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臨行前,張彥又把周泰、蔣欽、糜強叫到了一起,特意囑咐了他們幾句話,這才騎上烏雲踏雪馬,正式離開了朐縣。 104抗旱救災

大漢興平元年四月二十七日,徐州牧張彥騎着馬,行走在從朐縣到彭城的路上,頭上頂着炙熱的驕陽,大地也被這烈陽曬的有些龜裂了,這樣的溫度,這樣的時間,未免炎熱來的太早了一些。

他沒有太在意,而是騎着戰馬繼續前行,等到他抵達泗水河邊的時候,才驚奇的發現,泗水河的河水水位明顯下降了許多。

天氣的炎熱,大地的龜裂,水位的下降,這一切,似乎都在預示着乾旱。

如今田間地頭的莊稼都還沒有到成熟的季節,若是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乾旱,那麼莊稼很有可能會顆粒無收。

一想到乾旱可能帶來的威脅,張彥的心裏也隱隱有了一絲的不安。

回到彭城後,張彥立刻讓人去各地測量附近幾條河的河水水位問題,結果和張彥之前的猜測一樣,河水水位都明顯的下降了許多,大旱正在悄悄的來臨。

張彥暗自慶幸,他發現了大旱來臨前苗頭,於是給各郡縣派發了檄文,讓各郡的太守,各縣的縣令,都帶起頭來,組織百姓挖掘水渠,用境內江河的河水來灌溉農田,以免乾旱來臨時,各地會發生旱災。

命令下達後,整個徐州以及豫州的沛國、魯國,還有兗州的山陽郡、泰山郡、任城國、東平國,凡是屬於張彥所統治下的郡縣,都在官府的組織下,各郡縣都在積極的進行抗旱的工作。

一時間,抗旱工作進行的如火如荼,在衆人的齊心協力下,挖掘了成千上萬條水渠,引用泗水、沭水、沂水、睢水、濟水、汶水、濮水、淮河等水系裏的水來灌溉農田。

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各郡縣都把抗旱工作放在了首位,都基本完成了張彥佈置的任務,而張彥更是在這一個月裏,走訪各地,親自指導抗旱的工作。

隨着氣溫的升高,乾旱也隨之而來,進入五月後,各地旱情正式爆發,張彥所統治的地方,都因爲先前積極的做好了抗旱的工作,所以受影響並不怎麼大。

無獨有偶,伴隨旱災而來的,還有大量的蝗蟲。

山陽郡、泰山郡、任城國、東平國四地雖然躲過了旱災,但卻未能躲過這場在兗州境內爆發的特大蝗災。

數以萬計的蝗蟲從外的地方飛了過來,開始毀壞四地的莊稼,致使境內的莊稼顆粒無收。災情一經爆發,便直接牽動了曹操、呂布、張彥的神經。

張彥下令所統治的各地區,一邊用火對抗蝗災,一邊開倉放糧,救濟百姓。並讓官府勸導災民全部遷徙到日益穩定的彭城一帶。

於是,兗州的災民,大多都流入到了彭城,彭城太守陳羣更是積極的進行妥善安排,將這些災民安置在留縣、廣戚、戚縣、昌慮、合鄉五個人口較少的縣裏,並且派出屬官,暫時到五縣充當縣令,不僅發放糧食,還丈量土地,重新發放給他們。

這些來自兗州的百姓,都深受感動,對徐州牧張彥也更加敬仰了。

屯兵在定陶的呂布,因爲之前得到了張彥送來的糧食,所以有恃無恐,他藉機在境內設立募兵處,凡是前來參加軍隊的,都有飯吃。一些百姓爲了活命,紛紛加入了呂布的軍隊,呂布的軍隊一下子增多了好幾萬人,正在加緊訓練。

相比之下,曹操倒顯得窘困許多,他沒錢、沒糧,既救濟不了百姓,也無法募兵,只能厚着臉皮,寫信給冀州的袁紹,央求借糧,以渡過這個饑荒之年。

袁紹礙於面子,派人給了曹操一些糧草,但這些糧草,只夠曹操維持一兩個月,根本無法渡過這個饑荒之年。

曹操於是聽從了謀士郭嘉的建議,派遣大將夏侯惇,率領部下青州兵,化妝成黃巾賊,往較爲富庶的青州搶掠糧食。

夏侯惇直接將矛頭瞄準了劉備治下的平原郡,縱兵搶掠一番,劉備率領關羽、張飛等人前去征討,但寡不敵衆,反被夏侯惇擊敗,而且就連平原城也丟了,被夏侯惇率領的青州兵一路追殺。

