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薇兒望着那些人,面容都很陌生,只好稱呼到:“爺爺好,我是蘇……”

“你就是蘇薇兒?”

老爺子冷眼睥睨着蘇薇兒,那一張飽經歲月的面龐上起了皺紋,給人一種歷經滄桑的老成。

最後面站着的陸琳和方勤國立馬走上前,“哎呀,雪嫣,你怎麼了?”

“蘇薇兒,你到底想幹什麼?當着老爺子的面兒你也敢打我女兒?”方勤國吼了一聲,氣的面紅脖子粗。

“我只是甩了她一下。”

陸少宸一把將蘇薇兒摟在了懷中,冷聲說道:“方雪嫣見到了蘇薇兒,二話不說直接過來動手,什麼意思?這就是你們方家的規矩不成?”

“少宸!”

老爺子呵斥一聲,“放肆,那是你的長輩,你就是這麼對待的?”

按着輩分來說,陸琳就是陸少宸的小姨,方勤國是陸少宸的姨夫,他不應該如此說話。

面對當下的情況,蘇薇兒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同時,也想知道陸少宸要怎麼維護自己,索性不說話,靜靜的聽着陸少宸的回答就好。

“爺爺,我做事一向公正,該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

陸少宸面色清冷,“雪嫣跟蘇薇兒兩人本就沒有什麼事情,是方雪嫣一次又一次的對薇兒算計,否則也不至於會落得如此境地。”

“陸少宸,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兒欺負蘇薇兒了?當年方雪嫣跟郭子珉兩人相戀相愛,如果不是蘇薇兒做插足小三,也不至於發生後面這些事情。”

陸琳自詡自己很有道理似的,指責着蘇薇兒。

這下子,蘇薇兒徹底不能忍了。

說她任何事情都可以,可如果說她是插足小三,那就堅決不行。

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三兒,居然現在誣陷她?!

“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叫我插足小三?當年是我先喜歡郭子珉,然後他跟你女兒認識了。兩人狼狽爲奸算計我爸爸的財產,怎麼,你現在說我插足小三,想要張冠李戴?那個做插足小三的人不應該是你的女兒嗎?”

真是噁心。

什麼樣的女兒就有什麼樣的媽媽。

看看現在的陸琳就能明白方雪嫣爲何是現在這一副德行。

女承母業。

“你……你……你真是放肆了!”

陸琳氣的臉色鐵青。

方勤國一向對自家媳婦非常的寵愛,見不得她受欺負。 身處電芒之中,張誠也是一陣驚異,原以爲自己之前那一招已經很牛逼了,沒想到玄機長老也能用其他方法做到。

不過他也並不怎麼在意,被先天之氣重組的屍身,雖然物理強度上並沒有多大漲進,但是因爲有先天之氣的加入,對一切能量攻擊的耐受力卻是大大增加。

雖然抵抗不了五色神雷,但是眼下這些昇仙劫,想要徹底破壞他的屍身,還是遠遠不夠的。

而且張誠還發現,在神雷的刺激下,屍丹之中的先天之氣居然自行逸出一絲,不斷修復受損的屍身,整個軀體更加凝實強悍。

好人啊……

張誠瞬間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自己正愁沒法操控先天之氣,玄機長老就不顧自身安危,操控雷劫幫他淬鍊屍身。

這種捨己爲人的舉動,是不是應該送面錦旗給他?

“咔咔咔!”

隨着一連串爆響,環繞張誠的電光終於消散,張誠又走了出來,流露出的氣勢居然不減反增,明顯比之前更強了幾分。

玄機長老幾乎抓狂,自己引來五雷,增強天劫,居然還是奈何不了張誠,反而還讓對方變得更強了。

“去死!去死!你爲什麼還不死!”玄機長老面色癲狂、瘋狂嚎叫。

然而就在這時,天地突然震動,盤踞頭頂的劫雲猛然翻騰,千萬道劫雷想是不要錢一般落了下來。

情生婚滅 整個偏殿位置,瞬間都被雷海淹沒,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

“玄機長老真的瘋了!竟然將天劫同時引出!別說是地仙了,這種威力,就算是真仙估計也承受不了!”

“不愧是道門第一人,居然可引動這樣可怖的天罰!”

圍觀法師個個驚呼,沒有一個人不心懼,如此手段,實在是太過可怕!

然而此時的玄機長老,卻跟他們一樣驚駭。

他剛罵出一句,還沒想清楚接下來該怎麼辦,誰知道頭頂的劫雲突然炸鍋,蘊藏其中的劫雷居然一鬨而下。

“轟轟轟!”

接連三道神雷落在他旁邊,立刻將玄機長老劈得倒飛而起,一頭撞在結界上,險些暈過去。

下一刻,他渾身都在流動電光,忍着劇痛剛站起來,但很快又被劈飛了。

“咦,不對呀,這老雜毛怎麼被自己的雷劫打飛了?”

