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良久之後,他鼓起勇氣朝著楊恆追了過去,小聲問道:「我以後可以跟著你們一起嗎?」

「按輩分來講你還是我師兄,我過陣子就回無極宗,你想回去看看就一起吧!」楊恆笑道。

然後他又跟卜末聊了一陣,才知道對方在青峰山脈過的並不好,因為沒背景,沒實力,一直被人欺負。

修鍊的資源也少的可憐,修鍊了一百多年也才到神人境中期。不過要比留在無極宗好很多,最起碼神人境中期的修為在無極宗已經是超越了那些長老的存在。

楊恆回到他在護神城的府邸后,這個消息就像一陣風一樣傳了出去,上門拜訪的各個家主絡繹不絕。

他讓林宇去應付這些家主,自己拿出那棵「玄銀草」開始煉製「化尊丹」。

煉製出四顆「化尊丹」之後,他又煉製了一爐「神靈丹」。

他估計有了這兩種丹藥,海家和風家應該可以有一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突破到至尊境界。

至於對方能不能渡過雷劫,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將兩種丹藥煉製好,楊恆接著把那塊掌控大道碎片拿了出來,讓道靈開始煉化。

他做完這一切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小貂突然破門而入,對他問道:「我聽小九說你妻子跟我長得很像,我在這個地方感受到了一絲我姐姐的氣息,你妻子以前是不是在這裡住過。」 年辰思緒稍微發散,等他回過神時,楊倫那金光耀眼的拳頭已經向對面毛民巫族碩大的拳影迎去!

不!

年辰直覺上告訴自己,這巫族攜帶風雷之聲的一拳,肯定暗藏殺機。

然而這一聲喝止,顯然是晚了一些。

砰!

一聲巨大的聲響過後,楊倫長髮瞬間齊齊向空豎立起來,身體應聲向後拋飛出去!

哼!不自量力!

高大巫族人隨聲走,看似隨意的一步跨出,便緊隨楊倫向後拋飛的身形而至,那帶有風雷聲的拳頭又告擊出!

楊倫在和對方拳頭相交的一刻,一陣猛烈的麻痹感便即傳遍了全身!渾身汗毛直豎,接着一道無可匹敵的大力傳來。

也虧得楊倫擊出的一拳,乃是將玄妖決運轉到極致,絲毫沒有輕視對方之意,從而化解了毛民族人的大部分力道!否則這一擊之下,楊倫很可能已經被當場擊殺!

拋飛出去時,楊倫渾身上下,陣陣電流還自流轉不休,無法動彈分毫,此時,只能眼睜睜看着高大的毛民族人如影隨形,再度向自己轟出驚天一拳。

吾命休矣!

楊倫不甘地閉上了雙眼。

咻!

一道破空聲響,楊倫只覺自己身軀一緊,拋飛的軌跡陡然變了方向!

睜開眼時,自己已經被變身帝江的年辰緊緊抓住,立於低空之中!

而地面上的毛民族人,怔怔地看着空中的兩人,一時間驚得呆了!

呼!

自山洞中又閃出三道身影,皆身材高大,渾身細密黑毛覆體!

天柯,爲何遲遲不回,耽誤了大事,你如何交代…

後面的話,在一眼看見空中身化帝江的年辰時,被生生咽回了肚裏!

那發話的毛民族人和另外兩個巫族,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你…你是帝江先祖,還是靖人族內之人?

最後出現的毛民族人遲疑着問道:



哼,本尊是誰,爾等無需知曉,現在回答本尊的問話,爾等皆是毛民族中天賦異稟之輩,爲何齊聚此地?

這,前輩此問讓在下難以作答,難道靖人族中歷代激發巫脈的同族,不是像我等一樣身懷使命嗎?

空中的年辰,從對方的回答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天巫盧梭曾經說過,無論是何巫族,族中的天賦異稟之輩,皆沒有待在自己的族內超過兩代,而是全都去了一個神祕的地方,似乎有着什麼驚天使命!

看來這山洞內,就是歷代毛民族中已經激發了巫脈的佼佼者存身之地了!

年辰心中不禁暗自思慮:

如今自己變身帝江真身已被對方瞧見,絕不能就此退走,否則很有可能給整個靖人族人帶來巨大的災難!

而且那甘華樹的果實,自己也是志在必得之物,豈能空手而回!

五名毛民族人,眼看年辰沉吟不語,也不禁心中忐忑!

他們雖是毛民族中天賦絕倫之輩,卻也不曾像對面這靖人族人一般,可以長久身化祖巫真身!就是自己族中那已經活了數十萬年的巫脈最爲純正之人,也只能藉助無盡的天地靈氣,纔可以變身一炷香的時間而已!

五人未曾想到,年辰竟然是直接煉化了祖巫精血的逆天存在!

好了,現在給本尊引路,進洞一觀!

年辰低沉冰冷的話音再度響起。

啊!不行!

這一下,五名巫族幾乎是齊齊出聲,隨即五人猛然退後數步,橫於巨大洞口前方,警惕地看着低空的年辰。

五名巫族的這一舉動,更是讓年辰心中產生了無盡的好奇!

怎麼,就你這區區幾名螻蟻,也要阻斷本尊的去路?

年辰猛然將強大的威壓放出,一股形如實質的狂暴氣勢,向對面的五名巫族席捲而至!

呀!

五聲狂怒的大吼從五名巫族口中傳出!

洞外的五人,在大吼過後,齊齊口噴鮮血,巨大的身軀猛然起了變化!


