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天策看向鎮南王,皺眉道:「怎麼了,難道不能協助我師兄?父王你可千萬別在這時候給我拖後腿,我剛拜入師門,若是讓師兄不滿,我們可都擔待不起。」

「當然不會,是這樣,最近我們這裡可能不太平。」

鎮南王擔憂道:「我們已與大唐決裂,並且和赤國聯盟,本來一切都如預期一樣可以踏平大唐,但萬萬沒想到你的七弟……他從中作梗,壞了我們的大事。」

「我七弟?那個廢物許辰?」許天策冷眼看了一眼鎮南王:「父王,你連一個廢物都對付不了?」

鎮南王嘆息:「這,他哪裡是廢物……他也覺醒了,和你一樣成為了傲天資質的天才,並且他擁有諸多本領,實在難纏。」

「他也覺醒為傲天資質的天才了?」許天策臉色微變。

鎮南王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講述,把許辰這段時間以來的表現,大致都講述了一遍。

許天策聽后先是詫異,很快又轉為冷笑:「續玄功,懂劍意?又能如何,我現在修鍊的功法也是玄階功法,劍意,我也有!他有的我都有,但我有的他卻沒有,放心吧父王,這事好辦。」

「如何解決?」這一次鎮南王和諸王齊聲問道。

許天策淡然掃視他們:「忘記我剛才說的話了?我師兄不日就會來到這裡,師兄是真正的玄門中人,修為是那高不可攀的玄階境界,有師兄坐鎮,一群凡夫俗子能翻騰起什麼花浪來,他們來多少死多少!」

「玄階的大能!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鎮南王和諸王齊齊鬆了一口氣,情緒都是莫名的激動起來。

尤其是諸王,看向許天策的時候,神色都變得柔和親近許多,言辭之中多有諂媚的意思。

「許公子真是貴人,洪福在身啊。」

「是啊,竟然被玄門的大能收為弟子,此事當真可喜可賀,讓我等眼紅羨慕。」

「如此相比,許辰他確實卑賤了,就算他再有什麼能力,與天策公子相比也不過是凡夫俗子,他日天策公子一入玄門,那就是高高在上的玄門大能,我等能認識天策公子,當真是三生有幸!」

諸王都展露笑顏。

有玄階大能會來南海坐鎮,那還怕他大唐那一點略微的優勢?到時候當真如許天策所言,大唐來多少人就要死多少人!

……

大唐皇宮內,許辰沉靜的煉丹。

這種日子過了沒多久,第三天的時候。

正在煉丹的他,突然感覺地面輕輕一陣晃動,緊接著天地間靈氣忽然紊亂起來,在遙遠的天際,一片炫目的紫色玄光浮現!

紫色玄光尤為濃郁,就彷彿是那妖艷的晚霞,渲染了一片天際。

旋即,一道如同流星般的光輝,衝破這紫色玄光,向著大地降臨!

「這是?」

許辰顧不上煉丹,起身眺望遠方,神情漸漸凝重:「玄門的人……開始降臨了。」

他話音剛落。

後方天地又是一片大亮。

許辰扭頭看去,只見相距紫霞右側的遙遠天際,一片綠色玄光浮現,綠光同樣渲染了一片天際,然後在其中,有一道熾盛的光輝,衝破這光幕,降臨大地。

「又一個玄門的人。」

許辰看著這天象,微微沉吟。

不只是他發現了這些,外面同樣有許多人都看到了這驚人的異象,無數人站出來抬頭看天:「這是什麼,怎麼會有綠色的光輝?」

「不知道,但是好漂亮。」

人人議論,緊接著,天空在他們的議論中越來越亮,南方、北方天際忽然也相繼出現玄光!

不止如此,頭頂、遠處,四面八方全部都出現了這種璀璨妖艷的光輝。

此時抬頭看天。

只見天空中紅橙黃綠青藍紫種種光輝統統出現,天幕好像變成了一塊彩色的布匹!

而在這彩色布匹之中,一道又一道顏色各異的流光,宛若一片流星雨般,拖著長長的光尾,朝著地面降落而來!

