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此刻在天空中,一道黑氣從天而降,直接向着南宮劍的腦袋打去。

與此同時,秦昊雙手掐起了指訣,一道金光閃過,一張符咒憑空出現,向着天空中的黑氣迎去。

“放肆,竟敢在我抓鬼小王爺面前行兇,找死嗎?”劉致澤大喝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右手一揮,一把龍型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正是龍邪神劍。

他一把丟出了手中的龍邪神劍,對着那道黑氣劈了過去。

“噗嗤~”一聲響起,那道黑氣直接被劈散,整座大山再次恢復了平靜。

然而就在這時,在三人頭頂的天空上卻是出現了一個黑氣所形成的屏障把三人包裹在了其中。

“哈哈~這就是道門青少年排行榜的榜首嗎?怎麼實力如此不堪啊?”

一道聲音響在了四周,飄忽不定,讓人無法確定他的方位所在。 “糟糕,是南惡門的人。”秦昊臉色一變,快速的帶着南宮劍向着劉致澤靠去。

“南惡門是什麼鬼?”劉致澤沒有開口,南宮劍反而是開口問了起來,他雖然不是這一行的,但是對這一行卻是有着很大的興趣。

“南惡門是被道門都鄙棄在外的一個門派,平時作惡多端,餐風露宿,茹毛飲血的,是我們道門都看不慣的門派之一,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裏碰上了,大哥,我們怎麼辦?”

秦昊說完就看向了劉致澤,想要劉致澤拿個主意。

只是這時,就見劉致澤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慢悠悠的點了起來,秦昊差點沒噴血,這南惡門的名聲可以說是差到了極點,一個搞不好,可就要喪生於此的,你特麼的還有心情抽菸啊。

“怕什麼?”劉致澤吐出了一個菸圈後繼續道“不過是一羣辣雞而已,有什麼好怕的,澤哥不是在這嗎?”

“666,果然不愧是青少年強者排行榜的榜首,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們就是辣雞,榜首,現在我已經在你們周圍布上陣法了,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就先破了陣吧!”那人繼續說道。

“切,這都是小意思而已,你信不信,澤哥只需要大喊一聲就能破了你這所謂的狗屁陣法?”劉致澤慢悠悠的說道。

“榜首兄,在下還真不信,如若你真喊一聲便破了我的陣法,我直播曰五檔電風扇,哈哈……”那人說話像是在開玩笑似得,很明顯就是不相信劉致澤會有這樣的本事。

“那好,你電風扇準備了,澤哥要開始了。”劉致澤吐出了一個菸圈,把煙夾在手中,就見他看了看四周,嘴皮動了動,也算是在蘊量了,過了一會,劉致澤就直接大叫了起來“大吊和尚。”

“南無阿彌陀佛。”一道聲音響在了整座大山中,與此同時,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從天而降,直接拍在了地面上。

“砰~”天空中那層黑色的屏障直接碎掉,也就在這時,一個和尚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

他光着腦袋,穿着袈裟,而且還是那麼的眼熟,不是大吊和尚又是誰呢?

“臥槽!!大吊和尚。”南宮劍驚呼一聲怪叫道。

“如何?那位直播曰五檔電風扇的,你是要現場直播呢?還是需要澤哥給你開個wifi讓你直播?”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我……臥槽,這大和尚哪來的?”那聲音很震驚,他完全想不到這附近會有一個大和尚出現,更加沒有想到劉致澤真的喊一聲就破掉了自己的陣法,雖然他這算是開掛,但別人至少也做到了。

“他一直都在啊,難道你沒發現嗎?”劉致澤再次抽了一口煙後就把菸頭丟掉了,他面帶微笑看着天空中。

“阿彌陀佛,施主,貧僧法號達掉,不是大吊。”這時,大吊和尚來到了劉致澤三人的面前,他雙手合十再次糾正了劉致澤和南宮劍的叫法。

其實之前劉致澤上山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大吊和尚了,而大吊和尚也見到了劉致澤,原本劉致澤還想要和大吊和尚交談一會的,可是大吊和尚卻是給劉致澤傳音說是這裏有南惡門的人,說是要等一會再出現。

這樣一來的話,劉致澤自然也就沒有意見了,只是劉致澤沒想到暗中那貨竟然還沒發現大吊和尚,這樣一來的話,那自己正好可以調侃一下他。

“隨便啦,現在你不是主角,你閃開點。”劉致澤嘴角揚起,繼續道“喂,那位兄弟,你還在嗎?要不要出來直播啊?”

