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戰並沒有在空中多做停留,深呼一口氣后,又從新跳落下來!

站在了馬車的正前方,寬厚的身體好像一堵移動的城牆。擋在了張致遠和馬車的中間,蕭戰依舊一言不發的盯著不遠處的『九龍門』的九龍衛張致遠。

好像在用這種無聲的藐視,來恥笑對方的無能!

見到這樣的場面后,張致遠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的驚訝,只是微微的露出了一絲冷笑。

緩緩的拍擊著手掌說道:「凝元境界大圓滿啊,好厲害啊。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當年江湖上的『紫面金剛』蕭戰吧。」

「怎麼了這是?做人做夠了,來給人做看門狗了?」張致遠一臉譏諷的笑到。

「住口!你這個武林的敗類!要說做狗啊,你『飄渺如雲』張致遠自稱第二,誰人敢說第一啊。」這個時候玄衣騎士中唯一的一個女性竹源走了出來,來到蕭戰的身邊,對著張致遠開口嘲諷到。

聽到這幾句的赤/裸裸的冷嘲熱諷之後,張致遠原本紅潤的臉色,頓時氣的鐵青,一雙劍眉挑了一挑。

正要暴起殺人之時,忽然看到對面這個一身玄衣的男裝打扮女子。頓時露出色授魂與的表情,一臉的豬哥相。

只見對面的女子雖然一身男裝的打扮,但是也沒有掩蓋其嬌美的容顏,膚白勝似雪,輕掃淡蛾眉。絳唇映日,星眸怒嗔。

尤其是在這一身女扮男裝的打扮之下,更顯的有那麼幾分颯爽英姿之氣。再加上此時微微發怒的胸口一起一伏之間,更見波濤洶湧之態。

「喲,這個我見猶憐的可人是誰啊,怎麼資料中沒有寫到啊。」張致遠一臉淫/笑的問到。

身後站立的大漢,連忙在懷中掏出了一本名冊,極速的翻看了起來。

當翻看到第三頁的時候,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畢恭畢敬的說道:「回張大人的話,咱們諜報司給的情報里,也沒有具體的提到這人。」

聽到這裡的時候,張致遠臉色微微一沉。

見到就要生氣的張大人,這個大漢頭上瞬時間就冒出了一頭冷汗。

連忙補充道:「只是在『紫面金剛』蕭戰的所有個人介紹里,和面前女子年齡相當的女性,只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同門師妹。竹源,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女人了。」

「嗯。」蕭戰滿意的點了點頭,微笑著隨口問道:「什麼境界?」

「回大人的話,這個資料記載的是兩年前的境界,那個時候是先天境界大圓滿,看她現在的樣子,估計變化應該不大。」

「嗯,不錯,這樣的小辣椒,比較適合我這樣的重口味。一會兒動手的時候,告訴下面的兄弟們,眼睛都給我放亮點。誰要是給我碰壞了,我他娘的剝了他的皮!」

「大人放心,小的明白,一會兒就通知下去。」保證給您毫髮無損的抓起來,供給大人好好享用,黑臉大漢一臉淫笑著說到。

「嗯。」張致遠聽到這樣的答案后,這才算滿意的點了點頭。雙眼露出一股炙熱的目光,盯著遠處的竹源。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話不多說,藍海探出一絲混沌之氣慢慢摸向手心,果然,手心的地方有一處封印,藍海驚感神奇,與紫魂二人將封印慢慢包裹。

那絲封印雖然微小,但極其牢固,二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打開一個小口。

“夠了,將那圓月逼近去就好了。”

藍海先動用夔牛的雷電能力將圓月禁錮,然後用火鳳凰的火焰推動禁制將圓月逼近手心的封印中,最後,藍海與紫魂二人將圓月封印起來時已經精疲力盡。

藍海的手心那枚紅色胎記也變了樣,本來橢圓狀變成正圓,四周多了些花紋,仔細看就像一隻眼睛,好像能看破時空,洞穿未來。

而藍海手中的那枚海市蜃樓石並沒有什麼變化,除了本應該在裏面的那絲光點。

“這,能不能騙得過傭兵工會。”藍海看着此刻已經完全變成鵝卵石的海市蜃樓石說道。


“應該可以,雖然這石頭看起來像是普通的石頭,但手感不同,而且即便失去了光點,這石頭也有研究價值,丟給那些學者研究去是了,到時候所有傭兵都會注意這件事,如果傭兵工會處理不好,那可是打自己的臉。”紫魂明言。

“不過得讓別的傭兵注意這件事纔好……”藍海說着陷入沉思。

要想讓傭兵工會不得不拿出半部殘篇,藍海必須讓別人知道有人得到了海市蜃樓石並且準備去玄月交任務,這樣所有的傭兵都會集中到玄月,到時候藍海再出現,傭兵工會不得不交出半部殘篇,可這樣做還有另一個弊端。

死亡!

