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音一落,三人身形一個破空,同樣向著左前方而去。

對於這,羅無生控制血毒蜂跟在他們的身後,而自己則拉開距離,慢慢的跟在身後。

那顆破靈珠不錯,這樣威力的靈陣,瞬間破除。

至於在那左前方的百丈之外,一個銀袍青年,一臉慌張的向著遠處,快速的逃離而去。

原本他以為利用靈陣的威力,再加上他在暗中攻擊,可以將狹長青年三人滅殺。

沒想到他的運氣這麼背,居然碰到那狹長青年得到破靈珠的時候。

一打一還有可能贏,但三打一,絕對沒有贏的希望。

想到這,整個人陰沉到極點,現在只能快速的逃離。

另外就在剛才催動靈陣的時候,察覺到了陣內,除了那狹長青年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不知道那個人的實力怎麼樣。

如果實力不錯的話,看可不可以跟他聯手,將狹長青年三人滅殺,否則他這一次,九死一生。

因為跟在那狹長青年三人的身後,絕對不是狹長青年三人的同夥。

然而就在他想的時候,後面三團黑雲的速度,比他的還要更快,已經出現在了二三十丈之外。

只要再過幾息,就可以追上他了。

對此,雙眼寒芒狠意浮現,然後在一瞬間,身形一轉,真元一動,對著那三團黑雲一掌拍出。

這一拍,一道劇烈的罡風浮現,然後一個凝聚,一隻銀色巨掌,狠狠的拍在那三團黑雲之上。

砰!

但是下一秒,那銀色巨掌剛一拍散三團黑雲,就被籠罩吞噬了。

見到這,蘇慕雲臉上的神色,再次難看。

對於這些靈蟲的威力,蘇慕雲自然知道,而且還非常的清楚,打交道也不是什麼一兩次了。

一個人的靈蟲,他可以不用怕,但是三個人的靈蟲,數量太多,所形成的威脅,根本不止原來一人的三倍。

接著想要的時候,再次施展出攻擊,滾滾的罡風,形成猛烈的風暴,將那些靈蟲圍困在其中,不讓它們在一瞬間掙脫出來。

但剛剛圍困,一道綠色烈焰轟在其中,轟出了一個出口。

那些靈蟲見此,一個閃動,再次快速的向著蘇慕雲追殺而去。

最後一番追逐,蘇慕雲被四周靈蟲包圍在一處岩石空地之上。

而狹長青年三人,身形一個掠動,出現在蘇慕雲的十幾丈之外。

「蘇慕雲,這次看你怎麼跑?」

看著被包圍的蘇慕雲,狹長青年嘴角咧開,一臉戲謔的說道。

同時身形在一個掠動,出現在蘇慕雲的數丈之外。

「胡龍,那個靈石礦明明是我們蘇家發現的,這樣直接搶奪可不好吧!」蘇慕雲看著狹長青年,一臉陰沉寒厲的說道。

「搶奪?呵呵,我們胡家跟你們蘇家,現在是敵對勢力,搶奪又怎麼樣?等下將你斬殺后,我會將你的頭顱,派人送給你的父親!」狹長青年胡龍看了蘇慕雲一眼,然後嘴角呵呵,一臉譏笑的說道。

「朋友,還請出手幫忙一下,我的身上有一顆極品靈石,另外還有一些上品靈石作為報酬!」蘇慕雲聽此,神色一沉,然後沒有再去看胡龍,而是向著胡龍三人身後的樹林說道。 除了周通之外,周家的那位大公子,周秀的哥哥周遠,更是麓雲書院出了名的天才,跟著當世大儒學習數年。