“來你大爺,劉致澤,我們後會有期。”說完,那人就直接消失不見了。

“草,就這樣走了,一點都沒有信用,說好的直播曰五檔電風扇呢?你妹的。”劉致澤也無語了,原本還以爲真的有好戲看了,結果才發現是個坑。

“大吊和尚?”秦昊看到大吊和尚忍不住靠近觀察了起來,圍着大吊和尚轉了一圈後,秦昊才繼續道“喂,大和尚,你師傅是不是嫌棄你吊不夠大所以給你起的這個法號啊?”

劉致澤:“……”

南宮煌:“……”

達掉和尚:“……”

三人都直接無語了,雖然說,劉致澤南宮劍在第一次聽到大吊和尚法號的時候也有這樣的疑問,但你確定這樣子問好嗎?多特麼尷尬啊。

“施主,重申一遍,是達掉,不是大吊。”大吊和尚滿額頭的黑線,他看了一眼秦昊,又看向了劉致澤,怎麼跟這小子一樣啊,思想都是那麼的齷齪。

“哦拉,大吊和尚,我都懂的。”秦昊滿臉不在乎的笑道,只是當他再次看向大吊和尚的時候,就看見大吊和尚那臉色有些不正常,好像想打人了似得。

秦昊一驚,趕忙躲去劉致澤的身後,他還真怕大吊和尚揍自己,畢竟剛纔大吊和尚的本事他可是見過的。

“別扯犢子了,大吊和尚你來這裏做什麼?”劉致澤問道。

聽見劉致澤說正事了,那大吊和尚才雙手合十,唸了一句阿彌陀佛後,才繼續開口道“貧僧得到消息,這塊地區出現了大量的妖怪,師門派貧僧來查探。”

“大量的妖怪是多少?”劉致澤眉頭一挑的問道。

大吊和尚搖了搖頭,這個他就不知道是多少了,這不正要來查探,結果就碰上了南惡門的人。

“那一起走吧!”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帶頭繼續向着山上走去。

而此刻,在山頂上,正圍着一羣人,爲首的正是周復生,身旁還站着關瞳張伊趙龍還有袁隊長在內的第七科成員。

“老周,如何了?查看出什麼了嗎?”張伊皺着眉頭問道,這個任務是上頭指派的,不然張伊也不想攙和進來。

周復生點了點頭,從地上站了起來,就聽他道“這人是被吸乾了精元而死的。”

“什麼?吸乾了精元?”張伊和第七科的成員震驚的看向了地面上的乾屍,這具乾屍乾癟癟的,又黑漆漆的,看起來有點滲人。

“老周,什麼是精元?”關瞳好奇的問道。

周復生張伊趙龍還有第七科的人同時眉頭一挑,忍不住看向了關瞳,然後又看向了關瞳的下體,一看這小子就是個處男。

“額,簡單的來說呢,就是傳宗接代的種子。”周復生無語的說道。

“額。”關瞳直接無語了,好吧!現在總算是知道什麼叫精元了。 “小娃娃還需要多看點書才行啊。”周復生笑了笑,繼續研究起了地上的乾屍。

關瞳被弄了個大紅臉,看了看張伊又看了看趙龍,只見兩人都憋着笑意,臉部都有些扭曲了。

然而這時,周復生卻是發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卻是一隻螞蟻腿,不過這個螞蟻腿不比其他的小螞蟻,而是有蟑螂的腿那麼大,看起來倒是有些滲人。

