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若不是他設計出來這駭人聽聞的機甲士兵,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無辜的人員損命呢。

他也要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到來前,完成這最終的設計。(。) 清晨,陽光再一次普照大地。

羣山之中,也恢復了往日的朝氣。

鳥兒自由自在的飛舞着。

綠草青青,帶着蓬勃的朝氣。

此時,那山洞的入口處,一個車隊緩緩駛出。

重生千金也種田 打頭的兩輛軍用吉普,架設着重機槍。

隨後,三輛黑色玻璃的悍馬車,緊跟着軍用吉普。

車身經過特殊設計,從外邊根本無法識別車內的情況。

特殊的反光材料,讓紅外線探測器以及熱感成像系統,完全是失去了作用。

而跟在三輛悍馬車後的,是兩個武裝運兵車。

爲了這一次的護送任務,鐵血傭兵團可是準備充分。

畢竟這一次的護送,可是價值兩個億。

車子裏坐着的,正是那個老者,在鐵血傭兵團近百人的護送下,車隊終於離開了戒備森嚴的山洞。

一路向前,車隊走的並不快,因爲這一代都是山巒疊嶂的山區。

道路也是九曲十八彎的。

如此大的生意,鐵血傭兵團的團長鐵鷹,也是下足了本錢。

不僅帶來了幾乎所有的精銳,更是結合空中的偵查。

隨着車隊的駛離,身後的裝甲運兵車立刻打開了車頂的擋板。

一個手持無人機的傭兵,放飛了那帶有熱感成像系統的無人偵察機。

通過車內的接收器,他們可以在空中偵查前方的路況。

團長鐵鷹,更是坐在和老者相同的悍馬車中。

一切都很正常,車隊所過之處,掀起一陣的塵土。

步調一致的車隊,一路向着高速公路的區域失去。

只要上了公路,那麼就比較安全了,畢竟高速行駛的車隊,要想擊中可是非常的困難。

尤其是,沒有人知道目的地,就連鐵鷹也是一頭的霧水。

一切的指令,都由老者來完成。

車隊徐徐行進,而此時一個山頭上。

兩個傢伙就趴在那裏。

吉利服將他們和周圍的灌木融爲一體。

手持反器材狙擊槍的他們,在這裏等待好久了。

“無人機!”

很快,車隊就駛了過來,不過先頭部隊可不是那兩輛吉普車,而是天空中的無人機。

這專用的軍事無人機,擁有着非常強大的功能。

而早就意料到這一點的傢伙,立刻拉過了隔熱網。

這種網,可以讓狙擊手避開熱成像系統的偵查。

老老實實一動不動的他們,就等待着最終的目標。

果不其然,無人機飛過,並沒有發現絲毫的行蹤。

緊跟着駛進的車隊,更不會發現在山坡上隱藏的敵人。

眼看着目標終於接近,兩個人同時打開保險,拉動槍栓。

25mm的巴雷特狙擊步槍,已經開始鎖定了那個車隊。

死亡十字架躍過前面的兩臺軍用吉普車,對準了身後的黑色悍馬。

但是偵測儀器全部失靈,根本看不到車裏的情況。

左邊的狙擊手對着一旁的人打了個手勢,另一個人則立刻開始瞄準另一臺車了。

按照正常的經驗,被保護人一般都會坐在司機的身後位置。

Wωω▪ TTKΛN▪ c○

所以雖然看不清楚,但他們也都鎖定了大概的位置。

三選二,百分之六十以上一擊斃命的概率,一旁的火箭筒,也會成爲另一個補救的措施。

距離越來越近,兩個人也都屏住了呼吸。

星際之棄婦重生 這狹窄的山路,若是被襲擊的話,他們根本來不及轉身。

到時候隱藏在山頂的狙擊手,有着絕對的優勢。

而且即便是不成功,他們也有自信可以逃脫對方的掃射。

一切都準備就需,只能到對方進入到射程之內。

爲了確保一擊命中,他們定在了一千米之內射擊。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兩個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目標位置。

可卻不知道,在他們身後,一個鬼魅般的人影,已經摸了上來。

“噗!”

來到兩人身後五米左右的位置,雲天直接一個虎躍撲了上來。

手中鋒利的魚腸劍,直透對方的脖頸。

還在努力瞄準的狙擊手,當即斃命。

“噗!”

幾乎同時,羊角匕首貫穿了另一個人的胸膛。

作爲獵人的他們,現在成爲了雲天的獵物。

“一號目標清除完畢!”

看着兩具屍體倒在自己的面前,雲天毫不遲疑的站起身來。

通過對講機彙報之後,他再一次鑽入了叢林之中。

一路狂奔的他,有着自己下一個目標點,昨夜就出發的他們,爲的就是清除這山路上的路障。

車隊緩緩駛過這安靜的山路,沒有人知道,就在幾秒鐘前,這裏發生的事情。

更不會知道,兩個深藏在這裏的狙擊手,被人悄無聲息的幹掉了。

“聽一下車子!”

