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這位人類強者,便是這座荒城原來的主人。

第一次,也就幾個天界小仙來此。但那位強者不僅不束手就擒,甚至還斬殺了三名仙人。

這事兒再次鬧到了玉帝面前,同時天界上仙之中。有人從中作梗,又因爲一些不爲人知的種種原因。

玉帝最後竟然爲這事兒,竟然降下天罰。不僅要滅了那人類強者,甚至還有毀了這裏,斷了這裏的龍脈風水。

從那以後,這地兒便鳥無人煙、赤地千里……

最爲讓人不解的是,玉帝竟然還降下旨意,在這裏設下禁制,要永世封捆此處…… 這些話只有我和姬無雙可以聽見,因爲我二人都是陰間官差。

這是黑白無常可以感應到了,所以我二人在聽到這話的時候,早就張大了嘴巴,驚訝的不行。

幹我們這行,對於仙神之說,至入行那一天起。我們便已經知曉,這些都是真的。

只是我們沒有達到那種力量的高度,是無法觸及到了。既然無法觸及到,也就沒資格去討論。

久而久之,在道行地位的行當道人面前。討論這些,都變成了一種禁忌。

到不想普通人,還可以暢所欲言。因爲我們比誰都清楚,舉頭三尺有神明,那些人們口中縹緲的存在,其實離我們並不遠。

就好比那些無處不在的鬼魂,他們是無所不在。

現在得知這種仙界祕辛,怎能讓我和姬無雙不驚訝異常?

不過好似這還沒完,當白無常陰陽怪氣兒的說道這裏被玉帝降下旨意永世封捆的時候。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開口道:“小炎啊!別以爲哥哥騙你,如果的身上的仙骨可以完全開啓,你可能就會記起一切。”

見謝必安如此開口,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在他的話語之中,我已然聽出了什麼。

或者說,謝必安在向我透露這些訊息。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就在我思考這些的時候,姬無雙卻驚恐的說道:“白無常大人,莫非那兩位叛逃、叛逃的仙指的就是彼、彼岸?那位、那位強者就是、就是孔雀女王?”

姬無雙用着顫抖的語氣開口道:“想得到白無常的確認!”

可他的話音剛落,黑無常卻臉色一變,當場低吼一聲:“大膽!”

黑無常這一聲聲音很大,震的所有人全都是一顫。買買提和罕古麗更是直接就暈了過去。

孫海旺和趙武也是軟到在地,鼻腔出血。好似受到些許內傷。

而被呵斥的姬無雙,更是被這麼一句當場就給呵斥的跪倒在地。

這種強大的威勢,那是現在的姬無雙可以抵擋?

大唐逍遙地主爺 見姬無雙被呵斥的跪倒在地,我急忙對着黑無常拱手:“八爺,無雙不是故意的,請八爺高擡貴手!”

七爺見我如此,當場便扭頭對着黑無常說道:“兄弟,小孩子不懂事兒。別生氣啊!”

範無救的聲音顯得怪怪的,感覺這丫的是在和黑無常唱雙簧。

但見他表面在給姬無雙求情,我也只能謝過。

八爺見七爺這般開口了,也是冷哼一聲,脖子一扭,便不在說話。

隨後,七爺繼續開口道:“快起來吧!有些事兒以後不可亂提,特別是在這種地方!”

說完,七爺用眼神掃視了天空一眼。

不過此刻的天空,卻被陰雲遮蔽。並沒有太陽。

見七爺這種表情,我知道。姬無雙的猜測沒有錯,姬無雙說的都是對的。只不過黑白無常都有些顧忌,不敢說全。

隨後,姬無雙緩緩起身。但被範無救這種陰帥級別的強者震懾之後,此刻卻顯得有些惶恐,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七爺見我扶起了姬無雙,便再次對我開口說道:“小炎,這個地方我們本是不該來的。但現在來了,我還有一些話要告訴你!”

這黑白無常知道我是畢轉世的事兒,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之前的那些話,明顯是故意透露給我的。

但因爲有某種約束力,導致七爺不敢說全了。這也是爲何姬無雙在說出彼岸這連個字的時候,被大聲呵斥的原因。

現在七爺還有話要說,我知道,肯定是七爺要給我什麼指引。

所以我直接揖手開口:“請七爺明言!”

