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行內話講,專家會診,集思廣益,得出最佳治療方案。

這可比找一個醫生來跟他比強多了,勝算也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很無恥的做派。

顧銘不怕,因為在慈悲手面前,任寶麗集**多少人過來都無濟於事。

但,事情不能這樣算了。

顧銘回頭,詢問秦思雨,問:「思雨,你收了寶麗集團多少挑戰費用?」

秦思雨如實答道:「一個億。」

顧銘指著那一排醫生,沒好氣道:「他們這是一個人?」

秦思雨可憐兮兮說:「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多人。」

顧銘微笑說:「現在知道也不晚。」

這話聽上去是對秦思雨說的,但是現場眾人都知道,顧銘這話是對寶麗集團的人說的。

一句話,顧銘嫌棄挑戰費用太少,還要錢。

姜陽皺著眉頭說:「顧銘,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當初你說的是拿出一億現金作為輸的代價,可沒有說是一個人一億。」

「沒說嗎?」顧銘問四女,他已經忘記當初他說過啥了,好像是沒有說一個人拿出一個億。

「沒說。」

秦思雨給出答應,何芷柔和李雨欣點頭贊同,馮妍繼續打醬油、看熱鬧。

顧銘點頭說:「行,那我現在說,想挑戰我,必須是一個人拿出一億現金作為輸的代價。」

「否則,只能一個一個上,不能進行會診,否則視為無效。」

「你……」

姜陽氣結,顧銘簡直無恥。

無恥嗎?

顧銘並不覺得他無恥。

他雖然沒有說過必須一個人拿出一億現金作為輸的代價,但他清楚的記得,他當初說過,誰要是能夠贏他,他便給他一百億。

看到沒,是他,不是他們。

高麗人不講這個,講後面那句,明顯是鑽空子。

能忍?

顧銘表示不能忍。

但是,他懶得跟高麗人爭,擺出一副這事他做主,不同意拉倒的模樣。

「同意嗎?」

顧銘問姜陽,姜陽思考中。

顧銘沒有給姜陽思考的時間,說:「同意那麼我們馬上開始,不同意那就讓他們一個一個上,我今天有時間,可以慢慢陪你們玩。」

他沒說不比那種話,不跟錢過不去。

但,如果姜陽執意如此,那就沒得說,他肯定不比,大不了把一億挑戰費他不要了。

姜陽陷入思考中。

現代醫學,雖然分科清楚,讓醫生可以專修某一項,更加容易提高醫術。

但,這種分科是有局限的。

人是一個整體,身體各個器官相互影響。

輕病患者還好,影響不大,但重病患者往往是由多種原因引發的疾病。

這個時候,就需要專家進行會診,集思廣益,拿出最佳治療方案。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宋菜,不僅受了內傷,還有外傷,骨頭還有斷裂的痕迹,一個醫生怎麼治得好?

一個一個上,無異於自廢武功,讓顧銘各個擊破,不如找一位集大成的醫生跟顧銘比。

然而,這樣的醫生太少了,在十幾億人口的華國都屬於鳳毛麟角般的存在,在人口不足五千萬的高麗,那更是不足一手之數,只有兩位。 這兩位,都在高麗最頂尖的財團中任職,二十四小時替財團重要人物服務,不是寶麗集團一時半會就能請來的,需要大量時間公關。

今天的參賽團,是寶麗短時間內能夠請得到的最豪華陣容,也是他們自信能夠贏顧銘的陣容。

那麼,他還需要猶豫嗎?

「大不了少賺點錢,主要是打擊顧銘的囂張氣焰,讓顧銘知道寶麗集團的厲害。」

心中產生這樣的想法,姜陽勉強應道:「按你剛才說的,一人一個億。」

「不錯。」

顧銘開心了,他這是輕輕鬆鬆又賺九個億的節奏。

姜陽打錢。

這一次的挑戰費顧銘收了。

不是不捨得給秦思雨,而是他需要錢去娥國購買玉石,多多益善。

很快,錢到賬,今天的比試正式開始。

怎麼比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

按照姜陽的意思,是積分制,挑選出十名患者,評審專家根據他們病情的嚴重程度進行打分。

然後,雙方挑選病人,一人挑一個,一人五個。

以一周時間為限。

這一周,雙方不得離開這家診所,否則視為作弊,判定失敗。

一周后,評審會再次對患者的病情進行打分。

舉個簡單例子。

如果開始一名患者的病情是八分,一周后,他的病情是五分,那麼中間這三分,就是得到的分數。

五人相加,便是總分,誰總分高,誰贏。

比較公平合理的比試方法,但顧銘卻是無法接受。

時間太長了,需要一周的時間,他沒有那麼多時間耗在這裡,乃怕有,他也不會耗在這裡。

沒意思。

他有更好的比試方法,保管讓高麗人輸得心服口服。

所以,顧銘直接否定道:「不能按照你的方法比,得按照我的方法比。」

「你打算怎麼比?」姜陽皺著眉頭說。

這個比賽方法,是他這段時間冥思苦想出來的,覺得非常合理,自認為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這都能有意義?

