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府廳堂里,宋儒書有點如坐針氈,蘇相畢竟是聖上的太傅,更是三朝元老,其威嚴並不比聖上弱。而他宋儒書,也僅僅是個醫術頗精的小御醫,這麼一坐著,就感覺自己被蘇相審視好幾遍。

而蘇相的想法卻是……宋家小兒年輕有為,謙遜有禮,確是萬千女兒家的好夫婿,奈何他蘇家僅簫兒一脈單傳,若有得一個女兒……

蘇眉來到的時候,便看到蘇相如同岳父審女婿一般觀察著宋儒書,整個人都凌亂了!

難道蘇相已經知道了自己兒子斷袖?!

硬著頭皮,蘇眉有點小心翼翼,「爹?」

「簫兒,你來了,」蘇相點點頭,「譚巡撫與我約好了下棋,我先走了。」說罷,蘇相臨了還滿意的對著宋儒書笑笑,更讓蘇眉莫名其妙。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相對沉默的二人一路向街市走去,看街上人群熙攘,萬家燈火,好不熱鬧。

而蘇眉卻心事重重。

「子虛,你怎麼了?」一路上宋儒書都在悄悄觀察著蘇蕭,只是覺得他面色雖是如常,但與平常不同,今晚的蘇蕭自是沉默許多。「還在想長公主嗎?」

「我欠她太多。」想到那個很是賢惠溫柔的女子,蘇眉有點內疚,也就點點頭,順勢接了下去。

「恕之亭不明,子虛一向同長公主感情很好,相敬如賓……」

「你不懂。」蘇眉沉重一道,她難道還要說自己不能百合嗎!「你不明白……」她憂桑啊~

【今天看了書評區的評論,桃花很感謝曾經等更新等了那麼久的寶貝,如今實在等不下去了,關於更新的原因桃花一直有在說,如果是因為更新問題而離開的話,只能說對不起,以及感謝。 飛燕伏龍傳 另外說一句,桃花的工作是沒有新年過的…都是沒時間啊!寬面淚!】 蘇眉幽幽嘆了口氣,眼裡滿是化不開的憂鬱,帶著徐徐清風,也頗有風韻恣意。

宋儒書偏頭看了看,一時間也被他眼中神情干擾。

其實……那是她內心無比糾結好嗎!

二人漫步鬧市,恍然一種不沾凡塵的隔世之人,雖是話少,卻隱隱有寧靜和默契的氣氛。

楚熠自人群里踱來,嘴角弧度正好,一身白衫如雪,月色朦朧籠罩,似仙非仙。

「楚世子,真巧。」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踐行男主攻略,第一步就是各種刷存在感!蘇眉的眼睛如同雷達一般,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發光體般的男主!

「蘇公子,宋御醫。」楚熠點點頭,也算是打了招呼。

三人以閑逛相遇,各自又無感於花燈,自然而然也就一道走了,就算沒有女主的影子,楚熠仍然出現在了順天酒樓,點了一些淡酒薄菜,坐在窗邊看著街景……

現在則是三個人坐在窗邊看街景。

蘇眉閑來無事,一邊偷偷察看著空間里程錦月的情況,一邊又在內心裡各種吐槽7351……

「子虛?子虛?」宋儒書輕輕推了推蘇眉,才把她喚回神,「你看那是誰?」

蘇眉順著宋儒書指著的方向看去,正是君玉恭與幾位官家小姐在街上散心,雖是都戴著面紗,但更有了一絲朦朧之美。

君玉恭一身淺綠翠色水袖宮裙,端莊優雅,她微微皺著眉頭,似是不喜。

也許是察覺到有人在看她,她竟抬起頭來四處張望。蘇眉趕忙轉臉一飲杯酒,遮住了自己的臉頰。

說不出來是什麼心情,蘇眉想著自己做的是否太糟糕了。一杯接著一杯,此刻的她只想忘卻煩惱,顯得沉悶而煩躁。

「子虛?子虛……」迷迷糊糊之間,蘇眉總是覺得有人在叫自己,擺了擺手,她有些煩悶,「我沒醉!」

那人:「……」

「我只是心……」蘇眉難受的揉了揉太陽穴,一手捂著心口,「心、好累!」

「你還喜歡長公主嗎?」那人又問。

「君玉……恭?」蘇眉疑惑地眨了眨眼,忽然想起君玉恭就是長公主,「她……很好,人很好……只、只是我們……不、合適。」

喝高了也還沒忘記自己的身份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蘇眉覺得自己真是棒棒噠「嗝……」

