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不……

他今晚再去一次?

傍晚時出門隨意買了東西,吃了幾口便吃不下了。相比這一些用來飽腹的食物,果然還是燒雞更能勾起他的食慾。

看來自己是真的中毒了。

中了佩玉樓的毒。

為了一隻燒雞,茶飯不思。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葉零星就按耐不住了。帶著自己的錢袋子悄悄出門,躲開那些喜歡嚼舌根的人,前往北鎮佩玉樓。

果然還是深夜,佩玉樓已經關門。

蘇眉正在算賬,邊聽到敲門聲。

「誰呀?」

「葉零星。」葉零星悶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好像興緻不高。

「來了。」

蘇眉還正想把姑娘招聘足了以後再去找葉零星的呢,沒想到當天晚上他就過來了。

莫非是……

「我想吃燒雞。」

蘇眉:……

好吧,燒雞的美味實在讓人無法抵抗。

「兩柱香。」既然要把葉零星拉入坑,蘇眉當然是要對自己的戰友好一點啊,二話不說就去后廚做燒雞。

今天的她特意換了個別的口味,同樣美味至極讓人回味無窮。

葉零星看見燒雞端過來,不自覺吞了吞唾沫。因為是個富家公子,卻餓的像個小要飯似的。

沒多會兒,就把一隻雞吃完了。

他放下銀子,舔舔嘴唇,「那個……我明晚還會再來的。」

女皇升職記 「哎。」蘇眉再次叫住他,「你等等。」

葉零星回頭,目光疑惑。

蘇眉只是剛才他坐的位置,「坐下。」

葉零星立馬警惕起來,「你……又想做什麼?」

【加更第四章】 蘇眉:……

她有對這個少年做過什麼嗎?為什麼這個少年每一次都這麼害怕她?

不自覺摸了摸自己的臉,蘇眉嘟囔,「我也沒吃人呀,你怎麼總是這樣子……」

葉零星:……

他……

他也不知道。

大概是因為小玉姑娘太……

彪悍了吧。

前兩次被腿咚被推倒在桌子上的記憶印象深刻。少年見到蘇眉時,氣場總是不自覺的變弱……

「我想跟你商量個事兒,」蘇眉也不管他自己就坐下了,用手肘撐著桌子,手掌撐著下巴,有些閑著無聊的發獃模樣,一雙眼眸充滿神采。

如果不是知道她和自己是一樣的人,葉零星怎麼都不可能相信這個姑娘也是孤單了許久的。

葉零星慢吞吞的坐過來。

「你想跟我商量什麼?」

「佩玉樓。」蘇眉用指甲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桌子。「我想跟你借點錢,作為交換,你來這兒免費吃多少燒雞都沒問題,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 總裁,我跟你沒完! 葉零星撓撓頭髮,「我爹娘留下來的生意都是別人在打理的,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生意,不會談生意呀。」

蘇眉:……

「那你就說你想不想免費吃燒雞。」

「想。」

葉零星很誠懇。

他覺得他已經離不開燒雞這個東西了。

「那你相信我嗎?」

葉零星:……

猶豫中……

蘇眉:……所以她果然還是被這個少年給嫌棄了嗎?

不!這種事情絕不可能發生的。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啪!

一拍桌子,把葉零星嚇了一大跳。一臉愣住瞪著雙眼看著她,眼裡還帶著不知名的恐懼。

「敢不答應,信不信我對你動手啊?」

「我……我沒說不答應啊……」葉零星可憐巴巴,弱弱的反駁著。

顯然,他還是懼怕蘇眉對他動手的。

「呀,真乖。」蘇眉立馬笑嘻嘻的了,「那你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吧,反正你家那邊也沒人。」

少年弱弱:「可……我沒有衣服。」

蘇眉:……

「那明天就給我搬過來,後邊的院子還有不少房間呢,隨你挑選。」

葉零星:「哦。」

得到了對方的揮手示意讓他離開,葉零星鬆了一口氣,在月光的映射之下,他的臉蛋兒微微粉紅,心跳一度加快,也不知是因為自己終於能夠與其他人親近,還是因為剛才被小玉姑娘嚇的。

