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直接將她拉了過來,一把短刀對準了她的眉心。

之前她出現是以鬼魂狀態出現的,那應該是在神遊,現在有了軀體,自然會怕鈍器。

“別動,敢動一下,我劃破你的臉。”我說。

張綿笑了笑:“你不敢。”

說完反手就抓了過來,我抽出刀,直接一刀將她手掌心扎穿了,張綿鮮血流了出來,痛呼了一聲:“你來真的?”

“不然呢?”我說。

張家其他人見我挾持了張綿,大喊:“放了她,不然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九爺,我們走。”我對九爺說。

九爺和王虎點點頭,離開議事廳之前,王虎說:“今天的事情,王家不會就這麼算了。”

帶着張綿一直到了天師村外面,張綿說:“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還遠着呢,你得送我們一截兒。”我說。

一直帶着張綿到了不遠處的山林,張家的人都沒有追出來。

我說:“張家的人還挺相信你的,竟然都沒有追出來。”

張綿微微一笑:“因爲他們相信我一個人就可以殺掉你們所有人啊。”

我鬆開了她,將她推到了前面:“現在不用你了。”

張綿回身過來,面露笑容:“真的嗎?”

天上突然下起了雨,一把油紙傘出現在張綿的頭上,張綿說:“這雨帶有腐蝕靈魂的能力喲。”

雨點落在身上,身上馬上冒出了陣陣白霧。

九爺和王虎馬上到了一處大樹下,對我喊:“陳浩,快進來。”

張綿一愣:“你是陳浩?”

我舞了一下手裏的短刀:“是我,不還手不代表軟弱,忍讓也不意味着你們可以得寸進尺。”

縱身一躍,短刀從張綿頭部劃下,油紙傘以及她的半個腦袋,掉路了下來,她的生命永遠停留在了這一刻。

九爺和王虎大驚:“你殺了她?”

我擦了擦刀上的血,轉身說:“走吧。”

三人一同離開這裏。

王虎一路上都沒跟我說話,好似我殺人之後就成了個無惡不作的惡魔似的,九爺也滿臉沉重。

醜小鴨的蛻變 進入陳家村,九爺才說:“你殺了張家的人,張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讓他們來就是,頂多不過是一條賤命,有種就讓他們拿去。”我說。

回到陳家村纔不到一天,陳千秋的兩個孩子找上門來,說:“陳叔叔,外面有很多人讓你出去。”

我已經想到是誰了,恩了聲:“馬上就出去了,你們一會兒不要去看。”

九爺家裏有一把安宅的古劍,現在九爺在休息,我偷偷將古劍取了下來,正要出門,九爺喊住了我:“你要做什麼去?”

“他們找上門來了,我去看看。”我說。

九爺沉聲說:“你現在出去就是死,就在這裏呆着,我出去應付他們。”

九爺說完就走了。

九爺前腳剛走,我也提着劍走了出去。-。.。 ?九爺以及陳家其他人都前去與張家人會面了,我拿着古劍從另外一條路過去。

張綿的屍體擺在前面,爲首的是張綿的父親,只喊道:“將那小子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九爺在陳家的輩分算是最高的人一批。另外九爺人緣十分好,跟我關係也最好,自然是他發話,不過還沒上前,陳家一位老人就說道:“陳祖敬,他是你帶來的,這件事情,你最好給我解決好。”

“對呀,我們沒必要替他背黑鍋,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他竟然還在屋子裏躲着,哼,世俗裏來的果真都是白眼兒狼。”有人訓斥我。

之前讓九爺解決這事兒的老人說:“我們都走,這事情是他惹出來的,讓他來解決。”

其他人都離開了,只將九爺留在了這裏。還有九爺的猴子也留下了。

緋聞進行時 張家的人目光灼灼看着九爺,似要把他生吞活剝了。

咣噹一聲,一把短刀丟到了九爺的面前,張家一個年齡六十歲的人站了出來,說道:“陳祖敬,自行了斷吧。”

九爺彎腰撿起了短刀,看向這人,說道:“張洪川,算起來你還算是我的後輩,真要如此逼人?”

