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辰月這麼一說,肖遙頓覺心頭咯噔一下。

也就是說,野川鈴木尚未現身。

瑪了個蛋!

這魔頭夠牛叉的啊,手下居然有這麼厲害的魔怪。不過,烏牛怪既然是牛魔王的手下,又怎麼會心甘情願聽令於野川鈴木那魔頭呢?

那魔頭究竟有多厲害?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忽然一股強勁的氣流從其中一個洞穴之中迸發出來。

玄武戰神 他猝不及防,受到這股強勁氣流的衝擊,身體竟然橫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洞壁上。

也是好在他剛纔運用了金鐘罩技能,這會兒依然處於技能保護狀態,身體倒是並沒有受傷。但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還是令他感到震驚不已。

居然有如此強勁一股氣流,而且老子在這股氣流迸發出來之前居然毫無察覺。

他正欲站起身來,又是一道暗芒從其中一個洞穴之中飛射而出,朝着他直射而來。

之所以說那是一道暗芒,是因爲那道光芒竟然是灰褐色的!

肖遙可不敢硬接那道暗芒,誰知道是什麼鬼!

他急忙就地一滾,躲開到一旁,那道暗芒擊中了他身後的洞壁,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霎時間碎石飛濺。

肖遙再扭頭一看,只見洞壁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大洞!

臥了個槽!

這尼瑪威力可真夠大的。要是老子剛纔被擊中,就算不死,估計也夠喝一壺的了。

他正感到震驚,又是數道暗芒飛身而來。

說時遲,那時快,辰月立刻化身成龍,擋在了肖遙前方。

幾道暗芒全都擊中了辰月的龍體,她龐大的龍體猛地一顫,隨即發出一陣極其震耳的吟叫。

刁妃不好惹 肖遙見狀,急忙問道:“辰月,你沒事吧?”

毒寵霸氣小妖花 辰月並沒有回答他,顯然已經被對方給激怒了,張開血盆大口,朝着射出暗芒的洞穴噴出了一道耀眼的龍炎。

那洞**立刻化作一片火海。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時,竟然傳來了一陣狂笑聲。

而且這狂笑聲忽遠忽近,忽高忽低,根本無法分辨究竟是從哪個洞**傳出來的。

由於這些洞穴不少都是相互通連的,其實要想分辨聲音傳來的方向,並非易事。

肖遙定了定神,厲聲喝道:“野川鈴木,別藏着了,速速出來受死,明年今日,就正式是你的忌日。”

對方停止了發現,開口說話了:“我說你小子怎麼如此狂妄,原來得到龍族相助,不過,我真是得好好謝你。我煉製的神丹,就差一味藥材——龍心。我正愁上哪去找龍,今日居然送上門來了。”

聽他這麼一說,辰月愈加惱怒,發出一聲震耳吟叫後,便欲再度噴射龍炎,肖遙見她張大嘴巴,急忙制止道:“辰月,別噴了,他分明是激怒你,好讓你憑空耗費真元!”

肖遙說着,又大聲說道:“既然你想得到龍心,尼瑪那就出來決鬥啊。”

“嘿嘿!急什麼,待我慢慢收拾你們。”

對方說完,從最大那個洞**飛出兩團濃黑霧氣。

那兩團濃黑霧氣便彷彿長了眼睛一般,分別朝着肖遙與辰月飛來。而且兩團黑霧竟然憑空化作了兩隻模樣古怪的邪獸。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寶劍,凌厲的金光劍氣朝着迎面撲來的霧狀邪獸飛射而去,然而劍氣直接穿過了“邪獸”的身體,卻似乎並未能對其造成傷害。 就在肖遙感到震驚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被黑霧籠罩了起來。

他立刻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正在吸取他的內氣。

好在他運用了金鐘罩技能,有技能護體,內氣倒不至於快速流失。但他心裏還是震驚不已。

在愣了片刻之後,肖遙忽然想起來,在他們剛進入惡鬼谷沒多久,一隻魎犬就曾被一團黑霧所籠罩,當時幾乎不到一分鐘,魎犬便被吸成了“乾屍”。

想到這,肖遙頓覺頭皮一陣發麻。

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辟邪寶劍!”

散發着淡金色光芒的辟邪寶劍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揮舞着辟邪寶劍,霎時間,劍氣四射,辟邪寶劍劍體散發出了耀眼的金光,將其周身籠罩的黑色霧氣迅速被驅散。

幾乎與此同時,辰月也已驅散了另一團黑色濃霧,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擊敗瘴魔。

獲得經驗值360000點,

法力值+300,

陽氣值+6000。”

愛上病嬌秦先生 原來這玩意兒叫瘴魔。

肖遙收起辟邪寶劍,辰月快步走到他身旁,關切地問道:“主人,您沒事吧?”

