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舒星瑜看著他堅定的點了點頭,「那當然了,其實你帥叔叔可喜歡你了,你出個門,他都擔心你的安全哦!」那當然了,畢竟是自家親侄子,就算是再不喜歡,那也是親侄子。

多多:「哦。」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好嗎?讓他們留下來照顧你,你放心吧,我一會兒就回來了,這兩個叔叔很厲害的,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多多面無表情的搖頭,「不,姐姐你相信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就安心的去逛街吧。」

舒星瑜:「……」

這表情這語氣,她怎麼感覺這臭小子現在像一個霸道總裁一樣?

等他再仔細看一下小撒我的臉的時候,發現這小傢伙還是一樣的軟萌,好像剛才的一臉不屑完全沒有出現過一樣……

呃……八成是自己的錯覺。

和他這麼淋了半天,她想要出去逛逛的雅興都沒有了。

擺擺手說,「算了,我現在不想出去了,外面太陽大。」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兒呆著吧。

多多:「……」

你這個善變的女人。

舒星瑜轉身看向在一旁站了很久的兩個保鏢,沖他們笑了笑。

「二位一路跟著我們應該很辛苦吧?」

兩人搖搖頭,「唐小姐,您說笑了。」

「要不然你們坐下來歇會兒吧,這兒又沒有外人在,而且咱們都是自己人,不必這麼客氣的。」舒星瑜指了指旁邊的沙發說道。

BOSS總裁的專寵 「不必了舒小姐,你和小帥好好休息就好,不必管我們。」

舒星瑜無趣的點點頭,「你們簡直跟你們的老闆一模一樣。」一樣的無趣,組合了什麼樣的決定,無論別人怎麼說都不會改變。

這種人最討厭了,哼!

舒星瑜和多多悠閑的過了一上午,然後喲,現在吃完了午餐,正準備回去睡個午覺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打來電話的是唐糖的小秘書,「喂!」

「舒總不好了?」

舒星瑜:「……誰不好了?怎麼了?把話說清楚。」

丫的張嘴就舒總不好了,她怎麼不好了?她吃得好睡得好,這兩天別提多自在了。

小姑娘急了,「舒總,唐姐在拍戲吊威亞的時候回家,手機突然鬆了,她從空中落了下來,現在在醫院。」

舒星瑜聞言,瞳孔驟然緊縮,想也不想拔腿就要往外跑。

剛賣出的又反應過來,屋子裡還有一個小孩子,牛婆一臉嚴肅的看向多多。

「漂亮姐姐現在真的有事情要做,先出去一會兒可以嗎?」 多多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漂亮姐姐這樣子,應該是出現了什麼意外的情況吧,他還是安安靜靜的做個聽話的小孩吧。

「好,漂亮姐姐你去忙吧,我一定會乖乖的,待在房子里哪兒都不去。」

舒星瑜也來不及安慰他們,直接拿上手機,還有來的時候臨時租來的汽車的車鑰匙,就衝出了。

剛一出門就撥通了劇組裡導演的電話,這個導演和她們公司之前有過合作,所以她還是認識的。

導演接起電話,表現也有用心慌亂,「喂!舒總。」

舒星瑜壓低嗓子陳生開口,「唐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舒總你先別著急,她掉下來的時候離地面不遠,地上有保護設施……」

舒星瑜上車之後砰的一下關上車門,踩一下剎車,車子就像箭一般飛了出去。

「所以呢,為什麼你們這麼大一個劇組還會出這樣的紕漏?如果不是看在你們電視劇的關注度和影響力都挺大的份上,當初我就不會讓她接下這個劇。」

始於曖昧,終於愛情 導演聞言覺得自己後背都要濕透了,「在她上場之前,我們對設備進行了一再檢查,確實沒有問題才讓她上場的,出現這種情況我們也很遺憾,也會承擔起相應的責任,並對這次事件進行調查。」

導演心裡也委屈的不行,明明一切都是視線檢查好的,到底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呢?