下一章節已更新

“是。”張洪川點頭說道,“不用在我面前擺老人的譜,如果你不願意動手。我幫你動手怎麼樣?”

說完身旁突然多出一個紫眼鬼魂,直接往九爺身上撲了過去,九爺往哪兒一戰,眼神殺意乍現,竟然將那紫眼鬼魂給嚇住了。

張洪川見紫眼鬼魂不願意動手。推開了那鬼魂,再從身上拿出了一把短刀,往九爺身邊走過去。

九爺嘴角微微蠕動,念起了引雷咒。

我曾經見陳文用過這個法咒。

嗤啦。

驚雷落下,張洪川反應迅速,往後退了幾步,但是這聲巨響。還是將張家不少人震倒在了地上,張洪川就是其一。

“都給我上。”張洪川大喊一聲,同時出現四個紫眼鬼魂,往九爺身上撲了過去。

九爺畢竟年事已高。 豪門盛寵:蝕骨嬌妻,別跑! 躲過了前面三個鬼魂,但是第四個鬼魂沒躲過,被一口要在了脖子上。

我念起了五鬼攝魂術,五鬼出現,我說道:“你們五個,都上身。”

五鬼只是傀儡般的存在,我讓他們怎麼做,他們就會怎麼做,直接涌上了我的身子,上身後我立馬陷入了渾噩的狀態的,眼裏變得猩紅,整個身體都快要被撐爆了,但是身上卻縈繞起了一絲絲的黑氣。

嗤啦一聲抽出了古劍,徑直走了過去,伸手將正在撕咬九爺的那紫眼鬼魂揪住,一口喂入了口中,吞嚥了下去,而後看着張家的人:“馬上滾。”

“你終於肯出來了。”張洪川咬牙切,鬆了鬆拳腳,並指一念,地上張綿的屍體被他控制着站了起來。

張家擅長控屍術,但是控制的一般都是完整的屍體,現在這張綿的屍體已經殘缺了,沒想到竟然也可以控制起來。

張綿本身就有道法的基礎,再加上她是隻存在於傳說中的雨女,是被上天詛咒過的身體,有靈魂的時候,她可以控制一下,現在不能控制身上的詛咒,只要被她碰到,我就會立馬腐爛。

“行屍有靈,行屍有性,聽吾號令,剿此邪魅,無需留情,敕。”張洪川念起了控制屍體的法咒。

張綿已經沒有半個腦袋的屍體發出低沉的身影,縱身一躍,往我這邊兒跳了過來。

我捏了捏了手裏古劍,咣噹一劍劈砍了上去,張綿的屍體瞬間一刀兩斷,鮮血灑了一地。

九爺眉頭緊蹙,我回頭對他說道:“您先回去,我自己闖出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九爺還沒做出反應,張洪川自己拿着鈍器過來了,咣噹一聲就砍了下來。

而張家其他人也不閒着,全都上來,將我團團圍在了中間。

九爺這時候大喊了聲:“你們不能動他。”

張家所有人開始念法咒,有的使用法術,有的使用武術。

即便我現在請五鬼上身了,他們這樣下去,我也會被車輪戰直接給耗死。

張洪川冷聲說道:“你們陳家,哪一個人動不得?你告訴我!”

九爺這時候卻笑了起來:“你可以試試看,你動他一根手指,明天你張家就會被滅。”

我正應對張家其他的人,張洪川直接一腳踢了過來,將我踢翻在了地上,也被踢出了他們的包圍圈。

正要爬起來的時候,一抹黑影突然從前面假山躍下,迅速到了我旁邊,向我伸出了手。

從他出現到到我面前,總共不到三秒鐘的時間。

兩次見他,他都沒有笑容,這一次也是如此,眉宇中全是肅殺和寒冷。

我將手伸過去,他將我拉了起來,說:“站在我我伸手。”

同時接過了我手中的古劍,將我護在了身後。

對於突然出現的這個人,張家的人十分詫異,因爲出現得太突然了,就像是突兀冒出來的,甚至都沒人看清楚他是從哪兒來的。

“你是誰?”張洪川問,而後滿帶要挾的口吻說,“別多管閒事,這是我們和陳家的事情。”

