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就直接轉身回了木屋。

滿目怨毒,惡狠狠瞪了鳳舞一眼,很快那些女奴也無聲散去。

鳳舞滿面愁容進屋,「主人……」

憂心忡忡,才剛開口就被打斷。

林昊淡然道:「叫公子。」

其實一直不喜歡這個稱呼,而恰好鳳舞也不是伊娜那種天生小妾命的黏糊性子。

遲疑片刻,鳳舞擔憂道:「公……公子,你不該那麼衝動的。

雖然她們只是一群低賤的女奴,可是她們身後,她們身後……」

到底沒敢多說。

原本以她的身份也不夠資格說。

林昊並不在意,接過話頭道:「她們身後有外宮弟子對嗎?」

鳳舞默然不語,卻是默認了。

林昊搖了搖頭:「辱人者,人恆辱之,不必擔心,此事我心中有數。」

也不欲多言,轉而問道:「我對天狐宮不是很了解,你來說說情況。」

其實鳳舞也不是很了解,畢竟她也是被流放進來的,來到天狐宮時間也不長。

只是到底比林昊了解得多一些。

通過她的描述,林昊大致明白了一些天狐宮的情況,其實很簡單,弱肉強食,力量為尊。

這一條不僅僅適用於天狐宮,也適用於整個天荒域。

在這裡,力量就是規則,只要力量足夠強,便可為所欲為。

具體到天狐宮來說,外宮弟子無數,對於那些女奴來說或許高不可攀,可實際上是最底層。

外宮弟子的死活,天狐宮根本不在意,往往就是炮灰苦力,幾乎每天都有人死去。

想要真正活得有尊嚴一些,想要真正享受到天狐宮的福利,至少要混到中宮弟子層面。

可即便是中宮弟子,一旦觸怒更高層的內宮弟子,被滅殺也是常有之事。

林昊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名普通外宮弟子,即便被打殺,也不會引發任何風波那種。

實話實說,以他現在的實力,比那些高高在上的內宮弟子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也沒必要呆在天狐宮。

只是想想,他還是決定留下來。 一個人混有一個人混的好,跟著組織混也有跟著組織混的好。

一個人混的優點是自由,想去哪去哪,想幹什麼幹什麼,不用理會那麼多的條條框框。

上一世他就是這麼乾的,上一世他來到仙界,就沒有正正經經加入過任何一個宗門。

但實話實說,那條路並不好走,因為太看臉了,出什麼事也是一個人扛,還特別容易被人欺凌。

以至於很多時候他自己都覺得奇怪,那條路他居然還走通了,他居然硬生生憑著自己的努力爬到了大帝這個無數人仰望的位置。

而加入一個宗門,雖然規矩束縛會比較多,但往往好處也不小。

至少對於剛剛起步的仙人來說,來自宗門的庇護,以及宗門掌握的各種資源,都能幫助很快進步。

眼下他打算留下,倒不是寄希望於天狐宮能幫助他多快的提升。

他只是想要藉助天狐宮這個平台來儘快了解天荒域的具體情況,並獲得離開的辦法。

因為據他所知,這是個易進難出的地方,進來好說,隨便就丟進來了,出去,貌似沒聽過出去的辦法,事實上他也沒怎麼聽說有人是從這裡出去的。

在這個目的之外,若是能借用這個平台提升一下實力,那就更好了。

畢竟對他來說突破境界的瓶頸並不存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儘快提升實力,一方面恢復與桃園界和諸天星辰圖的聯繫,一方面早日回歸大帝之境,衝擊神界。

要達成這些目標,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儘快往上爬。

惡狼的契約情人 一個外宮弟子獲得的關注與支持都是極其有限的,幾近於無。

哪怕是中宮弟子,也不可能得到大力扶持,更加不可能接觸到真正的核心機密。

他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至少需要爬到內宮弟子這一層面,而事實上,可能都還不夠。

天狐宮弟子想要完成晉陞難度是很大的,需要的不僅僅是實力,同時還有對宮裡的貢獻。

固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和潛力,直接成為內宮弟子都輕而易舉,但長遠來說,並不是好事。

仙界不是修真界,更加不是地球。

在下界他可以無所顧忌,可來到仙界,尤其這片藏污納垢惡人云集的罪惡之地,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還是低調做人為好。

這是心性。

若沒有這份心性,上一世他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也就在他從鳳舞手中接過弟子腰牌和一身粗陋的象徵外宮弟子身份的獸皮衣的時候,此前打殺女奴的後遺症來了。

