在應該做什麼?”周瑩瑩覺得,這個事兒,自己是真的不能坐在這裏等着,不管如何,都要做些什麼,那可是花妖啊!

本章完 第243章沒大沒小,欠教訓

陸薰茵隱隱約約是聽到她們提起姜南初的名字,但是不應該啊。

姜南初已經被人綁走,她應該是死了才對,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在醫院呢。

「薰茵小姐,是姜南初受傷了,陸先生正陪著呢,他們的感情可真是好。」

陸薰茵的手緊緊握成拳,姜南初的命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們能夠幫我一個忙嗎?我想坐在輪椅上去看看南初的情況,畢竟她也是我的嫂子。」

在外人面前,陸薰茵一向都是親切溫柔的。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那幾個護士一聽,立刻答應下來,扶著陸薰茵坐在輪椅上,還親自推著她去了外科。

姜南初所在的診室內,醫生變成了指導,真正上藥的人是陸司寒。

「痛就忍著點,馬上好了。」

「嗯。」

在外面陸薰茵看著兩人的互動,陸司寒對姜南初寶貝的樣子,深深刺痛了陸薰茵的心。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她為了救司寒哥,連命都可以豁出去,姜南初那個草包做過什麼?她憑什麼可以這麼心安理得的享受司寒哥的寵愛?

重新上過葯,將傷口包紮好,陸司寒才發現門口的陸薰茵。

「薰茵,你怎麼過來了。」

「我聽說南初出事,所以過來看看,沒事吧?」

姜南初看到陸薰茵才想起昨天她被綁走就是因為幫陸薰茵拿快遞。

「陸薰茵,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昨天的事情?」

「南初,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還裝蒜,昨天我就是為了去給你拿快遞,才會被綁上車的!」

「什麼你被綁上車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還在想為什麼你這麼久不回來呢。」

姜南初盯著陸薰茵的面部表情,難道是自己誤會她了?

「陸薰茵,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不然我只能說你演技真的太好了,都可以去當影后了!」

「司寒哥,南初她究竟是什麼意思,我是看到護士說南初受傷了,才想著來看看的。」

陸薰茵眼眶通紅,委屈的說。

「南初昨天被人綁架受傷了,是你讓她下樓的?」

陸司寒注視著陸薰茵的眼神說。

陸薰茵心中一慌,但很快就鎮定下來,他們沒有證據,她有什麼好怕的。

「昨天我接到一個快遞電話,要求我必須親自下樓拿快遞,南初看我腿不方便主動提出了下樓。」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人是綁架犯,我是一輩子都要躺在床上度過的人,害南初做什麼?」

「最好是這樣,我們推你回病房吧,剛剛做過手術你還是不要亂出來比較好,免的感冒了。」

陸司寒深深的看了陸薰茵一眼說。

「謝謝司寒哥的關心。」

陸薰茵甜甜的說。

三人來到病房,此刻裡面的電視正在播放一則新聞。

陸司寒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暗中打壓陸氏集團,就是為了將陸泰逼到絕境,果然他所做的這一切都十分管用,陸泰很快就已經應接不暇了。

陸氏集團股東會那些老東西,個個都是人精,他們看出來陸泰不能帶來利益,立刻就開始翻臉不認人。

「司寒哥,這些都是你做的對不對,你終於要對陸泰哥出手了。」

陸薰茵崇拜的說。

姜南初挑了挑眉看向陸薰茵,這個女人的腦子是不是被車撞壞了,不管怎麼說陸泰也是她哥吧。

「嗯。」

「司寒哥,我的手中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把這些交給你好不好?這樣你贏陸泰的把握就更大了。」

陸薰茵討好的說,她不在乎什麼金錢地位,她只要陸司寒能夠記得她的好。

「不需要,這些是父親留給你的,自己拿著就好。」

「我待會還有一場會議先要走了,南初,你出來送送我。」

陸司寒話音落,一把摟住姜南初的腰走出病房,來到醫院停車場。

「待會就你一個人陪著薰茵,可以做到嗎?」

陸司寒不放心的問。

「放心吧,我肯定不會弄疼你的寶貝妹妹。」

「嘖嘖,這話怎麼這麼酸,我是擔心你傷口崩裂,薰茵要是為難你就去找護士,凡事別逞強,知道了嗎?」

「知道了,啰嗦大王。」

姜南初仰頭,吐了吐舌頭上俏皮的說,別以為她聽不出來,陸司寒其實是在關心自己呢。

「沒大沒小的,欠教訓。」

陸司寒扣住姜南初的腰,深深的吻了下去,長驅直入,抵死纏綿。

對付姜南初,打不得罵不得,陸司寒只能夠為自己謀取各種福利。

「你忍耐一段時間,我問過醫生了,再過半個月她就可以回家,到時候安排去老宅修養,你就解放了。」

陸司寒抱著姜南初說。

「嗯,我明白的,你真的要對付陸泰了嗎?」

奶爸他不務正業 「沒錯,他欠我的早該還了。」

「那怎麼不收下陸薰茵的股份了,這樣一切進行的不是會更加順利嗎?」

聽到姜南初這麼說,陸司寒捏了捏她的鼻子。

「還不是因為家裡養了一個小醋桶。」

「放心吧,你男人很強,不要那些股份也可以把陸泰整的死死的。」

「那就好,你回去吧,我也上去了。」

「嗯。」

兩人在停車場依依不捨的分別,陸司寒差點都想直接帶著她回D.E集團了,但想到薰茵那邊不能一個人都不在,只能作罷。

姜南初帶著滿臉幸福進入病房,陸薰茵看著就覺得刺眼極了。

看着周圍空蕩蕩的,還有那一團團黑色的鬼氣,我覺得這地方比陰間還可怕。於是趕緊對着墳頭三鞠躬,又用水飯引路。

Previous article

「對付不了淑妃,對付一個秦嬌還是容易的。」蘇雯瀾垂下眸子。「你們回梨園聽戲。不要離開二嬸的視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