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家人被嚇得一震。

但是白家那邊卻有些不好受了。

原本對蘇嬌嬌上下其手的白綢忽然尖叫一聲,就昏倒在了地上。

連著他身邊的好幾個白家弟子也都一下子暈了過去。

可偏生什麼人攻擊的他們都沒有發現。

所有的人都嚇傻的後退了一步。

蘇蘭則是趁機一下子將女兒搶了回來。

就聽上方白袍老者忽然也是冷哼了一聲,怒喝一聲,「蘇染你卑鄙! 總裁強勢奪愛:毒舌少奶奶 竟然用神識攻擊一個後輩!」

底下一片嘩然,實在是難以想象的到。

蘇家那位老祖在上方和兩位大能交手,竟然還能夠分神照顧下面。

他們這些小蝦米有得還沒有到入門天師的級別。

不少更是剛剛學會坑蒙拐騙,勉強算是個小道長。

站在後方原本就充數的人不由得齊齊的後退了一步,甚至有得人乾脆直接就偷跑了。

至於謝家的人,根本就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蘇染卻是爽朗一笑,用她那破鑼嗓子繼續道,「敢動我蘇家的人,沒把他剁成肉醬就夠便宜的了!」

綜擋我者,死 嗯,就是有點難聽!

她一邊說,兩隻乾枯的手卻是呈鷹爪之勢,刷刷一點都是不手軟,只撲對方面門命氣。

這是極其陰險的招數。

就算是以陰險著稱的白清和白濁兩兄弟也嚇了一跳。

他們生活在新世紀雖然參加的戰鬥不少,但是比上曾經活了千年的老怪物蘇染來說這些制敵之術就像是孩子過家家。

只是礙於等級實力的懸殊限制。

再加上本體染病多年,拖延的時間有點長了些。

「簡直是欺人太甚!」白清大喝一聲,來勢兇猛地在胸前劃出一個巨大的八卦圖來。

白濁輔助在後,只是剛剛被蘇染抓了幾下子,明顯的有些力不從心。

蘇染悶悶地看著這些自己從未見過的新招式

正想著怎麼破解,就聽見下方有一個小和尚阿彌陀佛的念經聲。

她平生最閑不住,聽到這音就頭大的不行。

不由得大喝一聲,「停!」

這一聲爆喝,愣是將白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聚集起來的太陰之氣,一下子一個吹了一乾二淨。

白清一下下了氣,後退了好幾步。

要不是白濁在後面扶著他,恐怕就要摔下去了。

「你,你簡直是欺人太甚!」白清再也顧不得仙風道骨,指著蘇染的鼻子怒道,「謝琦你個老匹夫你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兄長!」白濁驚呼一聲,沒想到白清竟因太陰之氣一下子泄了個乾淨凈傷到了內腑,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蘇染一愣,這具身體一直不太好用,她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呀。

正出神,就聽下方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就有人喊道,「少宗主來了!」

「蔡少宗主來了!」

蘇染挑眉,這好像是個後生,怎麼聽著好像比她還威風似的?

嗯,有點不爽。

她正胡思亂想,乾枯的身子也逐漸要軟綿綿下來。

就感覺身後一道炙熱的掌風拂過,她一個下腰,竟是險險的躲了過去。

憑著蘇染的直覺,這人比白清兄弟倆修為高多了。

不過她這老嫗做得如少女一般的下腰倒是讓白家兩個兄弟一臉難以置信地瞪直了眼睛。

雖說修仙者身體衰老的緩慢,甚至還有人可以駐顏。

可那都是萬里挑一。

蘇老太婆那是多大年紀了,一百二十多歲的人了。

竟……竟然還可以下腰!