人們吃驚的發現,玄機長老很狼狽,像個乒乓球一樣,被劈的來回亂飛。

“莫非是感覺雷劫威力不夠,所以想一擊斃敵?”許多人忍不住推測。

雷海中,玄機長老想哭的心情都有了,這哪裏是他引來的雷劫,分明是對面那個混蛋引來的!

沒錯,確定神仙劫對自己沒有威脅,反而還能淬鍊屍身,以張誠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性格,哪裏可能放過。

他也不需要怎麼做,只需要完全放出自己的屍氣鬼氣,天空中的劫雲就被徹底引動,全力攻擊。

此時的雷劫已經沒有四十五道的數量了,感覺到張誠的氣息,昇仙劫只想將他劈得灰飛煙滅,成百上千雷電同時降臨,在這種飽和攻擊之下,玄機長老自然也不能倖免。

麻痹的!自己渡劫只需要扛過四十五道就行了,結果現在居然來了這麼多,這特麼哪是渡劫,完全就是殺人啊!

玄機長老那個後悔啊!

此刻,張誠方圓近百米,雷光萬重,將所有一切全部淹沒。

天劫之威全力發動,就連先天八卦陣也抵禦不足,只能一退再退。

整個偏殿雷聲滾滾,震耳欲聾,銀蛇亂舞,到處都是電芒亂射,如同一片汪洋,比方纔聲勢也不知道浩大了多少倍。

此時的玄機長老,真的可以用生無可戀四個字來形容了。

明明是自己度劫,想用雷劫之力殺死張誠……怎麼一切都反過來了?

現在這種情況,倒像是張誠在渡劫,自己完全是被殃及池魚。

“咔咔咔!”

“轟轟轟!”

電蛇橫空,在虛空中亂舞。

張誠的身影直立其中,被無盡電海淹沒,原本就變態的屍身,在天罰之力下,被淬鍊得更加堅固,已經無限接近屍王之身。

玄機長老咬牙,拼盡全力對抗落在自己身旁的雷劫,渾身上下早滿是恐怖的傷口,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殞命。

“不行了……”

連抗幾道之後,他終於調轉方向,撒丫子朝山下跑去,想要逃離雷劫的範圍。

他算是看出來了,張誠利用他爲其引動天劫,明顯是有所圖謀,自己完全是在陪太子讀書。

雖然這一逃,渡劫就算失敗了,仙路從此中斷,但是現在昇仙劫都被張誠吸引,自己就算失敗,起碼還能保住一條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只要回到茅山,全山出動,到時候再來絕一死戰!

其實修煉到玄機長老這個境界,對生死已經看淡,否則也不會悍然發動天劫,只爲對付張誠。

但不怕死,並不等於可以隨便死。

一卡在手 眼下要是自己留下,被劫雷劈成了渣,不但不會流芳百世,反而會成爲華夏法術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這是玄機長老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真是見過變態的,沒見過這麼變態的,居然主動吸引天劫攻擊自己,就算是親眼所見,玄機長老依舊感覺無法相信。

妖孽!

簡直是太妖孽了!

玄機長老此時再無膽氣,只想趁着張誠抽不出手的機會,儘快遠離這片雷海煉獄。

但是張誠沒時間搭理他,一直站在後山的葉小曼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在葉小曼的心裏,神君觀現在就是她的家。

一個老雜毛跑自己家裏來搞風搞雨,而且還招出天劫,將偏殿周圍搞成了一片廢墟,不管怎麼說也咽不下這口氣啊!

只見她雙手一翻,提起剩餘的鬼氣,在乾坤八卦鏡上輕輕一抹,結界之力瞬間合攏,將狼狽逃竄的玄機長老硬生生擋了回來。

“不夠!還不夠!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電光之中,張誠放聲大笑,突然擡起右臂,一拳擊向天空。

龐大的屍氣鬼氣,宛如一條黑龍般逆天而起,狠狠撞進劫雲之中。

“咵咵咵!!!”

被屍氣衝撞,黑雲頓時劇烈沸騰起來,紫光電芒更盛,方圓百里的天空,都被映照成了絢爛的紫色。

——————

這幾天在外地,沒時間碼字,暫時兩更。

作者也要生活,看D版的太多,單靠碼字連飯都吃不起了。 一直以來,在陸少宸的心中都有着蘇薇兒一定的地位,甚至早就把她當做自己的妻子一樣對待。

面對陸老爺子的問話,陸少宸自然會袒護着蘇薇兒。

“少宸,你胡說八道什麼?婚姻大事豈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

陸少宸的幾個叔叔發表着意見。

“就是啊,你這孩子看着挺乖,怎麼今兒這麼不聽話?”

