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衛姐盤問道。

虞煙不想解釋,更不想說她是因為顧銘才解的約,她說:「衛姐,事情已經發生,說那些沒用,就別說了吧!我們還是說說接下來乾的事情。」

衛姐:「……」

接下來虞煙的事情就是給寶麗拍宣傳廣告,這代言都黃了,廣告的事情自然無從談起。

唯一能給她安慰的就是,虞煙不是無緣無故解除的跟寶麗合作。

在虞煙有理有據的情況下,代言費不用還。

那麼,給虞煙放假?

開什麼玩笑。

虞煙好不容易翻紅,自然要趁此機會多撈點錢,否則等到這一次的事情過去,寶麗開始算舊賬,虞煙就沒有那麼好賺錢了。

想了一下,她說:「最近幾天,黎家葯業再找代言人,要不你去試試?」

「啊?」

虞煙發出「啊」的一聲驚訝的叫聲,難以置信的說:「衛姐,你跟我開玩笑呢?黎家葯業怎麼可找代言人?」

「為什麼不可能?」

「它有那個閑錢嗎?」

「人家錢可多了,我聽說,這一次的代言費預算高達五千萬,非頂尖明星不要,否則我怎麼說讓你去試一試嘛,大概率是沒戲的,別報太大希望。」

虞煙:「……」

剛才她還說黎家葯業沒有資格請她來著,結果卻是,黎家葯業看不上她。

服氣?

她不服氣,打聽道:「衛姐,你給我說說,黎家葯業是什麼個情況,怎麼突然這麼有錢了?」

衛姐問:「記得我上次給你吃的那個小培元丹嗎?」

「記得!!」

虞煙點頭。

前陣子她忙,睡眠不足,精力不濟,衛姐就給她找來了一種名叫小培元丹的葯,她現在每天睡覺前都會服用。

別說,效果還不錯,至從服用以後,不僅睡得更香,白天的精力也更加充沛。

衛姐解惑說:「那就是黎家葯業新上市的保健葯,這一次招的代言人也是代言這個葯。」

頓了一下,衛姐又問:「你知道那葯多少錢一粒嗎?」

「多少?」

「你猜。」

「一百?」 我的好友是孫悟空 虞煙猜道,覺得那麼小一粒,也就值這個價,經濟又實惠,值得長期服用。

衛姐白眼道:「什麼一百,一千一粒。」

「什麼?這麼貴?有人買嗎?」虞煙驚呼道。

衛姐又白虞煙一眼說:「都要賣斷貨了,你說有沒有人買?」

虞煙:「……」 這句話足可證明現在小培元丹銷售有多火爆,拿五千萬出來請明星代言,小意思。

是她狗眼看人低了。

咋整?

去試試?告訴顧銘,乃怕沒有他,她一樣可以給黎家葯業代言?

可萬一沒成咋辦?不是丟人了嗎?

虞煙陷入糾結中。

衛姐不知道,以為虞煙是擔心難度太大不成功,安慰道:「本來希望就不大,不成也別往心裡去,儘力就行。」

「不去行嗎?」

虞煙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去的好,等著顧銘再次來邀請她。

「不去怎麼行。」

衛姐覺得她剛才過於悲觀,鼓勁道:「煙煙,你要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比那誰誰誰可強多,她都要去試一試,你沒有理由不去。」

虞煙苦笑,知道衛姐手中說的誰誰誰是誰,是在京都時她所待那家娛樂公司的一姐,賈霏霏。

她們沒仇,甚至很少有交集,因為賈菲菲進公司的時候,她已經被公司雪藏了。

但是,架不住有人在背後說三道四,說賈菲菲之所以能夠當上一姐,是因為她被雪藏,要是她沒有被雪藏,賈菲菲只能是萬年老二般的存在,註定被她壓得死死的。

心高氣傲的賈菲菲如何受得了這個,經常有事沒事的擠兌她,證明她的能耐。

過去的事情不提,說最近一件事情,寶麗找她代言,賈菲菲得知后,派人跟寶麗接觸過,想要撬她牆角。

也虧得寶麗最近一年的重心在申海市,說不準就讓賈菲菲給得逞了。

有點可惡。

她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賈菲菲要去試一試,那她自然也要去試一試,不能別人欺負到家門口了還不反擊,那不成泥巴了嘛,任人揉捏。

虞煙答應道:「行,我去試試。」

「就這對了嘛。」

衛姐大喜,說:「那我現在就去跟黎家葯業的人接觸,爭取儘快見面。」

「可以!!」

虞煙點頭,不扭扭捏捏。

至於告不告訴顧銘一聲,這個她沒有想好,決定看一看再說,能靠實力,盡量靠實力,讓顧銘知道他的厲害。

現實很奇妙。

事情很順利,一會衛姐就回來,告訴虞煙,明天上午就可以見面。

「這麼快?」虞煙咋舌道。

衛姐說:「運氣好,正好遇到賈菲菲從京都過來跟黎家葯業的人見面,就順道邀請我們一起見了。」

虞煙:「……」

冤家路窄啊!!

能慫?

堅決不能慫。

她說:「行,那就明天見面。」

另外一邊,開車回去的路上,顧銘落實代理的事情。

很順利,周夢伊正在給新樓盤找代言人,聽他推薦虞煙,立馬同意,連問都沒問他跟虞煙是什麼關係。

不在乎?

的確不在乎,已經麻木了,不介意顧銘又多一個女人,反正她又吃不著。

還是吳小蝶好,她的菜,顧銘,只能偶爾在腦子裡面想一想,鬼知道有什麼時候才能跟顧銘一起鬼混。

不過,她不著急,服用過顧銘給她的極品培元丹后,她越發的年輕漂亮了,連張媛媛都對她產生了嫉妒,羨慕她年輕漂亮。

打聽過沒?