白無常謝必安望了望天,然後纔開口對我說道:“小炎啊!這一世你和上官仙還有黑蓮同時出世,註定還有一場瞭解!在這片沙地的下面,有一些不爲人知的東西。至於是什麼我不知道,但你們既然來到了這裏,最後將那些東西尋到!”

帝少的私寵寶貝 聽到這話,我的眉頭當場便是一皺。好傢伙,這明顯是在給我們指路。

所以我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聽着。七爺說到這兒,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黑塔:“那裏,就算是我們這些陰差也無法靠近,塔頂上的孔雀。是這裏的守護者,他們的祖先既然能避過天劫,想必有不凡的地方。如果可以,你最好別傷害它們,說不定它們可以給你們指引!”

七爺一字一句的說着,可就在此刻。一隻都沒有說過話的日遊神,卻突然開口道:“二位,我們該走了。我的神光要消失了!”

日遊神的聲音很爺們兒,並且響亮。當他說出這話的時候,只見日遊神手中的木牌竟然發出了一點點的青光,而且還在閃爍。

黑白無常在聽到這話之後,也變得有些着急。不敢怠慢,七爺再次急忙的對我說道:“小炎,這裏大部分的怪物已經被清理了,剩下的事兒,就只能靠你們自己。還有,小張在與黑蓮的交戰之中履立戰功,現在已經被大王封爲四品除魔都尉。”

“真的?師傅升官了?”我欣喜不已。

“是的,但總體來說,下面戰事並不順利。我能說的就只能是這些,現在我們該走了!”

說完,一陣陰風皺起。而三位陰帥的身體,也開始變得模糊。

我本想再問幾句,見沒有了機會。也只能急忙拱手:“恭送三位大人!”

話語剛落,陰風已經停止,本來在我們身前的三位陰帥,此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他們消失之後,天空之中的陰雲,也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不到十秒鐘,密集的陰雲,便已經消失得無隱無蹤。

而就在陰雲就要消失的前一刻,仙兒以及蛇魂等,便在第一時間回到了玉佩和葫蘆之中。

畢竟陽光足以讓他們魂飛魄散,沒有人敢冒這個險。

不一會兒,炙熱的陽光再次灑向大地,不過奇怪的是,當陽光照射在那些之前被黑無常一招秒掉的怪物身體上的時候。那些怪物竟然在頃刻之間便發出輕微的“咔咔”聲。

隨後便如同破碎的泥土一般,表皮上出現龜裂,漆黑的皮膚開始變得暗淡無光。

最後因爲裂痕太多,整個怪物全身變開始塌陷,並且直接就變成了沙土。

隨着一點點的微風,這些怪物直接就變成了一堆堆黑沙!

見到這等常家,我當場便倒吸一口涼氣。這尼瑪也太神奇了,剛纔的黑無常到底對着些怪物做了什麼?

爲何這麼一下,就讓這些怪物屍骨無存,魂飛魄散?

但仔細想想,這也沒什麼。畢竟這些怪物始終是肉體凡胎,除了力量和速度驚人以外,並沒有妖氣。

這種普通的凡物,被黑白無常一招打成這樣,到也說得過去。

此時的姬無雙也恢復了過來,顯得不再那麼惶恐。千雲香也來到近前,這一次她並沒有和姬無雙發生口角。

他們雖然不知道七爺對我們說了些什麼,但見到黑無常範無救呵斥姬無雙的時候,千雲香卻很是擔心。

這會兒也急忙趕來扶着姬無雙,而姬無雙也沒有制止。好似在無形之中,這二人彼此間又近了一些距離。

同時間,末葉道長已經把孫海旺、買買提等弄醒。

如今這古城之中,除了遠處黑塔上的孔雀,便沒有了其餘的生物。

至於那些全身肉鱗的怪物,幾乎都已經死絕了。

而黑塔上的孔雀,這會兒也沒有在嘰嘰喳喳的叫。而是密切的注視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們也擔心這些孔雀,當場那麼多的怪物襲擊我們。這些孔雀都那我們沒轍,現在沒有了怪物,這些孔雀我們就更加不放在眼裏。

隨後,我們來到古城的一出還沒有完全塌陷的高牆陰影下,因爲剛纔的戰鬥,衆人都受了些許的傷。我們必須緊急的處理傷口,以防感染。

如今在回頭搜尋我們的駝隊,發現最後的九匹駱駝,此刻全都死在了這裏。

而且還死無全屍,血肉到處都是。

但這會兒我們也想不了那麼多,我心頭就一個念想。那就是聽出七爺給我的指引,尋到這地下的一些不知名東西。

讓七爺都掛心的寶貝,肯定是一些不世仙寶。

不過就在我們處理着衆人傷口的時候,孫海旺卻悶聲悶氣的問道:“李、李隊長,剛纔那真的、真的是黑白無常啊?”

