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甄芙啞口無言,傅歆淡淡然笑著。她見多了某些女人的醜惡嘴臉和惡毒話語,和傅家那對母女比起來,甄芙純潔如同羊羔。

「不知廉恥的女人,倘若天皓看清你的真面目,絕對會把你踢出門外。」甄芙狠狠指著傅歆,她現在的怨恨全被這個女人激起。確切的說,被她這一身潔白的浴袍激起。

她絕對不允許有人來搶自己的天皓,天皓只能是她甄芙的。

「我對遲天浩敬而遠之。」傅歆的語氣已經冰冷到了極點。這種撒潑的女人,不理她還蹬鼻子上臉了么?

「好一個敬而遠之,安小姐真的是好手段!」甄芙怒極反笑。

她絕對不相信,莫琰會真的喜歡這個丫頭,一個剛認識沒幾天的丫頭。她在他身邊那麼多年,如果不是遲天邑,他們早就結婚了,哪還會有這些事發生。

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盯著甄芙,「我說了,蘇小姐誤會了什麼,不過我也懶得解釋了。我想莫總也不會喜歡這個模樣的蘇小姐吧。」

「傅歆,你……」

「我這麼了?」

兩個女人針鋒相對,為了同一個男人,其實傅歆沒想太多糾纏的,實在是甄芙太過分,她若再不還擊,就會當她好欺負。

「你找死!」 甄芙這下真的暴怒了,抬起手就要朝傅歆揮去。

嘭一聲,那是門彈開的聲音。

莫琰站在外面,滿臉笑容,抬眼便看見客廳里劍拔弩張的兩人……

莫琰的突然出現,讓甄芙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池天皓從門外走了進來,直接掠過了甄芙,就往傅歆旁邊走去。

收回自己的手,甄芙卻怒氣難收。

理所當然攬過傅歆的腰,輕聲細語,「你們是準備打架么?小歆,我離開了這麼一會,就讓你受委屈了。」

受委屈?

傅歆不屑一笑,腰身很自然的扭動,抖開了莫琰的手。

「你還是注意點吧,別叫你青梅竹馬感情深厚的蘇小姐再誤會些什麼。」

傅歆的抗拒,在甄芙看來簡直就是拙劣的演技!

這兩個人居然就當著自己的面,親熱了起來,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跟其他女人拉拉扯扯,甄芙更加憤憤不平,當初站在他身邊的女人,可是她甄芙。

莫琰看向甄芙,臉上的笑容沒有了方才那般燦爛,「甄芙,這就是你的不是了。」

不可置信的眼神,他現在是為了女人責怪自己?莫琰,你什麼似乎會被女人迷住了?

「天皓,你認為誤會我了,我們沒想打架。」

甄芙的聲音溫柔動聽,哪裡還有剛剛和傅歆紅著眼的樣子。

「最好是我誤會了。小歆是我的人,你注意點!」

「你現在為了那個女人讓我注意點?莫琰,你是不是鬼迷心竅了?」

就算自己嫁給了遲天邑,他一直都在躲避自己,但也從未對她這樣,今天他卻寧願幫著別人,也不為自己說話。

莫琰緊握住傅歆的小手,「我跟小歆是真心相愛,我沒有鬼迷心竅,嫂子,你也應該祝福我們,不是么?」

第十八章壽宴臨近

嫂子?祝福?

「現在要我祝福你們?」甄芙眼中帶著淚光,有些瘋狂,莫琰怎麼會愛上別人,這不可能,她不願意相信。

莫琰笑了笑,「我相信你不是這麼小氣的女人吧,小叔找到了真愛,大嫂不送上祝福么?」

一個大嫂,瞬間拉開兩人距離,原本兩小無猜的兩人,卻淪落到了今日這般田地,這不是太可笑了么。

「莫琰,你不要後悔!」這是甄芙給他的最後機會,只要他否認,她就可以放棄明晚的計劃。

然而某人卻絲毫不肯領情,「我莫琰還不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對待甄芙冷冷冰冰,扭頭對傅歆,卻是萬分柔情,這一舉一動在甄芙眼裡,都是血淋淋的傷害,她徹底怒了,丟下一句,「別忘了明晚爸的壽宴。」便轉身離開。

望著她憤怒離去的背影,傅歆挑眉看著莫琰,「還不去追?」

莫琰淺笑,「你不吃醋?」

吃醋?

