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這話,韓宇不由感到有點發毛,不過也算見多識廣的他倒還沒有被嚇得精神失常。怎麼說也是冒險了這麼長時間,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也見過了不在少數,一個看不見的鬼還嚇不倒韓宇。

“你在哪?還請顯身說話。”

“我一直就在你的面前。”

“顯身啊!混蛋!對着空氣說話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傻子。”韓宇不滿的叫道。

“可我一直都是顯身的啊。”

“顯身的?你在哪?”

“……請睜開你的眼睛看看牀頭。”

隨着聲音主人的提示,韓宇就看到了牀頭的那隻巨大布偶熊。見韓宇發現了自己的存在,布偶熊十分人性化的衝韓宇擡手打了聲招呼:“嗨!”

“砰!”韓宇二話不說,上去一把抓住布偶熊的腦袋,問道:“我的衣服呢?”

“那麼醜的衣服,燒掉了。”

聽到這話,韓宇手中的火焰大盛,慢慢的靠近了布偶熊。布偶熊連忙叫道:“不要這樣,我有替你準備可愛的衣服的。”

“在哪?”韓宇沉聲問道。

“諾,就在牀邊啊。你看,不管是豬的,還是羊的,都是那麼可愛……啊,你這個混蛋!你在做什麼?”布偶熊憤怒的質問一把火燒掉了它爲韓宇精心準備的布偶裝。韓宇將布偶熊拎到了自己的面前,冷冷的說道:“給我拿身正常人穿的衣服來。”

布偶熊絲毫不懷疑,自己只要說個不字,那下場估計就跟已經被燒成灰燼的布偶裝是一個下場。面對韓宇手中熊熊燃燒的火焰,布偶熊選擇了屈服,不過嘴上卻還是有點不情願,嘟嘟噥噥的說道:“爲什麼呀?剛纔給你準備的衣服多可愛呀。”

“閉嘴!”韓宇沒好氣的喝道。

布偶熊一針一線的替韓宇做着衣服,韓宇裹着一牀被單坐在不遠處。這畫面,怎麼看怎麼感覺詭異。韓宇心裏很清楚,眼前的布偶熊應該只是一個能力者的玩具,不可能會是什麼精怪。看這個布偶熊做工精細,用料上乘,可以看出是那個能力者的心愛之物……

“討厭,不要那樣看着人家啦,都叫人家不好意思了。”就在韓宇仔細打量布偶熊的時候,布偶熊忽然做害羞狀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

……

衣服很快就做好了。別看布偶熊看上去笨拙,但做的衣服還真是不賴,那一手針線活用心靈手巧來形容都不過分。短短半個小時,從內到外全套衣服就已經做好了,而且韓宇穿上以後竟然還很合身,實在是讓韓宇感到驚訝。

“怎麼樣?怎麼樣?我的手藝還不錯吧。”布偶熊一臉炫耀的問韓宇道。韓宇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對布偶熊說道:“帶我去見你的主人。”

“啊?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布偶熊故作不解的答道。

韓宇見狀搖了搖頭,出手如電的抓住了布偶熊的腦袋,拎到自己面前說道:“少給我耍花樣,我又不是三歲小孩。趕緊的,要不然放火燒了你。”

“……就知道拿這個嚇唬我。”布偶熊不滿的嘟噥了一聲,對韓宇說道:“好吧,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就跟我來吧。”

韓宇聞言鬆開了布偶熊。落地的布偶熊先將被韓宇弄皺的腦袋重新抹平整,隨後對韓宇說道:“跟我來吧,記得跟緊點,要是自己走丟了,那我可不會去找你。”說完也不等韓宇回話,布偶熊開門往外走去。

走到了門外一看,屋裏燈火通明,而屋外卻是漆黑一片,屋裏的燈光並不能照射到外面,就像是位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跟緊我。”布偶熊又一次叮囑了韓宇一聲,隨後走出了房門。韓宇立刻跟了上去,在韓宇走出房門的一瞬間,房門也隨即關上了。