丟了平原的劉備,只好帶着殘兵敗將,前去依附青州刺史田楷,暫時屯兵在臨淄。而夏侯惇縱兵擄掠一番,帶着糧草、輜重,又回到了東郡。

除此之外,曹操爲了貼補軍餉,更是組建了一支特殊的隊伍,幹起了盜墓的勾當,並美其名曰的任命將這支軍隊統帥爲摸金校尉,並特別設立發丘中郎將這一職位,專門管理摸金校尉等人。

張彥與曹操、呂布三分兗州,但三方勢力如今誰也沒有展開行動,張彥也靜觀其變,準備騰出手來,繼續鞏固他在徐州的地位,畢竟徐州纔是他立足的根本。

六月,張彥治下的抗旱救災工作已經接近了尾聲,只要進入徐州的災民,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而彭城也因此增加了三十幾萬人口,全部被陳羣合理的分配在五個縣裏。

兗州的蝗災,也在臧霸、于禁、鮑勳、陳應、糜芳、鄧毅等人的齊心合力之下,徹底得到了根治。

一切都安穩之後,張彥便開始大肆招兵買馬,並開始積極的訓練士卒。如果沒有一支強而有力的兵馬,是絕對不可能在這個世上立足的。

如今的張彥有錢、有糧、有地盤,要想組建一支強而有力的軍隊,完全不成問題。

張彥先讓冶煉廠裏的鐵匠按照自己設計的鎧甲爲模型,打造出了有極好防護力的重鎧,人穿上重鎧之後,可抵禦箭矢,以及刀槍劍戟的帶來的殺傷力,就像是縮進了一個烏龜殼裏,不受外界的干擾。

不過,穿上重鎧後,卻有了一個缺點,由於重鎧自身的重量已經達到了三十斤重,人再穿上去後,奔跑的速度就相對要慢許多。

鐵匠如約鍛造出來了一副重鎧,張彥仔細的檢查和反覆的試驗後,於是讓工匠們打造三千副這樣的重鎧,另外還讓他們鍛造三千條精鋼製成的長矛,三千副馬鎧,三千頂頭盔,和三千柄鋼刀。

爲此,張彥特意從軍隊裏精挑細選出來了三千名騎術精湛的士兵,組建成爲一支侍衛親軍。

張彥親自訓練侍衛親軍,從紀律、速度、體能等各個方面進行訓練,目的就是想打造出一支精兵。

這些士兵也都沒有辜負張彥的厚望,經過張彥一個月的魔鬼訓練,這羣士兵早已經脫胎換骨,已經成爲了紀律嚴明的軍隊。

這天上午,張彥還在校場上訓練這批士兵,一羣工匠用馬車拉着戰甲、兵器來到了校場上。

張彥將這些優良的武器、戰甲發放給了士兵,當士兵拿到手後,這才知道,就連座下的戰馬,也一樣披上了鎧甲,整個驅趕被裹在了裏面。

人馬盡皆披甲,等到所有的士兵都穿戴整齊後,一支有模有樣的重騎兵便展現在了張彥的面前。

張彥重新集結隊伍,站在點將臺上,望着校場上煥然一新的三千重騎兵,頓時有種莫名的激動。

現在精兵有了,唯獨缺少悍將,張彥思來想去,便把虎威校尉許褚、驍騎校尉太史慈給叫了過來,分別讓太史慈、許褚來擔當他的親衛軍統領。

當太史慈、許褚來到校場上,看到這樣一支全副武裝的重騎兵後,都驚訝不已,而當他們得知張彥想要讓他們兩個來帶領這支軍隊時,他們想都沒想,就果斷的答應了下來。

張彥也給這支軍隊賜了一個名字,喚作鐵騎營。

鐵騎營建立之後,張彥又陸續建立了一支五千人組成的重步兵營,美其名曰爲鐵甲營。而鐵甲營的統帥,則由牛金、徐盛二人擔任。

鐵騎營、鐵甲營相繼建立起來後,張彥開始着重訓練鐵騎營、鐵甲營,使之成爲整個徐州最精銳的兵馬。

除此之外,張彥正式頒佈了組建民兵的法令,民兵做爲一種預備役的存在,歸屬各縣縣尉統轄,一方面可以保境安民,一方面可以配合正規軍作戰。並明確表示,以後兵員若有緊缺,便會直接從民兵中選擇,而且民兵的軍餉,也由官府負責。