傅歆莞爾一笑,竟是透出了一些嫵媚動人的味道,「莫總此言差矣,吃醋,我有什麼資格?」傅歆繞過莫琰意圖攬著自己腰的手,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剛才我可聽某人說,我是你的!」

其實甄芙和傅歆兩人之間的一切,莫琰都聽到了,他遲遲不進,就是為了看傅歆如何應對,事實證明他看的人對了,只有這樣的女人,才配進遲家,才能應付那些人。

一聽這話,傅歆立刻就明白了,「你明明在外面都聽到了,為什麼不進來?看我被為難很有意思?」

莫琰笑出了聲,「我看上的女人,有這麼差勁么?」

倒是沒有那麼差勁,不過前面那句,傅歆可就不喜歡聽了。

見她浴袍裹身,身下的美腿呼之欲出,胸前的那對隨之呼吸一起一伏,這讓哪個男人看了不心動,莫琰靠近傅歆,「不過話說,你穿成這樣,該不會是為了誘惑我吧?」

他的眼神在自己胸前遊走,傅歆忙用雙手護住自己前胸,「你眼睛往哪看啊。」

還會慌?

莫琰笑了笑,「敢穿成這樣在我家行走,就不要擔心我吃了你!」

這話說得好像是她故意穿成這樣似得,「我昨天剛來你家,除了昨晚那身衣服,就沒有其他的了,你要我穿什麼?」

這麼說好像也對,莫琰點點頭,「我知道了,我這就打電話找人為你準備幾套衣服。」說著,他便撥通了電話。

看他簡單說了幾句話后,便掛了電話,傅歆好奇問道:「你叫誰送來啊?」

「等會你不就知道了。」

明顯是不想告訴自己,罷了,反正她也沒興趣,想起剛才甄芙臨走前說的話,「莫琰,明晚是你父親的壽宴啊?」

「怎麼說話的?」莫琰瞪了一眼傅歆,「現在也是你父親好嗎,別忘了我們已經領證了。」

啊對,他們已經領證了。傅歆還未適應自己已經在法律上結婚這個事實。

「所以甄芙過來,就是通知你明晚去參加你父親的壽宴。」傅歆自語,但是有些不理解,這種事情,一通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為什麼甄芙要親自跑一趟?

還有,為什麼剛剛甄芙的話,似乎哪裡怪怪的。

莫琰溫和的聲音打斷了傅歆的聯想:「你又說錯了,是你跟我都要去。」

「我去做什麼?」

「剛才不都說了,我們已經領證了,現在你是我老婆,我們父親壽宴能不去么?」

莫琰的臉上掛著壞笑,似乎喜歡看傅歆急迫的樣子。

對傅歆來說,遲老爺子的婚宴,她去了不太好,即使是她和莫琰領證了,但傅歆對莫琰就像是剛剛和甄芙所說的,敬而遠之。

「不行,我拒絕,我不去。」

「這可由不得你。」莫琰偶爾也會露出霸道的一面,別以為他好說話,在很多人看來,他就是個冷血無情的怪人。

「現在不就是你幫我的時候么?」莫琰說道。

傅歆心下一定,莫琰和自己領證,說是相親煩。為得也就是擋住遲家人的嘴巴吧。

「我都沒件像樣的衣服,我不去,太失禮了。」傅歆硬著頭皮,想要找理由拒絕。

然而莫琰又怎會輕易放過她,「放心這些我都會準備,用不著你操心,你只要乖乖等著明天的宴會就是了。」

怎麼這種情況下變得這麼強硬,見家長啊,傅歆總有種醜媳婦要見公婆的感覺,明明不是真結婚,為什麼要做成這樣啊,莫琰你一點都不擔心么。 「傅歆別忘了,你要聽我的!」

昨晚莫琰的一句,你是兵我是將,讓傅歆震驚,今日他又搬出這句話出來,看來他真的下定決心要帶自己去參加了。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萬一出了什麼事,你可別賴我。」

