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被安然從喜房推出來後,我也連忙回到房間換好了衣服,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開始去安然房間接她出來,結果一到安然房間,竟然沒有看到她的蹤影。

“安然,安然你在哪裏?”

我開始着急了,找遍了整個巫門,也沒有看到她在什麼地方,此時我也想起軒然來,連忙又回到安然的房間,結果軒然一直都昏睡着沒醒來。

既然軒然沒有醒來,那就不可能是他把安然藏了起來,可是眼下安然是確實不見了蹤影的,我心裏開始煩躁了起來,因爲我心裏很不踏實。

“陳庚,還沒有找到新娘子嗎?”神龍一跑過來連忙問了一聲。

“沒有,不知道她跑到哪裏去了,真的讓人很着急。”

“你先冷靜一下,用尋靈術試試看。”

聽了神龍的話,我也清醒了一點,連忙用尋靈術查看,沒想到安然此刻竟然在冥府,她就站在黃金寶座前方發呆,看到她在那裏,我也不再囉嗦什麼,連忙動身到了冥府。

“安然,你在這裏做什麼?”

“冥王,我是鬼姬,你不記得我了嗎?”

安然一臉迷茫,但是眼神又異常怪異,我忽然有些不敢靠近她了。

“鬼姬?你是鬼姬,那你還記得我是冥王外,還有什麼身份嗎?還有你自己的身份,你好好想想。”

我不清楚安然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我知道此刻她是恢復了鬼姬的記憶,就像我當初最開始恢復冥王記憶一樣,只是我在恢復冥王記憶的時候,自己的記憶一直都是清醒的,而安然不同。

她很茫然,所以我要不停的指導她,牽引她走回正道上來,我也是爲了她好,要是她跟玄武一樣,只記得自己前世的身份,不記得自己今生的身份了,那我真的覺得悲催了。

枕上慕先生 “我頭好痛……”

“別怕,有我在,一切都有我護着你,沒事的,先冷靜一下,等下我們再好好想想,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日子,我會一直都等你恢復過來。”

抱住安然親了親,我撫摸着她的頭開導她,可是她眼神依舊很迷茫,好像進入了大霧中,想走出來,卻總是無法走出來。

就在我想再親親安然的時候,她突然從我懷裏消失不見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讓我一點準備和反應都沒有,看到安然再次失蹤,我徹底不淡定了,也不管自己現在什麼地方,立馬就嘶吼了起來。

“主人,你怎麼了?我感受到了你的痛苦。”

白虎一過來就奔到了我跟前,此時我並不知道自己的雙眼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就在這個時候,神龍和朱雀他們也都一起跑了過來,只是他們並沒有靠近我,而是用驚恐的眼神看着我,他們的眼神讓我很煩悶,也很生氣,我直接就對他們動了手,雖然他們全部都躲了過去。

“主人,你瘋了嗎?快點冷靜下來,我是白虎啊!他是神龍,你快點清醒過來,不就是一個女人嗎?爲什麼你總是那麼不淡定,你已經爲了她失去了兩世,難道這一世,你還要爲了她讓我們幾個傷心嗎?”

白虎的尖叫聲也讓我清醒了過來,可是我心裏的痛依舊是那麼的強烈,我不甘心就這麼算了,也不想放棄安然,我愛了她三世了,這種感情,沒人能懂。

“陳庚,如果你還放不下,那就想辦法找到她,我們也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你這個樣子,不光是我們擔心,我想她也應該會擔心。”

“走,我們去找她,不找到她,我絕不會回去。”

我的牛脾氣也上來了,直接就用自己的感應之力感受安然的存在,就在我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我感覺到了安然現在所處的地方,那個地方不是人間,而是在十八層地獄那邊。

“該死,她怎麼就去了那個地方呢?”

“去哪裏了”

“十八層地獄,我也感覺到了閻王的存在。”

“我想應該是閻王劫走了安然,主人,我們現在趕緊過去吧!免得安然被他藏起來,那個混蛋一肚子壞水。”

被白虎一慫恿,我也不再發愣,直接就朝十八層地獄奔去,一到十八層地獄,我就看到了安然和閻王對立着,他們兩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看到對方,就好像看到了仇敵一樣。

“你們怎麼了?鬼姬,快點過來。”

“大師兄,你說什麼呢?我是鬼姬轉世沒錯,可是我現在已經回覆安然的記憶了,這個該死的閻王,害死了我上一世,這一世竟然還想染指我,哼!今天不給他一點教訓,我心裏這口氣就咽不下。”

聽到安然這麼一說,我也放心了下來,沒想到她已經恢復了,那我也不用過分的擔心了,而且我現在已經有了絳禹的力量,根本就不把閻王放在眼裏,只要我想,隨時都能讓他灰飛煙滅。

“閻王,我現在已經恢復了絳禹的實力,你根本不是我對手,識相的話,趕緊對安然道歉,要不然,我一定讓你灰飛煙滅。”

“大話誰都會說,有種你就讓我灰飛煙滅啊!”

