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蒙丹?

含香聽到侍女的呼聲,驚訝的回過頭,看到自己的心上人穿着皇宮的太監服。

這段時間的痛苦和被皇帝忽略的委屈,再見到蒙丹後,都涌現了出來,晶瑩的淚滴從眼中滑落,淚溼了精緻的妝容。

“含香……”

“蒙丹……”

永琪看着相擁哭泣的兩人,頓時覺得心中溢滿了感動。

多麼美好的愛情啊……

“蒙丹!時間不多了,我們快走吧!”五阿哥還算腦子清醒,看着時間,出聲提醒。

蒙丹放開含香,厚實的手掌抹去含香的淚水。

“含香,我來帶你走,我們出宮後,就可以遊遍大山大水,或者可以隱居。”

出宮?

含香微愣,睜着明媚的大眼望着深情脈脈的蒙丹。

那雙深邃的眼睛裏從來都是那麼的深情,腦中忽然閃過剛纔皇位上的男子,俯視天下,高貴霸氣的皇帝。

含香心中閃過一絲動搖。

但是心急的蒙丹卻沒有注意到他的公主眼底閃過的掙扎,牽過含香的手,蒙丹和永琪小心翼翼的打量過周圍,見沒人後,便走出偏殿。

“蒙丹……”含香抓住蒙丹的手臂,心底有些慌。

“沒事的,五阿哥已經安排好了!含香,相信我!逃出皇宮,我們就可以浪跡天涯!你還記得嗎?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這是你最嚮往的生活!我們一定可以逃出這個牢籠!”

含香心底閃過心動,是啊,這是她最嚮往的生活,眼前這個男人也是她的愛人!

是的!只要逃出這個牢籠就可以過上幸福的生活。

含香看向蒙丹,堅定地點了點頭,腳步跟上蒙丹。

吉娜和維娜焦急的互望兩眼,不知所措。

蒙丹少爺把公主帶走了,那族人和族長該怎麼辦?

此時,一個笑眯眯的太監走進屋子。

“含香公主呢?”

兩人聽不懂漢語,但是也知道這位公公是來找公主的,頓時臉色發白,顫抖着身子。

畢竟是皇宮裏的太監,怎麼沒點眼色,頓時就覺得有些蹊蹺,臉色一變,便衝進屋子,看到空空蕩蕩的房間,便覺得事情不對勁。

“來人啊!含香公主不見了!快通知皇上!”太監疾步往外走,衝着殿外大喊!

在皇宮內丟了一個女子,而且還是回部送給皇上的禮物,這可是件大事!

太監慌忙地跑向御花園,準備告知皇帝。

康熙早就等着這個消息,聽到通報,便臉色一變,低頭告知吳書來通知侍衛封鎖宮門。

不過也是蒙丹他們運氣不好,他們沒走過多久,就被太監發現,所以還沒到宮門就被抓住了。

衆目睽睽之下,侍衛壓着蒙丹、含香和五阿哥來到皇帝面前,阿里和卓的臉色頓時變白。

他沒想到蒙丹居然可以潛入宮中,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兒居然還是沒有死心,這次,他們族人將會面臨一場面頂之災,就是因爲這個族人們從小敬愛、寵愛的聖女,此時的阿里和卓恨不得把含香掐死!

“皇上!”阿里和卓腳一軟,面色慘白的跪倒在地,他已經不敢想象,大清的皇帝會怎麼憤怒。

“阿里和卓,告訴朕,這就是你要送給朕的回族寶貝?一個不貞不潔的女子?而且居然敢在皇宮內私會情郎!並且企圖私奔!回部是真的打算歸順大清麼?阿里和卓,朕在懷疑你的誠意!”

不鹹不淡的話語,卻讓阿里和卓冷汗淋漓。

“皇上!臣和族人是真心的歸順大清,絕對沒有二心!小女的所作所爲絕對不代表回族!請皇上饒恕!含香的所作所爲令回部蒙羞,臣……懇請皇上處置罪人!臣的族人是無辜的!請皇上明察!”阿里和卓狠下心,此時只能犧牲含香,即使這是他最愛的女兒!

