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萬里一聽,當即答應,還說自己馬上要去找個散打速成班之類的。

安頓好萬里,張北羽即刻帶人出發。加上賈丁的人,一行也有二十來個。

何其睿女朋友的教師在另一棟教學樓的二樓。一行人走進樓里的時候,張北羽停下腳步,他回頭看了一眼,低聲道:「如果他身邊真的不超過三個人的話,那我們完全沒必要這麼多人上去。如果是個先進,就更不必自投羅網了。」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賈丁身上,「冬子和賈丁跟我上去就行了,其他人在一樓等著。如果發現異常,立馬撤退,不用管我們。」蘇九一步衝上來,「北哥,我跟你上去吧!」

張北羽笑著搖搖頭,「不用,你留在這接應就行了。如果你們這邊有什麼情況,你馬上上樓找我。」蘇九聽吧,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樓梯上,賈丁一直低頭不語。張北羽轉頭問了一句:「怎麼了?」賈丁愣了一下,抬頭嘆了一聲,「北哥,你時刻都能為兄弟們著想,我真的很佩服你。」

「呵呵,說啥呢,我當然不會讓自己的兄弟陪著我白白挨揍。」

「北哥!」賈丁突然很認真的叫了一聲。三個人都停下腳步,張北羽和立冬轉頭看著他。

「如果我犯了錯,但我願意改。你…能原諒我么?」

「當然。」張北羽說了一句,走到他面前,張開雙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我的兄弟,不會做壞事,但誰都有可能做錯事,只要能改,當然沒問題!怎麼?你犯啥錯誤了?」

賈丁深吸兩口氣,剛要開口,立冬說了一句:「別磨蹭了,再等人家就跑了。」

賈丁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張北羽沖他笑了一下,繼續向樓上走。從這個角度,賈丁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他沒有看到,張北羽微微嘆了口氣,露出一個複雜的表情。失望之外多多少少有些欣慰。

走到了二樓,張北羽手中不自覺的握緊了龍蠍。這棟教學樓很大,一層有七八個班級,從樓梯走上來,路過了兩個班級之後,到達了目的地。

張北羽做了個手勢,叫他們倆靠牆站在自己身後。自己輕輕推開教室門,走了進去。

教室里的確坐了一個人,正是何其睿。只看了一眼,張北羽本能的反應到,這是一個陷阱。因為空曠的教師里,只有他一個人。

何其睿帶著微笑抬起頭,揮了揮手,「北風,你好。」

張北羽立即轉身,大吼一聲:「跑!」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走廊兩頭瞬間湧出無數個身影,傳來一陣震徹走廊的喊聲,回蕩其中。

「草!」張北羽低罵一聲,再轉頭一看,教室里的何其睿已經從後門跑了出去。眼看著走廊上的人就要衝過來,他抬手拉了賈丁一把,「進來!」三人紛紛退進教室。

立冬立刻拉來兩張桌子把門死死頂住。張北羽跑到後門,同樣以桌子頂門。

同時,走廊里傳來山呼海嘯般的吼聲。「張北羽,滾出來!張北羽,滾出來!」張北羽往外瞄了一眼,好傢夥,該來的人都來了。管家兄弟、彭罡、白兵,3K,連房雲清都親自出馬了。

前後兩道鐵門被踹的砰砰直響,門外的力量越來越大。張北羽咬牙堅持著,腦子裡不斷轉動,思索對策。別說他了,連立冬也感到吃力。

立冬抬眼在教室里掃了一圈,目光落在窗戶上。抬手指著窗戶大吼一聲「小北!!」張北羽順著看了一眼,心想這是要跳樓的節奏啊。

但眼下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外面有上百號人把整層樓給圍得水泄不通。關鍵的問題是房雲清也在,他如同一面旗子,有他在,這幫人更加肆無忌憚。如果讓他們衝進來,被堵在這間教室里,十個立冬也不夠看的。

「好!」張北羽緊緊貼著門,大喊了一聲。立冬對賈丁努了努嘴,喊道:「過來頂著!」

賈丁毫不猶豫,轉身過來,咚!一下,撞在門上,用肩膀死死頂住。立冬快步走到窗邊,打開窗子往樓下看了一眼。還好是在二樓,不過從這到地面也得有四米多。他轉頭看了一眼,喊了一聲:「你們快點!」說罷,踩上窗檯,一躍而下。

這時,賈丁大吼了一聲:「北哥!你先走!」他的力量比立冬還是差了不少,鐵門眼看著就要被砸開。張北羽猶豫了一下。如果他先撤,那麼外面的人必然蜂擁而入,賈丁再想跑就沒那麼容易了。

「我數三個數!一起走!」

賈丁聞言點了點頭,用後背整個貼住門,雙腳向前推住,隨時準備奔出去。

張北羽深吸口氣,大喊:「三!二!一!」話音一落,雙腳猛地一瞪,嗖一下竄出去,抬腿跳到眼前的一張桌子上,嗒嗒兩步就幾乎飛奔到窗邊。與此同時,身後的鐵門也差不多被拆了,一撥人喊打喊殺的衝進去。