「有我在!」

池牧森是一代商業大鱷,他的壽宴怎麼可能很平靜,肯定充斥著各界名流。傅歆實在不是很喜歡那種氛圍,惺惺作態。反倒是自己的那個妹妹很喜歡。

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推門而出的時候,發現莫琰在陽台外面。

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哪裡,彷彿和夜色融為一體。恬靜的坐著,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

這一刻,傅歆居然鬼使神差的,想要去做到莫琰身邊。

「在想什麼?」

「沒什麼,你怎麼還沒睡?」莫琰聽到了自己身後的腳步聲,可是沒有回頭。

傅歆在莫琰旁邊坐下了來,「我啊,一想到明晚要去參加你父親的壽宴,我就睡不著了,萬一我穿幫了,怎麼辦?」

假結婚,這可不是鬧著玩,被發現了,自己的名譽損害不說,遲家的顏面也無光。

莫琰當然也有想到這點,「沒事,明晚你就少說話,多微笑就好了,話都由我來說。」

雖然不知道這不是個好辦法,不過目前形勢,也只能如此了。

想起今天甄芙前來大鬧,傅歆撇了撇嘴,「那個,有個問題我不知道該不該問,但我覺得我應該有必要知道。」

「什麼?」

這畢竟是人家的隱私,她這麼問出來真的好嗎。

傅歆咬著下唇,詢問出口,「那個,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跟甄芙應該是相互喜歡的吧,可是為什麼你要那樣對她?」

想不到一個外人竟能看出來,莫琰驚訝於傅歆的洞察能力,她現在名義上是自己妻子,是遲家的人,她也確實有必要知道這些,這樣在明晚的壽宴也能比較自如。

「我跟她確實是青梅竹馬,現在我們都長大了,感情也淡了。」

有種淡淡的憂傷,傅歆能夠感受得到,「我記得你喊甄芙大嫂,所以她是……」

莫琰笑道:「她是我大哥的妻子。」

這麼一來,傅歆心中就有了個大概。

因為某些原因,青梅竹馬的朋友成為了自己大嫂。其中緣由,傅歆沒有敢再去追問。

可甄芙既然嫁給了遲天邑,就應該安分守己,怎麼能跟自己的小叔糾纏不清呢。

傅歆懂得適可而止,她也不想過問太多,那不是她的性格。

看她一言不發,莫琰開著玩笑,「怎麼,我的老婆吃醋了?」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吃醋這種話,我想並不適合我們現在的關係。」各取所需,感情上互不虧欠。」

「是么。」莫琰曖昧的眼神看向傅歆,她這套睡衣很好勾勒出了她的曲線,性感不失清純,夾雜著點魅惑,「這套睡衣很適合你。」

今天,莫琰打給了她的秘書,讓她幫忙準備幾套衣服,下午就送過來了,尺碼剛好,不過傅歆也挺奇怪的,「你怎麼知道我的尺寸,該不會你……」

「這種小事情,隨便查一下就知道了。」

「想你也不會這麼變態,我回去睡覺了,你早點休息。」傅歆起身。她不知道如何和莫琰聊下去,尤其是當她知道莫琰知道自己的尺寸。

這種讓她感覺,莫琰看自己的目光不正常。

莫琰笑了笑,「晚安。」

這一夜,相安無事。

壽宴當天,傅歆和莫琰早早準備,一切都料理妥當后,這才開車前往壽宴舉辦的地點。

只是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傅歆覺得很不自然,遲家的分量更甚於金家。

一個金家都已經搞得焦頭爛額,更遑論是遲家?

一旁的莫琰似乎看出了傅歆的緊張,她的側臉因緊張而滲出的汗緩慢落下,她是在害怕么?