陳文陰冷一笑:“剛纔陳祖敬說了,你動他一根手指,我就會滅掉整個張家,你們偏偏不信。”

張家人聽了這話,卻好似聽見了十分好笑的笑話,皆嘲笑了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張洪川是個明白人,知道陳文出現得這麼突兀,肯定不簡單,不想得罪了他,“我們是世家張家的,如果你知道張家,應該不會站在那邊了。”

陳文揮動手裏古劍,身影突然閃動,張洪川而後倒在了地上,一條腿已經和他的身體分離開來了,鮮血飈出來,流了一地。

張洪川的哀嚎驚動了張家所有人,其他前來算賬的人大喊:“殺了他。”

正要上來,陳文卻將這把古劍丟在了他們前面,古劍直接插入了青石板之中,其中清脆的聲音,將他們全都嚇住了。

“夠膽的就跨過古劍試試。”陳文說。

張家的人高傲慣了,沒有遇到過可以力敵張家的人,自然也不會害怕,只是短暫驚愕了一下,就有人跨國了古劍。

陳文此時邪氣凜然,目光鎖定在最前跨過來的那人身上。

那人只走了幾步,就跪倒在了地上,渾身顫抖,剛纔的不可一世全沒了,如臣民膜拜自己的君主般,不敢直視,不敢不敬。

“滾。”陳文淡淡說道。

這人忙應是,如得了失心瘋一般,推開人羣就逃離了了。

張家的其他人十分不解,不知陳文用了什麼法術,猶豫不決。

而這時候,張家人身後,那個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再次出現,手中一把東瀛刀格外惹眼。

“以你的身份,欺負我張家幾個後生,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這人開口說道。

張家其他人見這人出現,大喜不已:“家主。”

陳文見了這人,捏了捏拳頭,我也十分憤怒,正是他殺掉了王琳琳,正要上前,陳文拉住了我。

張家家主卻啪一巴掌將他旁邊一人扇飛了出去,拔出了手裏東瀛刀,手起刀落,張洪川的另外一條大腿被切斷,當時就暈了過去:“我斷掉他一條腿給你賠罪,可行?”

陳文不語。

張家家主不管張洪川暈沒暈,再將張洪川一條胳膊給切了下來:“現在呢?”

張家其他人都被張家家主這舉動嚇到了,紛紛遠離張家家主。

陳文卻微微一笑:“你認爲我會受你要挾?”

說完並指一念,張洪川魂飛魄散,陳文說:“這樣,纔夠了。從今天開始,沒人可以用任何理由,任何原因來脅迫我。”

“我們走。”張家家主轉身離開。

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張家家主帶着張家的人離開,才走出幾步,陳文一腳將前面的古劍踢了過去,徑直落在了他們前面。

張家人回身看着陳文,張家家主問:“你還不肯鬆手嗎?”

“將王琳琳的魂魄交出來。不然今天你們一個都不能離開。”陳文淡淡說。

張家家主沉默了幾秒:“那是我留下的執念所爲,並不是我自己主動動手,我不知他將王琳琳帶到哪兒去了。”

執念就是一種精神力,一般在人或者動物死之前纔會留下,張家家主分明還活着,產生執念,有些不合情理。

不過即便張家家住這麼說了,陳文依舊沒有鬆口,邁步走了過去。

在外人看來,這是個可以和張家家主平等對話的人,甚至連張家家主對他都有些忌憚,張家這些人見陳文過來,徑直讓開了路。

陳文到了張家家主面前,拔起了地上的古劍,對準了張家家主:“要是不說,我現在就殺掉你。”

張家家主手裏東瀛刀分明已經出鞘。但是卻在幾秒後收了回去,取出了一顆明珠交給了沉穩:“執念因這顆珠子而生,我找不到他,你可以自己嘗試着去尋找。”

陳文接過了這顆珠子,張家家主隨後帶着張家的人離開。

陳文過來走到我面前,伸手一拍,將我體內五鬼拍散,剛纔吞噬了一個紫眼鬼魂,加上五鬼過多消耗了神魂力量,有些不太舒服。

陳家其他人雖然不知道陳文是誰,但是剛纔一直在暗中觀察,現在全都出來。呆滯看着陳文。

有眼尖的陳家人已經上前,畢竟是可以和張家家主平等對話的人,如果能拉攏關係,對他們的地位提升,絕對有很大的裨益。

不過不管他們怎麼說話。陳文都沒有回話,只是跟着我和九爺到了九爺的屋子。

進入屋子後盯着珠子看了起來。

我問他:“這是什麼珠子?”

