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筠對庄嫚笑笑:「庄小姐果然懂我,是應該從長計議的。」

庄嫚也已微笑還之。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看似都在替對方考慮的言語間,飄著淡淡的硝石味。 安蘇晗有自己的想法:「勉強堵住悠悠之口,短期效果不錯。但是……這不是流言掀起者的目的。」

奢侈出行的暗示是大肆揮霍,蘇家揮霍無度一定會有人關注國庫,進而會引發議會提出查賬要求。如果是故意布下的局,哪怕蘇嘯瑾再乾淨,也會有栽贓嫁禍的事發生。

安蘇晗一句話提醒舅舅,這不是簡單的輿論黑。縱然有蹭熱度搗亂的惡意行為,但事態的本質會往不利於他的方向發展。

蘇筠看了一眼安蘇晗,沒有說話。

庄嫚也看到事情隱藏面的嚴重性,「若是這樣,就更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追根究底查下去,查出禍患嚴懲,以儆效尤。」

蘇筠淡淡輕笑:「萬一查出始作俑者在國外,我們是派暗衛去刺殺還是啟動外交程序向他國要人?何況,這只是蘇晗的猜測,事情還沒有往她揣測的方向發展,我們想辦法及時止住即可。」

提醒庄嫚把事態鬧嚴重不太好,又客觀評論安蘇晗的看法,蘇筠一向這般理性。

不動聲色用「止住」兩個字,意境引導大家往輿論鎮壓方向去考慮,而她一臉的謙卑無辜。

名門公子:四少獨寵,名媛影后 眾人把目光落在蘇嘯瑾身上,等待他決斷的時候,秘書遞來最新輿情報告。

網上突然湧出大片不同的聲音,聲討抨擊安蘇晗的黑粉。

而且人數眾多,數字驚人,而且比例不斷增加。

一時間關於安蘇晗人設的口水戰,淹沒了總統至親奢華出行鋪張浪費的話題。

對於這樣出乎意料的輿論走勢,安蘇晗反應很平淡,甚至就事論事的說道:「照這個形勢看舅舅暫時安全。不過我建議利用人們注意力都在我這裡時,馬上刪除關於外婆鷺城之行的各種新聞帖子,並追查策劃主謀。不管能不能查到,這一步都是要做的。」

蘇筠的目光從安蘇晗身上飄過:「大哥,蘇晗說得很好,就這麼做吧。」

安蘇晗是唯一能逼得她如此虛偽說話的人。

蘇嘯瑾吩咐洛熠后,讓大家都散了,因不放心安蘇晗,示意庄嫚多陪陪她。

蘇筠離開辦公室前,看了一眼庄嫚,想不到最先活膩的人是她,遂神色如常的離開。

關於安蘇晗人設的爭論已到白熱化。

堒港市寒園。

鄭笠盯著平板足足看了半個小時,才向祁封笙報告:「現在輿論已分成兩派,雙方不相上下。」

祁封笙似乎不滿意這樣的效果:「凡是挺她的微博、自媒體等全部重賞,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鄭笠應了,兩個小時前花錢買水軍顛覆一邊倒的輿論,現在又發動各種影響力為小姐正名。

老爺從不幹費力不討好的事,但是這回卻十分低調不讓小姐知道。老爺似乎真的很在乎小姐。

祁封笙的操作加上蘇嘯瑾的實時刪帖,很快,力挺安蘇晗的輿論站了上風。

但半個時后,又一波黑暗輿論襲來。一時間蘇家晗小姐成了整個E國茶餘飯後的話題人物。

晚間8點時,一條實名認證留言出現在討伐安蘇晗最火貼下方,並因人氣迅速攀升而置頂。

YOR集團總裁:我和我前妻在鷺城大學相識,我愛了她十年,那位污衊我前妻在鷺城大學行為不端的朋友,我要找的人藏不了,法務部已準備好律師函。我前妻及家人在鷺城的旅行費用皆是我負責,花多少錢與別人無關。我寵自己前妻,礙著誰了! 一口一個前妻,喊得甜而不膩。

激烈論戰的雙方突然沉默。

幾分鐘后,輿論出現一邊倒。

甲:十年?!那樓主說的就是假話,人家在學校就開始戀愛了,有慕景沛這樣的男友誰還做小三?深深同情自己被你蒙蔽的眼睛。過分了。

乙:我爹要是知道慕景沛是我男朋友心臟也會受不了……樂的。

丙:我家慕總霸氣,寵前妻讓你們眼紅了么!