周復生抓起那隻螞蟻腿看了看,忽然,他的臉色驟變,道“糟糕,如果我猜的不錯,這裏應該有着一隻螞蟻妖怪纔對,而且看地上的痕跡好像還不只是一隻。”

“額,我們已經知道了。”關瞳張伊趙龍一副生無可戀之色的說道。

“嗯?”周復生一愣,有些疑惑的看了三人一眼,就看到三人臉色有些不正常,道“你們幹什麼?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然而這時,關瞳張伊趙龍卻是身體很僵硬的指了指不遠處,周復生順着三人的手指看去,就看到那邊有着一隻巨大的螞蟻,那隻螞蟻竟然比一個成年人還要大,在那隻巨大的螞蟻面前還有着無數只密密麻麻的小螞蟻。

那些小螞蟻排成一排,數都數不過來,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話,估計會受不了。

“臥槽!!”周復生大罵一聲,整個人都跳了起來,震驚的說道“好……好大的螞蟻啊。”

“放肆~這是我們蟻后,你們這些無知的凡人休得放肆。”這時,在那一羣密密麻麻的螞蟻面前有一隻草蜢那麼大的螞蟻竟然開口說起了人話。

“我靠!!會說話的螞蟻。”關瞳張伊趙龍三人被嚇的後退了兩步,震驚的看着這一幕。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很有招 “你們這些無知的凡人,我乃蟻將軍是也。”那草蜢大的螞蟻傲氣的說道,好像是將軍一詞讓他高了別人一等似得。

“嗯?”這時,那隻巨大的螞蟻輕哼一聲,那蟻將軍立刻散開,就聽那巨大的蟻后道“沒想到昨天沒有吃飽今天又來了這麼多的大餐,正好,今天可以飽餐一頓了。”

那蟻后說完,就見她身形一閃,那原本螞蟻的形態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妙齡少女,精緻的五官,粉嫩的臉龐,她身穿青色長紗裙,那白皙嫩滑的長腿踩在地上。

這一幕卻是讓周復生幾人都看的有些驚呆了,特別是那青色長紗裙內什麼都沒穿。

那兩個高聳入雲的饅頭上還有這兩顆葡萄,那長紗裙內也是若隱若現的,仔細看的話,那輕紗裙就相當於什麼都沒穿似得。

我靠!!好誘人啊。

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四人看的眼睛都有些發直了,剛剛還是那麼恐怖的螻蟻,此刻卻是變成了一個妙齡少女,這反差也忒大了點吧!

“哼,無知的男人,快來跪倒在本後的裙下吧!”蟻后輕哼一聲,那憤怒的臉龐上盡是誘惑之色,再加上一陣微風吹過,那輕紗裙被吹起,哪怕是周復生都有點感覺了。

“好……好美。”張伊一臉的沉醉之色,眯起了眼睛,雙腿不受控制似得慢慢的向着蟻后靠去,與此同時,一旁的關瞳和第七科成員也是如此。

“喂~你們幹嘛?”唯有趙龍保持清醒,他見到關瞳和張伊的樣子,當即扯住了兩人的手臂,畢竟趙龍身爲殺手,無論對什麼事情都已經看淡了。

“糟了。”這時,周復生一把睜開了眼睛,他剛剛也差點着道了,還好,他的年紀擺在這,對這個已經麻木了,並沒有這麼大的興趣了,他當即從口袋內掏出了兩張符咒。

一甩手,那兩張符咒就燒了起來,緊接着,他伸出了右手,翹起了食指和中指,放在自己的額頭上,念起了咒語。

“急急如律令,去!!”周復生大喝一聲,手中的符咒直接化作灰塵,掉落在了地上,與此同時,張伊關瞳和第七科衆人的眼睛也是一瞬間就睜開了,兩人恢復了清醒。

“我剛纔怎麼了?”張伊摸了摸自己的身體震驚的說道。

一旁的關瞳也是如此,一臉懵逼的看着周復生,他剛剛也被迷住了,失去了意識,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周復生陰沉着臉,看向了那滿身魅惑之力的蟻后,沉聲說道“你們剛纔被她迷住了。”