閻王不怕死的走到了我跟前來,而安然也跟着走了過來,她依舊怒視着閻王,只是閻王看她的眼色也依舊是生氣和怨恨。

“閻王,別給臉不要臉,要不是念在鬼姬的面子上,我早滅了你了,哪裏會讓你一直瀟灑到如今。”

“大師兄,還跟他那麼多廢話做什麼,直接殺了他,不用看我面子。”

安然一臉憤恨,我也不再囉嗦什麼,直接就施展出毀滅術,閻王還沒有叫一聲,就從我們眼前消失了,安然一臉震驚的看着我,好像不認識我一樣。

“安然,你怎麼了?”

“大師兄,我忽然感覺自己有些不認識你了,你真的是我大師兄陳庚嗎?”

“如假包換,我一直都是陳庚,是你的大師兄,巫門現在的掌門人,不要胡思亂想了好不好?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你就這麼不聲不響的來了這裏,你知道我剛纔有多麼的着急嗎?差點都殺了白虎他們。”

“大師兄,你爲什麼要殺他們?又不是他們的錯,是我自己想起鬼姬的記憶了,所以就跑來這裏了,跟他們又沒有關係。”

安然瞪了我一眼,我也不敢跟她頂嘴,生怕她一個不高興,不跟我結婚了,就在我們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白虎他們也跑了過來,沒想到他們的速度竟然那麼慢,或許是因爲我是絳禹的關係,所以速度提升了。

“主人,終於找到你們了,咦?閻王怎麼不見了?”

白虎大口喘着粗氣,而神龍他們此時也都奔了過來,看到他們累成那樣,我心裏只想大笑,以前總是我跟在他們身後跑,如今風水輪流轉,他們終於跟在我身後跑了。

“以後都不會有他的存在了,好了,大家都回吧!婚禮照常進行。”

“都這個時候了,主人,要不明天再結婚吧!”

“開什麼玩笑,我說今天就今天,那麼囉嗦。”

我不滿的白了神龍一眼,神龍也閉上了嘴,而白虎和玄武對視了一下,轉身就離開了十八層地獄,一回到巫門,沒想到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

“媽蛋的,該死的閻王毀了我的婚禮不說,竟然還害得我在那裏耽擱了那麼久的時間,剛纔就應該先虐他一番,讓他死的那麼輕鬆,我真是不甘心,想想都來氣。”

我不斷的對神龍他們抱怨,也不知道爲什麼,閻王一死後,我的所有怨氣也都被激發了出來,而安然安靜的在一旁看着我發脾氣,也不過來安慰安慰我,弄的我好生難過。

“安然,我都這麼生氣了,你都不安慰我一下嗎?”

“安慰什麼,你可是大男人,用得着我這個女人哄你嗎?好了,你就別撒嬌了,到底還要不要結婚?不結婚我就睡覺去了。”

安然說着就轉身朝臥室走去,我連忙嬉笑着擋住了她的去路,開什麼玩笑,她要是回房睡覺去了,那我跟誰拜堂成親呢?總不能讓別人代替吧!我可不樂意。

帶着安然重新回到了喜堂,我們就對着師傅的靈位拜了拜,然後對天地都跪拜後,這才帶着安然到了洞房,本來我們想要來西式婚禮的,可是安然說她喜歡古代的那種拜堂,所以我就跟她拜堂成親了。

洞房花燭夜已經過去三天了,我們的日子也恢復了平淡,這幾天安然一直都帶着小師妹修煉,我也沒有再耽擱下去,把巫門交給白虎他們後,我就一個人出去歷練去了。

一個人出去歷練,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如今能夢想成真,我自然是異常的開心,當我來到一個無名小鎮時,我看到了一個小男孩,那個小男孩也說不上優秀,只是我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影子。

“小弟弟你過來一下,能告訴大哥哥你在這裏等什麼人嗎?”

