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蔣端硯點頭,「你不是?」

蔣二少恨不能一頭撞牆,以死明志,「我真的痛改前非了!」

另一邊,喬西延正在客廳桌上雕刻玉器,看到消息,也是瞳孔震了震,又看了眼是哪家媒體放出來的消息。

報道記者:丁晶怡。

又是她。

湯景瓷還在卧室安然睡覺,絲毫不知外面因為她,已經掀起了軒然大波。 宋風晚一開始也沒注意到新聞,她當時正和母親視頻。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小嚴先生正趴在鏡頭前,啃著玩具,就差把自己腳丫子塞進嘴巴里了。

「明天傅沉要是沒空,讓你表哥來接我們也是一樣的。」喬艾芸正在收整行李,這次去京城,會多留一段時間,加之京城很冷,棉服裝箱,很佔地方。

這次出去,還要帶上小嚴先森,小孩子的東西就非常佔地方。

「傅沉已經說會來接,你又何必麻煩西延。」嚴望川坐在一側,並未入鏡,卻能聽到聲音。

喬艾芸是看女婿,越發滿意,心疼唄,不想麻煩他。

嚴望川卻不這麼想,傅沉主動請纓要去接他們,幹嘛不讓他來?

可勁兒使喚,可勁兒造。

「你咋怎麼愛使喚傅沉啊?」喬艾芸蹙眉。

嚴望川蹙眉,是他自己主動提議的,怎麼變成他使喚傅沉了?

反正他是看出來了,喬艾芸心裡是向著傅沉的。

也就是這時候,嚴老太太拿著沖好的奶粉進了屋,她並未注意到喬艾芸在和宋風晚視頻,將奶瓶塞到自己孫子嘴裡,小傢伙已經四仰八叉躺在床上,開始吮吸。

「東西收拾得怎麼樣?」

「差不多了。」喬艾芸笑道。

「你知道網上又出事了嗎?」

「還是我母親那件事?」喬艾芸對這種流言蜚語,完全沒放在心上,「這群人也是夠無聊的。」

「不全是這個,我這人不愛看手機,消息不靈通,還是少臣剛才打電話來說,說是小瓷出事了。」

「小瓷?」喬艾芸收拾東西的手指頓住,「她怎麼了?」

「說她和人胡搞,還懷了孩子,買葯打胎之類的。」

嚴望川聽著,神色凜然,拿著手機出去給喬西延打電話。

宋風晚此時也切斷了視頻,方才看到網上確實有這則新聞,而且熱度竄得很快。

就連湯景瓷之前和段林白那點流言蜚語都被翻出來,當時是以兩人合作,需要見面協商堵住了悠悠眾口,這次的緋聞對象居然是蔣二少。

他在外風評算不得好,但凡與他有牽扯的,多是不好的消息。

而且確實拍到兩人在藥店門口滯留的照片,加深了緋聞的可信度。

這群人真是瘋了。

段林白這邊得了消息,除卻第一時間讓人撤消息,自然是找蔣二少求證事情原委。

這期間已經很多人來找他了。

都說他很有本事,居然能泡到湯景瓷。

還有些有交情的,知道他喜歡宋風晚,說他泡不到人,就把視線轉移到人家師姐頭上,操作也是很溜。

蔣二少氣急敗壞。

很溜?

溜你大爺的!

由於段林白壓了消息,此時又是晚上,消息被封鎖在國門內,湯望津自是不知。

*

湯景瓷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手機充斥著各種消息,即便喬西延阻攔,她也肯定能看到新聞。