「你真的醉了。」那人嘆了一口氣,好像是要把蘇眉扶起來,蘇眉迷茫的睜大眼睛攔著那人,發現正是楚熠,嘿嘿一笑,然後一張嘴就貼上了他的臉頰。

那人動作一頓,身體僵硬了許多。

「放……輕鬆……」蘇眉淺語呢喃,雙手搭在他的肩上,臉湊過去,「我……我來教你怎樣親……吻。」

隨即,她就閉上眼睛,摸摸索索探到對方溫熱的唇瓣,輕輕一咬……又是感覺到對方身體的僵硬,蘇眉一不做二不休,就一把抱住那人,「張嘴,乖……」

「放鬆,別怕……我會很溫柔的……」蘇眉低低笑了笑,蹭了蹭對方的臉頰,「吾與先生解戰袍,芙蓉帳暖度春宵……」

那人:「……」這說的都是什麼跟什麼?

【今天一整天都在上班,只有中午一小時和下午的一小時吃飯時間,元旦福利加更什麼的……臣妾做不到啊!捂臉蓋鍋蓋,好了你們可以砸雞蛋了】 揉了揉腫脹的太陽穴,蘇眉皺著眉睜開眼睛,想著自己昨天大概是喝了太多酒,腦子裡一片混亂,話說她昨天好像……把楚熠強吻了?

卧槽真是酒壯人膽啊!她居然也把男主強吻了!數數她在這個世界里就一直抽風沒停過,蘇眉也是醉醉的了!

不過……這裡貌似不是蘇府?

吱呀——

「你……醒了。」宋儒書推開門,眼神有些躲閃,但仍保持著嘴邊陽春三月的微笑。

蘇眉點點頭,才要說話,宋儒書又搶先一步道:「這裡是之亭的寒舍,外邊正鬧著錦妃失蹤,還有……蘇府也不太平。」

「怎麼了?」蘇眉不理解,要說錦妃失蹤她還能理解,只是蘇府怎麼也不太平了?

「聖上似乎很是生氣,長公主也時常去蘇府……」

等等!她這是睡了多久?!怎麼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崩了!

「子虛還是……快逃吧。」宋儒書皺了皺眉,「之亭雖銀兩不多,還是可以安全護送子虛離開此地的。」

蘇眉:「……」她被通緝了?

「到底怎麼回事?」

「沒事……你……你快走。」宋儒書並不想多說,扶著蘇眉起床,蘇眉卻一把握著他的手,一臉凝重。

「是不是臻陽王謀反,楚世子受傷了?」

「你、你怎得知……」宋儒書很是驚訝,他明明給蘇蕭下了葯……昏迷了這麼久的他,怎麼會清楚這半個月里的所有事情!

蘇眉心裡咯噔一聲,沒有想到劇情已經進行到了這裡!

臻陽王謀反,男主男配為女主而戰,男主不慎受了傷,君玉恭為女主而死,后女主以各種理由偷溜出宮去照顧男主,才得兩人感情升溫。

如今……哦,女主在她空間里……嗯……人還在昏睡著。要不是有系統君以各種高科技給女主灌輸營養,否則女主早該咳咳……餓醒了!

「那聖上和長公主如今……」

「臻陽王只是在城外駐守了大軍,當夜暗襲聖上,楚世子為此才受了傷。聖上和長公主都很擔心……子虛。」

那你剛剛說的聖上很生氣是怎麼回事?

宋儒書眨眨眼,莫名看著蘇眉的一臉操蛋,「之亭,我睡了多久?」

「半個月……」

蘇眉:「……」我叮……

喝醉了居然能睡半個月,她的酒勁好可怕!「我要去一趟宮中!」她想她還是把女主放出來吧,這麼收著女主……好像不太好?