引路的明燈?但凡是布偶熊走過的地方,都會留下一條光帶,而韓宇只要走在光帶上,就不會有跟丟的可能。布偶熊的速度並不是很快,韓宇也不用太擔心跟丟。有了閒暇的工夫,韓宇抽空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清,韓宇試探的往黑暗中扔了一個火球,在火光中韓宇看到一隻黑乎乎的大手一閃既沒,再向同一個地方扔一個火球過去的時候,之前看到的那隻黑乎乎的大手卻沒有了蹤影。

“不要沒事找事。”就在韓宇不解的想要再扔一個火球看看的時候,走在前面的布偶熊開口阻止韓宇道。

“這附近有什麼?我剛纔好像看到了一隻黑手。”韓宇不解的問布偶熊道。

“……有時候,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布偶熊聲音低沉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道:“少扯淡!”

一句話頓時就將布偶熊刻意營造的氣氛給破壞的一乾二淨。無比鬱悶的看着韓宇,布偶熊無奈的說道:“真是難以相信,你竟然會是主人想要見的人。”

“唔?你的主人是誰?”韓宇趕忙問道。

可惜布偶熊卻是個嘴嚴的,聽到韓宇的問話,答道:“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

之後的路上不管韓宇如何問,布偶熊就是不說自己的主人是誰。而韓宇對於這個嘴嚴的布偶熊,又不能真的嚴刑逼供,只能氣哼哼的跟着布偶熊,反正這就是去見布偶熊的主人,到時候見了面,自己自然也就知道了,犯不着跟一個布偶熊計較。

韓宇感覺自己已經跟着布偶熊走了將近一刻鐘,但看布偶熊的樣子卻像是還沒有到達目的地。韓宇忍不住問道:“喂,到底還要走多久?”

“怎麼?你感到累了?”布偶熊回頭問道。

“累個屁!我只是不想就這麼一直傻乎乎的走下去,你至少讓我知道還要走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吧?”韓宇聞言沒好氣的說道。

“粗俗,真是太粗俗了。”布偶熊搖頭對韓宇說道。不過在韓宇發飆之前,布偶熊緊跟着說道:“其實也沒有多遠了,大概再走十分鐘就可以到達。不過我要事先提醒你一句,一會你要見到的主人……”

“是你的主人。”韓宇強調道。

“……好吧,是我的主人。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存在,你要滿含敬意,可不能再像現在這樣,說話不經過大腦,想到什麼說什麼。”

對於布偶熊的提醒,韓宇暗自撇了撇嘴,“嘁,還最偉大的存在?自封的吧?最偉大沒聽出來,最自大恐怕非她莫屬。”

見韓宇沒有吱聲,布偶熊以爲韓宇已經記在了心裏,便沒有再多說什麼,帶着韓宇繼續朝前走。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布偶熊站住了。韓宇不解的問道:“喂,這裏什麼也沒有,你那個主人在哪?”

“不要着急,靜靜的看着吧。”布偶熊隨口應付了韓宇一句,隨後也不知做了什麼手腳,在韓宇跟布偶熊的正前面,原本黑乎乎一片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亮光,緊跟着就在韓宇的眼前,一座閃爍着光亮的要塞就像是從地下緩緩冒出一樣的出現在了韓宇的眼前。看要塞的樣式,韓宇有點眼熟,跟自己所見過的聯盟的要塞有點類似,但看樣式又有點不同。

還沒等韓宇想明白到底有什麼不同,就聽布偶熊說道:“走吧,主人出來迎接你了。”

聽到這話,韓宇連忙順着布偶熊所走的方向看去,就見要塞的門口,果然站立着一名女性,這個女人渾身散發着金光,耀眼卻不奪目,沒有那種讓人無法直視的感覺。身上穿着古代女子穿的宮裝,很古典,很美。

“主人,你要見的人帶來了。”布偶熊跑到了古典美人的面前報告道。

古典美人面帶笑容的彎腰伸手將布偶熊抱在了懷裏,柔聲說道:“辛苦你了。”說完古典美人看着走到近前的韓宇微微一笑,柔聲說道:“歡迎你的到來,年輕的冒險者。”