康熙看着阿里和卓冷哼一聲,冰冷的視線掃過底下的三人。

“把他們拖下去!”

“不!皇上!”含香被壓着肩膀,頭髮散亂,悽楚的望着皇帝。

她不相信!以她的美貌,皇帝居然沒有看上她!還要把她壓入大牢?

“拖下去!”康熙厭惡的看了一眼此時還想勾引他的含香。

哼!一個被劫七次,和一個男人山盟海誓的女人此時居然還想着勾引自己?也不過是一個貪慕虛榮的女人!

“狗皇帝!你不得好死!我的含香!你們怎麼能這麼對待我的公主!族長!這是你最愛的女兒啊!你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去死!”蒙丹奮力的掙扎,撕心裂肺的大吼!

阿里和卓狠狠地瞥了一眼蒙丹!要不是他的出現,含香不會私奔!都是這個男人害了含香害了族人!

“還不堵住賊人的嘴,壓下去!”皇后見蒙丹出口辱罵皇帝,既氣憤又慌忙地讓人堵住嘴壓了下去!

“皇上!宴會出了這種事,都是臣妾管教無方!”皇后起身請罪!

畢竟後宮宴會也是皇后的一份職責,她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回部公主居然大膽到在皇宮裏和情人相會私奔!

簡直就是狠狠地打了大清的臉!

康熙安慰的拍了拍皇后的手,“算了!不怪你!”

經過含香的事件,這場宴會最終也是不歡而散。

大臣們紛紛憤慨回部的所作所爲,而嬪妃們倒是對少了一個競爭對手感到慶幸。

不過最高興的還是康熙,少了一個情敵,雖然是他自己誤認的,但是也不排除他對所有威脅到自己的女人和男人持有的敵意。

不過意外抓到簫劍,卻是讓大家感到憤怒,沒想到反清復明的這些組織已經如此猖狂!居然敢進宮行刺!

而且更意外的是,這個簫劍居然是小燕子的哥哥!

不得不說這世上還真是無奇不有!

不過簫劍的事卻也給康熙和胤禛他們提了一個醒,這些天地會、白蓮教是該剷除了!

最後康熙處死了含香和蒙丹,阿里和卓帶着每年向大清進貢多二分之一的承諾頹敗的離開了京城。

也許京城還會有人偶爾提起這個會吸引蝴蝶的女子,但是如此藐視帝王的不貞女子在傳統的老百姓心中,含香就是一個下賤的女子。

公主私奔的事,也終於在年關前沒人提及。

這是數字們重生以來第一次過年,所以大家也格外的期待,康熙很重視這次過年,所以內務府都忙得很。

最閒的恐怕就是胤禩了,其實胤禩最近在想一件事,那就是老九和老十的婚禮。

康熙南巡定在三月,胤禩一直想着在南巡前,把老九和老十的婚禮給辦了,至少讓他走的安心。

“小九,你和老十什麼時候打算成親?”胤禩看着嬌俏的胤禟,眼裏滿是溫柔和寵溺。

胤禟忽然被胤禩問起,微微有些尷尬的紅了臉。

“八哥,你怎麼想起這個?”

“呵呵,八哥想看你和老十的寶寶了!而且你也不小了,八哥想看你高高興興的嫁給老十。”胤禩的笑容很溫柔,溫柔的帶着一絲飄渺。

胤禟心裏不知怎麼地一緊,笑容裏帶了一絲慌亂。

“八哥,你怎麼了?”

胤禩望着胤禟,莞爾一笑,“八哥能有什麼事?只是忽然之間覺得你們該成親罷了!你要是覺得還早,八哥也不勉強!”

胤禟看着胤禩,總覺得他八哥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什麼,但隱隱約約,胤禟似乎察覺出了點什麼。

胤禟回去後,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想了想,最後坐起身決定,明天就和老十去商量一下,肯定皇阿瑪在過年後把他們的婚事辦了!

