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芊!葉芊!”王星火大喊,一邊尋找可能的處所,舵機室被密封了,根本進不去。

終於,他聽到了迴應。

“王大哥,救救我!快來救我!”

是葉芊的哭叫聲!

不是尾尖艙,是燃油艙!王星火醒悟過來,錢江好狠啊,居然把吳美蝶都騙了,說是尾尖艙。燃油艙一旦爆炸,郵輪必遭滅頂之災。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王星火使勁打開一道沉重的艙門,終於看到了葉芊,只見她被綁在一根油管上,脖子上掛着一串定時炸彈,上面的計時秒針只剩20多秒了。

葉芊一見王星火,便瘋狂地大叫:“王大哥,我知道你會來的,快救我啊!”

王星火跑到葉芊身邊,他必須在十秒鐘內拆除炸彈。

拆彈是王星火必修的本行,但時間太急,根本沒有時間思考,只能當機立斷。王星火果斷地拔出其中一根火梢,“滴答”的一聲,時間已經到了,炸彈並沒有爆炸。王星火鬆了一口氣,可是,緊接着,郵輪的某處傳來了一記悶響,郵輪又全身震顫了一下。

一種深入骨髓的痛,幾乎讓王星火站立不住,他跪在地上,大吼了一聲,往鐵甲板狠狠打了一拳,對着船頭痛苦地喊:“杜麗,原諒我!”

但現在,他必須把痛收起來。王星火忍住悲傷,解下葉芊,扶着她從安全樓梯向上跑,他要帶着葉芊找到幽靈會準備的快艇。

吳美蝶沒有騙他,在船尾的緊急登船口果然有一艘小快艇。當他們正準備登船時,背後響起“零”的聲音。

“你們兩個就這樣一走了之?”

“零”竟然也追到了這兒,追蹤的功夫像條鬣狗似的。

“你想怎麼樣?”王星火只有讓葉芊先走到一邊。

“我不能讓你們走,黑箱是屬於我們的,所以,只有讓你們兩個委屈一下了,等我們先拿到黑箱吧。”

“你認爲你能控制我們兩個嗎?”王星火說。

“零”呵呵一笑:“光憑我一個人當然不行,可是如果三比一的話,你認爲誰有勝算?”

伯恩和凱瑟琳從後面的陰暗處走來。

“王星火先生,我們又見面了。”伯恩朝王星火一笑。

霸道總裁來PK 郵輪開始微微向前傾,王星火知道,船首已經開始進水了,但大衛會啓動郵輪的防水系統,最致命的炸彈已經排除,它不會沉了。

凱瑟琳突然猛烈咳嗽起來,臉上的表情既恐怖又痛苦,伯恩關切地扶住了她。

“給我一顆子彈吧!我受不了啦!”凱瑟琳抓着自己的頭髮,像發瘋了一樣。

在這個節骨眼中,凱瑟琳突然發作,讓“零”很難堪。

“你不用死。”王星火猜到了怎麼回事,幽靈會真是無惡不作,他取出吳美蝶給他的藥水,拋給伯恩,“這是幽靈會的解藥,你趕緊給她注射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伯恩看了看藥,又看了看痛不欲生的凱瑟琳,猶豫了一下,終於說:“中國人,你很了不起。祝你好運!”就扶着凱瑟琳去郵輪上的醫務室找注射器了。

“零”見伯恩走了,便急得叫道:“喂,你們不要黑箱了嗎?”

伯恩擺擺手:“那個該死的黑箱就留給你吧。我們要去加州找間海邊小屋結婚,過普通人的生活了。”

“零”氣急敗壞,把火都撒在王星火身上了。

“該死的支那人,大大地壞!我要你的命!”舉槍對向王星火。

“啪”!一顆子彈射穿了“零”的太陽穴,“零”哼都沒哼一下,重重倒地身亡。

“範組!”王星火驚喜地喊道。

殺死“零”的正是範哲,他在6103號客房找到骨灰盒,又追蹤到張家浩,後來隨着“零”的蹤跡一路跟到了這裏。

範哲提起裝有葉恆艮妻子骨灰的小包,走了過來。

“範組,杜麗她……”王星火再也忍受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範哲沉重地點點頭,拍了拍王星火的肩膀,兩人默默向着船頭,敬了個軍禮。 2011年8月25日

16時57分中國北京

“我們駕駛快艇衝出了‘克里特皇后號’,在海面上與葉恆艮他們的救生艇會合後,範組決定讓我和李猛立即駕駛快艇去N島取黑箱,他帶領其他人護送葉恆艮一家去香港。”王星火一邊回憶,一邊緩緩說道。