聲音清脆悅耳,讓韓宇感到很舒服。見古典美人說話客氣,韓宇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犯諱,笑着說道:“我現在一頭霧水,能不能請你爲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呵呵……請不要着急,既然請你來此,自然是會與你將事情說明白的,請隨我來。”說完也不管韓宇答不答應,古典美人抱着布偶熊轉身走進了要塞。韓宇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就算前面是龍潭虎穴,韓宇也是要走上一遭的。

走進了要塞以後,韓宇猛然間明白了自己爲什麼對這個要塞有種熟悉的感覺,這要塞裏面的構造,簡直跟以前進入過的吳夢那裏的地下要塞一模一樣。所不同的恐怕就是這裏沒有吳夢那個地下要塞的人來人往,顯得很是冷清。

“你知道在聯盟成立以前,人類曾經遭遇過一場波及人類世界的人禍嗎?這處研究所,就是在那個時候建立的。”古典美人並沒有矇頭走路,而是邊走邊跟韓宇介紹起了這處要塞的來歷。

對於古典美人所說的那場人禍,韓宇也是略有耳聞,只是聯盟對那場人禍實行的是禁言的態度,具體是怎麼回事,韓宇還真是不清楚。至少韓宇所知道的版本,就有好幾個,但哪個真,哪個假,那就不好說了。

“聯盟對你所說的那場人禍一直沒有對外公開,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那場人禍的起因是由於機械人暴動是吧?”

“嗯,的確是由於一個自稱機械皇帝的智能終端對人類發動了襲擊,從而掀起了毀滅人類的一場大戰。那個時候,由於人類的文明屬於機械文明,各種機械隨處可見,人類對於機械的依賴性很強,以至於當機械皇帝向人類發難的時候,人類在戰爭初期幾乎就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大量的人類精英死在了自己平時依賴的機械手中。導致人類差點被機械皇帝亡族滅種。好在那個時候,人類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將研究放在機械方面。也正是因爲如此,人類纔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可以跟我具體說說,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嗎?”韓宇試探的問道。

“當然可以。告訴你想要知道的,也是我的使命之一。”古典美人微笑着答道。

韓宇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使命?不會是聽完了這個古典美人的話以後有什麼狗屁倒竈的事情要我去幹吧?

“放心,對你來說,要你去做的事情並不是壞事。”就像是會讀心術一樣,古典美人微笑着對韓宇說道。

“呵呵……”韓宇尷尬的訕笑了兩聲,掩飾心中想法被看穿的震驚。

古典美人沒有去管韓宇心裏的想法,自顧自的說道:“在那個機械文明發達的時期,有一部分人類將研究的目標放在了人類自身。雖然其中也有藉助機械的幫助,但最終的目的,卻是開放人類自身的潛力。經過研究發現,人類自身就擁有着難以想象的力量。如果可以將這種力量得到釋放,那人類完全可以做到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雖然那種人類跟人類的總數相比只能算是鳳毛麟角,但只要可以擁有一個,那就不下於擁有了一筆巨大到不可估量的財富。也正是因爲這些研究者的努力,當人類對機械皇帝的攻擊束手無策的時候,那些力量得到開放的人類成了抵抗機械皇帝麾下機械軍團的主力。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由於人類每一個都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所以他們所擁有的力量也是有分類的。當時那些人類根據力量的不同,被分成了兩大類,一類就是與自然擁有強大親和力的人類可以使用自然中的元素力量,而一類則是可以隨意控制自身的肉體力量。一個人由於自我保護的潛意識,在平時使用力量的時候身體會進行自動的限制,一般最多隻可以釋放出本身力量的百分之三十,而那些可以隨意控制自身肉體力量的人類卻可以將自身的力量釋放出百分之八十、一百,甚至兩百,可以說只要他們的身體可以承受,他們所釋放的力量就可以無限大。也正是因爲這兩種人類的努力,機械皇帝的攻擊被遏制了,但也僅僅只是遏制,並不能讓人類展開對機械皇帝的反攻。”

“……爲了奪回屬於人類的資源,暫時得以安全的人類並沒有苟且偷生,除了繼續加大對人類自身力量的研究力度,人類還在其他方面也開始了研究,而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要塞,所進行的研究就不屬於對人類自身力量的研究。”

“那這裏是研究什麼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宇宙怪獸。”古典美人緩緩的說道。

韓宇聞言不由一愣,不敢相信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現如今讓聯盟感到頭疼不已的宇宙怪獸,其實是人類自己研究出來的?”