胤禟其實已經察覺到他八哥八成是想離開京城了!

他不傻,他知道八哥如今雖然和皇阿瑪只見關係還算不錯,但是以八哥的性子,對皇阿瑪肯定是有芥蒂的!

想到八哥剛來那會兒的那些事,胤禟幾乎肯定他八哥是打算着離京了。

胤禟心底有些酸澀,自己最敬愛的哥哥準備離開京城了,或許八哥這一走就再也回不來了!想到這裏胤禟就覺得難受,但是他明白,八哥待在京城絕對不幸福,至少他自己不會開心,既然如此,那就放他走吧!

他已經有了老十,八哥也應該找到自己的幸福!

胤禟沒打算和胤俄說自己的猜測,胤俄是個沒心沒肺的人,萬一說漏了嘴,那八哥肯定走不成了!

第二天,胤禟和胤俄便說了想成親的事,還被胤俄笑話了。

“九哥,你這麼想嫁給我啊!”胤俄壞笑着抱着胤禟,臉上是抑制不住的幸福。

胤禟沒好氣的彈了一下胤俄的腦袋!

哼!要不是爲了八哥!你以爲我想嫁給你啊!

“快說!行不行!不行!爺就不嫁了!你打一輩子光棍!”胤禟兇狠的叉着腰,挑眉道!

胤俄討饒,“行!當然行!我巴不得呢!”

胤禟看着胤俄諂媚的模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算了!就這樣吧!在八哥走之前,完成婚禮,也了了他的心願!八哥最不放心的就是他和老十了!

胤禟窩在胤俄懷裏,看着蔚藍的天空中燦爛明媚的陽光!

八哥!你一定要幸福! 早晨的喜鵲在樹上叫的歡喜,夾雜着冬日暖暖的陽光,讓清冷的紫禁城忽然間多了一絲喜氣。

吳書來恭敬地把毛巾遞給康熙,笑道,“皇上,今兒個喜鵲叫得這麼歡,八成是有喜事!”

康熙擦了擦臉,捏着毛巾看向窗外,黑白色的鳥兒正梳理着羽毛,矯健的身軀沐浴在陽光下。

“嗯!說得有理!今兒個天氣也不錯!不知有什麼喜事?”康熙把毛巾扔給吳書來,端起參茶漱了漱口。

“別吵着禩兒,讓他們輕些!”康熙說完便回頭走進內屋,看着還在睡夢中的孩子,愛寵的低下頭在額上印下一吻,捏好被角,留戀的看了一眼後轉身離開。

吳書來在外屋指揮者宮女和太監,讓他們小心點出門,別吵着十二阿哥。

康熙接過帝冠戴上,便在宮女和太監的簇擁下去上朝了!

安安靜靜的養心殿內,原本應該安眠的胤禩此時卻睜開了眼。

從被子裏伸出的手撫上了額角,康熙留下印記的地方此時隱隱覺得發燙。

自知道康熙的心思起,即使再淡薄的性子也開始泛起波瀾。

那個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皇阿瑪怎麼會愛上自己?

難道因爲重生後的日子過的太平凡,又或者那些哥哥弟弟的不倫之情觸動了康熙,所以他覺得新鮮了?無聊了?刺激了?

更悲催的是所有的人選中只剩下自己了,所以那個說他是賤婦之子的男人才會屈尊想到自己?

難道他不覺得愛上一個被自己罵作賤婦之子的兒子是一件多麼荒謬的事麼?

那個男人多麼注重名聲,多麼注重百姓對自己的評價,怎麼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做出這種事?

果然還是抽了吧?

可是不管康熙有沒有抽,自己決定離開的想法越來越堅定。

胤禩披衣下牀,看着窗外的天空。

果然是個好日子,今天老十應該會向皇阿瑪提親吧?

“爺,您醒了?”小路子似乎是聽到動靜,走進屋子,看到披着衣裳的十二阿哥。

胤禩回頭,朝小路子微微一笑。

“嗯!今兒個天氣真好!”

