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蘭芝驚的目瞪口呆。

她做夢也沒想到,老師推崇備至、敬若神明的神醫,竟然就是動不動拿人喂狗的冷酷老大。

一個是地下的龍頭,一個是神醫。

怎麼想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去,許蘭芝有些懵了。

“許小姐,還驗藥嗎?”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秦羿笑問。

“秦先生,你是神醫,出品的藥自然不俗,咱們籤合同吧。”

許蘭芝回過神來,爽快的答應道。

這可是一尊真正的財神爺,有華老親自驗證,那還錯得了。

金創丹就是名副其實的神藥!

此時不籤,更待何時?

至於價錢,那已經不重要了。

金創丹如此靈驗,不管賣多貴,肯定是供不應求。

北方的衆藥商們,也是紛紛大喜。

豪爽的簽下大小各種合同,細到普通的感冒藥,也一併簽下了。

“秦先生,按照慣例,我們必須實地考察你的大秦醫藥廠,這也是附加條款裏的必須項,你沒意見吧。”

許東亭舉起酒杯向秦羿敬道。

“當然!”

秦羿簡單幹練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大秦醫藥不僅僅做高端藥,普通的藥更要做,畢竟民生纔是大計。

秦羿要想做大做強,絕不會在一棵樹上吊死。

……

在江東有三大寶,南州山,西州水,玉溪山水佔鰲頭。

玉溪市由於緊鄰省城石京。

相比於南州的偏僻,玉溪不僅僅是旅遊勝地,更是是排的上號的經濟繁華之都。

這麼重要的城市,龍嘯天當然會交給自己最信任的心腹手下。

這個人就是丁霸!

丁霸,是玉溪市當之無愧的王者。

此人心狠手辣,有勇有謀,深受龍嘯天的器重。

丁霸利用地下黑手段,勢力滲透入玉溪市政、商界,甚至在軍界也吃的很深。

跟其他的大佬不一樣,丁霸不習慣住在花花綠綠的大城市裏。

而是在石頭山附近,一塊山清水秀之地,建立了丁家莊。

莊中養了上千的打手!

丁霸就在丁家莊中,操控着整個玉溪的地下勢力,瘋狂斂財。

丁霸今年剛過四十,面醜如鬼,不修邊幅,鬍鬚拉碴。

由於修煉家傳的殭屍功,滲着鐵灰色的身軀,異常的雄壯,遠遠望去,猶如一頭威武的雄獅。

在江東武道界,丁霸也是排的上號的人物。

他有親兄弟七人,人稱丁家七煞。

七人盡修殭屍橫煉功法,人人銅皮鐵骨,有上萬斤的氣力,並有家傳銅牆鐵壁陣法。

一提到丁家莊,便是罡煉宗師也會避而遠之!

丁家莊,聚賢堂內。

丁霸攔腰抱着一個豔女,如狂風暴雨般的快速發泄着男人的荷爾蒙。

女人在他鋼鐵般的懷抱中,肆意快活大叫,享受着頂級的男人雄壯之威。

“丁……丁爺,人家快要死了,給我……”

女人咬着嘴脣,恣意迷濛尖叫。

“給你……嘿嘿!”

丁霸眼中紅芒一閃,猙獰大笑之餘,猛然張開嘴,狠狠咬在了女人的脖子上。

頓時鮮血飛濺,有如泉涌。

女人慘叫之餘,哪裏掙脫得了?

丁霸如野獸般,不顧女人的哀求,大口吸食滾燙的鮮血,咕隆狂吞。

半柱香後,丁霸吸了個痛快,眼中紅芒更勝,這才扔掉早已冰冷的屍體。

一擦掉嘴角的血水,衝門外大喝道:“滾進來吧。”

陸銘哭喪着臉走了進來,還沒到近處,便嚎啕大哭了起來:“姐,姐夫,我,我好慘啊。”

丁霸眉頭一沉,立即有弟子上來收拾了屍體。

“你又怎麼了?哭什麼哭,有我在,天還能塌了不成。”

丁霸回到虎皮大椅上,拿起烈酒當頭痛飲了一口,咂咂嘴不悅大罵道。

“姐夫,我被人欺負了。”

陸銘一屁股坐在地上,哪裏止得住滿肚子的委屈,哭的更傷心了。 “怎麼個欺負法了,你他媽別像個娘們一樣,給老子好好說話。”

丁霸向來看不起這個沒出息的小舅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罷了。

“我被人逼着吃了五大堆臭翔!”

