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於末日洗禮,各大長老都安然無恙,庄有為倒是有一些猜測。

畢竟身系一國之命運,個人與國運糾纏在一起,會得到國運的庇護。

元首講話,主要是定大基調,確立大的發展方向,落實路線、方針問題。

在元首講話后,由軍方大長老講話,宣布帝國軍方一系列調整,與軍方決定大量擴編,面向帝國民眾招募兵員的計劃。

在軍方大長老講話后,則是官方大長老講話,強調帝國處於轉型發展新時期,社會穩定是不可忽視的問題,官方會在這方面重拳出擊,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給帝國民眾創造安定的生存環境。

兩大長老講話后,則是其餘八位長老,都依次露臉講幾句,不過所提到的一些問題,與廣大民眾並不緊密,算是一些比較邊緣化,但又必須去做的事情。

從這裡,就能看出帝國高層的權力構架,不管手中掌握的權利如何,大長老都是所在體系第一人,元首的最高地位不可撼動。

「老楚,恭喜啊!」看完新聞發布會後,庄有為向楚文峰道喜,看得旁邊幾人莫名其妙。

「恭喜什麼?」楚文峰沒反應過來,警惕地看向庄有為,害怕他又打什麼鬼主意。

「恭喜你們軍方,將代替官方成為帝國的權力主導,官方則淪為你們的輔助!」庄有為笑著說道,軍強則國強,他願意看到那種局面。

「BOSS,這話怎麼說?」楚文峰陷入思索,其餘人尚未明白,李明珠直接向庄有為問道。

「原來有這種高層發布會,元首講話不用說,但在元首後面肯定是官方大長老,然後才是軍方大長老,今天調整了一下順序。」

瘋騎士的宇宙時代 「或許這不能確定什麼,但現在軍方大量擴編,而官方大長老講話里,只提到維護社會穩定,沒有經濟發展、外交那些問題。」

「這說明在新時期,官方工作縮減了很多內容,管的事少了權力必定下降。」庄有為簡單分析了一下。

「原來如此,那這對我們集團,是否會造成一定影響?」李明珠略顯擔憂,帝國軍方實力強大,或許更容不下東盛集團,這類不服帝國管制的勢力。

「所有順應趨勢的發展,都會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我們只要找到平衡點,就如同兩條延伸的平行線,不會在中途發生碰撞。」庄有為毫不在意地說道。

「哼!帝國利益高於一切,帝國軍隊是唯一合法的武裝組織。」楚文峰冷哼道。

「或許過個幾年,等我手下那幫人,進化水平提升上來,我們就會解除熱武器武裝。」

「未來,進化者的戰鬥手段層出不窮,熱武器只是一個輔助工具,並不會對力量形成多大的增長。」

「如果楚中將,還是那麼看不慣民間組織的話,那你應該反對元首的決定,阻止帝國民眾修鍊。」庄有為平靜地說道,只是言語內容比較誅心。

「哼!」楚文峰冷著臉無話可說,他是實在想不明白,向來睿智與鐵血並存的他,為何被庄有為死死克制,頗有些既生瑜、何生亮的苦悶。

「老楚,你目前在哪裡?」就在這個時候,楚文峰的電話響起,接通后就傳出急迫的聲音。

「老汪,我在渝州望天門碼頭,相信你知道我去了什麼地方,剛從裡面出來,趕上了元首講話。」楚文峰迴答道,對方正是他的老搭檔汪建平。

「嗯,我接到彙報說你出來了,就趕緊跟你聯繫,五長老指示你出來后,由你全權處理秘境事務,確定秘境主要收穫后,將秘境對外開放。」

「不過僅限於金竹寺秘境,如果發現其它尚未暴露的秘境,要由我們首先進行第一輪探索,然後再根據價值,決定是否公布開放。」汪建平開口說道,轉達之前五長老的指示。

「好的,我明白了。現在渝州望天門碼頭這邊,有很多媒體人士,我會儘快解決這個問題,金竹寺秘境價值不大,現在就能對外開放。」楚文峰迴應道。

「嘩啦,嘩嘩……」就在這時,靠近岸邊的水裡,傳來一陣撲騰划水聲。

「老葉?」庄有為聽到聲音,轉身看向那個區域,正好看到葉梟划水靠岸,登上岸邊的石梯,全身還在滴水的狼狽模樣。

「老葉你沒事吧?」庄有為趕緊跑過去詢問,現在葉梟是他手下頭號大將,可不能出現什麼差錯。

何況葉梟一個人出來,還是這樣的方式,庄有為比較意外,同樣要了解清楚。

「我沒事,就當洗了個澡。BOSS,怎麼這次我通關后,沒看到小木船啊?」葉梟疑惑地問道。

「你沒看到小木船,那你是怎麼出來的?」庄有為同樣很疑惑,只是問題不一樣而已。

「我沒看到小木船,就跳進荷花池,游泳撞向那個區域,然後就出來了。」葉梟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噢!」庄有為拍了拍額頭,然後開口說道:「從那個老漁夫,說用木船打魚聽到誦經聲開始,我就一直認為必須要用木船,才能契合佛門苦海無涯舟渡人的意境。」