就在張北羽準備跳窗的時候,轉頭間看到賈丁還沒有跟上來。他的速度肯定是不如張北羽,跑到講台的時候竟然被身後的人一腳放倒。人群用上來,把他團團圍住。

現在的張北羽,只需要一秒鐘,就可以跳上窗檯,然後跳下去逃走。但是…他不容許自己拋下兄弟,哪怕是…犯過錯的兄弟。

他當即轉身,抽出龍蠍沖了上去。唰唰兩刀,直接撕開人群,伸手一把抓住賈丁的衣服往後拖。另一隻手繼續揮動龍蠍。

好在大部分人是赤手空拳,不敢靠的太近。但也有拿著鋼管、砍刀的人。

在賈丁站起來的同時,一個拎著砍刀的人衝上來。 娛樂大亨的祕寵:甜心小呆妻 張北羽定睛一看,來人是彭罡。 銀槍,已經到手。

同一時間。

蟻哥前顎一閉,夾住靜秋的衣衫,只需一挑,便可將這小尼姑挑到背上。

「撤,快撤!」

一邊兒朝著蟻哥飛撲,喬拉丹一邊兒急吼。

厲無涯,太厲害了。

能不能逃脫,還是個未知數。

每一瞬、每一息,都可能是生死之別。

只希望那厲無涯還處於心法運轉之中,無法兼顧,否則……

這念頭,剛剛升起,一股恐怖的氣息,自背後傳來。

「不好!」

急急的一回頭。

那厲無涯,已經站起身來。

一道由魔氣凝結而成的黑色印記,正呼嘯而來。

「印記?」

這時候哪還顧得上去分辨這是什麼鬼印記。

下意識的,奔跑中的喬拉丹一個翻滾,那印記,自身下,一閃而過。

可是。

翻滾的身軀剛剛直立。

迎面。

一個金色的印記,撲面而來。

「尼瑪,到底是被這小尼姑給坑了!」

躲不了了。

還沒落地,全身無處借力,再加上這印記飛的極快,便是想側身閃躲都來不及。

嗖!

那印記,不偏不倚,印在了喬拉丹的胸膛之上。

奇怪的是。

沒有爆炸。

亦沒有受傷。

那印記,就這麼鑽入了體內,無聲無息。

還不待喬拉丹有所困惑。

剛剛被他躲過去的那道黑色印記,卻一閃,擊中了小尼姑靜秋,鑽入了她的體內。

「什麼個情況?」

總算反應過來的喬拉丹,一腦門子的霧水。

正納悶兒著呢。

背後。

「不!!!」

一聲凄厲的、彷彿喪偶惡狼般的怒吼聲,響了起來。

厲無涯,怒了。

不是一般的怒。

那是暴怒!

喬拉丹菊花一涼,往蟻哥身上一撲,左臂抱住靜秋,右臂抱著蟻哥,一聲大吼:「快跑!」

轟隆隆……

蟻哥邁開六條修長的大腿,竄了出去。

這兩人一蟻在前面跑。

後面,厲無涯化作一道奔雷,狂追而來,看那速度,竟比蟻哥還快了一分。

快?

「尼瑪,要壞事兒!」

厲無涯顯然已經是動了真火。

真要是被他追上,誰也跑不掉,肯定都得死。

情急之下,喬拉丹也沒了好脾氣,朝著靜秋一聲大吼:「別傻愣著了,抓緊了啊!」

卻沒成想。

這無心的一吼,卻讓靜秋表情一滯,雙眼,隱隱有淚光閃爍,看上去委屈的很呢。

「尼瑪!」

最見不得女孩子這種表情了,哪怕是個尼姑。

「抓緊了,我要施術阻擋厲無涯!」

這一解釋,讓靜秋自恍惚中反應了過來,也不獃滯了,兩條白玉般的胳膊往前一伸,俯身緊緊地抱住了蟻哥。

嬌唇張合,銀鈴般的聲音,在呼嘯的罡風中,傳進了喬拉丹的耳中。

「堅持住,厲無涯已是強弩之末,撐不了多久的!」

這可是好消息啊!

回頭。

左臂一抬,左手,遙對厲無涯。

「水晶壁障!」

一聲暴喝。

左臂內儲存的水之靈氣,像是被打開了閘門的洪水,呼嘯著衝出體外,化作一道晶瑩剔透的水晶牆壁,矗立於大地之上。

近一米厚!

約數丈寬!

高度亦有數丈!

這一面突兀出現的水晶牆壁,恰如那攔路虎般,攔在了蟻哥和厲無涯之間。

轟!

那厲無涯,不躲不閃,一頭撞上了這水晶牆壁。

冰塊四射。

寒氣凜冽。

靳少的祕密愛妻 以水之靈氣凝聚而成的築基境術法水晶壁障,竟被厲無涯直接撞碎了。

好在。

這一撞,厲無涯的速度,不可抑制的降了下來。

雙方的距離,開始拉大。

只是。

也就幾息。

「去死!去死!」

伴隨著瘋狂的咆哮聲,被水晶壁障阻隔了一下的厲無涯,再度提速,又呼嘯著追了上來,雙方的距離,再度縮減。

「吼大地!」

又是一記築基境的傳承術法。

這一次,是土系。

右腿內的澎湃土之靈氣,呼嘯著,衝出體外,鑽入大地。

瞬息之後。

一聲轟鳴。

大地,猛地張開大口,似在仰天大吼。

可憐的厲無涯,哪會想到好好的地面會突然出現這麼大一個窟窿,一個不察,一腳踩空,跌落了下去。

雙方距離,再度拉開。

卻也沒持續多久。

畢竟是vip房間,病房寬敞,裡面坐了不少人,帶頭鬧事的成虎也在,一群人圍在一起打牌抽煙,儼然沒把這裡當成醫院。

Previous article

她是氣急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