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蔣勝男急忙跳下車,衝入了路邊的藥店。

心急火燎的抱着紗布、消毒水之類的,又跑回了車裏。

“疼不疼啊!”

看着雲天遞過來的左手,蔣勝男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傷口足有三四釐米長,更是被鐵絲掛掉了一塊肉。

“不疼,習慣了!”

這點小傷,雲天當然不在乎了,他可是特種兵,傷筋動骨都不皺眉的。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怎麼可能不疼,你又不是鐵打的,忍着點!”

蔣勝男可是格外緊張,先用消毒水清洗了一下傷口。

一邊看着消毒水冒泡,一邊皺着眉頭的蔣勝男看起來比雲天都痛苦。

反觀雲天卻只是不斷的左右觀望,看是否還有人追上來而已。

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的他,根本不在乎。

仔細的清洗完之後,蔣勝男這才把消炎藥和紗布放在一起。

一點點的將雲天的手掌包了起來。

“好了,咱們現在去醫院打一個破傷風吧,別感染出了大事!”

看着自己包裹的紗布,蔣勝男還不算完的說道。

“別鬧了,真的沒錯,跑了這麼遠,我肚子也都餓了,咱們還是去吃飯吧!”

雲天急忙拒絕,他纔不要打針呢。

這點傷如果都要打針的話,每次訓練完之後,豈不是都要住院嘛。

“那不行,這可是有病毒的!”

看着雲天拒絕,蔣勝男急忙說道。

“放心吧,我比病毒厲害,不過我現在怎麼看,怎麼覺得這是熊掌!”

雲天看着手上厚厚的紗布,不由的撇了撇嘴。

這那裏是包紮啊,整整兩圈紗布全部用上了。

現在他的五根手指都無法合攏了。

“別動!不打針就別碰他!”

蔣勝男看着雲天伸手要拆紗布,立刻阻止道。

“好吧好吧,但是這樣我怎麼開車啊!”

雲天無奈的晃了晃那好似熊掌的手,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放心,我來開,你就老老實實的坐着就行!”

看着雲天那可憐的模樣,蔣勝男突然笑了起來。

一把拿過雲天手中的車鑰匙,她又不是不會開車。

“好吧,那我就老老實實的享受一下,當總裁的滋味!”

雲天聳了聳肩,拉開副駕駛的車門跳了上去。

“那葉總,今天就讓你享受一下啦!”

蔣勝男微笑着踩下了油門,越野車呼嘯着衝了出去。

沒想到她開車還挺猛,雲天不由的嘆了口氣。

“你這技術,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

坐在車上,看着那猛衝的模樣,蔣勝男的骨子裏還是一種好勝的性格。

“葉總,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要養家啊!”

不知不覺,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近。

這好似朋友玩笑聲中,車子向着城東駛去。

不管明天怎麼樣,今晚他們要開開心心的玩一下。

很快的,車子就進入到了郊區。

隨着城市的擴張,這曾經偏遠的地方,已經快要被城市吞沒了。

日落月升之後,這郊區卻有着不一樣的熱鬧。

到處都有跳廣場舞的團隊,到處也都是路邊攤。

相逢情未晚 一路想裏駛去,對於這裏,蔣勝男竟然非常熟悉。

很快的,七拐八拐之後,車子停在了一棟老房子前。

雲天看着那連個招牌都沒有的飯館前,幾個桌子就擺在衚衕口。

坐在那裏的人此時也都吃着冒着熱氣的火鍋,沉浸在聊天之中。

“快點下來,這裏可難得有位置!”

跳下車的蔣勝男一邊對着雲天揮着手,一邊向着房間裏跑了過去。

雲天跟在身後,看着這破舊的房舍。

蔣勝男卻並沒有絲毫遲疑,駕輕就熟的走了進去。

看着她和那白髮蒼蒼的主廚聊着家常,這幅摸樣讓人驚訝。

一個擁有數十億資產的總裁,卻偏愛這種路邊攤。

“好了,這一次你可以大飽口福了!”

熟練的點好菜,蔣勝男微笑着走了出來。

根本不需要招呼,她直接來到了一張桌子前。

這曾經在市裏宴會上左右逢源的交際花,在這裏依舊是得心應手。

“真看不出來,你喜歡這種地方!”

雲天坐了下來,看着那簡陋的房舍。

恐怕下大雨的話,這老房子都會漏水吧。

“吃東西不僅是味道重要,回憶更加重要,只不過恐怕這種記憶,很快就會也能爲城市的增長而消亡!”

蔣勝男嘆了口氣,作爲一個房地產的總裁,她很清楚。

接下來這個區域恐怕也要被拆除了。

“是啊,很多事情都會伴隨着時間而消失!”

雲天點了點頭,伸手拿過了筷子,這種老地方的記憶,會越來越少。

“我曾經想過,如果有一天,我能夠真正把控公司的時候,一定建一條不要鋪租的小吃街,把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都請過去!”

或許是因爲這天氣有些陰沉,蔣勝男的心情也不在那麼好了。

長長的嘆了口氣,蔣勝男無奈的說道。

原本以爲,接替老爸,她可以有一番作爲,但是現在看起來,她依舊什麼都做不了。

這莫名其妙的跟蹤背後,到底隱藏着什麼她很清楚。

但作爲一個女人,她毫無辦法,根本無法左右這本就不是她所超控的大船。

“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的!”

雲天聳了聳肩,微笑着說道,這次的事情處理完後,可有她忙活的了。

“算了吧,我現在真的變成了喪家之犬,恐怕我的承諾真的無法兌現了!”