丁:礙著我了,沒事喂什麼狗糧!

再加上因慕景沛深愛十年深情表白,黑轉粉的吃瓜網友也跟著留言。

戊:這是神馬情況,沒事離婚玩?逗我們呢!

已:復婚吧,十年深愛不容易,還離什麼離。

於是輿論的重點又從安蘇晗的人設變成全民催促復婚。

慕景沛發送一條微博:感謝各位關心。因為之前沒有向她求婚,也沒有給她像樣的婚禮,所以深思熟慮的我們做出重新結婚的決定。我一定按她的要求給她最想要的婚禮,感謝各位對YOR集團的關注。

慕景沛從不用微博,為安蘇晗臨時註冊的微博信息也少得可憐,言辭不算嚴謹,竟火得不想話。

甚至有人用當年YOR集團官宣慕景沛結婚時照片上背影,和安蘇晗做比較,側面肯定其語言里的可信度很高。

安蘇晗的人設不再遭受質疑,蘇賀珍鷺城旅行的事也因是慕景沛贊助而平息。

國會也沒有人議論財政的事。

一切恢復平靜。

安蘇晗對他另類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很不恥,信誓旦旦的說要重新結婚,哼哼,不求婚,絕不二婚他。

蘇嘯瑾並不感謝慕景沛的解圍,擅自承諾給安蘇晗一個她想要的婚禮,簡直是逼婚。

不過對所有人承諾要風光迎娶他家小白菜倒是讓人看到慕家慣有的霸氣。

慕邇凡有這樣的爹,以後的總統之位會更牢固。

要不就鬆口?

蘇賀珍對兒子的提議向來支持,在和慕家聯姻的事上,也沒有之前那般強硬,這趟鷺城之行,雖與慕景沛相處只有兩天,但對他的印象已有改觀。

只是兒子維持多年的平很系統會被打破,蘇賀珍關切的看他一眼:「事情緊急,慕景沛這樣解圍也是情況需要,你那幫幕僚會理解。晗晗的事既然慕景沛認定她,也無須著急,不如先把你和庄嫚的事辦了。」

蘇嘯瑾明白母親這樣建議是為了讓他有更多時間重新洗牌布局。

不過他和庄嫚的婚事,確實不應再拖延,因為找回妹妹的誓言,她等了他十幾年,不能再讓她等了。

隨即,一條總統府官宣引來萬人空巷的圍觀:

總統蘇嘯瑾閣下與庄嫚女士一周后舉行訂婚儀式。

一場設定好的陰謀陷害,最後變成喜事,淡靜慣了的蘇筠多少有些怒意。

她約上葉家掌門人,準備好好聊聊。

葉逸澤接管葉家后一直深居簡出。

尤其是把葉家大院擴建成澤園后,很多重要的事他會選擇在自己的地方談。

原因很簡單,私密、安全。

蘇筠看著這個接觸不多的合伙人,很是不滿,死去的葉贏怎麼會把葉家交給這麼一個人。 蘇筠根本不屑葉逸澤為她準備的茶,她時間緊,避開各種眼線才到這裡,於是直奔主題:「你的人在鷺城怎麼跟蹤的?哪怕多拍些錯位鏡頭也好,結果盡給些沒說服力的東西。」

葉逸澤也沒抬眼看她,自顧沖茶:「我說過,用輿論讓議員提出查賬的辦法很冒進,輿情不是你能掌控的。這次,不僅讓我喜歡的人受連累,還給了慕景沛表現的機會。我倒想問問筠夫人目的何在?」