“夜明珠。”陳文回答說。

我愣住,孔無端給我看的那文獻裏面,不是也夜明珠的存在嗎?

“惡鬼冢裏面的?”

陳文倒是十分詫異看着我:“沒想到你連惡鬼冢都知道,惡鬼冢是元朝一位郡主的墳墓,郡主死後,其父親耗費大財力。請各方術士打造了惡鬼冢,以理論來說,應該是可以讓郡主復生的,但是不到一百年。墳墓就被張家給挖了,取出了這夜明珠。”

“僅僅從這個珠子,怎麼判斷張家家主的執念去了哪兒?”我問。

陳文說:“萬物都有靈性,即便是頑石,經過一定的時間,也都會產生一些靈智,既然張家家主的執念是因爲這夜明珠產生的,就肯定會留下一些氣息。”

雖然這麼說,但是陳文短時間卻沒有看出什麼。

九爺自從知道了陳文的身份之後就一直誠惶誠恐,陳文見九爺十分拘謹,說:“我是陳浩的哥哥,算起來您是我長輩,如果這樣拘泥,我怕是不好意思再呆在這裏了。”

九爺忙擺手說:“哪兒能這麼算,您是我的老祖,見您我應該跪拜請安……”

“以後我跟陳浩一樣,叫您九爺。”陳文說。

九爺猶豫了會兒,雖然有些不大敢承受陳文這句話,但是卻還是答應了。

其實,按照輩分來說,我應該喊九爺祖父,只是叫習慣了,纔會如此。

張綿的屍體留在陳家村外,被陳家人處理了,雖說是敵人,但是陳家人還是以最高規格,將張綿的屍體葬在了陳家村後的墳塋之中。

在張綿將要下葬的時候,陳千秋的兩個孩子再次找到我們,奶聲奶氣問:“陳叔叔,我爸爸問你去不去看。”

我看向陳文,陳文說:“去一下,了結因果,今後不再與她有糾纏。”

我恩了聲,畢竟她是我所殺,去給她念兩遍往生咒也是應該的。

其他人見了陳文都怕得不行,不過這倆孩子卻例外,一點不怕他,反而滿臉好奇打量陳文。

我們幾人之後到了陳家村後的墳塋地,陳家大部分都在這裏,連同現在的陳家家主,也就是那隻猴子。

我們到來,陳家人自覺給我們讓開了路。

這種活兒大多都是旁脈的人所爲,陳家主脈的人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棺材還沒合上,之前他們對我雖然十分不滿,但是現在卻不敢有半點這種神色,主動讓我們進去。

站在邊上看了會兒,陳文讓我上去合上了棺材蓋子,而後開始念往生咒。

陳家其他人沒管我,全程打量陳文,議論陳文的身份。

一切準備妥當,九爺突然宣佈:“我宣佈,從今天開始,陳家家主將由陳浩兄長陳文坐任。”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陳家人大驚不已:“你瘋了?”

不管是主脈還是支脈,陳文在他們眼裏,都只是外人,讓一個外人來當陳家家主,無異於將陳家拱手送給別人。

“不行,這位先生能力雖然不錯,但是始終不是我陳家成員,我們打聽過,陳浩根本沒有兄長……”

可他們領養李大紅的時候,李大紅已經四五歲了,早就能記事,所以他對自己的遭遇是一清二楚的。

Previous article

這獄司長也真會給自己找藉口,剛纔他那要吃人的樣子,哪裏是在開玩笑,分明就是故意針對我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