“區區瘴魔,能奈我何!”

肖遙說着,又大聲喊道:“野川鈴木,你能使的招都使完了,現身吧!我們一較高下。”

“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你們了,那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厲害。”

野川鈴木話音一落,一道黑影立刻從其中一個洞穴之中鑽了出來,

黑影迅速變大,看上去似乎只是一道由黑色霧氣形成的人形虛影,但濃霧之中,又似乎隱藏着一具真實的身軀。

肖遙心頭暗驚,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

辰月則立刻上前,擋在了肖遙前面,並張開嘴,朝着那道黑影噴出了一道龍炎。

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道龍炎還沒觸碰到對方的身體,竟然迅速熄滅。

對方仰頭笑道:“龍炎果然厲害,但在這太極龍穴,你的龍炎傷不了我,沒有人能在這裏打敗我!”

原來這傢伙就是野川鈴木!

瑪了個蛋!

果然已經修成了魔神,尼瑪都不是以人的形態存在了。

肖遙懶得跟對方廢話,立刻催動辟邪寶劍,很快,無數道劍氣迸發出來,如流星一般飛射向對方。

在幽冥之境的時候,肖遙曾經用這招擊殺過一頭噬魂怪,算得上是他的一記大殺招了。

現在,只有用這招來對付野川鈴木了,即便使用這種的話,陽氣值會快速消耗,但他眼下已經顧不上這些,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儘快把野川鈴木解決掉!

然而他顯然低估了對方的實力,沒想到那仿若劍雨一般的無數道金光劍氣尚未射中野川鈴木的身體,便和辰月朝着他噴射的龍炎一樣,迅速消失,未能傷及野川鈴木分毫。

野川鈴木狂笑道:“哈哈哈哈!我已經與這太極龍穴融爲一體,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休想在這裏打敗我!”

他說着,忽然一聲怒喝,地面竟然微微顫抖起來,與此同時氣溫彷彿瞬間驟降,

肖遙感到一陣陰寒,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寒氣越來越盛,簡直就像是進入了冰窟之中一般。

瑪了個蛋!

這什麼情況?這魔頭居然能夠改變這洞中氣候!?

肖遙急忙在心裏衝系統問道:“怎麼才能解決這魔頭?”

還沒等系統回答,辰月發出一聲震耳長吟,已經飛身而起,朝着野川鈴木撲了過去。

野川鈴木將手朝辰月一指,竟然憑空飛出一道冰箭,迎面射向辰月。

辰月將頭龍頭往旁邊一邊,那道冰箭射中了辰月的左肩,辰月立刻發出一聲淒厲的吟叫,龐大的身軀一頭栽倒在地。

“辰月!”

肖遙大喊一聲,急忙奔過去,這才注意到,辰月左肩被冰箭射傷的部位,竟然已經結冰,表面泛起了冰霜。

見此情形,肖遙大驚。

要知道,辰月可是火龍!竟然能使火龍的身體結冰,這尼瑪寒氣得有多重!?

辰月掙扎着想站起身來,但她左肩幾乎已經失去知覺,根本使不上力氣。

那柄冰箭還插在辰月左肩上,肖遙立刻伸手,想將冰箭從辰月伸手拔出來,誰知他的手還沒有觸碰到冰箭,離着差不多還有二十公分,便感覺到了刺骨的陰寒,手指竟立刻結起了冰霜,指骨當真是一陣劇痛。

肖遙急忙將手縮了回來。好在他用的是那條號稱水火不浸的麒麟臂,但即便如此,他感覺手指尖彷彿都快要失去知覺了。

臥了個槽!

這尼瑪是什麼玩意兒,寒氣居然如此之重!?

肖遙看着插在辰月左肩上的冰箭,心頭大驚。

野川鈴木嘴裏默唸了一句奇怪的咒語。

緊接着,那柄冰箭從辰月身體之中自行飛出,又飛回到了野川鈴木的手中。

見野川鈴木將冰箭拿在手中,竟然絲毫不受其寒氣的影響,肖遙心裏愈加震驚,

“你……你這是什麼兵器!?”

“嘿嘿!此乃玄冰刺,是天地孕育而成的一件法寶,別說是一條龍,就算是神仙,若是被這件法寶射中,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野川鈴木說着,忽然一揚手,手裏的玄冰刺竟然朝着肖遙飛射而來。

肖遙心裏咯噔一下,急忙躲閃,玄冰刺與他擦身而過,

他雖然躲過了玄冰刺,但還是無可避免地受到了寒氣的侵襲,頓覺身體一陣刺骨的巨疼,而他剛穩住身子,卻發現明明已經從他身旁飛過去的玄冰刺居然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又調轉箭頭,朝他射來。

尼瑪哦……

這還自帶定位系統呢!搞個毛啊!