茶葉在溫度適宜的人水間散開,有淡淡的茉莉香味飄出,據葉逸恩所說,安蘇晗遠在他鄉時,特別愛這種茶。

所以,也成了他的喜好。

蘇筠見不得他一副單相思的樣子:「為安蘇晗脫罪的時候,你應該站出來告訴她,是你在幫她。」

蘇筠話到即止,葉逸澤這麼藏藏掖掖的,說得好聽是摸摸培養時機,其實是怕被拒絕,不想面對人家不愛他的事實。

葉逸澤明白她話里的意思,也不動氣:「我陪伴她的時間是慕景沛也比不了的,我和她的事無須你關心。葉家與蘇嘯瑾暗裡不和才有你的機會,不要浪費我的資源。」

蘇筠:「慕景沛的本事你領教過,有他做蘇嘯瑾助力,我們的事會困難很多。所以我也希望安蘇晗能把你放在眼裡,如若不然……知道這次是她壞了我的事嗎?」

葉逸澤:「她能看清你的手法不奇怪。動蘇家可以,我的人不能碰,即便是要她死,也只能我動手,否則大家沒有合作必要。」

蘇筠:「聽說慕家二少和你走得近,你不怕慕景沛把這個慕家養子放在你身邊幹些什麼事?」

葉逸澤:「這些無須你擔心,以後你會知道他的價值。你需要的東西我會給你準備好,不過提醒一句,不要傷了我的人。」

蘇筠給他一個白眼,起身離開,穿過客廳,見到一個唯唯諾諾的女孩端著一罐茶葉走了過來。

蘇筠打量她一番,輕嗤道:「話梅止渴,自欺欺人。」

女孩渾身顫抖,怕得很。

替代品本就沒有尊嚴。

蘇筠覺得自己是自降身份了,甩頭而去。

膽顫心驚的女孩把茶葉端到葉逸澤面前,跪地送上。

葉逸澤沒接,而是帶著笑意問道;「你喜歡這種茶?」

聲音陰冷,浸入心扉。

女孩緊張的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

葉逸澤怒了,撕了她的衣服:「空有她的樣子,也比不了她。」

這副軀體於他而言,只是個模擬的充氣娃娃。

女孩坐在地上痛哭。

葉逸恩從外面回來,見到這樣的情形他已習慣。

看了一眼一絲不掛的女孩,叫了一聲:「哥。」

葉逸澤掃了一眼她身上的各種淤痕,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滾,別礙我的眼。」

女孩捂住自己跑開,消失在兩人視線範圍內。

葉逸澤沒有被剛才的事情打擾,繼續閑然自得泡茶:「你和她在學校見過了?」

葉逸恩:「她一直以為我叫高橋恩,從一個學生那裡知道我的真名,現在也不理我了。 豪寵神祕妻 她最討厭欺騙,我們會絕交吧。」

葉逸澤沒絲毫替他惋惜,只陰笑道:「她向來如此。在英國能輕而易舉相信你,而且深信不疑,很天真。知道被騙,雖不會與你爭執,但是一定悄無聲息拒你於千里,很可愛。」 葉逸恩覺得大哥說得不對:「她讓人揍我也算悄無聲息?」

葉逸澤笑而不語,許久不見,脾氣見長了。

最近,對安蘇晗的思念愈發強烈,尋思著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

蘇羽菡反覆看過慕景沛的微博后,將平板砸在秦青青腳下,指著她的鼻子罵道:「我都不屑看的廢物,還削尖了腦袋鑽到我面前引起我的注意。找溫家姐妹、散布謠言,到最後把人家湊成一對,連舅舅也鬆口。安蘇晗能走到今天應該是得益於你的幫助吧。」