小玉姑娘……

對他和對別人真的完全不同的兩種反應啊……

可同時,葉零星也知道,小玉姑娘的冷漠,也是被逼出來的。

小玉姑娘說要借錢,可是卻沒說要借多少呀。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葉零星撓著頭有些鬱悶。

回去的路上也沒注意,一腳踩河裡去了。

唰地一下,大半身全濕了。

他這才清醒過來,連忙跑回家換衣裳。

結果第二天,還是感冒了。

他:……

搬家可是個麻煩活兒。

沒人願意幫他。

葉零星咬唇皺眉,看著自己家裡一大堆的東西發愣。

從南鎮到北鎮,可是一段不近的距離。

他一個人……

「阿嚏。」

揉揉鼻子,葉零星為難了。

而蘇眉,一大早就帶著劉小佩,趕著牛車過來。

【加更第五章】 葉零星搬家的事兒,在南鎮一下子就爆炸開了。

那些人不明白,為什麼小佩姑娘非要和這個死神來往呢?難道就不怕影響了配玉樓的生意嗎?

不……這些都不重要。

他們只是看著那幾輛牛車,拉著一大堆的,瓷器,名畫,金銀珠寶各種裝飾品,拿到當鋪去。

賣了一筆又一筆的錢。

光是這些東西就已經來回賣了兩個時辰了。

最後才是好幾箱子的衣服,還有三個賊重賊重的箱子……

蘇眉打開一看,裡面全特么是黃金。

蘇眉:……

劉小佩:……

葉零星無辜臉,「我就這些金元寶了,實在沒有更多的了。」

蘇眉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葉零星,你老實說,這些錢都是你爹娘賺了多久的?」

葉零星想了想……

搖頭,「不清楚。」

「那些店鋪每個月繳上來的銀票我都攢了一箱子了,還沒用完……」

劉小佩:……

敢情小玉妹妹這是不小心撞上了個大財主?

就光是靠著葉零星家裡的那點錢,都足夠這個鎮子開銷十年了。

怕是要命。

蘇眉懷疑葉零星的家才是深藏不露的富可敵國。

「我總聽你說你家的鋪子,你家開的什麼鋪子?」

「挺多的吧……鹽鋪、珠寶、米鋪……都是爹娘在鎮子外開設的,具體是多少我還真不清楚……」

葉零星眨眨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擺手保證:「我家絕對沒有飯館沒有青樓……」

兩人:……

算了不管了。

反正知道這個少年是個不差錢的就對了。

這一下,蘇眉徹底可以大展身手了。

花了一整天時間搬東西,才把葉零星徹底搬過來,不過他家留的那個大莊園卻是沒動。地皮什麼的是不可能賣掉的。

葉零星的東西很多,幾乎光是衣服就能放一個房間。

蘇眉:……

老子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男孩子的衣服多得能夠放滿一個房間的。

她:「你這麼多衣服,誰幫你洗?」

葉零星無辜臉:「我……都是給錢請人幫忙的。」

如果是正常交易,那個人也不會出什麼問題。所以……只要他還有錢,他的生活就可以繼續。

蘇眉:……

我總算知道這個少年的爹娘給他留為什麼這麼多錢了。

「可是你家裡財富這麼多,就不怕遭人嫉妒,招來強盜嗎?」

葉零星更無辜了。

「大概是……他們怕沾染到晦氣,所以……」連強盜都比較惜命吧。

「……」果然是一個強大到無法辯駁的理由。

命煞孤星居然還有這種好處,長見識了。

不過,既然葉零星遇上了她,無論過去是怎樣孤單,如今也是有同伴的存在了。

蘇眉拍拍他的肩,「不慫,就算佩玉樓不賺錢,你的錢也夠養活佩玉樓了。」

葉零星:……

窗外那兩隻蝴蝶一丟忘我的你追我趕著,只不過,似乎是一直緊緊的追逐著另外一隻,而另外的那一隻則更像是在被迫的躲避了。

Previous article

這怎麼可能啊,她那麼堅定的要和自己回來,剛剛還幫自己出了主意,怎麼就走了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