於是,在徐州大肆招兵買馬的時候,民兵也在悄悄興起。

在人才方面,因爲張昭、張紘的舉薦,嚴畯、步騭、諸葛瑾紛紛來投,盡皆被張彥委以重任,成爲了治理地方的縣令。

而張彥更是打破了傳統的推薦制度,採用自薦以及官方考覈機制,唯纔是舉,一時間,徐州士人都紛紛自薦,凡是通過考覈的,都被委以重任,成爲了治理地方,造福百姓的官員,一掃陶謙時代的陰霾。

當全國各地都在爲旱災而苦惱時,徐州就像是一片樂土,正在蒸蒸日上的發展。

截至到七月初三,徐州擴軍至十萬,各地都在對新募集的兵馬加緊訓練,以備不時之虞。

這天,張彥正在校場上訓練士兵,陳羣突然神色慌張的來到了校場上,徑直走到了張彥的身邊,拱手道:“啓稟主公,北海相孔融派人前來求救,使者正在州牧府大廳等候,還請主公移步。”

“孔融來求救?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彥聽到這個消息後,便問道。

陳羣道:“主公,我們邊走邊說,還是先見一見使者爲妙。”

張彥點了點頭,將訓練士兵的任務交給了太史慈,自己則和陳羣並肩前往州牧府。 105救援北海

張彥和陳羣一起回到了州牧府,一路上陳羣也向張彥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這幾個月來,冀州牧袁紹一直沒有閒着,爲了重新奪過公孫瓚佔據的南皮,袁紹親率大軍兵臨南皮城下,經過和公孫瓚的一番激戰,袁紹終於攻克了南皮,重新佔領了渤海郡,而公孫瓚則在趙雲等人的護衛下,狼狽的逃回了幽州。

袁紹於是任命其長子袁譚爲青州刺史,率領乘勝之師去取青州,並讓許攸、郭圖擔任袁譚的軍師,更派遣顏良、張郃、韓猛等將爲輔,帶領三萬大軍,一路浩浩蕩蕩的朝着青州去了。

公孫瓚所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屯兵在臨淄,聽聞袁譚率軍來攻,便率領兩萬兵馬出城迎戰,想要伏擊袁譚。

依附於田楷的劉備,聽到這個消息時,便勸田楷不要出城作戰,應該堅守城池,但田楷不聽,執意帶兵去伏擊袁譚。

結果,田楷與樂安伏擊袁譚不成,反而被袁譚包圍,被袁軍大將顏良一刀斬殺,其餘部衆大多都投降了袁軍。

劉備得知田楷兵馬,袁譚朝着臨淄而來,也不敢久待,帶着舊部便往東逃,去投靠北海國相孔融去了。

誰知,袁譚佔了臨淄,又來攻北海,孔融堅守不戰,被迫無奈之下,只好讓劉備之弟張飛突出重圍,前往徐州求救。

州牧府的大廳裏,張飛正焦急的踱着步子,心急如焚。

重生最強財女 張彥從大廳外面走了進來,赫然看見張飛後,便急忙拱手道:“張兄別來無恙?”

張飛見張彥到來,先是拜了一拜,急忙說道:“使君大人,俺這次前來,是有要事相求,俺是代表北海相孔融來的,這是孔大人的信,請使君大人過目!”

張彥從張飛手中接過了一封書信,匆匆看了一遍後,便道:“徐州有危難之時,孔北海不辭辛勞的前來救助,如今孔北海有難,我如何能夠見死不救?張兄,你一路辛勞,且在這裏休息休息,我這就讓人點齊兵馬,一會兒便出兵去救援北海。”

張飛喜笑顏開,抱拳道:“張使君肯出兵相救,實在是太好了,俺在這裏替孔北海謝謝張使君了!”