母親身上發生這樣重大的變化,張媛媛能忍住不打聽才怪。

張媛媛打聽了,她也如實說了,聽后,張媛媛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周夢伊想,那個時候張媛媛一定是羨慕她的,羨慕有人送她這樣珍貴的東西。

同時,她也看得出來,張媛媛也想要。

可是,這怎麼可能嘛,除非張媛媛消除對顧銘的成見,否則顧銘怎麼可能把這等寶貴的東西給張媛媛吃。

那個時候,她有預感,她跟顧銘的好事成了,跑不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變老、抵抗不了變得更年輕漂亮誘~惑的張媛媛,會睜一隻閉一眼,默認她跟顧銘的事情。

終於看到曙光,她很開心,當天就要了吳小蝶好幾次呢。

顧銘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已經有辦法找到龍哥蹤跡的他,對吃掉周夢伊這事,信心十足。

一家搞定,他急忙打電話給第二家,胡敏。

依然順利,胡敏直接答應了。

也不能說完全看在顧銘的面子上,虞煙自身形象和目前人氣也佔了很大因素。

她沒有理由不用形象俱佳,現在人氣爆紅的虞煙。

跟周夢伊一樣,她也懶得打聽顧銘為什麼推薦虞煙,懶得去管、也不敢管顧銘在外面的事情,怕管得太緊,顧銘三天兩頭往她家裡跑,吃不消。

兩家搞定,顧銘打電話給第三家,也是最後一家,黎家葯業。

「你要推薦代言人?」黎玥詫異道。

「不行嗎?」

「可以!!」

「那是找到了?」

「這個到沒有。」

「那大驚小怪的做什麼?」

黎玥無語說:「你這麼突然,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我能不大驚小怪嗎?」

「能!!」

「但沒有問題,是不是,小玥姐姐?」顧銘嘴甜的說。

黎玥說:「我這裡是沒問題,你推薦誰都行,但……」

顧銘驚訝說:「現在黎家葯業還有你不能做的主?你爸和你二叔要翻天?」

他不信都這個時候了黎正南和黎正西還不以為黎玥為核心,還敢對他說那個「不」字。

黎玥沒好氣說:「小銘子,你性子咋這麼急,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顧銘嘟囔道:「小玥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性子一直比較猴急。」

黎玥:「……」

她跟顧銘說正事呢,顧銘給她扯上床的事情。

她一點面子都沒有給顧銘,毫不客氣的說:「那你在我這裡猴急有用嗎?」

「沒!!」顧銘悲催的說。

黎玥樂了,笑道:「知道猴急沒用,那你就應該換種方法,說不定有戲。」

「這是在提點他如何才能吃到肉嗎?」顧銘意動道:「那我以後試一試。」

黎玥不接話,顧銘也不糾纏這個話題,接著聊代言的事情,說:「小玥姐,你接著說,我洗耳恭聽。」

黎玥接著說:「我這裡沒問題,我爸和我二叔那自然也不會有問題。」

「那誰那有問題?」顧銘納悶道。

「衛宇!!」

「他有什麼問題?」

「他又到申海市來了,還給我推薦了一位代言的明星,讓我用她」

「你答應他了?」

「這個到沒有,打算明天見一見,合適就用,不合適再找。」

顧銘說:「那指定不合適,沒我推薦的這個好。」

「你推薦誰?」

「虞煙!!」

黎玥:「……」 黎玥沉默了,顧銘納悶了,納悶道:「小玥姐,你不會沒有聽說過虞煙吧?」

他覺得有這個可能,因為黎玥屬於宅女,加之又是美女,不了解虞煙這位性感女神情有可原。

「我有那麼孤陋寡聞嗎?」黎玥吐槽說。

「呵呵!!」

聽到這句吐槽,顧銘知道,黎玥知道虞煙,立馬問:「小玥姐,你覺得合適嗎?」

黎玥說:「合不合適我們先別說,等我明天見了虞煙再談。」

「明天就要我帶人去見你?」

顧銘這樣認為的,說:「小玥姐,你不給我一個準話,我心裡沒底,不敢帶虞煙去見你啊!!」

黎玥白眼說:「誰要你帶?」

「那你怎麼見虞煙?」

「你不知道虞煙經紀人聯繫我,說虞煙有意代言小培元丹這事?」黎玥詫異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顧銘驚訝道。

「幾分鐘前。」黎玥如實說。

聽到這個消息,顧銘當時就震驚了,大跌眼鏡的說:「我去,那不是他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嘛。」

搞什麼?

打算不要他幫忙,偷偷把事情辦了,然後反過來嘲諷他,說不要他幫忙也行?

這有點喪心病狂。

咋整?

讓黎玥把虞煙篩下去,然後他在如救世主一般降臨,讓虞煙知道,離開他不行?

這個貌似可行。

顧銘立馬打聽道:「小玥姐,你打算什麼時候跟虞煙見面?」

「也是明天上午。」

「幾點?」

「九點。」

「在哪裡?」

「藥廠。」

回答完畢,黎玥問:「你這是怕我欺負虞煙,打算過來給虞煙撐腰?」

他們都知道文靜的脾氣秉性。

Previous article

就在昨晚,他突然接到市委指示,說一隊刑警汪戰正在涉及危害社會穩定的事,必須嚴懲。這個結果讓陳國一陣懊惱,好端端的得力干將,怎麼突然就成他們口中危害社會的人,簡直就是無中生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