“媽的,五大堆啊。”

“啊!”

一想到昨天在東州南國大酒店,被秦羿的手下逼着吃了一下午的屎,陸銘滿腔的恨意便如滔滔江水,哪裏收的住。

“什麼?你咋跑到東州去吃屎了?”

丁霸有些沒明白過勁來。

“姐夫,你忘了,前段日子北方不是來了個藥商團嗎?我本來想讓六合堂跟他們合作的,當時合同都快到手了,不料他孃的殺出來一個什麼狗屁秦侯。”

“不僅把咱們到手的生意給搶走了,還逼着我吃了一肚子的屎啊。”

“姐夫,你說我談個合同容易嗎?要受此等大辱!”

陸銘捧着心窩子,痛苦叫罵道。

“豈有此理,奪我生意,還敢逼老子的人吃屎。”

“是何人呀,狗膽包天!”

“竇森死哪去了,他不是跟你一塊去的東州嗎?”

丁霸怒吼道。

六合堂可是他撈錢的大買賣。

北方藥商團這筆生意要做成了,幾十億的買賣,足夠再招三千弟兄,把莊園擴大十倍。

這下好了,還有人敢公然搶他的生意,這不是老虎嘴裏拔牙,純屬找死嗎?

“姐夫,就是秦侯那該死的鄉巴佬。”

“他把竇老拿去餵了野狗,還搶了咱們的生意,逼我吃屎。”

“這口氣,你可以定得替我出啊。要不然,姓秦的還以爲咱們龍幫好欺負。”

陸銘湊了過來,滿嘴屎臭味的怨恨道。

豪門隱婚:帝少的囚寵 丁霸實在受不了陸銘滿嘴的臭味,一把叉開了他,讓他離的稍微遠點。

“秦侯?”

“就是那個收服了幾個江南鄉巴佬的兔崽子?”

“哼,老子沒去找他麻煩,他倒是狗膽包天,還騎到老子頭上來拉屎撒尿了。”

“想翻天嗎?”

丁霸怒火大盛,一掌拍碎了身邊的茶几,。

“何止是翻天,我還報了你的名號,本來還以爲他會買個面子。”

“結果你猜人家是怎麼說的?”

陸銘拍打着手,痛心道。

“咋說的?”

丁霸惡狠狠問道。

“他說丁霸是什麼垃圾玩意,沒聽說過。還說就是你和龍爺去了,在他面前,也只有吃屎的份。”

陸銘添油加醋的說道。

“馬拉個巴子的,敢讓老子和龍爺吃屎,我弄不死他!”

“來人啦,點齊人馬,今夜奇襲東州,我一定要抓住姓秦的崽子,讓他吃一輩子的屎。”

丁霸氣的肺都炸了,渾身肌肉一塊塊突了出來,爬滿了幽藍色的恐怖屍斑。

“沒錯,姐夫,一定要殺殺姓秦的威風,要不然這羣鄉巴佬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陸銘大喜道。

“大哥,使不得!”