張彥讓陳羣先送張飛下去休息,又讓人去點齊兵馬,準備糧草、輜重,並讓人通知張紘,讓張紘隨他一起出徵。

張紘得知消息後,便立刻整頓了一番,隨時等候張彥的命令。

一個時辰後,糧草、輜重都調撥完畢,張彥帶着鐵騎、鐵甲二營兵馬,並以張紘爲軍師,從彭城出發,前往青州。

張飛見張彥只帶了八千兵馬,眉頭便皺了起來,策馬來到了張彥的面前,問道:“張使君,袁軍有三萬之衆,而且個個精良,使君卻只帶了八千將士,是不是有些太少了點?”

張彥笑道:“並不在多,在於精。這八千步騎可是我親自訓練的精銳,也是整個徐州兵的精銳,我帶着這支精銳的兵馬前去支援,必然能夠給袁軍一個下馬威!”

張飛將信將疑,也不便再說些什麼,但在他的心裏,還是覺得人數太少了。

行軍的途中,八千將士沒有一個戴盔穿甲的,所有人的盔甲都在輜重車上放着,被騾馬拉着。這樣一來,可以減輕將士們的負擔,讓將士們在行軍的時候,每天多走好多裏。

不過,這對於心急如焚的張飛來說,還是有一些慢。最終,張飛按耐不住,要先行離開張彥的大軍,回去給孔北海報信。

張飛離開以後,張彥便帶着這支新近練成的侍衛親軍,加快了行軍的速度,以強行軍的姿態,往青州而去。

兩日後,張彥的軍隊順利的來到了琅琊國和北海國的交界之處,並且在琅琊國遇到了正在安置難民的孫乾。

尚未進入北海國,便遇到了成千上萬的難民從青州而來,張彥順便詢問了一番北海的情況,這才知道,北海相所在的治所劇縣已經袁軍攻破,孔融在劉備、關羽的保護下,率領殘兵逃到了朱虛縣。

張彥囑咐孫乾一定要安置好難民,自己則繼續帶領大軍前往北海。

七月初八,傍晚,北海國朱虛縣城的城牆,早已經被鮮血染的通紅,與西邊天空中火紅的雲霞形成了完美的統一。

城牆上,劉備、關羽、張飛正在拼死抵抗,袁軍的將士卻在奮勇攻城,雲梯推倒一個,另一個又架了上來,而袁兵更是源源不斷的爬上了城牆。

北海相孔融親冒矢石,登城指揮,卻被流矢射中了左臂,如今正纏着繃帶,在親兵的保護下,站在城樓上指揮作戰。

“袁兵從那邊上來了,快把他們擊退!”孔融衝着一羣剛剛從城內爬上城牆的士兵大聲喊道。

孔融身爲北海相,一向是愛民如子,治理有方,深得青州百姓的愛戴。所以,無論他到了哪個地方,都會有百姓自願爲其效命。

當孔融得知袁譚要來攻擊北海時,他便招募兵勇,一夜之間,便得兵萬餘人。不過,他所招募的兵勇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根本就是一羣烏合之衆,一遇到攻擊,便隨即潰敗。

也正是因爲如此,劇縣才被袁譚輕易攻破,如果不是有劉備、關羽等人的保護,只怕他早已經被袁譚抓住了。

而如今,緊守朱虛城的,也是劉備的部下,他所招募的兵勇,只能壯壯聲勢罷了。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袁兵不斷的爬上了城牆,劉備、關羽、張飛雖然拼死抵抗,但畢竟寡不敵衆,城牆上的袁兵越來越多了。

一羣袁兵一登上城牆,便直接朝孔融所在的方向去了,揮刀斬殺了保護孔融的親兵,便將孔融給抓了起來。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孔融突然被袁兵所執,立刻大聲叫喊了起來,“玄德救我!玄德救我!”

劉備如今也是自身難保,身邊圍滿了袁兵,他不斷的揮舞着手中的雙劍,斬殺了一個又一個袁兵,可不知道爲什麼,總感覺這袁兵殺也殺不完。

他聽到孔融的叫聲,立刻回頭望了過去,但見幾個袁兵執着孔融朝城樓下面走去,他立刻對關羽喊道:“雲長!快救孔北海!”