“你誰啊?你管我等什麼人,管你什麼事兒?”

小男孩瞪了我一眼,沒想到他警惕心那麼重,不過這是好事,要是那麼容易被人套出了話來,那對他真的很不利。

“我是巫門掌門人陳庚,很高興認識你,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

我說着就把我巫門的名牌拿了出來給他看,小男孩看了我的名牌後,一臉狐疑:“我憑什麼相信你呢?再說了,現如今的道士,都只是騙錢的,我纔不信你。”

“曾經我跟你一樣,都覺得道士只是騙錢的,但是當我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後,我就改變了想法。”

“既然你這麼說,那你能幫我一個忙嗎?如果你做到了,那我就相信你。”

小男孩故作神祕,其實我早知道他想讓我做什麼了,我之所以走過來跟他攀談,爲的就是他身上的那股陰氣。

“告訴我,你是不是碰到靈異事件了?”

“在這個地方,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只要你幫我捉到那隻鬼了,我一定相信你。”

小男孩絲毫不鬆口,不過我也不生氣,反正我來這裏也是歷練來了,而且我也想帶着這個小男孩回巫門,希望他能成爲我們巫門的新成員。

“帶我去那個地方吧!不過你可千萬不要害怕,因爲我會讓厲鬼先顯身,然後再消滅它的。”

“我纔不怕,告訴你,其實我從小就能看到那些東西,只是因爲沒能力對付它們,如果你真的能清除那個東西,我不光會相信你,我還會拜你爲師,這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你應該開心纔是。”

我沒有想到這個小傢伙這麼滑頭,跟我小時候真的很像,我記得自己小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如今的樣子,我忽然又想起了師傅,我記得自己第一次遇到師傅的時候,他也是像我和小男孩這個樣子。

“喂,你到底答不答應?在那裏發什麼呆呢?”

小男孩見我不說話,就高聲叫了一聲,我連忙回過神來點頭答應。

“好了,我答應你了,走吧!”

跟着小男孩到了他說的那個地方,果真陰氣很重,現在還是大白天就這麼重的陰氣,真不知道到了晚上,這裏會是什麼一個景象。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我總不能一直都叫你小弟弟吧?”

臉譜下的大明 “我叫飛凡,飛機的飛,不平凡的凡,今年八歲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介紹自己名字的,看來這個小傢伙真的認爲自己不是平凡人,不過能看到鬼,又怎麼可能是平凡人呢?

“名字不錯,那我叫你小凡吧!這樣親近一點。”

我剛說完話,飛凡就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有些奇怪,我本想問問他什麼意思的,結果房門忽然“哐當”一聲就打開了,可是我對面並沒有什麼人。

“你在外面等着,我進去看看,不要亂跑,更不要隨便進來。”

“好了,那麼囉嗦,我纔不會傻得跑進去,我就在外面等你好了,不過你要快點,要不然我等下就要走了,我今天可是很忙的。”

飛凡嘟囔着,我也不再聽他的囉嗦,直接走進了房間,一到房間裏面,頓時就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冰窖一般,我連忙施展術法給自己加溫,好在自己現在能力也不弱,要不然這次也會緊張個半死。

就在我剛走到臥室的時候,一條紅菱飛了出來,紅菱的前端還綁了一把匕首,看到匕首鋒利的劍刃,我連忙躲了一下,沒想到匕首又轉身朝我後背刺了過來,幸好我用天雷符打落了它。 紅菱落地後,立馬就變成了一道血水,我害怕腥臭的氣味有毒,連忙就讓自己停止了呼吸,如今我已經是絳禹了,可以不吃不睡不呼吸,我忽然感覺自己可以省下一大筆錢了。

回過神之後,我又用天火符燒了紅菱,看着變成飛灰的紅菱,我又朝內屋走去,這裏面住了一隻怨念強大的厲鬼,剛纔那個紅菱就是它控制的,能把一條紅菱控制的那麼厲害,不是厲鬼也難以讓人相信。

“喂,陳道長,你好了沒有?我要回家去了。”

就在我剛踏進內屋大門的時候,飛凡忽然朝我吼了一聲,那小子這個時候說要回家,我心裏怎麼可能不生氣。

“臭小子,你這個時候說要回家,你好意思嗎?我可是來這裏幫你的,哪裏有把幫你的人晾在一邊的,我剛踏進內屋,你好好呆着別亂跑。”