經過我的不懈努力,他終於同意接受我的採訪。

“那個時候,我的心還在滴血,但是作爲103組員必須明白,在任何時候,任務都是至高無上的,不允許因爲私人情感影響行動。在‘克里特皇后號’上,我差點兒犯了這個致命的錯誤,這是我一生中最失敗的任務……我害死了杜麗。”

王星火說着,聲音有點兒哽咽起來。我怕勾起老人家的傷心事,連忙轉移了話題,問他去N島的經歷。

“所以,我必須立即把所有的痛苦都掩埋起來,投入到新的戰鬥中。我和李猛在海上疾馳了一天一夜,終於找到了傳說中埋藏黑箱的荒島。荒島上到處都是毒蛇猛獸,當初日本人把黑箱藏在這兒,顯然是經過精心策劃的。N島的地形複雜,溝壑叢生,毒蛇猛獸會阻止絕大多數探險者進入N島,我們費了很大的力氣纔開闢出一條路。葉恆艮破譯的黑箱地圖果然沒錯,在島尖的一個非常隱蔽的山洞裏,我們找到了一條通往地下的祕密工程。運用密鑰裏隱藏的開啓封門的方法,我們成功地進入了工程內部,並尋到了黑箱。這是一個多麼令人激動的時刻,我和李猛摸着黑箱,又蹦又跳的,像瘋了一樣。”

王星火說着,彷彿回到了那個興奮的時刻,眼中放出精光,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像個孩子似的,一改原來的嚴肅。這讓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有人說他們鐵石心腸,也有人說他們冷酷無情,其實那是根本不瞭解他們。

“黑箱裏到底有什麼寶貝呢?”我好奇地問。

王星火神祕地一笑,只說了兩個字:“保密。”

他說保密,那就一定保密,我不敢再問下去。

“在取回黑箱,接近臺灣海峽時,我們意外地經歷了一段小插曲。”

“哦?”我好奇地看着他。

“我們的快艇意外地與老蔣軍艦相遇了,當時他們已經在喊話,我心想,這下子完了。李猛說,不如我們把黑箱沉到海底吧。我不同意,黑箱好不容易回到祖國,再也不能失去。國民黨軍雖然不怎麼樣,但臺灣屬於中國,他們也是中國人,我相信他們得到黑箱,也會保護好國寶的。”

“後來你們是怎樣逃出來的?”

王星火驕傲地笑了:“憑我們兩個,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跟軍艦硬拼,那是雞蛋碰石頭。就在着急的時候,臺灣軍艦竟然駛離了。我轉頭一看,高興地歡呼起來,那是另一艘軍艦,高高飄揚着五星紅旗,它是我們自己的軍艦!那一刻,我真的熱淚盈眶了,心裏充滿了深深的自豪感。”

我想,這種感覺更像是遊子見到母親的感覺吧。葉恆艮這些希望落葉歸根的海外老人,甚至死去的“海狐”,心裏又何嘗不盼望這種回家的感覺呢?

“那麼,葉恆艮後來的境遇呢?”我問。

“他在範組的護送下,順利回到了夢寐以求的祖國,先到老家安葬了妻子李萍的骨灰,也算是正式葉落歸根。在總理的安排下,他參加了人民政協工作,並擔任了上海一所社科院的教授。“文革”時,因爲總理的保護,也沒有受太大沖擊,倒是平平安安過來了,葉老在1975年患病去世,和他的妻子葬在了一起。”

“他實現了自己的心願,此生無憾了。”我點點頭說,“對了,您就沒想過見見他的女兒葉芊?”

“我知道葉芊找過我很多次,我也知道她對我的感情,但我不可能接受她,我一看見她,甚至一聽她的名字,眼前就浮現出杜麗的笑影和郵輪中那一聲爆炸。”王星火說到這裏,嘴脣微微發顫。

我點了點頭,完全理解他當時的選擇和現在的心情。

葉芊和王星火的講述漸漸讓我構築起完整的故事,“克里特皇后號”上的人物一個個鮮明起來,活了過來,我想把它寫出來的也越來越強烈。

關於“克里特皇后號”郵輪的命運,葉芊已經在回憶錄中告訴我了:郵輪並沒有沉沒,在受了重創之後,於次年修復完畢,一直航行到1986年才退役。大衛船長跟她說,是王星火拯救了“克里特皇后號”,他是個英雄。但在那次事件後,大衛就正式退休了,他爲自己的郵輪生涯畫了一個不圓滿的句號;而屈從於幽靈會的雷鳴斯、方澤和曾義等人,因爲涉嫌走私罪,一上岸就被逮捕了;出人意料的是,糊塗蛋桑托斯竟然被大衆視爲解決這次危機的大功臣,受到了數艘超大型國際郵輪公司的青睞,從此平步青雲;張家浩的兒子鬼冢失蹤了,從此以後,再也沒見他的蹤跡。

在我聽完老人的講述,向他告辭,走到門口,王星火突然問:“你想知道杜麗給我的密信中寫了什麼嗎?”