關羽持着青龍偃月刀,正在砍殺袁兵,武藝高強的他,對付這些蝦兵蟹將,簡直是小菜一碟。他聽到劉備的叫聲後,立刻抖擻了精神,二話不說,舉起青龍偃月刀便朝執着孔融的袁兵投擲而去。

而與此同時,他瞬間抽出了腰中佩劍,長劍飛舞,劍光閃閃,快如一道閃電,他的身體更是斗轉星移般的到了城樓的樓梯口,青龍偃月刀刺穿了兩個袁兵的身體,而他手中長劍也斬殺了兩個袁兵,只片刻之間,便將孔融給救了下來。

“二哥好樣的!”張飛看到這樣的一幕,大聲叫了起來。

“三弟,徐州牧張彥,真的會來嗎?”關羽喝問道。

“二哥儘管放心,張使君的兵馬就在路上,應該就快要到了。”張飛喊道。

孔融驚魂未定的道:“張使君一定會來的,衆將士再堅持堅持……”

“轟!轟!轟!轟……”

突然,一連串沉悶的聲音從袁軍的背後傳來,西邊的地平線上,在夕陽的照耀下,一羣閃爍着虹光的騎兵駛入了衆人的視線。

這股騎兵從頭到腳,全副武裝,就連座下的戰馬也都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鎧甲,正以雄健豪邁的姿態朝着袁軍狂奔而來。

除此之外,兩股同樣全副武裝的步兵,持着精鋼長矛從袁軍的左右兩翼殺了出來,行動雖然略顯緩慢,但軍隊步伐和隊形始終保持嚴謹的一致,整個軍隊的步調一致,每向前走出一步,便會同時發出一聲“轟”的悶響,使得大地都爲之顫抖。

三支部隊都打出了統一的旗號,“徐州牧張”四個大字,赫然映入了衆人的眼簾當中。

張飛看到這三支部隊出現後,頓時心花怒放,朗聲叫道:“援軍來了,援軍來了!弟兄們,援軍來了,讓我們一起把袁狗趕出城去!”

隨着張飛的一聲吶喊,整個朱虛城的城牆上的士兵士氣高漲,紛紛抖擻了一下精神,奮不顧身的將袁兵斬殺。

城外的袁兵見援軍來了,便分兵前去阻擋,可面對這些躲在鐵甲裏面的戰士,袁軍士兵顯得有些無奈,他們的箭矢竟然射不透敵人的戰甲。

一簇接着一簇的箭矢射了出去,可惜這些鐵甲軍卻毫無傷亡,而且距離袁兵越來越近。

“轟!”

鐵甲騎兵在張彥的率領下,直接衝撞進了袁兵的陣營,那些袁軍將士被撞的到處亂飛,而鐵甲步兵也緊隨其後,從袁軍的兩翼發動了攻擊。

袁軍這才發現,不光是他們的箭矢無法射穿他們,就連槍矛都刺不穿,而刀劍更是徒勞無益。

一時間,袁軍將士一陣驚訝,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袁軍陷入了鐵甲軍的三面夾擊當中,負責指揮戰鬥的是袁譚,他見到自己的士兵無法奈何這些突如其來的鐵甲軍,便立刻下令撤退,以免被鐵甲軍合圍,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啦。

袁軍鳴金收兵,那些剛剛登上城牆的人就慘了,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106接風洗塵

張彥親率鐵騎營、鐵甲營三面包抄,因爲兵甲之利,袁軍無法抵擋,只能倉皇撤退。

袁軍開始撤退,已經登上城牆的袁兵,卻全部淪爲了守軍的刀下亡魂。

劉備站在城牆上,望着張彥率領的重騎兵、重步兵,非常的詫異,他萬萬沒有想到,只與張彥分開不過數月,張彥竟然能夠打造出這樣精良的一支兵馬,可見徐州有多麼雄厚的實力。

當初陶謙硬要把州牧之位讓給他,他沒有接受,他後悔莫及了。

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喪家之犬,被人趕來趕去的,他很爲漢室宗親,怎麼會淪落到如此田地?

他的內心裏出現了極大的落差,越想心理面就越難受,匡復漢室,使得漢室中興,口號喊得容易,可真的做起來,卻談何容易?

黃巾起義時,劉備才二十四歲,和關羽、張飛結爲異姓兄弟,相約一起闖蕩江湖,共同匡復漢室。

如今,十年過去了,劉備也已經三十四歲了,早就過了而立之年,可回想起這走過的十年,道路上卻佈滿了荊棘和心酸。 穿越之秦國大業 而他,還是一無所有。

蒼天無眼啊!