“什麼?”關瞳張伊擡起頭,剛想要說話,這時,就聽周復生道“你們定力不夠,不要看她,否則最容易着道的。”

聽聞周復生的話,關瞳張伊還能說什麼呢?只能低下了頭,不敢再看了。

“袁隊長,帶着他們閉上眼睛。”張伊對着第七科的衆人說道。

“是,局長。”第七科衆人臉色難看的閉上了眼睛,他們剛纔都中招了,還好周復生把他們都給喚醒了。

“喲,原來是個老道士啊,只是你修爲這麼低,卻能擋住我的魅惑,看來你定力不錯。”蟻后輕笑一聲,伸出了白皙如雪的手臂,那芊細的手指頭對着周復生勾了勾,只是周復生卻當作沒有看到似得。

“九品抓鬼師竟然能夠抵擋本後的誘惑,老道士,你很不錯。”蟻后笑的花枝招展的,那一舉一動都帶着無比的誘惑,如果不是周復生心有餘而力不足,否則真的就上了。

“廢話少說,蟻后,我人間與妖族和平百年,你爲何要破壞人妖兩界的安定而胡亂殺生?”周復生義正嚴詞的說道。

“老道士,妖族可不止是我螻蟻一族來到人間,而且你所謂的胡亂殺生更是大錯特錯,本後只是在幫助人間處理一些心術不正的人而已。”蟻后輕笑着說道,完全沒有把周復生給她的高帽子放在眼中。

周復生其實也明白,這蟻后這般的誘惑,相信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會有反應的,而她所謂的心術不正,也正是如此。

現在想來地上那具乾屍也是如此死去的了。

“哼,人間自有人間的法律,豈能容你一介妖物多管閒事。”周復生冷哼一聲氣憤的說道。

“老道士,給你道門面子本後纔沒去城市大開殺戒,否則,你認爲人間有誰能夠阻礙本後的入侵嗎?”蟻后的臉色冷了下來,她一揮手,那無數只螞蟻紛紛動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周復生一驚,這裏的螞蟻就算沒有千萬也有百萬,如果讓這些螞蟻進城,估計真的會民不聊生了。

“既然蟻后給道門面子,那還請蟻后退去,我改日定當親自謝罪。”周復生繼續說道。

“哼,一介九品抓鬼師,真當本後怕你?”蟻后怒喝一聲,一擡手,一股黑氣從她那白裏透紅的手掌內飛了出來,直接向着周復生而去。

周復生臉色大變,他一把掏出了數張符咒,直接捏起了咒語,那數張符咒燃燒了起來,向着蟻后所發出的黑氣而去。

“砰~”的一聲響起,整座大山都跟着震動了起來。 “噗嗤~”周復生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那些燃燒的符咒直接化成了飛灰消失不見了,緊接着,周復生因爲這股強力而直接倒飛了起來。

關瞳張伊趙龍以及第七科衆人在這股爆炸後全部發出了一聲慘叫,那強大的力量直接讓他們噴出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哈哈……小小的九品抓鬼師也敢攔本後,真是不自量力。”蟻后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她就是在笑周復生不自量力,竟然還妄圖阻攔自己的法術。

“臥槽!!老周,你沒事吧?”關瞳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當即去到了周復生的面前,就見周復生的嘴角都溢出了鮮血,那蒼老的臉龐更加難看了。

“蟻后的實力在七品老妖,以我如今的實力是對付不了她的,待會我想辦法拖出她,你們趁機逃跑。”周復生艱難的說道。

七品老妖也就相當於七品抓鬼師了,畢竟周復生的實力只有九品,他對付不了蟻后也是很正常的。

“什麼?”關瞳張伊趙龍和第七科的衆人一驚,周復生這是要拿自己的性命去給自己幾人開路了,他們一時間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不行,老周,你堅持住,相信少爺就要來了,只要少爺來了,我們就安全了。”關瞳陰沉着臉,他可不想要周復生死在這裏,所以也只能安慰起周復生。