我朝飛凡吼了一聲,接着就又朝內屋走去,內屋裏面溫度不是很低,但也比外面低了很多度,我一進入內屋,就看到牀上坐着一個死去多時的男孩子,跟飛凡很像,只是比飛凡大,我想這個孩子應該跟飛凡有關係。

想了想後,我還是決定把這個死去的孩子帶出去,不管他是不是飛凡的親人,我也有權利讓飛凡見他一面,要不然,等飛凡長大以後,他要是知道這件事情了,估計心裏也會有芥蒂。

屋子裏的厲鬼眼下沒有出現,我也不着急,反正我這幾天都會在這裏,只要它敢出來,我就一定不會讓它害人,抱着小男孩出來後,飛凡的臉色就變得蒼白了起來,他滿臉驚恐的看着我懷裏的那具屍體。

“飛凡,他跟你有什麼關係?”

“哥哥……他是我哥哥……”

飛凡哭着抱住了我懷裏的那個死去的孩子,我趁機拍着他的背,希望能給他一點安慰。

“這是我剛纔在內屋牀上發現的,屋裏就他一具屍體,沒有別的屍體存在,那個厲鬼也沒有出來,只是朝我偷襲了一次。”

“屋裏沒有其他屍體了嗎?”

飛凡瞪大雙眼看着我,那眼神裏有哀求和探索的意思,可是我真的就只發現了那一具屍體,總不能騙他說還有別的屍體吧!

“我就發現了那一具屍體,怎麼了?”

“我爸爸媽媽呢?他們在哪裏?你都沒有看到嗎?”

異世丹帝 飛凡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可是我根本就沒有遇到別的屍體,因爲也只能搖了搖頭。

“抱歉,我真的只發現了你哥哥的屍體,你爸爸媽媽的屍體我沒有發現,或許他們都還活着呢。”

“真的嗎?可是他們比哥哥進去的時間還早,哥哥都死了,他們怎麼可能還活着,道長,你能帶我進去看看嗎?”

飛凡顯然不太相信我說的話,可是如今太陽即將下山了,我也不可能帶飛凡進那麼重陰氣的房子,畢竟這是要命的,一個不留意,生命就會受到影響。

“飛凡,我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在裏面看到你爸爸媽媽的屍體,就只有你哥哥一個人的屍體。”

“不,我不信,我不相信,我一定要親自去看看。”

飛凡執拗的性格讓我心裏一陣疼痛,無奈之下,我也只能給飛凡身上貼了幾道符,然後又在他周身佈置了術法後,這才帶着他朝鬼屋走去。

一進到鬼屋,飛凡就哆嗦着躲在了我的身後,我連忙把他拉到了自己前面,其實背後纔是最危險的,因爲人們往往只看自己前方,經常忽視後面,所以飛凡要是走到我後面,我真的很難照應到他。

“就是這裏,我剛纔就是在這裏發現你哥哥屍體的。”我帶着飛凡走到了內屋,指着那張大牀對飛凡說道。

“怎麼會,我哥哥怎麼會躺在這張牀上?這可是給死人睡的地方。”

飛凡大叫了一聲,一臉不可思議的盯着我,其實我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我一進來看到的就是飛凡哥哥死在那張牀上。

“我一進來就看到你哥哥死在那張牀上,我真沒有說謊騙你,而且我也沒有必要去騙你。”

我說着就把自己一進來這裏的記憶給飛凡看了一下,飛凡看完後就流淚了。

“哥哥都是被我害死了,都是我的錯……”

“爲什麼這麼說?”

“是我跟哥哥打賭,說看誰膽子大,結果他就跑來這裏了,嗚嗚……”

飛凡說完又哭了起來,原來這件事情還有這一層結果,只是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了,因爲我自身都想哭了,破孩子,賭什麼不好,非要賭膽子,這下鬧出事兒來了吧!那也不能怪別人。

自己釀造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去品嚐了,就跟我以前一樣,如果不是那麼衝動,爸爸媽媽也不會枉死,還有那麼多鄉民,也不會一起陪葬。

我在飛凡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以前的影子,這也是我爲什麼刻意接近飛凡的原因,我希望他還不至於錯的太離譜,所以我想把他拉回正途上來,而且他有陰陽眼,所以也註定了他跟我有緣。

“飛凡,過去了的,就讓他過去吧!我們要往前走,要不然,只能一直在痛苦的邊緣徘徊了,我不希望你把自己的人生埋沒於此,其實,我以前跟你一樣,都有做錯過,可是生活依舊要前行,我們也要不斷的朝前看。”

“道長,你知道是誰害死我哥哥的嗎?那個厲鬼到底是誰?”