「駕木船在江心進入,確實符合那種意境。在秘境出口那裡,會根據進入的人數,來平均分配小木船,同樣符合那種意境。」

「但我思維陷入僵局,從未想過去嘗試打破常規,而老葉你誤打誤撞,卻證實不用木船也能出來。」說到這裡,庄有為頗為感嘆的樣子。

「啊?那是不是不用木船,在江心那裡也能進去?」 太古丹尊 葉梟頗為驚奇,沒想到他還有這個發現,頓時向庄有為問道。

「這個要去嘗試才知曉,不過進去肯定會攜帶物資,用小木船要方便很多。」

「只是在出來的時候,闖關進程會造成很大差距,等不到後面的人,用老葉你這種方式出來,明顯要節省很多時間。」庄有為笑著說道。

然後頗有意味地看向楚文峰,出言說道:「要是早知道這個辦法,我也不用在裡面多等三天時間啊!」

「庄大BOSS,不要在那裡裝模作樣!」楚文峰冷聲喝道。

「如果庄大BOSS,不在意金竹寺秘境,那就由楚某代表軍方,直接決定後續的開放問題。」

「楚中將決定吧!」

「這個秘境就像通關小遊戲,還是沒有副本的單機遊戲,所剩餘的價值不大,庄某人還看不上眼。」

「但庄某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無論什麼時候,東盛集團的人進入金竹寺秘境,軍方不得設置任何障礙。」庄有為隨意地說道,不準備參與秘境的後續問題。

在庄有為看來,只有當集團公司內,有人達到二級進化,才需要進入秘境,借重力石梯磨鍊一番,然後摘取一枚金竹果。

甚至金竹果,都不知什麼時候會耗盡。 見庄有為毫不在意,楚文峰沒再多問,拿起資料又思索了一陣,才讓人安排召集那些媒體人士。

「各位媒體界人士,鄙人天劍軍楚文峰,在探索金竹寺秘境中,我是軍方第二負責人。」楚文峰首先自我介紹,他沒說出具體職務,但只要做過功課的媒體人,肯定早已摸清他的身份。

在望天門廣場中心,駐軍士兵劃定一塊區域,召集那些媒體記者。

至於湊熱鬧的進化者,或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員,這次沒有直接驅趕,只是讓他們站在媒體人士後面。

畢竟媒體人士有宣傳渠道,可通過他們表明軍方態度。而那些湊熱鬧的傢伙,頂多自己掌握一手信息。

「有關金竹寺秘境的存在,我軍汪政委已公布確定,相信大家沒有什麼疑惑,現在就秘境開放問題,我代表軍方給予回答。」

「楚軍長你好,聽你剛才所言的意思,軍方當真決定開放秘境嗎?」有一位影響力很大的媒體記者,聽到楚文峰所言后,頓時雙眼一亮,抓住機會問道。

這次不是軍方的正式發布會,相當於一個臨時的答疑會面,提問的程序要簡單很多。

「沒錯,元首剛講話結束,新紀元是一個人人修鍊的玄幻時代,秘境是這個時代的重要資源,我們軍方絕對不會霸佔,只會引導民眾去探索,得到各自的修鍊機緣,更快走上進化之路。」楚文峰滿臉正氣地說道。