他也真是倒霉,讓女演員受傷的事情如果泄露出去的話的話,他們劇組尤其實他這個導演,恐怕會被置身於風口浪尖之上。

舒星瑜也懶得和他多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

正好這會兒路上倒也不堵車,沒多長時間就來到了醫院樓下。

舒星瑜按照唐糖秘書跟她說的房間好,直接來到了手術室門口。

門口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具體的工作人員和演員。

正在門口焦急地等待著的小秘書看到她,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紅著眼眶看著她,「舒總……唐姐她……」

舒星瑜安慰了句,「放寬心吧,不會有事情的,她進去多長時間了?」

小秘書抹了抹眼淚說道,「請手術室大概有半個小時了。」

「當時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故?一般情況下所有的道具不是應該事先檢查好的嗎?」

小秘書點點頭。

「當時在場的工作人員對設備檢查了好幾遍的,我害怕出什麼意外情況也在旁邊看著,確定沒有問題了,唐姐才上場的。」

舒星瑜皺著眉頭問道:「當時現場情況是怎麼樣的?你仔細跟我描述一遍。」

說著拉著她的手,把她按到椅子上,讓她坐下,然後好好思考。

小秘書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緩緩說道。

「當時……」

三分鐘之後,舒星瑜大概了解了這次事故的前因後果。

「如果按你所說的,當時檢查什麼的時候你都在場的話,那這次事件應該只是單純的意外,劇組那邊已經在調查了,如果不是意外的話,那麼問題應該就出現在第二次拍攝和第三次拍攝中間的這二十分鐘里,畢竟前兩次拍攝都沒有問題。」 小秘書呆住了,難道這件事情還有可能是人為的?

「這怎麼可能呢,唐姐在劇組吃苦耐勞,而且跟誰都很和善,從來沒有和別人鬧過不愉快,有誰會這麼害她?」

小姑娘說著又要哭了起來,舒星瑜連忙阻止,「成了,現在人還沒出來,什麼情況我們都不知道,你現在再哭也沒有用。」

舒星瑜雖然嘴上這麼說的是心裡也一樣慌得不行,唐糖出了這種事情,她其實心裡也很擔心和自責,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當初就不應該讓她接下這個女主角的角色。

聽到他們這麼說,旁邊劇組的人也忍不住上來插話。

副導演率先開口,「舒總,我們劇組所有的設備都是嚴格按照標準來的,在演員上場之前會有專門的人進行測試和檢查,失去的不可能出這樣的事情呢,我覺得肯定是有原因的,導演現在正在現場調查。」

舒星瑜冷冷的掃了他一眼,「你是誰?」

副導演訕訕地說道,「我是劇組裡的一個副導演,設備什麼的我也有監督。」

「哦?所以這次出事故,你是直接責任人了?」

「舒總,我只是負責監督檢查而已,關於這件事情,我們劇組肯定會給唐老師還有你們公司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然後劇組的一幫工作人員對舒星瑜好話說了一籮筐。

直到有護士進出,舒星瑜了解到唐糖這次的事故並不嚴重,臉色這才才好了些。

旁邊的副導演說好話說的已經累得口乾舌燥了,沒有辦法,誰讓演員在他們劇組裡出了事兒呢。

舒星瑜大概觀察了一下在手術室門口的人,大概有十幾號吧,都是劇組裡面的工作人員。

舒星瑜問了句,「你們這麼多人在這兒幹嘛呢?劇組裡不工作了?」

因為站在一邊的小姑娘搖了搖頭,說道:「舒總,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們今天所有的拍攝任務都已經往後推遲了。」

副導演也湊了過來,「投資方也第一時間知道這件事情,現在正和導演一起在現場調查呢,和設備有過接觸的人員都被留下來盤問了,至於我們這些沒有和什麼有過接觸的人,也不允許我們這些人員在現場逗留。」

舒星瑜淡淡的嗯了聲,顯然對這個話題沒什麼興趣,出了事故自然是應該調查的,這種事情她不用想也知道。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醫生終於走了出來。

大家連忙擁上去,七嘴八舌的問手術室裡面的情況。

「醫生,唐糖情況怎麼樣了?嚴重嗎?」

「醫生,唐姐現在醒了嗎?」

「醫生……」

醫生早就見過了這樣的場面,很是淡定地掃他們一眼,然後說道:「你們放心吧,人沒有太大問題,經過一系列檢查,就是因為有些輕微的腦震蕩,外加受了驚嚇,所以才會出現暫時的休克現象。」

得到了確定的答案,大家終於把心都放回了肚子里。

尤其是唐糖的小秘書,總算是不哭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唐姐這次真的是太懸了,如果那個繩子再早一會兒松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想象。」 舒星瑜也終於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如果唐糖真的出了什麼事,她回到酒店裡還不知道該怎麼跟多多說呢!