“大哥,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不知何時,關羽走到了劉備的身邊,看到劉備眉頭緊皺,一臉的愁容,像是若有所思的樣子,便問道。

劉備忙道:“沒……沒什麼……”

關羽看了一眼城外的徐州兵,見張彥威風凜凜,所指揮的都是全副武裝的騎兵和步兵,裝備的精良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他的丹鳳眼微微睜開了一條縫隙,捋了一下長髯,緩緩的說道:“大哥,我們十年兄弟,同食同寢,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大哥是不是又在爲當初沒有答應陶謙接掌徐州而後悔?”

劉備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雲長也!”

關羽勸慰道:“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大哥再後悔又有什麼用?再說,就算大哥答應了陶謙,替他接掌了徐州,可自陶謙以下,文武都傾心於張彥,大哥又能在徐州執掌多久?大哥切莫因爲一時之困頓,而動搖了信心,我與翼德都會誓死追隨大哥的,此生此世,也永遠不會背離大哥。我相信,總有一天,上天會看到大哥的努力,讓大哥有一番作爲的!”

劉備聽到關羽的這番話,心裏面寬慰了許多,緩緩的說道:“多虧了有你和三弟,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也不寂寞了。我們十年兄弟,一路走來,有過太多太多辛酸,正因爲有你們相伴,我才能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更遠。當年越王勾踐臥薪藏膽還二十年呢,與他相比,我這十年光陰,沒有白活!”

關羽見劉備重新振作了起來,望着城外緩緩到來的徐州兵,便道:“大哥,三弟已經陪孔北海到城門了,我們也儘快下去吧!”

劉備點了點頭,將雙劍收回了劍鞘,和關羽一起下了城樓。

朱虛縣的城門口,城門大開,孔融、劉備、關羽、張飛四人先後走出了城門,靜靜的等候在城門。

張彥率領的鐵騎營、鐵甲營來收拾了一番殘餘的袁兵後,便整理了一下隊形,一起來到了城門口。

孔融見到張彥率領這麼精銳的隊伍到來,驚訝的嘴巴快合不攏了,他絕對想不到,只和張彥分開數月,徐州的兵馬竟然可以被訓練成如此的強悍。

“張使君不辭辛勞,遠道而來,實在是讓文舉感動非常。我已經讓人在縣衙備下了酒宴,請張使君入城,我等也好題張使君接風洗塵!”孔融對年紀輕輕的張彥很是佩服,言語裏也多了一些謙卑,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了,張彥不僅率兵來救,還是徐州牧,不論哪一點,都值得他尊敬。

“昔日徐州有難,受到曹操威脅,孔大人爲了首倡仁義,率軍來救。如今孔大人有難,我又怎麼能夠不來救援呢。”張彥抱拳道。

兩人互相寒暄了幾句,張彥看了一眼站在孔融身邊的劉備,忙道:“這不是平原令劉大人嗎?真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裏重逢。劉大人,別來無恙否?”

“託張使君的洪福,我一切安好。”劉備皮笑肉不笑的拱手道。

這會兒張飛插話道:“張使君,你怎麼來的那麼慢,你要是再晚來一會兒,我們大家非要全部葬身在這座城裏不可!”

“翼德,不可造次!”劉備訓斥道。

張飛道:“大哥,我不是造次,我說的是實話啊。救人如同救火,彭城離北海也不算太遠吧,可他愣是走了整整三天,再晚來一會兒,我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劉備急忙解釋道:“張使君莫怪,我三弟一向心直口快,其實確實無心的……”

“哈哈哈……張三將軍說的也沒錯,我應該再來快點纔對。”張彥當即轉身指了指身後的重裝騎兵、重裝步兵,“不過,我的士兵都穿着這樣的裝備,就算是想快,也快不了啊!”

他頓了頓,重新回過頭,對孔融、劉備說道:“好在我及時趕到,沒有讓袁軍得逞,否則的話,我真的會抱憾終身的。”

孔融道:“張使君,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進城再慢慢詳談吧!請!”

「這是我的新朋友,鷹鷹,我還有一個小朋友,叫小鷹鷹。」

Previous article

若是讓那些人將這次清理行動,和國庫缺銀掛上勾,再坐實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