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蘭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猛然間身體一顫,六個黑色漩渦瞬間出現在他的身邊,然後慢慢融合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哈哈,原來如此,這就是輪迴奧祕!起點便是終點,終點就是起點,所謂的起點和終點不過是一樣的!”蘭天大笑片刻後,停了下來,然後盯着大將軍,嘴角微微翹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恩?”

正在前行的鐵血微微一頓,轉頭疑惑的望着身後。

“怎麼了?”諸葛第一問道。

“沒什麼!似乎有人突破到輪迴境了,還有輪迴者被抓了!”鐵血說道。

諸葛第一驚訝道:“怎麼可能?輪迴境?你確定沒有感覺錯?還有輪迴者,額,也就是趙小川,你說被抓了?”

鐵血微微點頭,隨即快速道:“局勢越來越亂了,我們快點抓緊時間吧!”

鐵血剛說罷,前方傳來一陣騷動。

“怎麼回事?”鐵血皺眉問道,諸葛第一也伸着脖子望着前面。

“首領,前面的逮到一個老頭,他似乎是柯雲泣的手下,正在做什麼實驗!”

一個長相猴子的改造人說道。

鐵血向着前方望去,確實看到一個禿頂的老頭正在不斷地掙扎着。

“王教授?怎麼是他?”

正當鐵血看到老頭時,諸葛第一也看到了老頭,立刻驚叫一聲。

“你認識他?”鐵血問道。

諸葛第一點頭道:“他不是御鬼士,只是一個科學家,不過他什麼時候和柯雲泣勾搭在一起,我真不知道。”

鐵血沒有說話,而是盯着諸葛第一片刻,然後衝着猴臉改造人說道:“把他帶上來吧!我有話問他!”

與此同時,在裂縫的上方,五十名華夏軍人整整齊齊地站在了裂縫前面。

“接下來,我們要衝到下面去,你們怕不怕?”中年男子大聲喊道。

“不怕!”

五十名華夏軍人大聲喊道,語氣中充滿了視死如歸。

在他們的後面,那些御鬼士們看着他們目瞪口呆。

他們已經漸漸醒悟過來,這些華夏軍人的力量最多也就比常人強一些,真正厲害的是他們手中的武器和裝備。

如果他們早一點可以反抗的話,說不定他們根本不會被俘虜。

“該死的,被他們欺騙了啊!”黑人小子苦笑道:“早知道老子剛剛拼一把了!”

一旁的安娜翻了個白眼,譏諷道:“你確定再來一遍,會是他們的對手?”

黑人小子臉色一肅,目光掃過那些身邊的華夏軍人,嘀咕道:“FUCK,估計幹翻他們我們這邊也要死個七七八八!”

“狗熊的身體白長了!”安娜譏諷道,然後轉頭看向裂縫。

裂縫處的五十名華夏軍人二話沒說,瞬間從裂縫中跳了下去。

另一邊,經過一陣尋找後,星兒終於在衆多培養基中找到了找到了小寶。

只不過此時的小寶正在培養基中,呼呼大睡,似乎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處境。

“小寶,小寶,媽媽來接你了!你快點醒醒!”星兒拍了一陣培養基,激動地喊道。

小寶慢悠悠的醒過來,看到了星兒,驚訝道:“麻麻,這裏的牀好舒服的,你要不要睡一覺?”

“。”

星兒明顯一愣,隨即苦笑道:“小寶,快點出來吧!咱們換個地方去睡覺。”

“可是。。”小寶不捨得看了培養基一眼,眼珠一轉,道:“麻麻,軒轅哥哥在旁邊,要不你救出他,你讓我在睡一會兒,就五分鐘,五分鐘好不好?”

“軒轅哥哥?他是什麼人?”星兒好奇道。

“就是,就是他!”小寶指着旁邊一個培養基道。

軒轅鐵隔着培養基望着星兒看來,連忙拱手道:“前輩,在下軒轅鐵,乃是。。”

星兒皺起眉頭,小寶催促道:“麻麻,你快去救他們,我先睡一會兒,不然我就不出來!”

很顯然所謂的救出軒轅鐵只不過是爲了他可以在培養基中多睡一會兒。

“不要說了,你是軒轅家的人,救你沒問題!”星兒說道。

軒轅鐵一愣,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但轉瞬即逝,一抱拳想要說些感謝話。

然而就在這時,天地間聳立的大將軍再次出聲,瞬間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目標捕捉完畢,輪迴計劃啓動!”

“輪迴計劃啓動,檢查各項設備及實驗材料!”

“實驗材料去缺損,輪迴計劃受阻,輪迴計劃測試成功率!”

“成功率下降百分之零點一,可忽略不及,輪迴計劃可正常啓動!”

嗡!