其中兩人幻化爲虎頭人身模樣!嘴裏銜蛇,手中握蛇。四蹄足,長手肘。高達十丈

十二祖巫之強良,專司雷電。

另外一名巫族,也猛然化爲八首人面,虎身十尾模樣,高三丈有餘!

祖巫天吳,風之祖巫。

譁!

又一名巫族身軀大變,化爲獸頭人身模樣,高三丈。身披紅鱗,耳穿火蛇,腳下隱隱踏着一條火光繚繞的蛟龍!

祖巫祝融,火之祖巫。

年辰自盧梭處,曾得見十二祖巫的圖像和描述,瞬間就認出了這幾個幻體的真正來歷!

只有第一個出現的毛民巫族,身軀雖沒有任何改變,卻隨着口中精血的噴出,渾身雷弧閃耀,細密黑毛四下飄動不休!

顯然也是激發了自己潛藏的殺手鐗!

變身後的四名巫族人似乎不耐如此乾耗着,猛然跨前,瞬間就到了年辰懸浮之處。

那高大的身軀雖站立地上,卻已經和年辰幾乎平齊!五人瞬間動了!

身化強良的兩名巫族,雙手揚起,兩道粗大的雷弧向年辰電射而來!

如此強勁的雷弧,夾雜着轟隆隆的悶響,聲勢極爲驚人!

化身祝融之人,手中一道近乎無色的火焰,悄無聲息而至!

而那虎身十尾,八首人面的“天吳”,竟然無翼而飛起空中,繞至年辰身後,十條長長虎尾,如靈蛇亂串,向年辰猛然捲來!

這一連串的攻勢,威力奇強!瞬間就將年辰二人去路封死!顯然想一擊奏功!

只有那未有變身的巫族,只牢牢護於洞口,紋絲不動。

如此狂暴的攻勢,年辰也未敢小覷!

若是這四人也和自己一樣,乃是極爲純正的祖巫血脈,那年辰有可能隕落在這一完美的夾擊下!

意念動間,年辰將楊倫收入了混沌空間。

體內一朵細小火焰猛然飄起,無色透明,肉眼幾乎難辨!隨即化爲一束細絲,迎向“祝融”那道火柱!

接着四翼齊振,年辰於間不容髮之際,猛然轉身,面對着“天吳”偷襲而至的靈動十尾。一雙巨爪化爲漫天爪影,向十條如鋼鞭般的長尾抓下!

而“強良”發出的兩道雷弧,卻被年辰直接無視!

嗤!

兩道火光瞬間交接。

一聲驚呼隨即出自“祝融”之口:

混沌之火!


隨着驚呼聲,“祝融”那道火焰竟然像是飛鳥投林般向這年辰所發的細細火焰飛來,沒有了原本的洶洶之勢。如牙牙學語的幼子,歡快地投入母親的懷抱!只一息之間,就融入了年辰的火焰內,無影無蹤! 一絲絲寒氣從白毅身體抽離而出,無盡的疼痛讓白毅感到死亡的氣息!

這方家老祖越是笑的癲狂,白毅心中越是不甘,越是憤怒,內心深處就此產生了滔天的恨意!

“就這樣結束了麼?我白毅就真的如此卑微麼?只能任人宰割,卻毫無還手之力麼?

我白家本命寒氣若被你全部融合定會遭到反噬,可那時的我也命懸一線了!如此這般我到不如和你拼個魚死網破!”

白毅雙目之中露出狠意,強忍着劇痛默唸起了八門遁甲的口訣!

竟是八門遁甲!!!這神通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白毅在凡間便差點毀掉自身根基,現如今在這危機關頭居然還要再次使用這神通,與這方家老祖拼個你死我活!

陣陣微風吹過,在山間形成了一個個旋渦,本是安靜的後山居然出現了輕微地震,無數山石在顫抖,無數花草在枯萎。

浮在空中的方家老祖發覺了一絲不對勁,環顧四周並無異常,方圓數裏也無任何靈力波動!再看這白毅猛然一驚,一臉的詫異!

“這這這·········”

“八門遁甲第一門開門,開!!!

第二門休門,開!!!

第三門生門,開!!!


第四門傷門,開!!!”

“嘣!!!”就在這時,一聲轟響猛然暴發,禁錮白毅的層層靈力瞬間瓦解,只見白毅身體冒着股股白色熱氣,四周空氣爆裂而散,形成了無數氣流在這山間來回穿梭。

白毅身穿棕色衣衫浮與半空,咧咧作響,一襲長髮更是隨風舞動,就在此時白毅感到體內五臟六腑一陣劇痛,緊隨其後便感到體內擁有一股強大的升騰之氣!

“我白毅一向恩怨分明,你方家之前對我有恩,因此我纔將上古殘卷交給了你們!如今你這方家老祖居然想拿我來助你突破瓶頸!今日這仇算是結下了,從今日起,便不死不休!”

白毅一臉毅然,內心無盡的憤怒與屈辱,這在仙界一重天所壓抑至今的情緒徹底暴發了!哪怕萬劫不復也要暢快淋漓!




屋外,看著遠處一間冒著青煙的竹房,葉雲釋放出劍王強者微弱的靈識,一番查探,就發現了姜岳和姜凡兩人的氣息,臉上瞬間布滿了喜悅,葉雲腳步急促的朝著一間竹房行了過去。

Previous article

說完這句話後,他就帶着芊瀧進了一洞府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