小路子拿着宮女遞過來的衣服,準備替胤禩更衣。

“是啊!早上院子裏的喜鵲叫得可歡了!皇上都說今兒個是個好日子呢!八成有什麼喜事!”

胤禩託着手讓小路子更衣,嘴角的笑意似乎沒有變動過。

“是嗎?也許今天正會有什麼喜事!”

“爺,今兒個天氣好,要不早膳就在外頭用吧!”多曬曬太陽對身子有好處!

“好!就聽你的!”

後邊的小太監識趣的立馬小步走出屋外,通知御膳房。

胤禩漱了漱口,吐出水,接過宮女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小路子,用完早膳,陪我去坤寧宮看看永璟!爺好久沒見到他了!”

“是!爺!”

胤禩的早膳通常都很清淡,整個養心殿的奴才都知道,十二阿哥是個喜清淡的主,每次用膳都把皇上心疼個半死,這麼瘦弱的身子,偏偏不愛吃葷腥!

小路子伺候胤禩喝了一碗小米粥,一塊梅花糕,兩隻蝦餃,然後胤禩擦了擦嘴角,揮了揮手,示意撤下去。

小路子看着基本上沒怎麼動過的早膳,“爺,您再吃一點吧!這可是皇上早上起來特地讓御膳房準備的,都是您平常愛吃的!”

聞言,胤禩蹙了蹙眉頭。

“撤下去吧!我吃飽了!”說完便走進屋內,拿出一件披風便走出養心殿。

“陪爺去坤寧宮!”

小路子無奈的讓人撤下了去,三步兩步的跟上胤禩。

“爺,您慢點!剛用膳,不能走急!”

胤禩一路聽着小路子的嘮叨來到坤寧宮!

容嬤嬤見到胤禩,立馬笑開了臉,見了禮後,便讓人稟報了皇后。

“老奴就說今兒個早上太子殿下怎麼這麼早就起了,還開心的很,原來是感應到了十二阿哥!”容嬤嬤接過胤禩遞去披風,跟着走進了永璟的屋子。

胤禩聞言,揚起一抹歡欣的笑顏。

“哦?看來爺沒白疼永璟!”

剛踏進屋,就看到小包子搖搖晃晃的衝過來。

“咯咯,咯咯……”永璟裹着厚厚的衣服,衝進胤禩懷裏,抱住自家哥哥的大腿。揚起頭,衝着胤禩傻笑。

“瞧你這傻兮兮的模樣!”胤禩彎腰抱起永璟,笑呵呵的點了點他的額頭,嗔怪道!

皇后一襲百花宮裝跟在永璟身後,笑眯眯的看着兄弟倆。

“皇額娘!”胤禩抱着永璟朝皇后微微一笑。

“你這孩子最近也不來看看皇額娘和永璟!把永璟這孩子想壞了!剛聽到你來,就衝了出來!幸好沒摔着!”皇后衝着永璟微微一瞪。

小傢伙不明所以抱着胤禩的脖子的衝着自家額娘傻笑,一副有哥萬事足的模樣,逗笑了皇后和一干侍女!

“真是白養了你!你跟着你哥哥回去吧!別住額娘這兒了,好不好?”皇后捏了捏永璟的小鼻子,瞧着永璟這幅模樣不知是氣是笑!

永璟似乎是聽懂了自家額孃的話,待在哥哥的懷裏探出身子抱着皇后的脖子,大大的親了一口,似是安撫。

皇后真是樂笑了,這臭孩子還知道討好呢!

胤禩也笑開了懷,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

小傢伙看着胤禩,也抱過胤禩的脖子狠狠地親了一口。末了,還側過臉靠近胤禩,示意自家哥哥還吻。

胤禩笑眯眯的看着永璟,終於挨不住小包子期盼的目光,在白嫩嫩的臉上親了一口。

永璟得了哥哥的香吻,開心的咧開了嘴。

“所以,你的成神之路,變得簡單了很多。”

Previous article

第二種是時間僱傭,由僱主設定一個僱傭時間,最高爲一個月,這段時間內可以任意支使僱傭兵做任何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