在一場答疑見面會中,楚文峰當著媒體人士的面,確定了金竹寺秘境開放要求。

進入金竹寺秘境探索的進化者,必須為帝國合法公民,這是一個硬性條件,沒有任何商議的可能。

就算《無量真經》推廣后,金竹寺最大的寶貝已無須隱藏,但金竹果作為秘境特產,肯定不能讓別有用心的人得去。

對於這一個強制性要求,即便那些專門挑刺的媒體,站在帝國公民的立場上,都找不出任何問題。

進入秘境的第二個限制條件,則是進化實力必須達到二級。

這一點楚文峰稍作解釋,強調金竹寺秘境不存在多大危險,但前提是量力而行,不夠二級進化的實力,肯定會被困在秘境裡面。

金竹寺秘境,若是不量力而行,大羅漢陣那一關,死人不會有多奇怪。

在佛音幻境那一關,若是迷失的話,有什麼後果也猶未可知。針對這一點,同樣有一個提示,不建議佛門信徒進入金竹寺秘境。

不過楚文峰的要求,總的來說只有身份與實力兩個。

那些補充限制,都是一些針對性條件,不會適用於所有民眾,甚至不是強制要求。

「關於金竹寺開放問題,楚某就先說到這裡,等渝州駐軍負責人歸來,再由渝州駐軍方面,具體進行秘境管理事項。」

「凡符合要求,準備進入秘境的民眾,都能得到軍方所掌握,有關秘境的詳細信息……」大致一個小時后,眼看那些媒體人士,扯出一些不相關的東西,楚文峰簡單總結幾句,就結束這次答疑見面會。