如果所有的傭兵都知道藍海得到了半部殘篇恐怕藍海走不出玄月,沒有人能抵擋一部上古殘篇的誘惑,即便大部分傭兵都非小人,只是如果掌握了這半部殘篇,以後執行任務時的存活率提高不是一點點啊。

不過,即便如此,藍海還是下定決心,不管怎麼說,這殘篇自己一定要拿到,如果能修煉到上面的功法,藍海的境界恐怕會提升很多,而且上古功法可不同於現在的功法,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修煉天堂。

打定主意後,藍海便走出客棧,來到一家低級酒家,這裏價格不高,是傭兵最愛的地方,已經酒家撲面而來一股汗臭味,藍海知道,來對了。

找了個角落坐下來,藍海展開混沌之氣,仔細聽着傭兵們的談話。

“哎,你聽說了麼,那海市蜃樓石被人得到了,有人親自見到屍王的屍體,全身精血都被吸乾了,也不知是誰幹的。”

“早知道了這事都鬧得滿城風雨了,三支SS團都氣吐血了,自己好不容易重傷了屍王,卻叫別人撿了便宜。”

“依我看吶,不論是誰估計都吃不了兜着走,得罪了三大SS傭兵團,在這龍紋大陸不用混了。”

“你說全身精血被吸乾?這中手段我怎麼在哪見過?嘶……我想想,對了,我想起來了,一月以前在耀陽出了個戰地修羅,當時他的手段就與那殺死屍王的手段極其相似。”

藍海聽到這裏忽然一驚,沒想到竟然有人看出了自己的手段。

我有一座諸天 那戰地修羅真這麼厲害?我怎麼聽說他才十幾歲,能是屍王的對手麼,那屍王可是從十幾個領域強者手下逃走了。”

“可那屍王也重傷了,說不定就是被戰地修羅擊敗呢。”

“可從屍王的屍體來看,不止被吸乾,屍王在死前左臂好像被什麼野獸咬掉了,我沒聽說那戰地修羅有什麼坐騎啊?”

“得了吧,那戰地修羅這麼強,收個坐騎還隨隨便便。”


藍海心裏大駭,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從屍王的死聯想到自己,太恐怖了,雖然間接幫助了藍海,但同時也讓藍海處於一個危險的境地。

這時,藍海叫過一個小二,然後忽然將聲音揚高:“什麼,戰地修羅帶着海市蜃樓石去玄月交任務了?”

藍海一聲大叫,不禁將小二嚇得愣在原地,而且成功的吸引了所有傭兵的注意,頓時整個酒家響起沸騰的喧譁聲,藍海乘機逃出了酒家。

回到客棧後,藍海便火速收拾好東西,離開了永州,自己已經將消息散播出去,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趕在衆傭兵前面回到玄月,提前準備好逃跑路線,等得到了半部殘篇後能活着離開玄月。

在藍海趕往玄月的時候,整個永州沸騰了,不知從哪裏傳來的消息,戰地修羅帶着海市蜃樓石去玄月交任務,於是所有的傭兵都匆匆收拾行李,趕回永州。

在別的傭兵還在路上的時候,藍海已經悄悄回到了玄月,並且已經記住了玄月幾乎所有的出口,制定出一套完整的逃跑方案。

“紫魂,我真的不能用分身麼?”

“不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上古功法不能被收入黑洞,到時候你的分身就沒用了,即便你能將分身召喚回身邊,殘篇也只能落在分身消失的地方。”紫魂一臉正經的說道。

藍海一陣頭疼,當初藍海想到如果派分身去領獎勵,自己在十萬裏外等着,分身一拿到殘篇,自己便將分身召回到身邊,可惜殘篇卻不能收入黑洞。

“可如果殘篇不能收入黑洞,那怎麼學習,莫非遠古人都背後揹着一婁子書? 把你寵胖 ?”

“當然不是,古功法都極爲簡潔,看一遍也就背下來了,所以不需要收着,而且古代強者都能靠自身修爲修煉出異空間,現在的人類已經做不到這點了。”

“哇,紫魂君,你懂得還真多。”藍海一臉嫉妒說道。

“這些都是隨着你力量的上升我解鎖的記憶。”

這幾天,傭兵陸陸續續的都回來了,不過並未見三支SS級傭兵團,藍海心想正好,自己最怕的也就是這三支傭兵團。

待衆傭兵聽說戰地修羅還沒有交任務時忽然鬆了一口氣,於是這兩天傭兵工會裏擠滿了傭兵,就爲了等那位戰地修羅。

藍海見時機差不多,便準備去交任務。


哐當!

藍海推門而入,稚嫩的臉龐出現在衆傭兵面前,不過沒有人小瞧這張臉的主人。

戰地修羅,據猜測十四歲,身高一米七,相貌英俊,手段極爲殘忍。

這一切描述極爲符合眼前這個少年,看來這個少年便是戰地修羅,殺掉屍王的人,從三支SS級傭兵團嘴下搶食的強者,所有的傭兵幾乎下意識擠開一條路。

藍海緩緩走過那條細長的路,走到了櫃檯面前,清脆的聲音響起。

“修羅傭兵團,交任務,超S任務,勇士之冢。”

譁!