由於尷尬遭受了刺骨寒氣的侵襲,肖遙的身體變得有些僵化,再躲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也不可能一味的躲避。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咒語,使出了遁匿技能。

就在玄冰刺即將射中他身體的剎那間,他的身體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玄冰刺彷彿一下子失去了攻擊目標,懸停在了半空之中。

其實這會兒,肖遙就站在玄冰刺箭頭正對着的正前方,玄冰刺若是再往前飛半米,他就死定了。 肖遙屏住呼吸,一棟都不敢亂動,生怕稍有差池,便會導致玄冰刺繼續往前飛射半米。那尼瑪就死得冤了。

見肖遙忽然憑空消失,野川鈴木有些驚訝,

“咦?人哪去了?”

野川鈴木嘴裏默唸了幾句咒語,玄冰刺又飛回到了他的手中,肖遙心裏這才鬆了一口氣。

重生八零小嬌蠻 他顧不得那麼多,立刻在心裏衝系統默問道:“現在該怎麼辦?我怎麼才能對付這魔頭?”

系統回答:“他手裏的玄冰刺十分厲害,你若是與硬碰硬,必敗無疑。”

“所以,你的意思是讓老子偷襲?”

“偷襲也沒什麼卵用,因爲你根本殺不了他。”

“臥槽!硬碰硬不行,偷襲也不行,合着老子就死定了!?”

“你手裏不是有一件神兵麼,只要你捨得耗費陽氣值,就能將其解決。”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系統所指的,是一氣陰陽棍!

瑪了個蛋!

強行啓用一氣陰陽棍,一次得耗費50000點陽氣值吶!

肖遙查看了一番自己目前的狀態:

職業:捉鬼大師3級,

經驗值:20080000/21000000,

陽氣值:121188,

法力值:17982,

掌握技能:火眼金睛;麒麟臂9級;遁匿8級;六耳7級;龍魂之力8級;意念移物5級;乘風御氣7級;金鐘罩3級;御劍術2級;御火術1級;幻化,0級。

咦?只差不到一百萬經驗值就能升到4級捉鬼大師了呢!說不定幹掉野川鈴木就能升級。而且陽氣值居然破天荒的達到了12萬之多。

當然,這都是對付剛纔那一大羣魑魅的功勞。

瑪了個蛋!

既然已經有12萬的陽氣值,老子豁出去了!

肖遙將心一橫,對系統說道:“老子要兌換一氣陰陽棍使用權!”

“Duang!宿主耗費50000點陽氣值,成功兌換一氣陰陽棍使用權一次。”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一氣陰陽棍!”

散發着暗金色光芒,差不多兩尺來長的一氣陰陽棍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就在這時,野川鈴木正手持玄冰刺,緩步走向辰月,由於肖遙依然處於遁匿狀態,野川鈴木並沒有瞧見肖遙,但卻看到了散發着金光一氣陰陽棍,他立刻擡起頭來,望向肖遙所處的位置。

在野川鈴木眼裏,一氣陰陽棍是懸浮在半空之中。

他不免有些驚訝,正感到納悶,一氣陰陽棍化作一道極其耀眼的巨大光柱,朝他的面門打來。

他本能地舉起手裏的玄冰刺一擋。

就在一氣陰陽棍擊中玄冰刺的剎那間,便只聽“咔嚓”一聲,玄冰刺竟然應聲碎裂,化作了無數冰棱。

野川鈴木亦被強大的力量震得打了個趔趄,連連往後退卻。

野川鈴木大驚失色,玄冰刺可是他最爲得意的法寶,沒想到就這麼被毀壞了。他哪裏還敢戀戰,掉頭便欲逃走,可還沒來得及,一道巨大的光柱已經擊中了他的後心窩子。

“啊!”

伴隨着一陣淒厲的慘叫,野川鈴木龐大的身軀化作濃黑霧氣,迅速消散。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恭喜宿主,殺死初級魔神,

獲得經驗值2000000點,

法力值+1000,

陽氣值+25000。

獲得物品:《野川異志》、玄冰刺碎片。

升到4級捉鬼大師,獲得物品:太乙金丹1顆。獲得技能:控水術,0級。”

果然升級了!而且還獲得了好幾樣物品。

肖遙心裏一陣激動,

等等!《野川異志》是什麼鬼?

出於好奇,肖遙查看了一番,原來《野川異志》是野川鈴木寫的日記,而且,尼瑪還全是用日文寫的。

瑪了個蛋!

這讓老子怎麼看?除了“八嘎呀路”、“呦西呦西”,老子也不懂日文啊!

“難啊!”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