一道藍色光波從大將軍額頭的本源輪迴碎片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大將軍殘破的身體蠕動起來,無數條細長的觸手從他的身體中分離出來,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爆炸開來。

周圍無數的培養基被藍色光波掃中,一個個培養基居然再次發出耀眼的光芒,有頻率地閃爍着光芒,而且一道道光線將散落的培養基連接起來,構成了一個龐大的奇異圖形。

培養基中的衆人搞不清眼前的情況,不由大喊大叫。

而正在審問着王教授的諸葛第一驚呼道:“天啊!居然是這麼龐大的陣法!”

“陣法?”鐵血眼中光芒一閃,望着那奇異的圖形將這片空間覆蓋,猛然轉身一把抓在王教授的領子。

“說你到底剛纔做了什麼?所謂的輪迴計劃到底是什麼?”

面對鐵血的威脅,王教授並不迴應,而是眼神狂熱的看着眼前的圖案,狂笑道:“哈哈,狗屁的輪迴計劃,這是轉生計劃!是超越輪迴計劃的超級方案,是我將超越柯雲泣的證明!” 中午,老兵餐廳內,李秀琴為了感謝秦穆然多次出手幫助自己,特意多做了幾道菜。

「穆然,大壯,快來吃飯吧!」

秦穆然看了眼滿桌菜肴,嘴角一笑。

「嫂子,你這手藝真是不錯,班長能娶到你,真是有福氣啊!」

李秀琴笑道:「就你嘴甜,我去叫一下老張,你們趁熱先吃。」

「嫂子,還是我去叫班長吧!」

言罷,秦穆然直接去了張橫房間,不知道為什麼,打發走徐彪后,張橫便在自己房間躲了一上午,連人影都沒見。

秦穆然走到張橫房間外,房門半開。

此刻,張橫坐在床頭兒,手裡還翻看著一本相冊,相冊上是一張三人的全家福。

秦穆然悄然走了進去,張橫看的入神,眼眶紅潤,根本沒有注意到秦穆然走了進來。

「班長,看什麼呢?」

秦穆然的話,讓張橫有些猝不及防,渾身都打了一個機靈。

張橫急忙扭頭一看,眼眶中還溫著淚水。

秦穆然目光一撇,掃了眼張橫手中的相冊,那是他的全家福,相冊里,李秀琴還很漂亮,跟現在判若兩人,而張橫懷裡還抱著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眉清目秀,五官英俊。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秦穆然心裡很清楚,張橫應該是又想起了他失蹤的兒子。

昨天晚上在聚龍閣大酒店,秦穆然就聽李建軍說過,幾年前,張橫因為得罪了人,不僅自己被打斷了雙腿,連兒子也失蹤了,這對於張橫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在張橫心裡,和自己這條斷腿比起來,他兒子的失蹤更讓他內心愧疚。

看到秦穆然,張橫急忙抹了把眼淚,想要掩蓋自己的情緒。

「穆然,你小子進來怎麼也不敲門,沒規矩!」

張橫開玩笑說道。

秦穆然一笑,回道:「班長,咱們這個關係,我還得敲門進來嗎?哈哈……」

「你小子,油嘴滑舌的毛病還是改不了。」

「沒辦法,娘胎裡帶出來的毛病,改不了。」

說著,秦穆然目光凝視在張衡手裡的相冊上,收起笑容,神情嚴肅起來。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班長,昨天我已經聽李哥都說過了,事情我也了解了,你現在還有嫂子,日子總得繼續過,不能老沉浸在過去的痛苦中……」

秦穆然安慰道。

雖然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幾年了,但他始終是張橫心裡難以跨過的一道坎兒。

有種寫同人你有種開門啊 自己親兒子失蹤了,怎麼可能說忘記就忘記?

張橫回道:「如果我兒子天宇還在,現在應該也有十九歲了,都怪我這個做父親的無能,害了他們母子兩人。」

說著,張橫不禁鼻子一酸。

「班長,記得當初在軍營時,你一直說,做人要抱有希望,哪怕只是一線希望,都要堅持,難道這些話你自己忘記了嗎?」

「為了嫂子,你該振作起來,不能在這麼一蹶不振了。」

秦穆然言道。

「穆然,我已經找了他很久了,但是都沒有線索,或許,他已經……」

「唉!」

張橫話沒說完,便深深嘆了一口氣,看得出來,他已經徹底不再抱有希望了。

「班長,沒有消息,或許是好消息,你說呢?」

聽到秦穆然的話,張橫目光中,彷彿閃過一絲希望的目光,但這絲目光很快又黯淡了。

「這段時間我也是在一直尋找,但是都沒有線索,可能我這輩子,註定要遺憾終身吧!」

「未必。」

在秦穆然看來,找不到線索代表不了什麼,張橫能力有限,想要找一個人猶如大海撈針,確實希望不大。

但是,現在他秦穆然來了,如果他想找誰,只要世上還有這個人,他秦穆然就是挖地三尺,也能把他給找出來。

「穆然,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現實就是現實,我不得不接受。」

張衡言道。

秦穆然笑道:「班長,可以把張天宇的照片給我看看嗎?」

張橫猶豫一下,將照片小心翼翼從相冊本上取下來,遞到了秦穆然手裡。

接過照片后,秦穆然掏出手機,拍了一張電子照片。

張衡有些疑惑,秦穆然這是想幹什麼?