等回來之後無論是科舉還是選才,都定然能夠順利入仕。

有陛下和娘娘在旁照拂,那周遠用不了多久,就能在朝中佔得一席之地。

到時候周家的姑娘也會跟著水漲船高,身份也矜貴起來。

最重要的是程二夫人是見過周秀的。

那個姑娘容貌雖然不算是頂好,卻也是清秀俏麗,而且性子軟綿,心腸極好。

哪怕得皇后看重,她也從不與人擺什麼架子。

謙遜有禮,讓人見了便心生好感。

程二夫人是個精明的,知道她兒子如果能夠娶了周秀,不僅不用擔心媳婦太過強勢,在府里奪了她的話語權,而且兒子又能借著周秀得了皇後娘娘的眼,從此平步青雲。

只要夫妻恩愛,他們與周家交好。

說不定將來二房的威勢還能超過大房,不必再看大房眼色行事。

程二夫人一切都打算好了,也跟她夫君商量過了,覺得周秀是最好的兒媳人選,兩人也只等著和周家說親。

可誰曾想到,程家老夫人不知道打哪裡知道了她的心思,琢磨了一番之後。

那老不死的竟然就將此事告訴了大房的人,甚至直接將原本與周秀說親的人,從她的兒子換成了大房的程雲海。

程家老夫人背著她拿了程雲海的庚貼送去了周家,還尋了已經外嫁的大姑娘,借著她娘家跟陳家有些交情,搭了陳家那位已經嫁出去的七小姐的風頭從中說和。

等程二夫人知道這事兒的時候,周秀和程雲海已經見了面,而程雲海也已經得了周家的眼,婚事眼看著就要定下來。

程二夫人當時氣得險些厥過去,在府里大鬧了一通。

老夫人自知理虧,拉攏著大房補償了二房不少東西,這事情才算是過去。

程二夫人哪怕心中不忿程雲海截了她兒子的胡,可好歹周秀嫁進程家,他們也能跟著得利。

只要周秀能和程雲海好好的在一起,程家大房得了皇后的眼后,多少也能照顧到他們二房和府中其他人,可是誰能想到,事到臨頭了,程雲海卻鬧出這麼一樁事情來,將周家得罪了個乾淨。

不僅毀了婚事,鬧了笑話,連皇后那頭怕也是一併招罪了。

早知道程雲海這麼混賬,那還不如一早就別出頭,將這樁婚事給她兒子。

至少她兒子干不出來這種混賬事!

程二夫人越想越氣,言語就忍不住越發的刻薄。

「當初原本是我看上的周家姑娘,替源兒挑好的媳婦兒,可母親卻將這婚事瞞著我強行給了程雲海。」

「如今好了,他鬧成了這樣。」

「早知如此,還不如讓源兒去,至少他不會腦子發昏做出這種混賬事!」

程老夫人本就氣怒程雲海的事情,見大房二房鬧的不可開交,心裡就已經存著氣。

重生八零小嬌蠻 這會兒再聽到程二夫人的話后,頓時臉色鐵青,猛的一拍桌子怒聲道:

「老二媳婦!你這是在怪我?!」 第三百五十九章蟲皇島胡家

他雖然沒有發現那身後樹林有任何的身影,但既然之前那人一直跟著,那麼現在也很有可能跟在身後,只要有一絲希望,他就不會放棄。

至於那胡龍三人聽著蘇慕雲的話,雙眼神色一厲,他之前沒有感應到身後有人。

緊接著嘴角一笑,對著蘇慕雲說道:「呵呵,你當我傻子嗎?這裡哪裡有其他人?如果想要用手段騙人,也不要找這麼低級的。而且我們的噬靈蟲,可是有很強大的感知能力!」

雖然這麼說,但是在第一時間,控制一些噬靈蟲,向著他們的身後而去。

可是下一秒,就在那噬靈蟲進入身後樹林的時候,胡龍整個臉色一變。

因為在那一瞬間,一片血雲突然出現,將他的噬靈蟲給包圍籠罩吞噬了起來。

而那血雲,他在噬靈蟲臨死被吞噬之前,看到了一隻只猙獰的血色蜜蜂。

「可惡!誰!給我滾出來!」

見到這,胡龍身形一轉,對著樹林憤怒殺意咆哮一聲。

同時體內真元一動,對著那樹林一掌拍出。

滾滾的綠焰,凝聚焰掌,將方圓數十丈籠罩滾滾的綠色焰海之中。

對於這一幕,身旁其他兩個綠袍青年臉色紛紛一變,他們沒想到還真的有其他人隱匿在他們的身後。

然後在一瞬間,同樣身形一轉,向著那一片綠色焰海看去。

可是在他們看去的時候,一團血雲從中激射而出,接著焰海一個舞動,從中洶湧出白色的冰焰,然後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一臉面帶微笑的從中慢慢走出。

至於這白袍青年,當然是羅無生。

「你是誰?居然敢吞噬我的噬靈蟲,找死!」

見到出現的羅無生,那胡龍神色一厲,一臉殺意道。

他原本還以為是一個什麼強大的存在,居然敢跟在他們的身後,沒想到和他們一樣,是一個化元境中期的。

就算其出手幫蘇慕雲,也才只有兩個人,根本不是他們三個人的對手。

想的時候,體內真元再動,然後五指一開,再次對著羅無生一掌拍出。

「呵呵!」

羅無生見此,嘴角笑笑,然後沒有任何的躲避,五指緊握,一拳轟出。

霸道的拳影,將綠色烈焰巨掌直接轟爆成焰花。

蘇慕雲見到羅無生出來,臉色一喜,看來還真的一直跟在身後。

總裁很小很狂野 同時沒想到羅無生也培育了靈蟲,怪不得胡龍他們沒有發現。

接著見到羅無生一拳輕鬆的將胡龍的攻擊抵擋下來,臉上再次一喜,說明羅無生的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這樣一來,他的性命或許就可以得救了。