至於秘境具體的管理問題,還是留給渝州駐軍解決,等楚文濤與黎海洋歸來后,才能做最終決定。

不過這一次,楚文峰公布的兩個主要條件,關於實力達到二級進化層次,就讓很大一批人望而卻步。

新紀元才三個月時間,達到二級進化的人很少,尚不到十萬分之一的比例,還主要集中在軍隊。

就連十幾萬人的東盛集團,現在明面上都只有葉梟與趙慶宏,可見二級進化沒那麼容易。

楚文濤在一天後,共用時四天時間,終於從秘境內歸來,開始主持渝州駐軍事務。

與楚文濤一起出來的,還有兩位天劍軍士兵。

又過了兩天時間,趙慶宏從秘境歸來,同行一樣有兩位天劍軍士兵。

綜擋我者,死 相隔不久,有九位天劍軍士兵分兩批歸來。

到第八天的時候,黎海洋從秘境出來,同行有最後一位天劍軍士兵。

在金竹寺秘境磨鍊后,不管是那些天劍軍戰士,還是趙慶宏與黎海洋,這種不怎麼戰鬥的人員,綜合戰力都有至少兩成提升。

黎海洋與楚文濤,這兩位渝州駐軍大佬,都順利接手相應事務。

楚文峰則帶著十五位,進入過金竹寺秘境的二級進化者,準備趕回中央軍區天劍軍駐地。

至於那十五位,尚未進入秘境的二級進化者,被楚文峰留在渝州,讓他們從秘境出來后,去找楚文濤報到,建立天劍軍渝州分部。

渝州駐軍這幾天動作不小,黎海洋與楚文濤接手后,開始在望天門碼頭設立辦事點,正式開放金竹寺秘境。

反倒是東盛集團,這段時間開始沉寂下去,沒折騰出什麼新聞。

不過在梟龍戰隊,隊員們可是苦不堪言,被狠狠地操練起來。

金竹果對庄有為效果很低,但對於二級進化者來說,那絕對是提升某項能力的寶物,庄有為希望手下的戰鬥人員,不要錯過這一次機緣。

如此過了十來天,渝州的發展再次回到正軌,這一天軍區黎海洋、楚文濤,市政/府正副市長,四人一起來到東盛集團。

「四位大佬一起到訪,又不說明來意,讓庄某心裡很忐忑呀!」接到趙慶宏通知后,庄有為趕到會客室,見面就試探地打招呼。

在新紀元到來前,東盛集團的發展與官方來往較多,總部又坐落在渝州地界,對正副市長並不陌生。

新紀元到來后,東盛集團與軍方多有合作,現在更是相當熟悉。

但軍方與官方的大佬一起到來,又沒有告知趙慶宏來意,確實讓庄有為比較意外。

「若是真能讓庄先生心裡生忐忑,那我們四人應該感到榮幸啊!」 靈卦天下 四人相視一眼,然後楚文濤開口說道。

「四位大佬這麼說,不是折煞小子嗎?」見四人如此態度,庄有為明白對方有事,乾脆不急於詢問,慢慢打起了太極。

「老楚啊,這小子你還不了解,直接說正事吧!」市長趙光榮笑著說道。

市長與庄有為的接觸,主要是在新紀元前,沒見到庄有為鐵血的一面,頂多感覺他比較滑頭,稱呼上倒是比較隨意,有點長輩對晚輩的態度。

「這傢伙,直接和他說正事,肯定什麼便宜都占不到。」楚文濤無奈搖頭。

「老楚,你認為多繞幾個彎,就能佔到這傢伙的便宜嗎?」黎海洋饒有興緻地問道。

「我說幾位大佬,你們一起來我這裡,不會只是消遣小子的吧?」

「如果是這樣,那小子帶你們出去瀟洒一番,聽說現在社會穩定起來,某些行業又開始重新營業,幾位大佬肯定寶刀未老……」

「打住,打住啊小子。」見庄有為越說越離譜,趙光榮趕緊喊道。

庄有為說的事,當初還當真干過,東盛集團建立不久,有官方人員手腳不幹凈,庄有為讓人帶去大保健,然後拍視頻反過來拿捏。

東盛集團只用三年時間,就能發展到那個程度,庄有為沒什麼強大的背景,就憑那一點重生的先機,和預見性的眼光,顯然不可能做到。

不得不承認,東盛集團的發展,同樣充滿各種鬥爭,手段計謀層出不窮。

「庄先生,我們開始說正事吧!」黎海洋嚴肅地說道。

「黎長官請講!」庄有為也收起隨意的樣子,拿出認真對待的態度。

「別看現在,各大城市秩序穩定,社會算是安定下來,但通過軍方對野外的探查,現在很多野獸劃地為王,達到二、三級進化不在少數,很多分散在外的民眾,都淪為進化獸的食物,那些小縣城也是岌岌可危。」

黎海洋大致說了一下形勢,庄有為滿臉沉重地點頭,悲戚地說道:「這是無法避免的結果,雖說帝國將現在定位成新紀元,但畢竟是終結原來那個時代的末世,有些代價必須要承受!」

「唉,到底還是帝國,城市化進程不夠啊,分散在鄉村的民眾太多,出現這種全球性問題,根本照看不過來。」黎海洋悲痛地嘆息道。

「分散在外的民眾,只要他們渡過前幾次危機,反倒會很快成長起來,頑強地生存下去。」

「只是他們,要接受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留在最後的不僅要有實力,更要有足夠的幸運!」

「帝國各大城鎮,要佔去人口的八成,分散在鄉野只有兩成。」

「等到幾年後,城鎮人口要佔九成九,鄉野只有不到百分之一。但那個時候,帝國頂尖高手中,至少有三成出自鄉野。」庄有為用分析的語氣,說出幾年後的人口結構。

但這決非他主觀推測,而是有前世的數據為佐證,末世后被遺忘在鄉村的人,從一開始就與進化獸戰鬥,最終成長起來的必定是高手。

「分散在鄉村的民眾,確實要承受最大的生存壓力,但聚集在城區的民眾,同樣不會輕鬆多少。」

「軍方對野外進化獸統計,獸類的進化領先於人類,高層選擇保守的發展方式,庄先生你曾提起的基地市計劃,高層現已正式批准建立。」

「如何建立基地防線,我們想聽聽庄先生你的意見。」黎海洋說出他們的來意。 「基地市建立早該立項落實,這不是什麼保守的發展方式,反倒是唯一的正確選擇!」

「不過我看帝國高層,批准建立基地市,決非只是進化獸的威脅。現在秘境出世,帝國肯定從一些線索,分析疑為秘境的區域,才下定決心建立基地市。」庄有為不難看出,帝國要建立基地市的用意。

畢竟前世,基地市建設在半年後,現在提前了三個多月。

聯想到秘境出世,同樣比前世早了一段時間,這必定會成為高層的一個重點考慮因素。

須知漢唐帝國境內,存在仙山福地傳說的地方不在少數,現在看起來很有可能是秘境。

若秘境內有什麼強大存在,決非現在的帝國,所能夠抗衡的。

就拿東島國那個潛伏起來的天照妖魔來說,現階段都很難將其消滅,對帝國絕對是一大隱患。

建立末世基地后,不僅有利於防禦野外進化獸,同樣能加強帝國管理,對帝國來說有利無害。

「早先帝國高層自有考慮,建立基地市將大家保護起來,很容易失去進取的決心,帝國無懼於進化獸,自當不必建立基地。」黎海洋忍不住解釋起來。

「老黎呀,在這個傢伙面前,不用找那些理由,來給帝國一塊遮羞布,那傢伙看問題比我們更深更全面。」楚文濤搖頭說道。

「對,我們主要是詢問庄先生意見,確定如何建立基地防線。」趙光榮出言說道。

「基地市的建立,對外防線只是一個方面,對內規劃同樣很重要。」庄有為首先說出,對基地市建設的總體意見。

文淵公子還想知道程曦口中的妲己到底是什麼人,不過此時卻不是時候,只得遺憾開口說道,「我先回自己馬車,去前面引路了。」 陳王妃臉色微僵。

Previous article

「姑娘這樣的打扮倒是難得一見。」柴震笑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