“雖然我知道這個事實讓人很難接受,但事實就是事實。而且在當時,宇宙怪獸並不叫宇宙怪獸,而是被稱之爲生物兵器。由於當時機械皇帝手下的機械軍團數量龐大,而人類中的能力者卻並不是很多,爲了彌補這個弱勢,人類選擇了比人類研究自身力量要快捷許多的生物兵器的研究。只是令人遺憾的是,生物兵器在研究的最後階段出了一點小岔子,結果研究失敗,所有參與研究的人員無一倖免,而生物兵器也變成了無法回收的存在。”

“那你現在是人是鬼?”韓宇警惕的望着古典美人問道。

“我?……是個被詛咒的,早就該死的人。”古典美人沉默了一會,緩緩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沉默了一會,決定轉移話題,便開口問道:“後來呢?因爲研究失敗,所以當時的人類就將這些被研究出來的生物兵器不管不顧。”

“如果那些生物兵器願意老老實實待着,當時已經被機械皇帝給逼得自顧不暇的人類是不會去管這些生物兵器的。只是這些不安分的生物兵器卻不想擔任打醬油這個角色。在機械皇帝的機械軍團跟人類的能力者廝殺的難分難解的時候,它們忽然殺出,不管是機械皇帝還是人類,都是它們的攻擊目標。”

“……生物兵器很強悍,不管是機械皇帝還是人類,都不是對手。爲了對付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對手,原本應該你死我活的機械皇帝跟人類聯起手來一同對付生物兵器。而生物兵器也在這種聯手打擊下敗北,四散而逃。”

“……在打敗了生物兵器以後,機械皇帝又開始準備對人類的下一次攻擊,而人類這邊卻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轉折。在經歷了這麼多場戰鬥之後,人類能力者中的一些能力者出現了進化,力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在人類祕而不宣的情況下,機械皇帝吃了一個大虧,最終被人類給封印了起來。但封印機械皇帝也不是沒有代價的,當時能力者中出現進化的能力者個個身受重傷,沒有多久就離開了人世。有一些能力者在離開人世之前,將自己畢生的能力凝結成了一枚力量種子,留給了後世人類。而你,就是繼承了其中一枚力量種子的能力者。”

“我?”

“沒錯,火焰的繼承者。”古典美人對韓宇點頭說道。

韓宇撓了撓頭,對古典美人說道:“你不會跟我說什麼維護世界和平這種話吧?我可不幹那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古典美人很顯然比較瞭解韓宇這個人,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裏瞭解來的。在聽了韓宇的話,臉上絲毫沒有露出錯愕的表情,反而一臉贊同的附和道:“當然不會讓你去做那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每一個人類都是獨立的個體,擁有各自的意識,主見。我不會強迫你去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之所以告訴你這些,只是爲了完成我的使命。”

“……你的使命是什麼?”韓宇沉默了一會,出聲問道。

“我的使命,就是帶你去見一個人。”

“誰?”

“當初凝結出這枚火焰之種的能力者。”

“你不是說凝結出力量種子的能力者都掛掉了嗎?”韓宇皺眉問道。

“他是個意外,在凝結出種子以後,並沒有馬上死去,而是來到了這裏。跟我來吧,有什麼疑問,你可以當面問他。”

“……他不會對我不利吧?”韓宇試探的問道。

“應該不會,經過這麼長時間,估計也沒幾天活頭了。”古典美人說着話的時候,語氣中帶着一絲輕鬆,讓韓宇不得不懷疑眼前這個古典美人跟那個馬上自己就要見到的火焰能力者的關係。

“不要胡思亂想,忘了告訴你,我也是一名能力者。”古典美人提醒韓宇道。

韓宇聞言感興趣的問道:“哦,那你的能力是什麼?”