見他倆發獃,蘇染哈哈一笑,「就先讓本座送你們兩個老東西下去吧!」 她這一掌還沒有送出去,就聽對面傳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哼,蘇染,你的對手是我!」

一股炙陽之氣迎面撲了過來。

蘇染身子一側堪堪地避了過去,灰色的袖口就被燒掉了一角兒。

白清和白濁兄弟倆則是瞬間各站了她的斜后一側。

竟是呈三角鼎立之勢將她團團圍住了。

蘇染抬起乾枯的手擦了擦唇角,視線準確地對準了前面的謝琦,看得出這個老頭子修為比她還隱隱地高上幾分。

陽火旺盛,用得又是三昧真火。

這是一個很棘手的人物。

下方因為蔡少宗主的到來,早已經進入了僵持階段。

眼看著謝家的人又參與了進來,蘇海清對著蔡少宗主道,「少宗主,我們家老祖大病還未愈。謝家和白家未免欺人太甚。這您要是都不管,恐怕寒了我們四大家族的心了。」

「是,是!」蔡國權有些擔憂地看了看上面站立不穩的蘇染,心中有些犯嘀咕。

他老爸的意思是坐收漁翁之力。

只不過蔡家子嗣眾多,他並不是唯一的繼承人。

能夠多拉攏一個家族,對他來說好處是極大的。

這一次他來也帶了不少自己得力的人。

可對上謝白兩家的高手,還不夠。

看著明顯落了下風的蘇家老祖,蔡國權的心裡比誰都著急。

謝白兩家不比別的家族,明顯的是謝家要圖謀不軌。

只是蔡老狐狸向來喜歡渾水摸魚,兩不得罪。

蔡國權清了清嗓子,「各位前輩給我個面子,能不能暫且放下恩怨。」

這話說得極其沒底氣。

不說那些未出世的老怪物們,就是眼前的幾個立宗老祖也不一定會把他放在眼裡。

沒有人應。

蔡國權尷尬地撓了撓頭。

他身邊的一個道士氣得臉色鐵青,「謝家的老祖,我們少宗主和您說話呢!」

這道士十分耿直。

話音未落就被一道烈焰掌從上空打了下來。

他雖是個神通的小天師,可對上立宗期的也只有眼巴巴的吃癟的地步。

蔡國權丟出一道乾坤鏡想要擋一擋。

現在修道的人本來就少,他手下級別達到神通入門的也不多。

蘇海清也是祭出了一枚帶著靈氣的天極標。

只可惜靈器還未到跟前就被對方的三昧真火給融化了。

蘇海清大驚,這謝家的底蘊果然是四大家族裡最強的。

眼看著那小道士就要喪命於此。

忽然天空中降下一隻透明的珠子,正好將那一團三昧火吸了進去。

緊接著就是砰砰砰!

三下子!

謝家和白家三位老祖就被齊刷刷地給從半空中踹了下去。

緊接著就是在眾人目瞪口呆中,一股勁風將對面白家的人齊刷刷地往後推了數十米。

就聽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傳來,「滾!」

聲音如枯枝一般。

直將一些修為淺薄的嚇得出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謝家那位老祖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邊吃力地罵道,「蘇染你個卑鄙的老狐狸,竟然敢使陰招,有本事光明正大的來。」