「連我徐虎的女奴都敢殺,小雜種,還不速速出來受死。」

聲音傳來,煞氣騰騰。

徐虎,人仙境,土生土長的天荒域修士,雖然只是天狐宮數以萬計外宮弟子中的一員,名聲不顯,可面對一個新入門的廢物外宮弟子,還是強勢得多。

方才那被打殺的兩名女奴之中,便有一名是他的女奴。

除非對手太強,實在沒辦法,否則這種事擱誰也不會忍氣吞聲。

說句不好聽的,打狗還需看主人,那女奴就是再沒用再該殺,那也只能是當主人的親自動手,別人沒資格。

否則就是挑釁,否則就是侮辱。

至於究竟誰對誰錯,那女奴是不是該殺,那根本無關緊要。

徐虎就是抱著這種情緒來的。

他知道林昊,也正是因為知道,才根本不放在眼中。

便在他的聲音傳來后不久,林昊又一次走出木屋,只是裝扮上已經截然不同,那粗狂的獸皮衣,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野性。

林昊身後跟著鳳舞,面色發白,一雙拳頭捏得死緊,看上去十分緊張。

不論她是否願意,現在她都與身前的男子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若眼前的一切能安然度過,自然是好,但若是不能,則估計她今日也在劫難逃。

而看上去,后一種可能性比較大,因為看塊頭兩個人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相比徐虎渾身肌肉虯扎,高大魁梧,自己的主人看上去太過秀美了一些,相比之下宛如一個弱女子面對惡漢。

徐虎也這麼認為的,一照面他便哈哈大笑:「廢物果然是廢物,就你這弱不禁風的樣子,一個女人都比你強。」

笑得十分大聲。

其實也不算假話,因為單比塊頭的話,這天荒域的的確確不少女人都比林昊要強。

林昊根本不理,淡然道:「如果我就這樣殺了他,會有什麼後果?」

這話是問鳳舞。

低調歸低調,可指的是不招惹那些目前招惹不起的人,對於這些不入流的傢伙,還是沒必要太禮讓的。

鳳舞一呆,還沒來得及回話,徐虎已經被逗笑了,「殺我,就憑你?」

林昊點頭:「你覺得不夠?」

徐虎冷笑:「很快你就知道夠不夠了,你不是說想知道殺人什麼後果嗎,現在我用行動告訴你,殺了也就殺了,沒有任何後果。」

傲嬌總裁追妻記 語落,二話不說,直接拳頭砸過來。

體修的戰鬥就是這樣,哪怕都人仙之境了,依舊簡單粗暴,以力破巧,一力降十會。

倒也不是說完全不會技巧,作為一名頗有資歷的外宮弟子,拿手的拳法掌法,徐虎多多少少也會一些。

只是在此刻的他看來,面對一個弱不禁風的傢伙根本不需要那麼麻煩,隨手打死就行。

結果是這一拳固然打中了,硬邦邦就轟在林昊胸膛之上。

但是沒有任何後果,連聲音都沒發出來。

看到這一幕,鳳舞有些獃滯,不遠處圍觀的女奴們也停止了叫囂。

徐虎尚處於錯愕中,林昊淡然道:「這點實力你就敢來與我叫板,是送死么?」

一言出,徐虎瞬間暴怒,鬚髮皆張。

「狂妄,既然你一心求死,虎爺我就成全你。」

怒吼聲中,虛空隱有猛虎咆哮之聲傳出,這次徐虎沒有掩飾,直接使出渾身解數,用出最得意的猛虎拳法。

只是這玩意看著威猛無邊,實際上卻有點中看不中用,至少打在林昊身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至此,鳳舞等人又一次獃滯,徐虎本人也處於極度的震驚之中。