“讀心。”古典美人輕聲答道。

對於讀心術,韓宇一向不相信會真有這種能力,聽到古典美人的話後,心中暗道:“讀心? 等風來 唔……眼前這個古典美人身材真不錯,波大腿長。”

抱着試一試的韓宇心裏剛剛閃過這個念頭,就聽古典美人臉色微紅的警告道:“不要那麼齷齪。”

“真的?”韓宇不敢相信的說道。 讀心術,這是一個十分有實用價值的能力,但仔細一想,擁有這種能力的人,估計不會有朋友。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不想被別人知曉的小祕密,但在擁有讀心術這種能力的人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祕密可言。會讀心術的人令人羨慕,令人畏懼,令人排斥,令人敬而遠之。

不過韓宇似乎並不十分在意古典美人擁有的讀心術能力,依然在跟古典美人交談着,絲毫不在乎自己心裏的想法被古典美人知道。只是古典美人卻有點受不了眼前這個韓宇,明明已經告訴過這傢伙不要總是冒出齷齪的想法,可這傢伙卻變本加厲,以至於古典美人想要對韓宇敬而遠之。爲了不被韓宇心中所想的那些古怪姿勢給騷擾,古典美人不得不放棄了對韓宇的讀心,只是她不知道,韓宇就是爲了讓她如此才變得那樣的“下流”。

這是古典美人對韓宇這個人的評價。在將韓宇送到真正要見韓宇的人面前之後,古典美人如同逃跑一下的不見了身影,讓韓宇連個聯繫方式都沒來得及問出來,不由得讓韓宇在心中暗自惋惜。

巨大的透明水晶中封存着一個雙腿盤膝而坐的男人。

“長得要不要這麼妖,不會是個同志吧?”韓宇看着透明水晶中那個長相足以令女人嫉妒的男人暗自嘀咕道。

話音剛落,就聽耳邊響起一個男子溫和的聲音,“現在九玄不在,你不用故意這麼說的。”韓宇沒有驚訝,實在是經歷的多了,也沒什麼好驚訝的。貌似那些不出世的前輩老鬼都會來這手,可以不用嘴巴就跟別人溝通。

“那個古典美人是叫九玄嗎?”韓宇隨口問道。

“啊,是啊。她的布偶熊原本是她的寵物,只是壽命已盡,九玄便使用祕法將寵物的靈魂封存在了布偶熊內……”

“誰問你這個了?”韓宇翻了翻白眼,打斷了那個在耳邊的聲音。

透明水晶中的男子似乎沒有想到韓宇會打斷自己的話,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韓宇說道:“我力量的繼承者,命運使你來到這裏,你已經做好了接受命運安排的準備了嗎?”

“啊?沒有沒有,我還小,肩膀還很稚嫩,扛不起你準備交付給我的重擔。要不然,你再等段時間?”

“……雖然我很想給你繼續磨練的時間,但命運的指針已經走到了你必須接受的時刻……”

“那你還扯個蛋啊,不管我願不願意,反正你都是打算把麻煩扔給我以後就撒手不管的。”韓宇再次打斷對方的話道。

“……不要擔心,我相信你。”

韓宇:“……”

“對哦,反正不用自己去玩命,說便宜話誰不會啊?”韓宇暗自腹誹道。

“不要那麼想,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你也會讀心術?”韓宇驚訝的問道。

“……我不會,但是你的心裏在想什麼,從你的臉上就可以看出來了……”

“……你不是閉着眼睛的嘛?”

“……你好像很喜歡打斷別人的講話,難道你不知道……”

“哈哈,別介意,別介意,你繼續說吧,我儘量不打斷就是了。”韓宇打了個哈哈說道。

“閉嘴!你這個混蛋!再敢打斷我講話你就試試!”

韓宇:“……”

“這麼不吱聲了?”