對於她反諷的話秦青青沒惱,而是給予解釋:「我是想利用輿論讓她臭名遠揚,但有些事總會掌控不了超出預想,我不會就此罷休。」

蘇羽菡嘲諷的哼笑一聲:「這件事因你而變得嚴重,就算你不說這句話我也不會放過你。我只要他們分開,安蘇晗怎麼樣與我無關。」

很明白的示意。

秦青青點點頭。

蘇羽菡換上一副傲慢的表情,看看往這邊走來的孫珂傑,小聲問秦青青,「你真有那麼喜歡我弟弟,還是看上他具備繼承蘇家家業的資格?」

秦青青不知怎麼回答,用茫然的眼神望著她。天生的表演家不需要訓練。

蘇羽菡呵笑道:「最好不要有總統夫人的野心,我保證就算我弟弟能接替舅舅的位置,你也沒資格。畢竟你以前乾的那些事,總統夫人怎麼能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說完,也不顧秦青青發白的臉色,和孫珂傑打了個招呼,踩著高高的瑪麗珍鞋離開。

秦青青低下頭,對她的話沒有半分深思的念道:有沒有,屆時不是你說了算。

孫珂傑看過姐姐離開的神色后,走向受到人身攻擊而委屈得不行的秦青青身邊,安慰道:「姐姐嘴硬心軟,別往心裡去。」

秦青青看向她,波光粼粼的雙目很柔弱:「就算我愛你,也是不非要和你在一起。對於安蘇晗,早想和她不互相干了。為了讓姐姐對我的印象好一些,我才會做這些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心裡不好受……」

孫柯傑很理解她的委屈:「如果我不知道你的用意,就不會讓旗下公司投資你耑丘生物的股權。知道我用了多少錢?我們已經拴在一起了。以後別說不要和我在一起的話。」

孫柯傑的信託資金在她的生物公司投資了多少,秦青青心裡當然有數,不然也不會如此好脾氣面對蘇羽菡。

很意外的是祁封笙最近沒有什麼動作,難道是畏懼孫家勢力?和孫珂傑分開也只是說說而已,她喜歡的男人,又能讓祁封笙有所顧忌,誰會捨得離開。

安蘇晗一直在關注孫珂傑信託資金的動向,直到作死的兩人成了一根繩上的螞蚱后,她認為時機已到。

一封壓了很久的前職員實名舉報信發去了相關監管部門。

但因幾天不見動靜,她需要找人了解哪一環節出了問題。

芯星基本上無策可獻:「羅八穩派去保護實名舉報的人,這幾天也沒盯出什麼異常。但是監管部門那邊得慢慢打聽,一時也急不來。」

安蘇晗沒有掩飾自己的擔憂:「這一次不行,以後就難了。時間拖得越久,難免會有內部人員給她報信,秦青青銷毀證據的機會就越多。」

出其不意儘快讓她破產,一旦錯過時機,又得另尋它路。她倒不是沒有別的法子,只是求個「快速」而已。 賀晨一來就見到兩個美女沉默憂愁的樣子,很不忍心的問道:「姐,誰讓你不高興告訴我啊。葉老師我都為你揍了,還要收拾誰,你說話,別客氣。」

安蘇晗抬眸瞟他一眼,「又來逗我,還沒想明白?」

賀晨嬉笑解釋:「我不是來找你的。我來看看芯星,順便看到了你,誰讓你們站一起。」

這小子轉目標了?難怪這些天她清凈得很。

從芯星去賀家給他解圍開始的? 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 安蘇晗不敢往下想,萬一姜非頴要怎麼她,她家前夫應該能保護她吧。

怎麼有種沒底的感覺呢?

安蘇晗向他勾勾手指,賀晨開心了向她奔了去,心裡還是有些痒痒的感覺,畢竟表姐對他一向不冷不熱,現在主要找他說話,有種被女神眷戀的感覺。

心性未定的青年,在好感上就這麼疏狂!

安蘇晗低聲道:「芯星比你大,不適合你。」

賀晨不拘的笑道:「我就喜歡姐姐。」

說完,向安蘇晗眨眨會說話的眼睛。

兩人沉默了一下,顯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點了點頭,當下互相對視了一眼。

Previous article

「敢問龍王前來所為何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