「你是誰?我是蟲皇島胡家的子弟,現在給我們離開這裡,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而胡龍見此,整個臉陰沉寒厲,對於羅無生的實力,他有些低估了。

雖然這麼說,但他的心中,沒有放過羅無生的意思,等滅了蘇慕雲之後,再來對付這個羅無生,讓其知道,得罪他的下場。

「我是誰很重要嗎?要我離開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們三個,將你們的靈蟲給我的靈蟲吞噬,我就離開這裡。」羅無生看著胡龍,一臉笑笑的說道。

重生將門風華 就這胡龍三個,他就算不使用後期傀儡,也可以輕易滅殺。

「吞噬我們的噬靈蟲?找死!」

胡龍沒想到羅無生想要吞噬他們的噬靈蟲,雙眼神色直接猙獰厲寒到極點。

接著一聲殺意暴喝,就是再次掌出。

只是這一次,不止一隻烈焰巨掌,但可惜的是,羅無生沒有任何的放在眼裡。

拳出,霸道的拳影,將其一一轟成焰花。

其他兩個也是如此,體內真元一動,施展出一道道烈焰攻擊,向著羅無生轟滅而去。

但還是一樣,要麼在半空之中,就被拳影轟碎,要麼就被滾滾的白色冰焰,抵擋在外面。

「既然這樣,就讓你嘗嘗我們噬靈蟲的威力!」

對於羅無生的實力,胡龍三個臉色一驚,沒想到羅無生如此厲害,有些再次低估了羅無生的實力,隨之三人面色一狠,不再去對付蘇慕雲,而是控制噬靈蟲,向著羅無生攻擊而去。

三團黑雲,此時融為一朵巨大的黑雲,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來的正好!」

羅無生見此,嘴角一笑,然後大叫一聲后,那護在周身的乾玄冰焰,一個爆裂,化為滾滾的冰焰火海,將那朵巨大黑雲給籠罩其中。

見到冰焰火海籠罩,想要冰封他們的噬靈蟲,胡龍三個人臉上浮現出一抹譏諷之色。

但是下一秒,整個臉色一個大變,有些驚慌,想要控制噬靈蟲出來。

可是乾玄冰焰的威力,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想象,雖然這些噬靈蟲數量多,而且還能吞噬靈力,但被冰封住,想要瞬間離開,哪有這麼的容易。

同時血毒蜂化為血雲,將那些冰封的噬靈蟲快速的吞噬起來。

血毒蜂數量達到了千隻,而且經過兩次蛻變,再加上其可是莽荒排名第二十二的凶蟲,吞噬的速度,可不一般。

胡龍他們三個這麼的驚慌,也正是這一點,吞噬的速度有些太快了,眨眼間,就是幾千隻的噬靈蟲被吞噬。

這麼吞噬下去,很快他們三個的噬靈蟲,就會全部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給我破!」

想到這,胡龍一個暴喝,滾滾的綠焰凝聚一個巨大的火球,猶如隕石墜落一般,向著冰焰火海而去。

想要以此來打開一個出口,讓噬靈蟲出來。

但下一秒,其的臉上再次顯露出驚慌。

因為他凝聚的火球,被一道冰焰巨浪給吞噬了。

而在這時,他們三人的噬靈蟲,已經少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說,一個人的噬靈蟲被吞噬了。

蘇慕雲見到這,臉色再次狂喜起來,對於羅無生的實力,他也沒有想到,以一敵三,沒有任何的吃力。

接著反應過來的瞬間,體內真元一動。

然後四周虛空一個颶風呼嘯,一道道銀色罡風,向著胡龍三個人而去。

既然胡龍三個人想要殺他,那麼現在,他自然也不會留手。

「你給我們等著,敢吞噬我們的噬靈蟲,我們胡家不會放過你的!」胡龍知道不是羅無生的對手,對著羅無生威脅一聲,就要向著遠處逃離而去。

可是還沒有等他有所行動,一道撕裂的罡風,先一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換成是往常,礙著孝道,程老夫人動了氣,程二夫人肯定就忍讓了。

可此時程二夫人也在急怒之中,見程老夫人不呵斥大房的人,反倒是來呵斥她。

程二夫人頓時也來了氣,硬梆梆的一句頂了回去。

「我哪敢啊。」

「母親一心向著大房,護著你那長子嫡孫,他在你眼睛里千好萬好,我源兒在你眼裡那就是路邊草。」 海賊之疾風劍豪

原來搜集殘缺功法,主要是充實藏書,作為很小几率的借鑒,幾乎是順手而為,付出的代價很小。

Previous article

我坐在沙上,忘著腳尖發楞,隔了好片刻,我忽然尋思起忘了給家中打個電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