“……你不是不能打斷你講話嘛。”韓宇小聲答道。

透明水晶中的男子:“……”

似乎爲自己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設,透明水晶中的男子放緩聲音對韓宇說道:“仔細聽我說,上一場沒有完結的人禍即將再次開幕,而人類卻沒有準備好應對,當災禍降臨的時候,人類將再次面臨一場浩劫。你既然繼承了我的力量,那你就有責任跟義務去替我完成沒有完成的事。”

“那個,我可以說話嗎?”韓宇舉手問道。

“說。”

“我能拒絕嗎?”

“……給我一個理由。”

“理由很簡單吶,就算我按照你說的去阻止,可就憑我一個人的力量,似乎不怎麼管用吧。”

“你可以去尋找夥伴……”

“可你也說了,災禍馬上就要降臨了,現在去找人,時間上來得及嗎?而且你有什麼證據證明災禍即將降臨,我就這樣空口白牙的跑去跟人家說世界末日要來了,趕緊準備戰鬥。我感覺別人會把我當瘋子看,說不定還會把我送進安定醫院……”

“……這是我的知交好友,可以看破過去跟未來的大賢者梅德烏斯告訴我的……”

“梅德烏斯?這個名字我是頭回聽說,聯盟對人類跟機械皇帝爆發大戰的那段時間的事情一直祕而不宣,許多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世上有機械皇帝這個存在。你覺得還你日子過得好好的,忽然有人跑來告訴你剛纔對我說的那些話,你自己信嗎?”

韓宇的問話讓透明水晶中的男子沉默了,半晌過後,透明水晶中的男子沉聲說道:“不管怎樣,你沒試過又怎麼會知道沒人信。”

“這還用試嗎?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一點有關機械皇帝的事情,我壓根就不相信你說的。”韓宇翻了翻白眼答道。

“你之前說大多數人類並不知道機械皇帝的存在,那你又是從哪知道的?”

“我是個冒險者呀,在宇宙各處冒險,偶爾就聽到了一點有關機械皇帝的傳聞唄。”韓宇毫不猶豫的答道。

“是嗎?那麼,你的使命可能會更重一點。”

韓宇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妙,試探的問道:“……你不會是想要讓我去做那個啥無名英雄,去單挑機械皇帝吧?”

“……我對你有信心。”

“我呸!你還真看得起我,可我對我自己沒信心。”韓宇忍不住罵道。

“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我可以感覺到,你的體內蘊藏着巨大的能量,只要你可以將那些能量完全釋放出來,幹掉機械皇帝並不是癡心妄想……”

不等透明水晶裏的男子把話說完,韓宇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拍腦門說道:“哎呀~天色不早了,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今天跟你聊得挺開心,改日咱們再探討有關機械皇帝這個話題吧。不用送了,留步留步。”

說着,韓宇走到了門口,伸手去拉門。可尼瑪這門是怎麼設計的?不管韓宇怎麼拉,它就是不開。

“……難道你想要看着自己所重視的人死在機械皇帝的軍團手中嗎?”透明水晶中的男子慢悠悠的問韓宇道。這一句話就點到了韓宇的死穴。韓宇對跟自己親近的人,很重視。他當然不會希望跟自己重視的人死去,可跟機械皇帝爲敵,實在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任務。

“你到底要怎麼樣?你不覺得你很不要臉嗎?強迫人家去做不想做的事情。”離不開的韓宇一臉鬱悶的問道。

“呵呵……不用那麼沮喪,你可以把我的話聽完以後再決定是否接受我的委託。”

“那你說吧。”韓宇嘴上這麼說,心裏卻已經打定主意,不管這個待在透明水晶裏的傢伙說什麼,他那個要命的委託是不能答應的。

“其實你也不用那麼擔心,既然你覺得沒人會相信你所說的話,那我也不爲難你,委託你給現在的聯盟送上一封信,這點事情你總可以辦到吧。”

走到唐彥駿身邊時,他腳步一頓背對著唐震天說道,「從小,您就教我們要公私分明,要對的起天地良心,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可是您呢?今日您的決定真的是讓我失望透頂。」

Previous article

“恩。”秋彤點點頭,“霍大人雖好,但卻受家族所累,而衛元帥則不同,我聽皇上說他父親至今還未歸來呢,且小鐘氏也死了,你嫁過去沒有婆婆在上頭壓着,比去霍家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