唐糖做完了檢查,確定身體沒有受傷之後,被轉到了病房,當然此刻還是昏迷的。

所有人都在門口站著舒星瑜問了句,「醫生,那現在我們可以進去看她了嗎?」

「當然不行了,患者需要好好的休息,她這次的昏迷雖然是因為輕微的腦震蕩,但是看她的狀況,明顯身體已經超負荷工作了,需要多休息幾天。」

請到需要多休息幾天這一句話,副導演可激動壞了。

演員休息幾天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他們的拍攝工作現在正在進行中,如果女主需要休息的話,那麼幾乎所有的任務都要延後!!

「醫生啊,唐老師大概需要休息多長時間呀?我們劇組還等著看趕進度呢。」副導演抓著醫生的胳膊問道,他這會兒都快氣得焦頭爛額了。

醫生看了他一眼,「先出上一個星期的醫院觀察吧,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休息差不多一個月就行了。」

副導演聽到一個月之後,整個人就差當場飆淚了。

這一次本來就是中途換了女主角,之前很多的戲份都已經重新拍過一遍了,如果再因為女演員的身體耽誤的話,那麼整個劇上映的時間可能都要延後。

舒星瑜可不管這麼多,很是愉快的跟醫生道了謝,然後看向副導演說道:「這次出現了這樣的事故,我要求你們劇組負全部的責任,而且必須給我們的女演員留夠足夠的休息時間。」

「不是舒總,我們的拍攝工作不能再耽擱了呀,您不是不知道,我們原計劃明年就要上映的……」

舒星瑜伸手支持了他接下來的話。

「你們劇組的事情,只能靠你們自己去調節,跟我說沒有用,而且這次我們女演員手上完全是你們劇組設備的責任,所以該有的賠償有時間的話我們也可以好好商量商量。」

小秘書在旁邊聽著連連點頭,「對,我們唐姐這次被橘子的那個不合格的設備給坑慘了。」

副導演:「……」

在場全程不敢說話的工作人員:「……」

——

唐糖吊威亞墜落的事情,作為投資方的裴楓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個消息。

立馬連滾帶爬地撥通了自家言哥的電話。

對面穿了男人冷沉的聲音,「喂!有事說事。」

裴楓深呼一口氣,想著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乾脆把事實直接合盤拖出了。

「言哥,唐糖在片場拍戲的時候出了點意外,現在已經送往醫院了。」

裴言瞳孔驟然緊縮,身上凌厲的氣勢傾瀉而處,在不復翩翩公子的模樣。

「她怎麼了?」聲音彷彿萃了萬年寒冰。

裴楓隔著一個手機屏幕都感覺到了冷意,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戰戰兢兢的說道:「言哥……她,吊威亞的時候不小心從空中墜落,現在就送往醫院了。」

裴言掛了電話,立馬從書房站起身來,剛剛邁開腳步就生生地忍住了。

在心裡一遍遍的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還不是時候…… 緩了好一會兒才撥通了裴楓發號碼,「她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他雖然很想就這麼衝出去,衝到醫院來到她的身邊,但是他不能,還不是時候,只能這樣隔著手機,詢問另一個人。

裴楓寬慰道:「我剛才看了出事故的時候錄的視頻,唐小姐從尾牙上掉下來的時候,離地面也就兩三米的距離,而且下面還有保護的設備,目測沒大問題,不過她當場昏迷了,具體情況還要等到醫院的檢查結果出來。」

裴言聞言,躥起了雙手,隔了好久才又緩緩過來一句,「怎麼會出事?」

裴楓轉身看一眼身後的威亞,細聲細氣的說道:「言哥,你放心吧,現在我在現場檢查設備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如果是意外的話,我肯定會承擔責任,如果不是意外,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媽呀,本來以為言哥的女人在自己投資的劇裡面拍戲,他好照顧,沒想到現在把人給照顧到醫院裡去了。

現在人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他覺得好像預見了自己的悲慘下場……

嘶,不敢想不敢想,想想就忍不住會心疼的抱住自己。

只是希望自家言哥保護自己的時候不要太不理智吧……

裴言懸著的一顆心一直都沒有放下來過,雖然還能控制住自己不走出酒店的大門,但是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行走的空調一樣,渾身散發出來的冷氣,隔十米遠都能感覺得到。