我怔住了,本以爲自己永遠也得不到謎底,想不到王星火竟主動問我。

我當然想知道!

他鄭重地遞給我一枚信封,說:“回家再看吧。”說完,擺擺手,背過身去,坐在陽臺的一張搖椅上,陷入了沉思,夕陽暖暖地照着他。

一回到家,我就想迫不及待地拆開信封,可是一拿起這輕如羽毛的信封,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彷彿那裏面裝滿了沉甸甸的歷史。我不敢怠慢,取出裁紙刀,小心翼翼地劃開封口,從裏面抽出一張紙,只見紙上面只寫了幾行字:

星火,我支持你的選擇,我不會怪你,這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宿命。在我這一生中,有兩件事值得驕傲:一是進入了103;二是遇見了你。再見了,我親愛的103,我親愛的戰友!

杜麗

原來杜麗早已知道王星火的選擇!所以才用密碼做了這張紙條安慰他。我突然想,如果我是那時的王星火,會做什麼樣的選擇?如果王星火及時收到了紙條,又會不會從糾纏一輩子的內疚和痛苦中擺脫出來?

我不禁想起了老人坐在夕陽下的背影,他就像晚風中孑立的一尊金色銅像,如此形影孤單,又如此桀驁不屈,似乎永遠不會向命運和歲月服輸,讓人看得心疼。

[完] 公元二零三零年,運營十年的彩虹遊戲推出屆玩家嘉年華,來自五湖四海的高手玩家齊聚上海,在彩虹公司的舞臺上展示自己,同時彩虹公司宣佈舊有武林盟主npc陳意元即將退隱江湖,本次嘉年華將舉行玩家比武,第一名將獲武林盟主的位置全文字小說!

同時在一個月後將更新版本,屆時武林盟主的神像永留東都洛陽,千秋萬代……

彩虹百大高手站在舞臺上,臺下是無數的熱血玩家,所有人都是磨拳擦掌。

本次比武是採用淘汰制,彩虹公司沒有按照等級榜請人,而是選擇請來彩虹遊戲玩家自制的高手排行榜前一百名,同時這一百名玩家將接受任何人挑戰三小時,任何玩家挑戰成功都能替換他們進入比賽。

在s市一間破落廉租房,王宣默然望着電視上那一個個熟悉不熟悉的id,cāo控着他們角sè斬殺對手。

腦海中不可抑止的回想起當初的往事,當年與室友一起談笑進入彩虹,那原來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啊……

十年時間,很多事情早已經物是人非。

他們都不再是當年的學生,十年下來,室友們紛紛都離開《彩虹》世界,各自平凡的上班成家,成爲大千世界再平凡不過的一員。

王宣苦笑一聲,打開易拉罐仰頭喝下一整罐的啤酒。

作妖王爺爬牆頭 而他王宣畢業後全身心都投入彩虹遊戲中,誓要闖出一番天地,可結果十年時間下來也沒能有什麼成就只能保個溫飽,而現在……

王宣哈哈笑一聲,只是眼角卻隱隱有些晶瑩,令得笑容無比慘淡,讓人看到只想哭。

手機鈴聲響起。

“王宣先生麼,你的母親需要立即進行手術,快來醫院!”手機裏的話語讓王宣沒有閒情再去想什麼彩虹世界,風風火火出門趕到醫院。

“王宣。”一個溫柔的聲音將他叫住。

王宣心中微微一酸,轉頭望過去,熟悉的容顏在眼前出現。這一刻,王宣好像緊抱着她痛哭一場。

“你怎麼會在這?”王宣整理心思,冷冷問,口氣中不再帶絲毫感情。

“我……伯母她……”李清研緊緊拉着王宣的手,她顯得是那樣單薄而惶然。

“我媽怎麼樣跟你有什麼關係?”王宣冷冷說,“李清研,我們已經分手,我說過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好看的小說!”

“王宣,不要這樣……”李清研眼眶已紅。

“不要讓我再看見你。”王宣丟下這句話,轉身進入醫院內。

他怕再同李清研說下去,會忍不住抱緊她,忍不住訴苦,忍不住……

可是他不能,他的一生已經沒有希望,十年來深埋進遊戲內卻沒能有什麼成就,當事到頭上卻現自己連替母親交住院費的錢都沒有!

母親的命在醫院的努力下總算是保下來,可是一雙腿卻已經被車子壓斷,想要靠自己再行走,必須要裝假肢……

雖然知道就算裝假肢,也不可能再如從前般來去自如,可爲人子女,他知道自己必須這麼做,哪怕是爲此欠下鉅額貸款。

王宣爲此毀去自己一生也無悔,但他知道不能去拖累李清研。

她應該有着美好的人生,而不是陪他一起陷進這每天爲還貸款而拼命的生活泥沼。

站在醫院病房,進出是病生護士忙碌身影,王宣從窗臺上看下去,可以看到李清研。

她蹲在那裏悄悄啜泣着。在這天地的寒風中,顯得那樣無助。

“你是楊容麗的家屬?”