一個穿着白襯衣,戴着金絲眼鏡皮膚白淨的男子,快步走了進來,老遠便大喝了一聲。

陸銘一進莊,他就知道這小子在東州吃了癟,要回來煽風點火,趕緊匆匆忙忙趕了進來。

丁霸見了這人,憤怒的神色稍微緩和了一些,冷冷道:“老七,你也聽到了,人家要騎到咱們兄弟頭上了,這口惡氣,老子忍不了。”

這人正是丁家老七,丁子聰。

丁子聰是丁家七煞年紀中最小的,二十八歲,曾是華夏最高學府燕京大學金融系的高材生,平素極有見識和智謀。

丁家莊能發展到現在,正是因爲丁子聰協助掌控大局,這幾年無論是在房地產、醫藥等,投資都取得了極大的效益。

丁霸對這個七弟,向來也是言聽計從。

“大哥,龍爺早有密令,對秦候,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生死相爭。”

“他雖然是從咱們手裏搶走了生意,但這事還遠遠沒到定局的時候。你別忘了,他的大秦醫藥廠就在咱們眼皮子底下。”

“咱們隨便耍點手段,就能整垮它。到時候姓秦的別說賣藥,光是違約金,就能賠死他。”

丁子聰坐了下來,倒了一杯酒,沾了沾嘴脣,分析道。

“嗯,有點道理,他不是想出風頭嗎?那老子就成全他,嘿嘿。”

“老三下黑手是行家,你讓他去下點料。老子倒要看看北方商團這羣瞎眼狗,怎麼跟秦侯合作。”

丁霸冷靜下來,仔細一琢磨,頓時覺的丁子聰說的極有道理。

“嗯,別忘了玉溪市可是咱們當家。”

“環保局的章金水,不是一直想請大哥在石京長順書記那美言幾句,想升官嗎?”

“大哥不如給他個機會,讓章金水去大秦醫藥廠找點麻煩。有環保局出面,明槍搭暗箭,姓秦的想不死都難啊。”

“到時候,秦侯還不得像條狗一樣,乖乖來求你啊。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大哥讓他吃屎,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

丁子聰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嗯,老弟說的有理,不過我聽說這個秦侯的背景不簡單,咱們能吃透他嗎?”

恢復理智的丁霸,深謀遠慮的沉思了片刻,徐徐問道。

“大哥放心,此人就是靠着尹卓然的關係。”

“如今尹卓然自己屁股都還沒坐穩,康長順跟他明爭暗鬥,咱們有康先生作後盾,完全不用顧忌他。”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再說了,大哥不還有個拜把子兄弟在江東軍區任職嗎?有軍隊這層關係,尹卓然又能如何?”

“所以,無論從哪一層的關係來看,姓秦的都沒資格跟咱們鬥法。”

丁子聰再次打消了丁霸的疑問。

“哈哈,還是七弟考慮的周到,秦侯?哼,老子分分鐘教你做人,讓你變秦狗。”

丁霸仰天狂笑了起來。

秦羿當天下午,就領着北方商團到達了玉溪。

由於天色已晚,衆人臨時在廠裏的招待所歇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清早,秦羿正打算帶許東亭等人蔘觀製藥流水線。

陡然間,便聽到了廠子裏的員工發出騷亂的大喊聲,如臨世界末日一般。

一股奇臭,突然籠罩了整個大秦製藥廠。

“秦侯,哪裏的臭味,你們的製藥間衛生水準,着實讓人沒法恭維啊。”

許蘭芝被薰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忍不住皺眉問道。

“程苦出什麼事了?”

秦羿衝急促走來的程苦問道。 “侯爺,出大事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玉溪中的水突然就被污染了,如今溪裏到處都是死魚死蝦。”

“還有不少員工,也突然食物中毒,口吐白沫,現在人心惶惶,你快去看看吧。”

程苦愁苦催促道。

“嗯?怎麼會這藥?”

秦羿眉頭緊鎖,快步往溪邊走去。

“蘭芝,只怕咱們的買賣要黃啊。”

許東亭皺眉嘆道。

“怎麼,大哥是懷疑大秦醫藥廠,生產藥品有問題?”

許蘭芝小聲的問道。

許東亭搖頭道:“這個倒不會,秦侯本身是絕世神醫,你也看到了,扁老、華公都在這坐鎮,藥品就算是在華夏也找不出第二家更好的了。” 大唐逍遙地主爺

最後,還是老頭兒識趣,估

Previous article

蘭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猛然間身體一顫,六個黑色漩渦瞬間出現在他的身邊,然後慢慢融合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