雖然猜測這少年就是戰地修羅,雖然猜測這少年就是擊殺屍王得到海市蜃樓石的人,但經過藍海這麼親口一說,許多人還是難以相信,這麼年輕的少年竟然強盜到這種地步。

雖然震驚,但並沒有幾個人大聲說話,一是這戰地修羅的手段確實殘忍,二是他們知道今天戰地修羅能否走出這傭兵會所估計都是問題。

那櫃檯小姐聞言,並沒有照往常一樣,而是走到後邊叫出了幾個人。

這幾人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很老,無疑這就是傭兵工會背後的幾位長老級人物。

幾位老人的一出現,頓時將現場所有傭兵鎮住,不論是老人身上散發出的霸氣還是其身份地位。

隨着老人出現的還有藍海腳下的那塊地板,像傭兵工會開賽時一樣,這塊地板升了起來。

“少年,將你手中的海市蜃樓石交給我們看看。”

藍海將手中的石頭拋給那個老人,老人拿着石頭便同幾人在研究,藍海其實心裏一陣緊張,因爲他不知道沒有光點後,這石頭還能否換的那上古殘篇。

幾個老人一陣檢查後,其中一個人說道:“這確實是海市蜃樓石……”

話音未落,現場掀起一陣驚呼,沒想到這真的是海市蜃樓石,這就說明站在高臺之上的那名少年確實是殺死屍王的人,傭兵們近乎癲狂了,這纔多大啊,如果任由這個少年成長下去,恐怕……

“不過,這塊石頭已經失去了他的作用,所以你不算完成任務。”

“什麼,失去作用?這算什麼爛理由,難道傭兵工會拿不出殘篇就編這種理由來打發我們麼。”

“對啊,你們這麼大個傭兵工會難道欺負我們這些傭兵麼,這麼說的話,老子不幹了……”

“對,我也不幹了……”

那老者明顯沒料到自己的一句話竟然引起傭兵們的巨大波動,而藍海則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那老者方纔發現,原來這些都是藍海的計謀,他是故意這麼做,恐怕他早已知道海市蜃樓石的事。

“這石頭是我與那屍王對戰是不慎損壞的,爲此我差點走火入魔,難道貴公會僅僅一句話就抹掉了我的功勞,抹掉了千千萬萬傭兵兄弟們的辛苦?你一句話, 火工弟子 ,死傷無數,卻又因爲你這一句話,這些兄弟們的死就算白費了?”

從這章開始,海洋正式從2k黨成爲3k黨,嗚~~~,好苦啊 ,足量三千字!!! 欣賞片刻后,張致遠終於開口說道:「竹源姑娘,你說的不錯,我確實是條看門狗。」

「不過啊,這個看門狗也是分個三六九等的,也分給誰看門的。」

「就比如說我吧,雖然是給朝廷做看門狗,但那也是一種光宗耀祖的榮譽啊。總也比你身後的這個縮頭烏龜強啊,你看看他那算是什麼狗啊。」

說著話,張致遠慢慢的握住了腰間的封神刀把。

緩緩的抽出了自己的封神刀,隨著一道金屬摩擦的聲音緩緩傳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封神寶刀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抽出封神刀的張致遠,將刀尖對著對面的馬車。

陰森森的說道:「沈元龍啊沈元龍,你這個縮頭烏龜,還不給我出來領死!」

話音剛落,就見張致遠的封神刀已經高高舉起。看似毫無威力的虛空一刀向著馬車劈去!

伴隨著一道刺耳的破空之聲,張致遠隨隨便便揮出的一刀居然這樣驚人!

一道巨大的藍色刀氣如同一個驚天巨浪一般,帶著呼嘯之聲,向著對面馬車疾馳而去。

好霸道,好狠辣的張致遠,上一秒還和風細雨的說話聊天,下一秒便拔刀殺人!果然是視人命如草芥的『九龍門』做風,一言不合便會拔刀砍人。

在場眾人見此巨大的兇猛刀氣,皆是驚的膽戰心寒。蕭戰見此等霸道的刀氣,轉眼之間就要衝到了眾人面前。

面色一驚的大吼道:「兄弟們,速速閃開!」

隨即一掌將身邊的竹源推出了幾丈遠,牙關一咬心一橫,硬著頭皮向著迎面而來的藍色刀山衝去!

紅色雙拳在胸前極速變化手勢,一個紅色的大球出現在了胸前的位置。




梵梵哞音 蒼茫萬世

Previous article

屋外,看著遠處一間冒著青煙的竹房,葉雲釋放出劍王強者微弱的靈識,一番查探,就發現了姜岳和姜凡兩人的氣息,臉上瞬間布滿了喜悅,葉雲腳步急促的朝著一間竹房行了過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