眾人抬頭,半空中隱在雲霧裡的蘇染冷哼了一聲,「那也行,先等你們能動用靈氣了再說吧!」

頓時一片嘩然。

糯米糰子有點拽 什麼三位老祖三對一,竟然還被人封了靈氣。

白清白濁兄弟更是臉色陰沉,他們為了這一日策劃多時。

甚至不惜得罪蔡國權這個少宗主,沒想到竟然是鎩羽而歸。

「怎麼?你們還留著等死呢?本座數三下,若是你們還都在不要怪本座不客氣了!」隱在雲霧裡的某人陰森森地道。

下面的蘇家小輩們早已經是一臉崇拜。

就連蔡國權也是眼睛一亮,看來他有必要重新估算蘇家的合作關係了。

「哼,老妖婆,三對一,你以為你能好到哪裡去。就算是我們不能動了,我們還有好幾百的子弟呢!」白濁冷哼一聲,只是肚子疼得讓他倒吸了一口氣。

那聲音的震懾作用也就去了一大半。

他話音未落,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半空中按了下來。

然後撲騰一下就對著蘇家的人跪下了,嘴裡也流出了鮮血。

白清見狀大驚,悲切地喊道,「二弟!」

謝琦眯了眯眼,冷哼道,「我們走!今日你強行用秘術提升了自己的實力,我就不信你會一直撐下去!」

竟是要秋後算賬了。

蘇染挑眉,不過這老傢伙倒是精明。

她確實是強弩之末了,方才她強行喚醒陰陽珠擋了蔡國權身前的那一擊。

又燃燒了所剩不多的壽元。

眼下也只能靠著強大的神識哄騙住這幾個老東西罷了。

「哈哈?」蘇染仰天大笑,「看來你是不想走了,就算是本座用秘術提升了實力。現在斬殺你們幾個老傢伙還是可以的。」

這是承認了。

白家的人果然一副如此的表情。

蘇家的人則滿是戚戚然,「老祖!」

為了他們蘇家,老祖真得是太偉大了。

「保住蘇家!團結一致,誓死對抗外敵!」

眾志成城的口號聲,嚇得白家那些草包就是往後一退。

白家這些年,幾乎全部的功力都放在投機取巧,積極造人上,對人才的培養並不是很上心。

蘇家人這麼團結。

白家那位清老祖就知大勢已去,狠狠地道了一聲,「咱們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頗有大義凜然的樣子。

蘇染在半空中哼哼唧唧地冷笑一聲,「要是滾得慢了,休怪本座就將你們留下了!」

這話一出,眾人就見白家的人竟然一溜煙兒的不見了。

「老祖?」眼看著白家沒了身影,蘇家的人虛驚一場。

大家這才想起那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老祖來。

蘇海清身為族長,這次能夠保住蘇家感觸頗深。

「老祖?您在哪裡?」

周圍一片靜悄悄的,蘇家的人面面相覷,他們的老祖該不會是憑空消失了吧。

蔡國權和王茹一行人也是滿是驚疑和焦急地四處打量。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蘇家主宅的房頂子上傳來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我-在-這-兒!」

那聲音很微弱,卻很清楚。

不知道是誰眼尖,指著房頂道,「快看,老祖在主屋的房頂上!」

「老祖?」蘇海清感慨地上前一步。

就見蘇染吃力地對他揮了揮燒掉一半的袖子,「快,快扶我下去。 全能監督 我-下不去了!」

蘇染一臉的痛惜,好不容易在什麼少宗主面前裝個逼。

關鍵時刻竟然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再醒來的時候,蘇染周遭的一切都是白乎乎的。

只有周遭走動的幾個凡人小姑娘的身上穿得是些淺藍色的工作服。

那工作服的樣子很奇怪。

不過見多識廣的蘇老祖也沒有少見多怪,而是緩緩地睜開眼淡定的打量著周遭的一切。

嗯,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蘇染鑒定完畢。

才又開始掃描自己的身體,抬了抬手,入目的還是那隻泛著灰色的枯爪。

全身軟踏踏的根本使不上一點力氣。

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 她挑了挑眉,正待細細地研究一下自己新身體,就聽身旁一個小護士尖叫了一聲,「蘇老祖醒了!」

蘇老祖?

這是說她了。

坐在裝甲車內的唐術刑三人,從觀察孔看去,看着那名僧侶,從那張稚嫩的臉上判斷出他最多不過十五六歲而已,還是個孩子,是什麼給予了他這麼大的勇氣,敢獨自來攔下軍方的車隊,試圖來喚醒沉睡在這些士兵們回憶中的信仰。

Previous article

“又是陰謀論者?”白蓮好笑的猜測道。她不是沒有想過陰謀論什麼的,但是即使有陰謀,系統要幹嘛,她這種完全憑藉系統得到一次又一次輪迴的輪迴者又能做什麼?她完全沒有和系統作對的興致,她一直是及時享樂主義者,有時候她會想着如果她進了主神空間之類的絕對會第一時間自殺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