見孫海旺這般,我一邊幫助末葉道長包紮傷口,一邊迴應道:“廢話!”

“那,那黑白無常旁邊的那個真的是日遊神麼?”趙武接着詢問。

畢竟這些人物在以前,都只出現在老人的嘴裏,現在看到了。好奇也在所難免。

我點了點頭:“是的,那個拿木牌的就是日遊神!”

“嘿嘿,俺姥姥家供奉的就是日遊神,沒想到還真見着了,以後回老家,一定給俺姥姥說說。”趙武嘿嘿的笑着。

不一會兒我們處理好了所有人的傷口,接下來便準備繼續靠近三十六層重塔。

不過買買提這會兒卻鬧鬧叨叨:“胡大老爺收走了我們所有的駱駝,我們回不去了。我們要死在這裏,變成怪物了!”

見買買提鬧鬧叨叨,大家都覺得很煩,但心中也都有這種想法。

如今沒了駱駝,衛星電話屁用也沒有。要想走出這片死亡沙漠,還真不可能!

就在衆人心中升起這種想法的時候,爲了重振士氣,我當場便扭頭對着買買提開口道:“買買提誰說沒有駱駝就不能走出這片沙漠了?”

“難道不是嗎?沒有了駱駝,我們會不去了!胡大老爺對我們的行爲不滿,發怒了!”

我臉上微微一笑:“買買提以後你別信你的胡大了,該信我們三清吧!”

“你們的三清會幫你們嗎?”

“當然,因爲我決定回去的時候坐孔雀!”

說罷!我擡手就指着黑塔之上,這會兒正對着我們虎視眈眈的十幾只孔雀鳥妖…… 此刻突然聽我說回去的時候準備騎着這些孔雀鳥妖回去,全都張大了嘴巴,露出一臉驚訝的表。

他們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買買提更是直接開口:“李隊長,這妖怪這麼兇。怎麼可能幫助我們呢?難道你有辦法?”

聽到這兒,我暗罵一句;我有屁個辦法,我TM這會兒也都忽悠你罷了。

心中雖然這般想,但卻不能說不是,不然衆人心中才出現的一絲希望,肯定會再次破滅。

這對我們整個團隊的打擊,那肯定是很大的。

所以我只能先把整個團隊的士氣提升起來,至於後面那就在想想。但我這個設想卻是如今的爲今之計,現在能橫穿這死亡沙漠的,也就剩下了這些鳥妖。

名門椒妻 至此,這也是我們唯一的辦法。可辦法到是有了,現買買提問我怎麼實施。我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但也不能露陷不是,只能繼續對他忽悠:“買買提,這事兒你就放心好了。到時候我只有辦法,還是先跟我去黑塔之中找點東西!”

我滿臉的自信,並且胸有成竹的模樣。買買提等見我這般,好似真被我忽悠到了。這會兒一臉的笑意:“嘿嘿,李隊長比我這頭沙漠老狼還厲害,佩服佩服!”

說罷!我揮手製止。這都TM的是廢話,說了也沒用。

接下來,我便帶着衆人向着黑塔走去。塔頂上的鳥妖可能是剛纔受到了驚嚇,畢竟黑白無常一出現,它們被壓制。

那種恐怖入海的氣息,根本是難以想象,要不然這麼多的怪物,怎麼可能被黑無常範無救一招給秒了?

所以現在的鳥妖在看到我們的時候,全都愣在了天上。除了死死的盯着我們以外,就連叫的沒叫喚出聲。

見鳥妖不準備對我們動手,我也不停留。傳說中的羽城仙寶,定然在着黑塔之中。

同時,我們還必須想辦法前往羽城地下,白無常不是說了嗎!這地底下有寶物。

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我們認爲的仙寶,就是白無常說的那東西。說不定這黑塔之中也沒有,必須前往羽城地下。

但這都是後話,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先搜尋這黑塔。把這三十六層翻一個遍,看能否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不一會兒,我們來到黑塔的前。