王爺王妃今天和離了嗎? 林昊搖了搖頭:「既然沒有後果,那你就安心去死吧!」

語出,一拳直接轟殺。 死個外宮弟子沒什麼大不了,別說有取死之道,即便沒有,在整個天狐宮來說也算不得什麼大事。

儘管如此,這個叫林昊的廢物並不那麼好欺負,陸陸續續還是被不少外宮弟子知道了。

或許依然不少人不屑一顧,且沒得到消息的居多,但至少一連幾日內,沒人再上門找麻煩,那些女奴也不敢再欺負鳳舞了。

至於更高的層面,這種事情太尋常了,根本不值得關注,是以沒有引發半點波瀾。

……

藍狐殿,專司外宮弟子管理的地方,又分多個司,分別司職戰鬥、法紀、後勤等不同職能。

這天上午,林昊動身來到藍狐殿,雛狐司。

雛狐司是專司管理新晉外宮弟子的地方,理論上說這裡是所有天狐宮成員的起點。

此處負責的職能很簡單,就是發放一些新人弟子的基礎用品。

一套由黑金石打造,適用於人仙境界體修者的負重裝備,從頭到腳,包括護腕、肩甲、腳腕,以及一件自選樣式的武器。

天狐宮免費提供給弟子的東西不多,這是宮裡給予新人弟子的唯一福利,必須憑藉外宮弟子腰牌才能領取,且只有一次機會。

至於其它諸如藥材、秘技、神通之類,都需要憑藉自己的努力奮鬥來獲取。

其實他也不需要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對他也沒有什麼意義。

不過作為新人弟子,例行是要來走這一遭的,且這些東西鳳舞能用得上。

雛狐司之行十分順利。

區區一個外宮弟子而已,這裡的負責人沒有看得起,也沒有看不起,根本就沒把林昊當回事,自然也不存在所謂的刁難。

想想,在標配的手腕腳腕肩甲之外,林昊選了一把黑金石重劍當武器。

這套裝備是很重的,其分量,相當於十萬斤之於一個普通人。

用途很簡單,就是幫助鍛煉體魄,算是最初級的負重裝備,也是最原始的體修鍛體方式。

通常來講,這份重量對於人仙境界的外宮弟子都是難於承受的,一般外宮弟子一天之中能保持負重半天已經極為難得。

戰鬥就不用想了。

除非實力遠遠超過佩戴這套裝備的要求,否則的話,穿著戰鬥就是找死。

領完黑金石套裝,林昊來到藍狐殿下屬的草木司。

草木司,專司外宮弟子任務發放完成的地方,也是外宮弟子獲得天狐宮貢獻度的主要途徑。

草木司發放任務的主體是天狐宮,任務內容豐富多樣,包括採藥狩獵,礦區協防,山門巡邏,等等,阻止是維持天狐宮正常秩序,保證天狐宮在外的利益,以及保障基礎物質充裕。

替嫁棄妃覆天下 也有一類十分特殊的任務,比如深入一些險境取得一些比較珍貴的東西,又或者進入一些敵對勢力活動頻繁的區域,獵殺敵對勢力成員等。

因為風險較高,是以後面一類任務往往只有資深的外宮弟子才會選擇執行,相應的獲得貢獻度也比較大。

這裡接取任務也沒什麼門檻,準確的說,很多都不需要接取。

還是那句話,外宮弟子而已,死了也就死了,沒人在乎。

林昊大致看了一下,接取了一個清理黑金石礦山的任務就離開了。

看上去這就是一個任務,可實際上,這個任務過程中獲得的一切都是可以直接拿來交付的。

尤為重要的一點,那黑金石礦山底下還有一個對於外宮弟子而言十分兇險的地方,可以進去完成一個特別任務。

……

對於鳳舞這樣的女奴而言,除非必要,呆在屋子裡是最佳選擇。

因為她們的身份是可以被隨意打殺的,凌辱更是不在話下。

是以林昊回來的時候,她乖乖躲在木屋裡,安安靜靜,哪裡都不去。

幾天相處下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還是很融洽的。

看到林昊回來,她很開心,又略微詫異道:「公子你回來了,怎麼這麼快?」

林昊把黑金石重劍放下,跟著又把身上穿戴的手腕腳腕之類接下來,道:「接了任務,準備出去一趟。

最近你就安靜呆在屋裡,食物都是現成的,沒必要就盡量不要出去。」

又道:「這把劍我拿著,剩下的你看著用,能戴多久戴多久,每天都盡量堅持。」

下界很多東西都是不能帶到上界的,尤其儲物戒,除非達到仙器級別,否則必定粉碎。

是以早在飛升之前,該處理的林昊都處理掉了,以至於與桃園界和諸天星辰圖聯繫被強行阻隔的情況下,他渾身上下清潔溜溜,什麼都沒有。

不過以他的實力,吃肉是不成問題的。

現在木屋裡就存著不少肉,都是過去幾天弄回來吃剩下的。

這些肉蘊含這十分充沛的氣血能量,雖然對他沒什麼意義,但對孱弱的鳳舞很有效果。

最明顯的,吃了這幾天肉,她整個人看上去精神多了,整個人的氣質顏色都上升一大截。

鳳舞倒不在意這個,一聽林昊打算把黑金石套裝留下給她用,頓時感動壞了。

她只是個女奴而已,不值得被這樣對待的。

就她知道的,像她這樣的女奴,不說吃肉,能天天填飽肚子都不錯了。

往往還要承擔不少其它事情,比如主人生氣的時候當出氣筒,比如主人沐浴的時候當搓澡工,又比如主人火氣大的時候隨時隨地崛起屁股。

還有一些更凄慘更變態的事情,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出。

可那一切的一切,都沒在她身上發生過。

儘管自家公子經常冷淡不理人,可他從來沒有欺負過她,也從來沒有把她當奴隸使喚。

眼下更是連唯有正式弟子才有資格使用的黑金石套裝都留下給她用,多久沒被人這麼對待了,不自覺她就紅了眼。

只是還不等她想好怎麼回應,林昊已經轉身走人了。

來不及多想,她只好跟著追出去,高聲道:「公子小心,一定早些回來。」

林昊也沒什麼反應,只是舉了舉手。

宮暝熙和冷羽爵已不知去向,而我,氣定神閒的挑弄着風中的卡斯諾爾,遊戲快結束了呢。藍筱筱,你說是吧?

Previous article

「呵呵,你先別問這個,你很快就會明白什麼是基因藥水的,找我什麼事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