「這……」宋儒書並不贊同,外面現在亂的很,宮裡也是人心惶惶,臻陽王也不知究竟策劃了多久,準備甚是充分,竟讓楚世子也受了傷。

「那你小心。」看蘇眉堅定的眼神,宋儒書還是點了點頭,塞給她一瓶子葯,便附身過來,差點把蘇眉嚇了一跳。

「太醫院中有不少都是臻陽王的人,之亭也不敢給楚世子醫治,這裡是幾粒續玉丸,就麻煩子虛了。」

「我明白。」文里也曾說了這些,只不過當時宋儒書只是派了一個信得過的小太監去的,如今她這是……佔了小太監的位置? 偷偷溜到宮裡,尋了一處冷宮,蘇眉才將程錦月放了出來。眼看四處無人,蘇眉正要離開,哪知幾個黑衣衛瞬間就將她圍了起來,臻陽王一身夜行衣,至中間冷笑而出,「長駙馬,本王恭候多時了。」

蘇眉:「……」她她她她……

抬眼看了看冷宮匾,「宜德宮」三個大字閃瞎了蘇眉的眼。

廢材王妃,風華絕代 尼瑪!她居然看也不看,就撞上了女主被臻陽王抓住的宮殿!作孽啊!這叫啥來著,自己送****來了!

蘇眉捶胸頓足,一臉悲痛欲絕,「我……不是長駙馬。」

「……」一擺手,臻陽王並不是很在意這種細節,「那就請蘇公子來寒舍喝茶吧。」

「我我我……尿急。」蘇眉眨眨眼,這純屬坑爹啊!她才剛出來啥也不知道啊!

臻陽王:「……」

「蘇公子請吧。」幾個黑衣人上前來就圍住了蘇眉,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就朝著臻陽王的大本營飛掠而去。

為神馬這一個個皇親國戚都有辣么厲害的武功,這不科學!!!

蘇眉被人按著在空中感受風一般的速度,內心無比哀傷,她只想說:咱能不能不打觀眾!

看女主還在昏睡,被人如同麻袋一樣的扛著……再看看自己,果然斯文多了。不出片刻,幾人已經到了城外的軍營大棚,蘇眉見到了傳說中的蒙古包……

話說為啥軍營都是蒙古包呢……蘇眉你放錯重點了吧啊喂!

臻陽王把俘虜直接帶進了自己帳篷不遠處的小帳篷,外面幾層士兵……這裡能吃能住,不如她權當旅遊了吧!

幸運的是,她和女主被軟禁在同一個帳篷里。那可是女主啊!一定會有人救她的不是~她只要乖乖等著被救出去就好了!

端正了心態的蘇眉要多輕鬆有多輕鬆,完全把這當自個兒家中一般,程錦月悠悠轉醒時,正看到蘇眉有模有樣的練字……

挺拔如松,端坐清風,俊眉秀目,面若冠玉,唇若塗脂,煞是迷人。「子……虛?」程錦月揉了揉頭,「我這是……我……在哪?」

她記得她在宮宴里是喝了那杯下藥的酒……葯勁發作,便是子虛救了她……子虛……那****依偎於子虛懷裡,竟是這般溫暖與安心,她……想到這裡,程錦月不禁紅了紅臉,也不知她是否與子虛發生了關係……

難道說,子虛如今帶著她逃出了皇宮?

聞言,蘇眉抬起頭來便看到程錦月羞紅了臉,面若桃花妖嬈如斯,看著她的眼神也有點不對勁……

「錦妃,你醒了。」蘇眉故作不知,無視了程錦月的眼神,點點頭又繼續練字打發時間。

「子虛,你……我說過你不必叫我錦妃。」程錦月皺了皺眉,有些苦惱蘇蕭似乎總是有一種淡淡的疏離感,仙人如玉,最是不得接近。「我……稱我為菲兒便可。」

「子虛不得直呼錦妃閨名。」蘇眉幾乎是條件反射就拒絕了女主,「還望錦妃自重。」

「那……若我說,我並不是錦妃呢?」咬了咬唇,程錦月緩緩開口,決心要把自己的秘密說給蘇蕭聽。 蘇眉:「……」女主要對她坦白了!