“她一個已經結了婚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跟你結婚?我們陸家絕對不允許她嫁進來。”

“對啊,是啊。”

幾個人紛紛反駁着,根本不同意蘇薇兒跟陸少宸結婚。

甚至每一個人都不想聽陸少宸爲蘇薇兒說話,擺明了今天讓蘇薇兒過來就是讓她給陸少宸之間來一個了斷,順便追究一下關於方雪嫣的事情。

蘇薇兒處境尷尬,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那兒,不卑不亢,不說話。

靜靜的聽着陸少宸怎麼應對面前的一切。

“叔叔,爺爺,事情我已經決定了。跟我結婚的人是薇兒,以後陪伴在她身邊的也必然是我,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只是通知你們。”

陸少宸一手拉着蘇薇兒,一手摟住了她的腰,將她緊緊地護在懷中,給足了安全感。

不得不說,這一刻蘇薇兒真的覺得陸少宸非常男人,很帥。

同時也能感受到陸家人給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兒來。

“少宸哥哥,我雖然不喜歡蘇薇兒,可是我是你妹妹。我對蘇薇兒比你瞭解的多。她真的不是你看見的表象那麼簡單,心狠手辣,心如蛇蠍,她真的配不上你的。”

方雪嫣抽泣哽咽的掩面說道。

那樣子楚楚可憐,好似被蘇薇兒欺負的很慘似的。

“閉嘴!”

陸少宸臉色一沉,回眸瞪着站在身後的方雪嫣,眼眸凌厲到了極致,“你以爲你對薇兒做的那些事情我會不知道?我陸少宸在怎麼愚蠢也不可能連你的真面目都看不清。薇兒在我身邊這麼久,她是什麼人我心裏清清楚楚。所以,方雪嫣,不要在演戲了,看着讓人噁心。”

他薄脣抿成一條直線,眼神輕蔑,“如果不是因爲你媽媽是我媽媽的妹妹,我們之間早就斷絕關係,我也不會縱容你。奉勸你一句,以後老老實實做人,否則……縱容你一次絕對不會有第二次。”

陸氏家族家大業大,方家這麼多年來在陸家的扶持之下,生意如日中天,一躍成爲了B市有頭有臉的大公司,躋身於世界五百強,實力不容小覷。

“你什麼意思?”

方勤國有些不高興了,指着陸少宸,氣的直哆嗦,“我們雪嫣都是爲了你好,你怎麼不識好人心?讓你不要跟蘇薇兒在一起,那是因爲我們是親戚,不忍心看着你踏入萬劫不復之地。你可倒好,這是什麼態度?”

“就是啊。少宸,小時候你是姨媽看着長大的,那時候你聰明睿智,怎麼現在倒讓她個狐狸精給迷惑了?”

陸琳一個勁兒的黑蘇薇兒。

那邊的幾個叔叔對蘇薇兒亦是頗有言詞。

蘇薇兒雖然不是千金名媛,但也不是賤民一枚,聽着這麼多人的指責,讓她心裏非常的不爽。

好幾次都想轉身就走,可是想着陸少宸爲了她也很不容易,一個人容忍了很多。

“陸老,不管別人對我怎麼評價,我都不想解釋什麼。因爲我相信陸家的家主,相信您的眼光。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是我希望看在少宸的面子上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觀察觀察也無不可。”

蘇薇兒爲了陸少宸放下了身段,收斂了暴脾氣。

一番話說得陸少宸感動不已。

側目看着身邊站着的人兒,握着她的手又緊了幾分,“薇兒。”

情至深處,他輕輕地喚了一聲。

蘇薇兒擡頭,看着他,付之一笑。 “都給我閉嘴!”

陸老爺子一聲呵斥,所有的人立馬噤聲。

“今天是我讓你們過來的,給我安安靜靜的用完午餐在說。”

老爺子杵着手杖重重的敲擊着地板,冷哼一聲就走了。

看着老爺子離開了背影,蘇薇兒冰冷的心驀然一暖,有些感動。

很顯然,老爺子對她還不是很討厭,不然的話也不會留下她一起用餐。

不以情深度流年 蘇薇兒心情不錯,擡頭看着陸少宸,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走,咱們去看爺爺。”

陸少宸心情也不錯,似乎所有的陰霾瞬間一掃而盡。

“你站住!”

既然來到了陸家,又一次見面。

方勤國自然不會輕易饒了蘇薇兒。

走到了兩人的面前,擋住了去路,冷聲問道:“陸少宸,雪嫣她是你妹妹,你身爲哥哥就是這麼對待她的?蘇薇兒是什麼人她比誰都清楚,看看她做的那些不要臉的事情。你覺得那樣卑鄙的女人適合嫁入陸家?”

他氣的火冒三丈,又道:“現在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我們必然會追究到底。”

“你想怎麼追究?”

陸少宸面色清冷,注視着他們。

“爸,你什麼都別說了。”

方雪嫣哭成了淚人,一把拉住了方勤國,“今天是外公讓咱們過來的,不要因爲我一個人破壞了氣氛,不好的。”

“雪嫣,你可真是個傻丫頭。”

“唉,少宸你真是讓人失望,看看你妹妹,一點都不心疼嗎?”

雲朵朵笑眯眯的看著她,拉著她向著餐廳裡面而去。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