「這怎麼了……」

世人目瞪口呆的看著。

皇宮中。

許辰的院子咚咚咚被敲響。

唐夢秋和護國公等人推門而入。

「許公子你看到了嗎,這是什麼?」唐夢秋驚疑的直面問道。

許辰似乎知道他們會來,沒有回頭,只是背對著他們站在窗邊,看著此刻此起彼伏出現的天象,沉吟道:「玄門的人……來了。」

「他們這麼快就來了?」

唐夢秋驚道,許辰之前說的時候,他們還覺得會要很久,甚至還部署了三個月後對南海的作戰計劃,但現在只是過去一個月,這些人就一下子都出現了。

這些人的降臨,此刻給她一種亂套了的感覺。

「辰兒,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護國公看著天上那一道又一道的流光,知道那是一個又一個的玄界大能后,心神說不出的不安。

「靜觀其變吧。」

許辰搖了搖頭:「在他們眼中,我們凡俗之人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一切對策都是虛妄,而他們來是有要事要辦,辦完就會走,這期間若是不得罪他們,同時他們也沒有歹意的話,我們就能相安無事。」

「但如果得罪了他們,或者他們心有惡念的話,那就難說了……」

許辰的話,讓眾人內心變得深沉起來。

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

「嗖!」

一道藍色流光從天而降,直指皇宮! 我的存檔女友 一片藍色的光幕在大唐皇宮之上展開。

其中一道藍色的流光,不偏不倚,正對著大唐皇宮墜落而來。

正在許辰房間的眾人們,臉色紛紛大變,說什麼就來什麼,怎麼就有人當頭降臨了!

流光極速下降,眨眼間已經到了肉眼可以看清楚的距離,眾人走出房間抬頭,看的真真切切,一個人影就在這流光之中!

「許公子,我們……」

一些大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許辰。

唐夢秋等人也凝重起來,不由自主全部都將目光投向許辰,在眾人注視中,許辰眼睛眯起,片刻道:「準備迎接他。」

說完,他當先而走,朝著流光預降的地方走去。

沒有辦法躲避,也沒辦法阻止,那隻能去面對,況且,是福是禍還說不好。

生子當如孫仲謀 「這……好。」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後面一群人面面相覷,最後也懷著忐忑跟進,隨著許辰走向外面,出了院子,到了皇宮內一處寬廣的平台上,一群人靜靜站著,神色難以平靜。

在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中,天上流光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是一個男人。

「唰!」

驀然間,極速墜落的流光忽然定住,在距離地面三米高,與樓房齊平的位置停下。

砰的一聲!

地面出現一圈因為這巨大衝擊力而瀰漫開的裂縫,尚且隔著三米,裂縫中心已是多了一個幽深的黑洞。

地面承受不住這種巨大的衝力,但半空懸浮的人影,卻絲毫不受影響,此刻揮手間緩緩掃去周身的光幕,一雙眼睛正朝下面的人群掃視過來。

「歡迎玄門上人降臨。」

許辰此刻開口,然後看了眾人一眼,示意他們同上。

其他人連忙反應過來,都是齊聲恭迎。

然後都偷偷打量著天上這個人。

我懷疑你喜歡我 此人一身白底藍紋的長袍,容貌年輕普通,但氣質超然,表情平淡的懸在空中,彷彿是君王在掃視諸臣,自有一股傲氣在身。

「這是凡間何處。」

此人開口問道,目光在掃視中最後定格在了唐夢秋身上,其中閃過一剎那的異動。

被他盯住,唐夢秋不自然的移開目光道:「是大唐皇室。」

「大唐,位置尚有些遠了,你是什麼人。」來人似乎對凡塵地理頗為熟悉,獨自言語一聲就饒有興趣的看向唐夢秋。

眾人內心立刻一動,神色多了一些擔憂。

唐夢秋心中也是添憂,她知道自己的姿色,這天下,還沒有男人見到她後會不側目,哪怕當初的許辰見她第一面時也有動容,所以,此刻被這人特別注意,她難免會有一些擔憂,擔憂這人看上自己的容貌,從而惹出事端……

想著,她不由自主的朝許辰看了一眼。

許辰平靜點頭,示意她正常回答。

「我是大唐的公主,唐夢秋。」唐夢秋看了來人一眼說道。

「唐夢秋,好名字,名如其人。」來人露出一絲笑容,收斂了一些開始時的平淡,但在說話間,卻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許辰。

剛才唐夢秋頻頻看向許辰的眼神,他看的一清二楚。

唐夢秋眼眸垂下,再不敢去看此人,生怕會發生如預想一樣的事情。

許辰此刻頓了頓,走出一步道:「在下是公主的夫婿,目前皇上在閉關衝擊玄境,國內事物暫且交予我主持,嗯,不知上人如何稱呼,今日上人降臨蓬蓽,卻是該由我盡一番地主之誼來招待上人。」

他說完,旁邊大臣們心中都是一動,但人老成精,表面不動聲色,只在內心暗暗鬆了口氣,許辰這樣冒充公主夫婿雖然不太好,但非常時候做非常之事,這樣做也許能杜絕掉一些不好的事情。