加上最近各種事件充斥著,原本好好地設計展,籠罩了一層陰霾。

大家不關心展出本身,而是將焦點集中在了私生活八卦上。

當時喬西延正在陽台上和嚴望川通電話。

湯景瓷則給段林白髮了信息。

【後天展出正式開始,如果還和以前一樣冷處理,難保當天會出事,我想明天開個記者招待會,你幫我安排一下。】

段林白本想在網上發聲明和律師函,看到她的提議,還有些猶豫。

畢竟直面記者,場面可能無法控制。

【光是靠網上發聲明,堵不住那些人的嘴,我不想展出當天出意外,不如把所有苗頭先扼殺。】湯景瓷又發了條信息。

【好吧,我找人安排,你等我信息。】

段林白本就是搞新聞的,行動速度很快。

兩人九點多發完信息,設計展官微在夜裡十點就發了信息,會在段氏集團舉行記者招待會,為大家答疑解惑。

安排在段氏,也是為了最大程度保障湯景瓷的人身安全。

喬西延掛了電話之後,也看到了段林白最新發布的消息,扭頭看著已經坐在沙發上啃蘋果的人。

「國內媒體可不好對付,你想好了?」

湯景瓷點頭,「這兩天過得太憋屈了。」

喬西延點頭。

就在當晚,喬西延手機震動著,傅沉給他發了不少信息。

幾乎都是關於那個記者丁晶怡的。

而且料很充足,幾乎都是猛料。

喬西延瀏覽完所有資料,才給傅沉發了信息:【謝謝。】

【不客氣。】

菜刀通天 畢竟是自己大舅子,該幫的時候還是要幫的。

後來喬西延才知道,傅沉的人情可不是白欠的,總要還的。

湯景瓷睡太久,晚上睡不著,裹著毛毯追了個夜間劇,餘光瞥見喬西延正坐在客廳操作電腦。

屏幕燈光打在他臉上,將他稜角襯得越發分明立體,好似帶著一絲寒光。

「這麼晚,你在忙什麼?」

「你明天不是要開發布會,我在給你弄ppt。」

「什麼?」

湯景瓷主要是想解釋近期的事,她心底有一套說辭,他給自己做什麼ppt。

她湊過去看了眼,「這是誰啊?」

「最近搞事情的那個記者。」 仙界科技 喬西延挑眉,「她一直追著我們不放,明天的招待會肯定會去的。」

「然後呢?」

「我覺得傅沉有句話說得非常有道理。」

「什麼?」

「既然要搞大動作,就不如徹底一點,將所有隱患徹底除掉,免得遺禍無窮。」

湯景瓷點頭,坐在他邊上等著,也不打擾他。

**

這邊嚴家得知湯景瓷要開招待會,想著她在國內無親無故,擔心她被欺負,特意調整了去京城的時間,原本應該中午到,改成凌晨四點多的飛機,早上八點左右就能抵達京城。

而遠在吳蘇的喬望北就有些鬱悶了。

他恐高,不能坐飛機,就算提前更改行程,到京城也得下午,趕不上招待會。

喬艾芸不想麻煩傅沉,更改行程就通知了宋風晚而已,這也導致在他們抵達京城時,差點出了意外。

嚴家人出發的時候,天都沒亮,小嚴先森到了機場,還趴在自己父親肩頭睡覺,飛行到了一半,到了換尿布的時候,他才扭著身子睜開眼。

他們位置靠窗,偏頭就能看到浮空而過的雲片,如夢似霧。

「呀呀……」他此時只能咿咿呀呀叫喚,眼睛盯著窗外,有些興奮。

「噓——」喬艾芸立刻伸手阻止他,指著隔壁還在熟睡的人。

小嚴先森抑制不住亢奮,雖然不喊了,仍舊手舞足蹈,就沒怎麼安分過。

他們到機場的時候,宋風晚也到了。

千江知道宋風晚早上沒課,想著她會睡懶覺,便也在家休息,不曾想卻在六點多接到她的電話,讓他送自己去機場。

他也才得知,嚴家人提前到了。

顯然沒通知三爺。

他猶豫著,他知道,自己應該向資本主義大佬低頭,還是給傅沉發了信息。

【三爺,嚴家人已經到了。】

傅沉此時正從外地回京,到京城最早也得九點,根本趕不及。

不待他回信,千江信息又來了,【是嚴家和宋小姐故意隱瞞,與我無關。】

傅沉摩挲著佛珠,咬緊腮幫。

他現在不僅是翅膀硬了,有情況隱瞞不報,還學會推卸責任了?

**

宋風晚到機場的時候,除卻趕早班飛機的,接機的人寥寥無幾,她很快就接到了人。

「啊——」小嚴先森一看到宋風晚,眼睛亮得不像話,一個勁兒扭著身子,試圖掙脫喬艾芸的懷抱投向宋風晚。

「小遲。」宋風晚看到弟弟,小跑過去,將他一把摟到懷裡。

嚴遲則咿咿呀呀,糊了她一臉口水。

小孩子都是一天一個樣兒,小嚴先森以前還有些嬰兒肥,現在也褪了些,眼睛烏黑髮亮,肖似喬家人,靠在宋風晚懷裡,咧嘴一個勁兒笑。

「媽、嚴叔,我先帶你們去吃飯。」宋風晚笑道。

幾人出了機場,上車之後,喬艾芸還問了關於湯景瓷的事。

「晚晚,小瓷和那個姓蔣的,是不是那種關係啊?」

「不是啊。」宋風晚低頭逗弄著弟弟。

「那她買避孕藥做什麼?她是不是處對象了?你認識嗎?」

宋風晚神色有些僵硬,訕訕笑著,「二師伯夜裡也會到京城,到時候就知道了。」

「你知道?」喬艾芸看她不自然的神情,就猜出了一二,「我是不太贊成未婚先孕的,而且兩人還沒見過家長,也沒確定婚事,這男人居然連措施都不做,肯定是圖一時快活,八成不是什麼好東西。」

嚴望川坐在副駕,偏頭看著窗外,宋風晚則咳嗽兩聲,低頭繼續逗弟弟。

「吃藥對女孩子身體不好的,我回頭要好好和她說說,可不能仗著年輕,就隨意糟踐自己身子。」

「找男人一定要慎重。」

她自己吃過虧,自然不想小輩重蹈覆轍,看到那個新聞就坐不住了。

「我看新聞上說,那個蔣二少,特別花心風流,之前還是那個孫芮的男朋友,小瓷怎麼就和他走到一起了……」

這也不能怪喬艾芸多心,蔣二少以前風評確實不怎麼好。

宋風晚又不能此刻說,那個圖一時快活的男人,就是你外甥。

算了,還是等那兩人主動攤牌吧。

「記者招待會在上午十點,吃了飯,能趕過去吧?」喬艾芸看了眼時間,現在已經八點半了。

「媽,您和嚴叔還是別去了,表哥那邊會搞定的,您要是再過去,保不齊現場會更亂。」宋風晚昨晚和傅沉打過電話。

據說京寒川父母昨天就回京了。

估計今天現場會很亂。

「她和你表哥都是孩子,能處理什麼事啊,還是得過去看看。」喬艾芸放心不下。

最後拗不過她,只說吃了飯就去段氏集團。

宋風晚不想再聊這個話題,生怕說太多,自己綳不住,就把自家表哥的那點姦情都給抖了出來,故意岔開了話題。

「媽,你們這次怎麼要在京城待一周多啊?太久了吧。」

手印結成,沐青青伸手,屠靈棍重新握到了自己的手中,旋即黑棍指天,一道漆黑如墨的能量翻滾著竄入了那雲層之中,那雲層頓時間電弧閃耀,連一旁的黑龍也是一個閃身,竄進了沐青青的體內。

Previous article

直覺告訴她,妖孽有主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