雖然她是傅家大小姐,但因為在家中地位不高,本身性格清冷。因此極少出席商界名流的宴會。

感覺手覆蓋上一隻大手,帶來絲絲溫暖,傅歆側過臉,「你……」

依舊是那張精緻得不像話的臉,此刻帶上了淡淡的微笑,「別誤會,我只是讓你知道,有我在!」雖然他放不下身段,但這樣的話給傅歆帶來了極大安慰。

感激的眼神,傅歆心裡暖暖的,這個男人竟也會安慰自己,嘴角情不自禁揚起,「謝謝!」

簡單的兩個字,卻包含了無限柔情,這讓一向硬氣的莫琰立刻軟了下來,這個女人是不是有毒啊,為什麼她總可以輕而易舉撩起自己的興緻。

「沒什麼,就當做是一般生日會,實際上也跟它們沒什麼區別。」莫琰淡淡回應。

重點今天是池牧森的生日,請了太多商業界大腕,他擔心傅歆會不適應。

傅歆輕輕點頭,「知道,我就照你說的,只管笑,你說話就是了。」

「嗯,就是這樣,整理好你的心情,我們要到了。」莫琰的聲音十分的溫和,甚至於有一點寵溺:「有我在。」

靜默了一會,周圍的車量開始多了起來,其中不乏豪車。像是進入了一個豪華的場所。

「握住我的手。」

莫琰的一句話,讓傅歆有些驚訝,「什麼?」

「你現在的身份是遲家少奶奶,我們是不是應該恩愛點?」

傅歆沒有反駁,只是攀上了莫琰的胳膊,有了他身上的味道,傅歆的心平靜了下來。

「是不是到了?」感覺車速慢了下來,傅歆更加緊張了,抓住莫琰的手緊了一些。

看傅歆這麼緊張的模樣,莫琰臉上笑容漸漸加深,「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傅大小姐,也有如此緊張的時候啊。」

傅歆送給了莫琰一記白眼,「你現在是在嘲笑我么?」

就連生起氣來都挺可愛的,莫琰笑得更歡快了,「這不是很明顯么。」

「我謝謝你!」

咬著牙說出這四個字,不過經過莫琰這麼一鬧,內心的緊張感平緩了不少,仍然有些坐立難安。

車子緩緩進入監控區域,兩人下車,外面是熱氣球搭起來的『生日壽宴』的字樣,四周圍看起來都很是豪華。 也是,像他們家裡這麼有錢的人,壽宴肯定辦的風風光光,就連傅曦生日時候,舉辦的派對都很體面,這遲家的壽宴就更不用說了。

外面全鋪上了紅毯,走在那軟軟的紅毯上,莫琰貼近傅歆的耳邊,輕聲道,「你應該沒想到,第一次走紅毯是在這樣的場面下吧?」

「我只是覺得有點太誇張了。」傅歆看著周圍布置的一切,都還沒走到最裡面,就如此富麗堂皇,那裡面該是怎樣的一個場景。

事實正如傅歆心裡所想,這池牧森的壽宴似乎也太隆重了點吧,前來參加的人不是商業內有名的大腕,就是各個方面的風雲人物,當然包括了遲家名下海力集團的員工。

「你們家的錢是不是多到沒地方花了?」傅歆咽了咽口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言總的追妻日常 而身邊俊挺的男人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他們來的比較晚,壽宴已經開始了一會,但他們卻趕上了甄芙的一個宣布。

在人群中看見了莫琰,甄芙知道可以開始了,她緩緩走上台,昂貴的高跟鞋發出與地板的摩擦聲。

接過主持人的麥克風,她講出了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一席話,「今天借父親壽宴的日子,我要在這宣布,將我手中持有的海力集團百分之三的股份,全部轉移到我丈夫遲天邑名下!」

此話一出,所有人瞠目結舌,不少人竊竊私語。

「看來甄芙對於遲家大少那是愛的深沉啊。百分之三的股份,那是多大一筆錢,那可以時海力集團的百分三的股份誒!」

「遲大少的夫人很聰明啊,在遲老頭的壽宴上,秀了一出恩愛。讓遲老頭看到自己的兒子媳婦舉案齊眉。」

「遲家真的是好福氣啊。有么這麼一個長媳婦。」

「對呀,有這麼一個好媳婦,看來遲大少會是遲家接班人啊!」

人群中,這一類的聲音此起彼伏。本能的,傅歆感覺台上的甄芙在看著自己這邊,當然不是看自己,是看莫琰。

「哎哎,不用了,只是隨便說說!太晚了,得回去睡覺了。」

Previous article

張誠也顧不上多說,要來了壓口錢,立刻將葉小曼招了出來,將事情說了一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