一個護士的詢問將他的思緒拉回,點點頭:“我是。”

飛越三十年 “這是你的賬單,包括今次手術費,你總共拖欠醫院十三萬五千六百七十二元請簽字。”

王宣接過護士手中賬單簽上自己名字全文字小說。

可是他卻知道,這筆錢無論如何也無法再補上。

所有的親戚朋友他都欠着錢,或多或少,已經不會有人再借錢給他,銀行貸款欠着的二十七萬他已經拖延三個月沒還……

“請務必在明天以內還清,否則我們很難再保證患者的藥品能夠。患者的假肢剛剛接上,還需要一段時間的養護才能夠正常……”護士面無表情的訴說着,完全不去看王宣的滿臉苦sè。

終於麻藥效果漸漸消失,楊容麗清醒過來。

王宣用力揉幾下已經僵硬的臉龐,露出笑容,叫道:“媽。”

剛手術完的楊容麗臉sè還不錯,只是望着兒子牽強笑容,她沒有半點笑意,淚水在眼框裏打轉:“孩子……”

雖然王宣一直隱瞞她欠錢事情,但家裏什麼情況她又怎麼會不知道。

“你不應該管我的……”

“媽,別說這種話,也別擔心,今天我接到一個電話,有一個慈善家願意爲我們舉行捐款,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王宣說着說着,忽然笑了。

這世界上慈善機構真不少,可不知道爲什麼就沒有一家理會過王宣的求救。

“那是誰?”楊容麗問。

“是在工商銀行上班的呢,媽你別擔心,要是這次能收到他的錢,以後就不用再擔心了。媽,你要堅強下去。”

“清研呢,怎麼沒看到她,剛剛和她說幾句話,就突然暈過去,我真是沒用。”楊容麗這纔回想起自己似乎少個人全文字小說。

“媽,清研已經跟我分手了,以後……你不要再理她。”王宣制止楊容麗的話語。

“哦……”楊容麗眼神一暗,再沒有說什麼。

王宣朝窗臺下望去,已經沒有李清研的身影。

****

“最新插播一條新聞,南水街工商銀行於下午三時三十分遭到暴徒持槍搶劫,當前jing方已及時趕到現場,現今暴徒沒來及時逃走,已經以銀行顧客爲人質同jing方對質……”

“最新消息,搶劫銀行暴徒的身份已經被jing方查出,系一名普通公司小職員,平常身兼多職,據同事透露,他本是品行端正,因爲母親三年前生車禍重傷住院至今,欠下銀行醫院大筆債務,估計是走投無路下走向不歸路……”

****

“站住,不要靠近,前方有暴徒行兇,目前已經爲jing方管制。”

“jing官,我是王宣的朋友,我要進去,我相信我能勸說他放下武器!”

jing察上下打量眼前的女人,大略是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形顯得頗爲嬌弱,目光中卻是堅定。

“覈對身份。”

很快,關於她的身份便調查出來,確認無誤。

大隊長沉吟半響,點點頭:“在她身上安裝竊聽器,放她進去談判。”

****

“王宣。”

“你怎麼會來全文字小說!”王宣沒想到李清研居然會來,整個人愣住。

李清研扯下身上竊聽器用力丟出去,“我想來救你。”

“你……幹什麼!”王宣從謊亂變成震驚,“不要這樣,你也會被抓的!”

“先逃出去再說!”

李清研再沒有什麼溫柔形象,從王宣腰間拿出一把刀,抓住一個人質架到他脖子上。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幹什麼?這樣傻!”王宣手握着槍,整個人卻已經無力,他知道自己不會有好下場,他已經放棄自己的人生,卻從來沒想到李清研會來!

“我也知道我傻。”李清研身影微微一頓,“可是我喜歡!”

神獸召喚師 因爲我喜歡……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的機會大些!”

她推着人質擋在前面朝門外衝出去。

“不要!”

卟……

剛一踏出銀行,隱在高處的阻擊手已經找到機會,一槍正中額前。

“荷,咻……”她想再說些什麼,卻已經無法開口,整個人倒下去。

那美麗的秀眼已經沾染上鮮紅的血跡,依舊眼開望向王宣這邊,只是——再也不會動彈。

那一刻,王宣天旋地轉,什麼都無法思想。

“清研……”

進入院子內,就是一條幽靜小道,從小道繞到前面,是一棟三層的復古小樓。

Previous article

“額……好……好……”姜晨怔了一下,將要說的話,硬生生咽回了肚子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