而且許辰順帶說了皇上衝擊玄境的事,這多少會讓對方有一點忌憚。

旁邊的唐夢秋則是俏臉微紅,眼波間一絲情愫沒有藏住的流露了出來。

天上來人觀察秋毫,將一切看在眼中,尤其看到唐夢秋眼中那明顯的情愫后,搖了搖頭,神色恢復了平淡看向許辰,直問道:「給我指明一下不老湖的方向。」

他完全無視了許辰剛才的話,不做答,甚至也不說自己的名字,只是這麼直接了當的問,有一些喝令的感覺。

「不老湖。」許辰不動聲色點頭,微微轉頭辨明了一個方向道:「在正北方,跨越一國可見。」

來人看了一眼方向,不看許辰,而是看向唐夢秋搖了搖頭:「可惜了。」

說完,他腳步一動,身化流光,勢如風雷的沖向遠方。

他一走。

全場人都是長長鬆了一口氣。

眾人都釋然的看向許辰。

許辰則苦笑的搖頭,看向唐夢秋道:「公主得罪了,剛才情非得已,希望不要見怪。」

唐夢秋臉上紅暈依然,目光看向許辰的時候有一些躲閃:「怎會見怪,那個人意圖好明顯,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就遭遇不測了,我得感激才是。」

「是啊,剛才那人眼中只有公主,尤其是臨走的最後一句話,明顯就是看上了公主,辛虧許公子機智,不然那人若是生了惡念,今日必有大難降臨。」

大臣們紛紛說道。

旁邊護國公失笑道:「實在是公主這冠絕天下的容貌太驚艷了,任憑誰看了都難免會有心思。」

「還是我們太弱了。」許辰搖頭道:「這樣太被動的話,遲早會發生問題,必須想辦法增強我們的實力。」

「但……境界完全不同,哪怕再強也難和這些人對抗啊。」護國公苦笑。

許辰沉吟點頭:「我想想辦法吧。」

帶著不平靜的情緒,眾人散去。

許辰回到自己院子后,一邊煉丹,一邊苦思,今天的遭遇只是頭一次,一次可以僥倖渡過,但第二次第三次呢,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原則底線,這些原本就高高在上的人,到了一處低微的地方后,難免會有一些肆意妄為的人出現。

雖然不希望發生這種事,但一切都要做好最壞的準備……

他陷入沉思之中,凡階的人,該如何與玄階強者對抗?似乎,沒有其他辦法啊,如果自己擁有太始劍典的後續功法就好了,想辦法一口氣讓修為提升起來,就算暫時突破不了玄階,但有武聖的修為,憑自身底蘊也能與玄階對抗一二啊。

可無奈的是他現在,只有武師的境界。

「有緣人你該出現了吧……」 許辰期盼有緣人到來的同時,也繼續在院子內煉丹與修鍊。

如今天下到處出現玄門強者,整個凡間都陷入混亂之中,在這種凝重的氣氛下,許辰也沒有了以往時候的輕鬆,在全力壯大大唐的實力,同時還有自身的實力。

他現在的修為是武師第九層,目前掌握的功法還能讓他突破到完美第十層。

經過一個多月的穩步錘鍊,他修為也漸漸到了突破關頭。

又煉完一爐丹,許辰移步到房間中,運轉玄功衝刺武師第十層,一切都水到渠成的進行。

第十層完美境界,在他調動全身靈力衝擊下,毫無懸念的突破!

「嗡!」

金光在一瞬間奪目。

許辰丹田之中,又一片大道蓮葉凝聚而成,十片道葉相伴搖曳,激蕩起層層金色波紋,從其中湧出來的靈力,很快超越了原本高度,濃厚中自然而然的有一股大力注入許辰四肢百骸。

從外面看去,他全身都綻放出金光,完美第十層的突破,讓他根基徹底超越了武師境界,哪怕比一些普通的武將都要來的強大。

正常武者在武師巔峰的時候,會擁有一百象之力,但此刻的許辰,足足擁有五百象之力,而且是體魄與靈力各有五百象力量,動用全力爆發的話,他能爆發出七百到八百象的巨力,這種力量,已經比武將第五層和第六層的武者都要強大許多了。

終於,忍無可忍的貓咪一個憤憤,乾脆眼不見為凈,領著七嘴小弟出了包廂門,給了龍潭一個哐哐響的關門聲。

Previous article

可是當楚雪趕往工作地時,卻發現前方的行人讓開了一條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