直到裴楓給他打電話說,除了有些輕微的腦震蕩,唐糖沒有受傷,他總算是放下心來。

「現場查的怎麼樣了?」

裴楓緩緩說道:「具工作人員的描述,唐小姐在開始拍戲之前這個設備已經反覆檢查過好幾次了,絕對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唐小姐前兩次拍戲的時候也沒有任何問題,就是第三次才發生了意外,所以我認為應該是第三次拍攝之前有人動了手腳。」

裴言蹙眉,「確定是人為?」

裴楓很是堅定的點了點頭,「憑藉我的經驗肯定是人為的錯不了,但是據說小嫂子在劇組裡面跟別人關係都處得挺好的,為人也和善,很少與人交惡,不知道誰會看她不順眼,使用這麼下三濫的招數。」

裴言沉聲道:「查,這個我會讓他付出慘痛代價。」

裴楓:「……」

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後背涼颼颼的,莫名為那個在背後動手腳的人捏了一把汗。

自家言哥就不說了,那護短的,簡直是讓人難以忍受。

就光說他認識的唐糖吧,雖然只是一個看起來沒什麼實力的女演員,但是她身後她靠山可多的很呢,而且又是一個脾氣暴躁的,在全國範圍內,誰敢招惹她?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你說你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唐糖和自家言哥,不知道這倆人都是喜歡橫著走的人嗎?

人家不過來找你麻煩就不錯,你還上趕著湊上去找人家的麻煩,你這不是腦子有病嗎?

裴楓又看了一遍拍攝的視頻,忍不住嘖嘖兩聲,看向一旁的導演,問道:「你知道在你們劇組裡唐糖和誰關係不太好嗎?或者是誰有可能這麼整她?」 導演想也沒想就搖了搖頭,「這怎麼可能能在我們劇組不說關係有多好吧,但是表面上至少是和睦的,而且唐老師雖然說脾氣有點霸道,有點急性子,但是待人處事那是沒的說,很為人著想的,不可能有人和她有仇的。」

裴楓嘖嘖兩聲,「所以你是告訴我這個事情就是意外?怎麼可能呢,明明設備在使用之前都已經自治區的檢查過了,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意外才對。」

如果說真的是意外的話,那不可能前兩次拍的時候沒有問題,第三次就出了這麼少見的事故。

旁邊裴楓帶來的人還在繼續檢查,大概二十分鐘之後,一個穿黑衣服的年輕人跑了過來。

湊到裴楓耳邊悄悄的說道,「二爺,我們檢查過了,是威亞上面那個螺絲被人動了手腳。」

裴楓聞言,瞳孔驟然緊縮,沒想到真的有人可能在他眼鼻子底下搞這些小動作,你說沖誰不好,還非要衝唐糖?

這是想要逼死人家小姑娘,還是想要逼死他?

一想到言哥這會兒恐怕已經在酒店裡暴走了,他簡直就能遇見自己會被怎麼報復。

為什麼偏偏是他?為什麼大嫂偏偏要在他同字的句子從裡面出事?

有些生無可戀的癱坐在椅子上,悲憤道:「直接打電話報警,給我查看一下上面有沒有指紋,如果有指紋的話,當作證據交給警方。」

黑衣男子畢恭畢敬,「是。」

他走了之後,裴楓眼神犀利的的看嚮導演,「這就是你跟我說的,不會有人針對她?」

導演這會兒剛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他還真的沒有想到,居然還真的有人敢做這麼沒腦子的事情。

咬牙切齒道:「這種人渣必須嚴查,查出來之後,一定要讓他付出應有的,大家居然做出這種事情,簡直是不可原諒。」

裴楓:「這件事情你別操心了,現在你就告訴我為什麼有人動了螺絲,你們去做這麼多工作人員,卻沒有一個人發現?還是說幕後兇手就是是維護設備的那些人裡面的一個?」

“是啊!有錢能使鬼推磨,黑蜂小隊多的是後備力量,死幾個人他們不着急,缺少兵員馬上補上。據12部得到的可靠消息,跟黑蜂小隊保持業務往來的墨水公司,跟PLBOOS公司,包括馬庫石油,保持着密切的聯繫。”

Previous article

楊嘯可是親眼見過鐵塔侍衛殺人,還有上次培訓的時候,有人和鐵塔侍衛對決,一切都和真人一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