坐在後座上的老者,突然開口對着鐵鷹說道。

“停車!”

在離開之前,老者就說過,鐵鷹必須執行他任何的命令。

所以對方說要停車,他也立刻對着車隊說道。

車隊立刻停了下來,所有人也都納悶的看着黑色含馬上的情況。

不明白團長爲什麼突然下令,把車隊停在這狹窄的道路上。

“注意警戒!”

鐵鷹看了看老者的臉,雖然他也很想問,卻還是忍住了。

老者僅僅只是看着表,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他的耳朵上,好似助聽器的耳機裏,則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嗖嗖……”

無聲弩箭無虛發,直接貫穿了兩個武裝分子,他們手握ak47的倒在地上。

到死頭沒有來得及開槍。

尤其是一旁的起爆器,更是被唐曦直接剪短。

“二號目標清楚!”

看着那山路平整的模樣,誰會想到下面埋藏着炸藥呢。

不過現在起爆器被破壞,那些炸藥也只能和泥土混爲一體了。

唐曦說完,轉身向着叢林中奔去,她也有下一個目標。

“可以開車了!”

老者微微一笑,黃泉小隊果然是優秀的部隊。

一夜之間就摸清了這條路上隱藏着的殺手。

現在正在逐一收網。

“開車!”

不知道爲什麼停車的鐵鷹,立刻下達了命令。

如此奇怪的護送,他還是第一次接觸到。

於是他們再一次的啓動車子,向着山巒疊嶂的山路駛去。

一處高地,潘瑤趴在那裏。

身穿吉利服的她,和周圍的植被融爲一體。

端着狙擊槍一聲不響的等待着。

很快山崗上一夥人就衝了過來。

手持各種各樣武器的他們,足有三十多人。

快速奔跑中,身手甚是矯健。

剛剛得到車隊出發的消息,他們立刻趕了過來。

前方到現在都沒有傳回來任何的情報,他們必須儘快不知第三個伏擊點。

眼前的山路,是必經的路線,因爲時常有車輛駛過,他們不能提前佈雷。

但是現在,他們要立刻埋放地雷,因爲他們只要屍體,不要人。

“嗖……”

可就在他們還在奔跑着的時候,突然間一個細微的聲音傳來。

跑在最前面的人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那被拉斷保險的手雷,卻已經在草叢中進入到倒計時的狀態。

伴隨着他跑過之後,身後的同伴,卻毫不知情的進入到了雷區。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轟!轟!轟!”

突然的爆炸聲,頓時響徹山谷。

五六個手雷連環引爆下,那羣武裝分子頓時倒在了血泊之中。

與此同時,隱藏在草叢裏的紅龍,已經躍了出來。

扣動扳機的他,迎着對方就衝了上去。

“噠噠噠……”

子彈呼嘯而至,精準的點射中,那夥傢伙還沒有明白過來,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跑在後面的幾個人一看不好,轉身就向着山坡上跑去。

只不過,他們逃過了紅龍的點射,卻沒有逃過潘瑤的狙擊。

伴隨着子彈轟鳴,潘瑤終於開槍了。

一千五百米之外,那武裝分子紛紛的倒在血泊之中。

原本接到殺手指令,現在卻成爲了被屠宰的對象。

很快的,山坡之上再一次迴歸寂靜。

“停車,注意警戒!”

那爆炸聲和槍聲,讓鐵鷹爲之一愣。

急忙下令停車的他,拿起對講機就要對着身後的裝甲運兵車說道。

他要儘快的調取空中畫面,瞭解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用停車,繼續開!”

卻沒有想到,老者卻微微一笑,對着鐵鷹說道。

“爲什麼?”

鐵鷹實在是按耐不住,他看得出,老者有事瞞着他。

“放心,只要不會讓你兄弟陷入困境,你就要服從我的指令。”

特戰醫王 老者依舊是保持着笑容,不多加解釋的他只是看着窗外。

鐵鷹咬了咬牙,但卻很無奈,也只有下令,讓隊伍繼續先行。

車隊再一次挺進,向着山外走去。

而就在這時,牛博宇卻把自己的輕機槍架在了一處高地上。

“牛博宇,怎麼樣了?”

寵妻無度:首席少帝請矜持 十幾裏的山路,雲天猶如鬼魅一般。

一邊飛奔的他一邊開口問道。

“這些傢伙準備動了!”

牛博宇透過耳機,對着雲天說道。

“沒問題,按照原定計劃,所有人加快腳步!”

雲天答應一聲,腳下速度又快了幾分。

與此同時,唐曦、潘瑤、紅龍則也快速的奔馳在山路上。

將鎮局鬼放出後,姜超不聲不響的把小葫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Previous article

本來徐管家想等到素娘懷了自己的孩子,到時再向周重的老爹求求情,想必看在他們主僕一場的情分上,拿出幾百兩銀子爲素娘贖身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沒想到素娘一直沒能懷孕,現在好不容易懷孕了,卻偏偏趕在這個時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