觀周圍殘破的斷牆,發現這地兒被很多斷牆包裹。除了塔前有一塊平整的廣場以外,其餘的地方都都是斷壁。

也就是說,這裏在以前,很是重要,被重重包裹包圍。可想而知,這裏的重要性。

而黑塔的大門早就腐朽,現在沒有任何阻擋,只有一堆黑沙在門口。

我打量了周圍一眼,發現沒有任何危險。我便領着衆人一步一步的走向進了黑塔之中。

剛一走進黑塔,我便覺得涼颼颼的。但卻不是陰氣帶來的寒冷,而是普通的氣溫。

我們幾人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都沒想到。在炎熱的沙漠之中,竟然還有這麼冰冷的地方。

雖然這裏冰冷,但我們有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姬無雙推測,說是不是這裏的岩石是黑色,所以冰冷。姬無雙雖這般說,但也得不到證實。

至此,我們便不把這事兒放在心上。開始在第一層搜尋起來。

你是我的唯一幸福 不過很遺憾,第一層除了一座殘破的黑色石雕以外,剩餘的便是黑色的。什麼東西也沒有。

見第一層沒有發現,我便示意衆人開始向着第二層塔樓走去……

因爲這裏存在的時間太久,而且人跡罕至,導致這裏除了一些木製品和鐵製品出現焚燬外。

這塔中的陶瓷卻保留下來了很多,但過了這麼多年,也有一些陶瓷因爲各種原因。出現了破碎,或者開裂。

可是絕大部位,都保存完好,有一些做工精美的。燒製的瓷花都沒有脫落,這種工藝,恐怕已經趕上了景德鎮的青花瓷工藝。

買買提這會兒就和發了瘋一般,之前還希望他口中的胡大不要拋棄他。

這會兒一改從前,不斷的對胡大道謝。說這是胡大的恩德,是胡大安排,他見到這裏東西,並且得到。

當然了,這裏就買買提對着裏的陶瓷感興趣,其餘人根本就沒有看上一眼。

此刻的買買提一手抱着兩個陶瓷罐罐,就這般跟着我們繼續想向着塔頂走去。

可是這買買提就和猴子搬包穀似的,每都一層,都會發出更好的東西。

所以他一扔再扔,說這裏就是一座“金庫”。並且讓我們走的時候,每個人都拿上了一兩件。

根據買買提的估價,這些罈罈罐罐的,最差也能賣到百萬上下。

這些話其實很吸引趙武和孫海旺的,不過這二人始終經過專業訓練,並沒有放棄警衛,和這買買提一般,每到一層就去挑選那些散落在地的完好陶瓷。

大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已經搜尋了三十層塔樓。就剩下了最後六層,見地三十層依舊沒有我們想要找的東西。

我便示意衆人,再次向着上面尋去。不過就在此刻,我耳邊卻響起了仙兒的聲音:“相公,我感覺樓上有一股強大的妖氣出現,你們小心點!”

我上官仙提醒,知道這事兒的嚴重性。她都上心的妖怪,恐怕還有道行。

所以我在樓梯口處,直接對着衆人開口道:“大家小心,上面可能有東西了!”

衆人聽我說出此言,在同時間,雙眼全都露出一絲堅毅。

經歷了那麼多,恐懼對我們來說,幾乎已經麻木。只有戰鬥,方能喚起我們身體中的熱血。

我們幾個道士全都是握着桃木劍,孫海旺和趙武依舊拿着他們的AK47。

之前的彈藥已經在妖物危機之後,全都得到了補充,現在的他們。已經再次全副武裝。

每個人的腰上掛了十幾顆手雷,彈夾都有七八個之多。一把*,也是被背在背上。看上去很是具有殺傷力。

見衆人嚴正以待,我便在前面引路。姬無雙和千雲香斷後,孫海旺和趙武把買買提、罕古麗夾在中間。

以之中整形,進軍三十一樓。

不一會兒,我們登上三十一樓。但來到這裏後,已久沒有任何發現。出了之每層樓中間都有一根圓形石柱以外,都比較空曠。

陶瓷品散落一地,有很多黑沙殘留在樓層之中。但隨着我們上了二十樓之後,發現樓層之中的黑色沙子裏,也夾雜了一些黃沙。

不過這些我們根本就沒放在眼裏,誰管它黑沙黃沙?

來到三十一層,一眼掃過整個樓層。發現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到是能隱隱的感覺到那種淡淡的妖氣。

“剛結婚就天天在廚房?”

Previous article

總之,不管怎麼樣,自己需要立即瞭解這件事情的整個過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