蔣勝男嘆了口氣,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對着雲天說道。

她承諾給雲天的那些東西,恐怕她一件都完不成了。

“那可不一定,這個世界是有奇蹟發生的,你要堅信這一點!”

雲天看着蔣勝男失落的表情,他不方便說太多。

但是很快,就會雲開霧散,或許這其中也有一些痛苦,但早晚都會過去的。(。) ?一鍋熱騰騰的牛雜湯端了上來,那散發着香氣的味道,真是讓人迷醉。

“來十瓶啤酒!”

看着美味的牛雜,蔣勝男對着老闆說到。

“今天是什麼日子,這麼開心?”

面對熟客,老闆自然也會聊上一會。

很快拎來了十瓶啤酒後,微笑着問道。

“很好的日子!”

蔣勝男當然不會說是自己被追殺的事情,抓起一瓶啤酒的她,看着對面的雲天。

“還要開車呢,別喝了吧!”

沒想到蔣勝男竟然要喝酒,雲天急忙勸道。

“還開什麼車,連家都回不去了,今晚就睡車裏吧!”

蔣勝男說話的時候,眼圈裏明顯有眼淚打轉。

這種委屈下,她那裏還想一會的事情。

不等雲天說話,蔣勝男直接一仰頭,那啤酒不斷被她灌進嘴裏。

看着蔣勝男的模樣,雲天嘆了口氣,她確實有很大的壓力,誰讓她陷入了這種商戰旋窩。

雖然雲天沒有做過生意,更不會做生意。

但是他知道,商戰比戰場更加的慘烈,看不見的子彈纔是最難防禦的。

蔣勝男雖然很優秀,但畢竟資歷尚淺,在面對這樣的商戰旋窩中,她也無力迴天。

若不是誤打誤撞,自己稀裏糊塗的把事情摸清楚了,她這一次真的就麻煩了。

很快,一瓶啤酒就被蔣勝男喝了進去。

仰着頭不讓眼淚掉下來的她,放下酒瓶的時候擦了擦嘴,順便也擦乾了眼角的淚花。

“別說的那麼慘,明天的太陽依舊照常升起!”

雲天沒有拿酒,也沒有吃東西,只是開着蔣勝男。

這種時候,她需要的不是安慰,只是一個放鬆的機會。

或許大哭一場,她就沒事了。

可是倔強的她卻死死的忍着淚水,紅紅的眼圈卻映出了悲傷。

“是啊,沒有人可以阻止太陽的起落,這個世界離開了誰都一樣運轉!”

蔣勝男點了點頭,伸手又向着酒瓶抓了過去。

“但是每個人都有她活着的價值,螻蟻如此,我們也是如此!”

這句話明顯透着輕生的念頭,雲天急忙拉住了蔣勝男的手腕。

失落的她,確實很有可能走向極端,這也是雲天今天會陪在她身邊的原因所在。

“但我連螻蟻都不如!”

雲天的話,頓時讓蔣勝男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奪眶而出。

直接撲在雲天的肩膀上,任憑眼淚浸溼了她的臉龐,也浸溼了雲天的衣襟。

“這些年來,我努力的想要完成父親對我的期望,可是我還是一個女人,我做不到男人那麼堅強!”

宣泄的眼淚猶如斷線的珍珠,一旦流出猶如泄洪。

終於找到了一絲安慰的她,嚎啕大哭着。

她的名字,就是她父親對她最好的期望,那就是勝過男人。

從小一直努力,爭強好勝的她就是要完成這個期許。

可是在父親最需要她的時候,她不僅沒有扭轉公司,反倒成爲了別人的傀儡。

“堅強並不是男人或者女人的必備品,只是要看你是否需要,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和你保證!”

聽着蔣勝男那撕心裂肺的哭聲,雲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明天才是最終的決戰之日,而今天也只能讓她宣泄一下了。

“真的嗎?”

蔣勝男聽着雲天的話,他的保證怎麼總是讓人心裏踏實。

尤其是那結實的肩膀,更是讓蔣勝男感覺到異常溫暖。

緩緩擡起頭,如此近距離的看着雲天,那黝黑的皮膚透着一股子剛強。

“當然了,我保證!”

雲天點了點頭,這是他的承諾,他一定會做到的。

“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會開車,你覺得我當一個出租車司機怎麼樣?”

臉色羞紅的蔣勝男不好意思的坐直了身體。

難言窘態的她,雙頰紅潤,卻又帶着倔強的眼神。

“我覺得還是算了吧,你以後最好都別開車,我會怕的!”

雲天笑了笑,這句話頓時惹來了蔣勝男的白眼。

“哼,以後咱倆一起的時候,我給你當司機,就這麼定了!”

蔣勝男說出來之後,頓時臉色又紅了起來,這一起的意思,讓她自己都覺得害羞。

“車還是我來開比較好!”

雲天急忙搖頭,剛纔那一路左衝右撞的模樣,他可一萬個不放心。

“不,就我開!”

蔣勝男撅着小嘴,一臉壞笑着說道。

那紅色的臉龐因爲酒意更是讓人迷醉了。

“先別說開了,先吃一點肉吧,我都要饞死了!”

雲天笑着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牛肉。

“她還工作?她找了個大款,現在連工作都辭掉了,整天在家待着。今天學瑜伽,明天去香港,生活可充實了。”何凱倩的語氣裏充滿了嫉妒。

Previous article

林嵐三天後趕回重慶,一下船她就直奔西南局見林青,林青二話沒說帶她去見一號二號首長,看了東北局的批件和遼遠市委報告之後兩位首長立刻指示林青下文叫有關部門支持、放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