她是該暈倒呢還是拒絕呢還是接受呢!

「錦妃莫要說玩笑話,如今你我二人的命,可是捏在臻陽王手裡。」你是女主你不怕,勞資可是個炮灰啊!活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求別說話惹得臻陽王一個不高興把她當豬肉捅兩刀就算完了!

「臻陽王?什麼意思?」程錦月一頭霧水,想要開口再問,只是帳篷一開,說曹操曹操到。

「錦妃昏睡多時,可算是醒了,剛好本王擺得一席酒菜,兩位請吧。」臻陽王雙手一拍,就是一眾下人端著美味佳肴擺滿一桌,臻陽王笑的肆意,「本王請二位來此不過做客,以免改朝換代誤傷了二位,想想明日,二位便可與心念之人相見了。」

蘇眉:「哦,那我現在可以用膳了嗎?」

程錦月:「……」

臻陽王嘴角抽搐了一下,才找回自己的笑容,「當然,蘇公子請。」

也許是蘇眉的不識好歹,臻陽王被噎了一下當即拂袖而去,不願再看二人嘴臉,程錦月這才反應過來,「子虛剛剛是故意的吧。否則臻陽王也不會這般輕易放過我二人……」

蘇眉:「……」她只想說,妹子你想多了,她是真的不關心改朝換代,她真是餓!

見蘇眉不說話,程錦月只當她默認,便羞澀一笑主動坐在了她身旁……

「子虛,來嘗嘗這個……」

「子虛,你要多吃些肉。」

「子虛,吃一口魚吧,我幫你剝了刺……」

……

蘇眉:「……」摔!她絕逼是隱藏男配吧!女主怎麼就看上她了?!還讓不讓人好好吃飯了?

「我吃飽了。」默默放下碗筷,蘇眉就要離開,又是被程錦月拉住袖子,「子虛怎麼才吃這麼幾口?是害羞了嗎,子虛可否聽菲兒說上兩句?」

蘇眉:「……」她可以不聽嗎?

深呼吸一口氣,蘇眉無奈開口,「你說。」然後內牛滿面。

「我……我並不是晉宋之人,而是……其他世界的一縷幽魂……」

又來了又來了,穿越幽魂必備,介紹我二十一世紀高科技大華夏!

蘇眉沉默的聽完了程錦月的「悲慘命運」,然後抬眼看了看她,半晌才道:「所以說,你現在是鬼?」

程錦月噎了一下,嘴角抽搐,「算……是吧。」為什麼子虛的反應這麼平淡?!不應該啊!難道他不嚮往飛機潛水艇手機這一類高科技?

蘇眉一副瞭然的樣子,「也就是說,你真是我晉宋禍國妖妃?」

程錦月:「……」

「難怪聖上會對你一見鍾情。」

程錦月:「……」

「難怪長公主信佛會對你心有芥蒂。」

程錦月:「……」

「如今晉宋毀了你又要來誘惑我,你究竟是何居心?」

「不,我並不是……」

「你走吧。」蘇眉搖了搖頭,「我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只求你離去,保我晉宋平安。」

妹紙,你太愛國了!

「我……子虛……我喜歡你!我我……」程錦月語無倫次,她才慌了,一面感慨蘇蕭的寬宏大量與愛國義勇,另一面又害怕自己才找到了良人卻要從此分別。

娘親推了我一把,帶我和姐姐上前一同跪下,那邊爹爹也走了過來對著皇上解釋道:「皇上贖罪,小女生性頑劣,打小便愛闖禍,見尋豪會熱鬧就偷偷女扮男裝參加了,還請皇上贖罪」

Previous article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陸奇在焦急的等待著,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玉符之上傳來了一道虛弱的女聲:「陸……奇,我費盡全力終於逃到了內特森林,那些皇族之人追到這裡之後,竟然不敢向前追擊了,所以我暫時脫離了危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