顧銘指了一下挑戰團,說:「我打算讓他們從今天來的病人中挑選五個他們覺得沒有把握在一周內治好的病人出來。」

「然後你來治?」姜陽猜測說。

「沒錯,我來治,治好算我贏,治不好算我輸。」

很直接,也很直白。

但有一個關鍵點。

姜陽問:「你打算用多久時間?」

顧銘說:「不超過一天。」

很長了。

然而,聽到這話,現場卻是炸開了鍋。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治病可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事情。

一周,已經算短的了,還只是改善,不可能治癒。可顧銘偏偏說他要在一天之內把患者的病給治癒。

如果,如果只是感冒發燒等小癥狀,他們還信。

可,這怎麼可能。

他們給顧銘挑的,不是絕症,那肯定也是短時間難以治癒的疾病,顧銘哪裡來的底氣說這樣的話?

現場眾人議論紛紛,都不信顧銘能夠辦到。

姜陽也是如此,痛快答應道:「行,就按照你說的辦。」

他不會說這樣好難那種傻話,巴不得越難越好,也就是顧銘說的是挑病人,否則他都想找死人給顧銘治,看顧銘有沒有逆天的本事,起死回生。

「挑人吧!」顧銘不啰嗦。

「去挑人。」姜陽命令道。

一名高麗人醫生站出來說:「姜總,宋經理的傷勢非常嚴重,不如第一個病人就選宋經理?」

姜陽正有此意,表示贊同。

顧銘拒絕說:「他不行,沒有特殊原因,我不給被我打傷的人治傷。」

頓了一下,顧銘又補充道:「今天沒有特殊原因,所以別指望我治,趕緊的去挑選其他病人來。」

好有個性。

寶麗集團的人表示不爽。

姜陽想了一下,忍了,吩咐道:「去外面挑選別的病人。」

他們點頭,出去尋找合適的病人。

然而,外面有些病人急忙表示,如果是顧銘給他們治療,那麼他們不會治,免費都不治。

一句話,他們不相信顧銘,不信顧銘能夠治好他們的病,不想把他們的小命交到顧銘手中。

「哼!!」

四女不爽的哼了一聲,表示她們的滿,秦思雨和劉羽欣更是數落那些人說:「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們都是顧銘氣功按摩的受益人,清楚的知道顧銘氣功按摩有多麼神奇,療效有多麼好。

這是打著燈籠也沒處找的好事,居然還不樂意,等會後悔死他們。

不多說。

這不是顧銘的事,這是高麗人操心的事。

姜陽見狀,思索片刻后說:「願意配合今天比試的病人,無論顧銘有沒有治好,事後寶麗集團都會支付他十萬現金當作獎勵,如果顧銘治療致使病情惡化,寶麗集團會承擔他全部醫療費,如果因此致死,寶麗集團會賠償家屬五百萬現金。」

姜陽誠意十足。

但相比他們贏後顧銘賠償給寶麗集團的百億現金,這點毛毛雨。

他願意支付。

聽到姜陽這樣的許諾,病人或家屬紛紛發達他們的意見。

「這行。」

「這還差不多。」

「既然寶麗集團如此有誠意,那我就勉為其難讓他治一下吧!!」

「呵呵!!」

說得好勉強。

可惜,不是他說治就治的,得經過獸耳醫院醫生檢查才行。

只有確認他們身患重症,才有資格被他們選中,如果身患不治之症,那沒得,必然被他們選中。

這是非常消耗時間的慢活,獸耳醫院的醫生不僅要看他們的病例,還要現場再一次進行全面檢查,得出最新結論。

顧銘不急。

拿了寶麗集團十億現金,他願意給寶麗集團大半天的時間挑選病人,剩下小半天,足夠他治療寶麗集團挑選出來的病號。

至於現在,有一樁棘手事情擺在他面前。

他想視而不見。

可,人就在那裡,不見跑得了?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有些事情,遲早要發生,他躲不了。

所以,他選擇處理。

當然,不會告訴寶麗集團的人。

他找借口說:「姜總,你們慢慢選,我去對麵茶館喝茶,好了叫我。」

說完,不等姜陽回話,顧銘帶著四女前往對面的茶館。

姜陽沒有阻攔,任由顧銘離開。

……

茶館。

沾了顧銘的光,上午的生意不錯,來了好些看熱鬧的人。

當然,他們不是關鍵,關鍵是今天茶館裡面,出現了一批極品美女,個頂個的漂亮。

她們就是…… 好吧!

百分之八十都是顧銘的女人,剩下百分之二十乃怕現在不是,以後也跑不掉,遲早會被顧銘拿下。

不說沒影的事情,沒有拿下就是沒有拿下,現在可以不管她們。

但是,有什麼用?剩下的女人依然不少,多達九人之數。

好誇張。

好過份。

一個男人居然霸佔如此多的女人。

如果,僅是數量多,還沒有什麼,畢竟世上擁有這麼多女人的男人不止顧銘一個。

可偏偏質量還高,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有氣質。

得意是必須。

可得意的同時,顧銘心裡也苦,苦不堪言。

早知道,他就不把事情鬧這麼大了,這下好了吧,申海市人盡皆知,連帶著他那些在申海市的女人也跑來湊熱鬧。

多說無益。

雖然面聖之際必然是要除去這些海盜代表身上的武器,但是萬一真有那麼一個想不開的,赤手空拳也要襲擊陛下,那麼就算崇禎只傷了一根汗毛,他盧九德的罪名就背定了。

Previous article

要是平時,他不介意跟方雪這樣的漂亮人兒好好溝通一下,但是今天,他真沒有這樣的心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