「穆然,你是打算髮尋人啟事嗎?」

「不錯。」

「沒用的,自從天宇失蹤以後,我都發了幾萬張尋人啟事,在網上也發過,猶如石沉大海,沒有半點迴音。」

秦穆然嘴角一揚。

「班長,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兒子消息的。」

言罷,秦穆然直接將剛才拍下的照片,微信發給了霍爾頓。

霍爾頓作為西方冥王殿的計算機天才,精通網路信息,而現在隨著網路高速發展,在大數據下,想要找到一個人不算什麼難事。

短短不到幾秒鐘后,霍爾頓立刻回了電話。

「老大,你找我有什麼新指示?」

秦穆然回道。

「霍爾頓,剛才我給你發的照片看到了吧!不惜一切代價,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照片上的那個孩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收到。」

秦穆然沉默片刻,順便問道:「霍爾頓,上次發出去的冥王令,這麼久過去了,進展如何?」

在中海,因為莫輕舞的血癌,秦穆然不惜發出冥王令,想起這件事情,秦穆然內心還有些擔心莫輕舞。

電話中,霍爾頓回道:「老大,自從咱們冥王殿在暗網下發冥王令后,無數人爭先提供治療血癌的各種方法,目前我們已經有收穫了,有幾套方案,似乎能行得通,我正在進一步審核當中。」

冥王令一出,天下誰不想趁機奪得冥王殿的一個承諾,在這種誘惑下,即便是血癌這種難以治療的絕症,也未必不會有什麼奇迹。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聽到霍爾頓的這個消息,秦穆然內心稍微舒口氣。

莫輕舞的病情日益嚴重,冥王令發出這麼久,現在終於有了收穫,秦穆然內心甚至有點兒小激動。

「好,西方那邊,最近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秦穆然問道。

「老大,有個事情,我剛想給你彙報一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緊急事情。」霍爾頓言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自己就是隨口一問,沒想到還真問出事情了嗎?

「說吧,什麼事情。」

電話中,霍爾頓回道:「老大,上次您讓下達冥王令的時候,我給你說過,霜姐去執行一個任務。」

重生五零致富經 「不錯,我還記得。」

「但是,霜姐現在還沒回來,我感覺情況有些反常。」

秦穆然回道:「有雙曲星他們在,我小姑應該是不會出什麼事情,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你派人去查一下,有情況立刻給我彙報。」

「明白了老大!」

秦穆然掛斷電話,張橫一臉詫異。

「穆然,你給誰打電話了,什麼冥王令?什麼雙曲星?我怎麼一個也聽不懂……」

秦穆然笑道:「班長,沒什麼,就是我一個普通朋友,他人脈廣,我讓他幫我一起找天宇,一定會有線索的。」

張橫身為一名退役老兵,基本的判斷還是有的。

神醫寵妃 從剛才秦穆然的電話中,張橫已經感覺到,那人絕不是什麼普通人,而此刻,他也隱隱感覺到,秦穆然恐怕也不簡簡單單隻是一個未退役的軍官那名簡單。

張橫雖然猜出秦穆然隱瞞了自己很多事情,但他相信,秦穆然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 彷彿是在證明着王教授的話,當他剛說完後,天空中的大將軍猛然一陣顫抖,那無數的觸手更是在空中微微一頓。

“警告,警告,程序變動中,程序變動中。”

“程序變動完畢,實行轉生計劃!”

隨着機械聲的響起,只聽“嗖”的一聲,大將軍的那些觸手倏然劃破空間,和每一個培養基連接起來。

同時觸蠕動,一股粉色的氣體注入到了各個培養基中。

“放我們出去!放我們出去!”

許蘭芝驚的目瞪口呆。

Previous article

雖然在初始遺傳物質上相同,但是現在的雅格文明只有一個人在繼承,那就是身軀碩大無比的皇帝。他的同伴均消失在這個宇宙中,只有孤獨的他準備進行最後的突破。 吞噬地球的第二十一年。在星環外側,巨大的空泡飛行器了,一位位塔克人的大佬俯視着地球。此時的他們默默的看着地球,表情正在無語中。無數輻條一樣的引力波紋,從星環上激射入地球表面。而地球表面上,會瞬間閃爍數公里範圍的紋路。這些紋路就像冰裂紋瓷器的紋路一樣。這些突然閃現的紋路,就是讓一衆塔克人沉默的原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