飛凡擦了擦眼淚,擡起頭就朝我詢問起來,我從他眼裏看到了怨恨和殺氣,這可不是好的表現。

“飛凡,我知道你心裏很痛苦,跟我以前一樣,因爲我以前的愚昧,我害死了爸爸媽媽,還有一整個村子的人,我比你都要悔恨,可是如果你一直活在仇恨當中,你遲早會被仇恨控制,到時候,你跟那殺害你哥哥的厲鬼又有什麼區別呢?”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哥哥就這麼枉死……”

“傻孩子,厲鬼我自然會討伐它,可是你千萬不能讓怒火和怨恨控制自己,尤其是在這個鬼地方,因爲你的怒氣會讓厲鬼的法力增強,這樣一來,反而對我們不利了,你不是想報仇嗎?那你就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好好看看四周,我們要儘快找到那個厲鬼,否則,死的就不止你家人了,而是整個村子的人。”

好在飛凡也不是那種愚昧的黃毛小子,他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看到他已經恢復正常了,我這才鬆了口氣,我剛纔真的很害怕他暴走,他要是被怒火控制了,他的人生也算是完了。

“哈哈哈……真有意思,又有食物自己闖進來了……”

就在我剛安慰好飛凡的時候,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只是那聲音很沙啞,而且還伴隨着陣陣的冷風吹來,不用猜也知道是厲鬼出現了。

極品全能學霸 “準備好,厲鬼來了,等下你拿好這把匕首,這是經過靈力淬鍊過的,要是厲鬼敢接近你,你就用這把匕首刺它。”

“嗯,我知道了,道長你也小心。”

飛凡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他一臉嚴肅,跟他這個年紀很不符合,不過窮人孩子早當家,再加上在他身上也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他不成熟也難怪。

我收回了自己的思緒,專心等待厲鬼的出現,可是五分鐘過去了,厲鬼依舊沒有出現,要不是剛纔那個聲音,我還真以爲厲鬼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道長,它怎麼還不來?”飛凡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我連忙用手放在嘴脣邊上,示意他不要出聲。

就在我剛轉身之際,厲鬼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它的樣子讓我差點嘔吐了,因爲它的半邊腦子已經沒有了,舌頭也耷拉在胸口部位,血紅的眼珠子也掉了一個,身體也殘缺不齊的,樣子真的讓人不敢恭維。

“飛凡,往後退。”

我害怕飛凡被它傷害到,所以連忙讓飛凡朝後退,因爲我不敢保證自己能保護得了飛凡的周全,畢竟我現在實力根本就不穩固,這也是我這次歷練來的目的,就是爲了讓自己的實力鞏固一下。

“是它殺了我哥哥嗎?”

“這裏就它一個厲鬼,我想應該是它吧!”

就在我話剛說完的時候,飛凡忽然拿着匕首奔到了厲鬼面前,然後直接就刺向厲鬼,只是當匕首即將要到達厲鬼胸口時,厲鬼突然消失不見了。

“飛凡,你瘋了嗎?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怕它傷害到你嗎?”

厲鬼一消失,我也回過了神來,連忙走到飛凡跟前訓斥了起來,他這次真的是太冒失了,好在沒有受傷,要不然真的可就糟了。

“有什麼好怕的,有本事讓它來殺我啊!我家人都死了,留在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個世界上,我也不想活了。”

修仙高手混花都 飛凡眼睛一片通紅,這是煞氣入體的表現,我有些擔憂了,連忙一掌拍打在他的天靈穴上,然後又把靈氣輸入到了他體內,看到他眼睛恢復了正常,我這才收回了手。

“爲什麼救我?”

“曾經我跟你一樣,都有尋死過,後來我的師傅救了我,我當時跟你問了同樣的話,師傅告訴我,他救我只是爲了然我家人安息,如果我都死了,那我的家人豈不是死不瞑目了,他們沒有走完的路,我們要替他們一起走完,這就是我師傅告訴我的,如今,我也把這話告訴你。”

興業連忙問,當時各大家族被迫簽協議,什麼時候有這個緊急方案了?

Previous article

「一開始我就不同意,是你們非要堅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