“也不知道少爺能不能趕得上,如果他來晚了,你們恐怕就會變成他一樣了。”周復生指了指一旁的乾屍說道。

很明顯,如果劉致澤沒有在蟻后下手前趕到的話,關瞳他們這些年輕人是必死無疑的,而且還會變成乾屍,至於周復生的話,估計就會被那數以千萬的螻蟻給吞噬了。

“哼~一羣無知的人類,竟敢阻攔我蟻后,你們真是該死。”那隻草蜢大的蟻將軍哼了一聲,好像是在拍蟻后的馬屁似得。

“只要有我在,你們就休想傷害他們。”周復生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還是在關瞳的攙扶下才爬起來的。

“老周,我們愛你。”關瞳一行人很是感動,他們也沒想到周復生竟然這麼夠義氣。

“既然如此,老道士,那你就先去死吧!”蟻后輕笑一聲,完全沒有把周復生放在眼裏,她隨手一揮,一道黑氣從她手中飛了出來向着周復生而去。

與此同時,周復生再次甩出了一把寫滿了符文的符咒,念道“天清地明,道祖有靈,賜我神力,斬妖除魔,急急如律令。”

那些符咒被甩出去後原本是向着地上落去的,然而就在這時,那些符咒卻是全部飛了起來,一張貼着一張,同時向着那道黑氣而去。

“轟隆隆~”山頂再次顫抖了一下,兩股力量相互碰撞,發出了一聲巨響。

“阿彌陀佛。”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天而降,傳入了在場人的耳中,緊接着,就看見一竄佛珠散發着金光從遠處飛來,直接向着那蟻后而去。

“砰~”的一聲響起,蟻后被打的直接後退了好幾步,這才停住了身形,而對面,周復生也是徹底的沒有了力量,癱倒在地。

“什麼人?”蟻后驚叫道,看向了四周。

這時,就看見山路上正緩緩的走來了四人,兩個少年一個青年還有一個大光頭和尚。

而帶頭的則是一個很帥氣的青年,此刻他正叼着一支菸,哼着歌,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他不是劉致澤又是誰呢?

“少爺。”見到劉致澤,那癱倒在地的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幾人都驚叫了起來,劉致澤來了,也就證明他們已經沒有了生命危險,至少在他們看來是這樣子的。

“前輩。”而在第七科那羣人中,也有一個青年大叫了起來,他正是寧開,而在寧開身旁則是何齊,不過何齊就沒有那麼好的臉色了。

在他看來,劉致澤年齡那麼小,就算比自己強大又怎麼樣?自己是不可能叫他前輩的。

劉致澤帶着一行人慢慢的靠近,一開始離的遠他們還沒發現,等到他們靠近之後,纔看到地面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螞蟻,實在是恐怖啊。

“臥槽!!好多螞蟻啊,澤哥。”南宮劍驚呼一聲說道。

“澤哥知道。”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劉致澤撇了他一眼,靠在一棵樹上,看着前方的一幕,吐出了一個眼圈後這才繼續道“這位姑娘,你過分了啊,他們可都是我的人,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嘛。”

“你又是什麼人?”蟻后臉色難看的說道,她又心悸的看了一眼大吊和尚,剛纔的佛珠正是他發出來的,一招就能把自己逼退,這個和尚很強大。

“我呀,先自我介紹下,本人姓劉,名致澤,人稱澤哥,外號小王爺,美女,你又是誰? 重回八一:長嫂的奮鬥 有男朋友了嗎?”劉致澤毫不搖碧蓮的笑道。

我曰!!聽到劉致澤的話,遠處的關瞳張伊趙龍一行人差點沒噴血,這特麼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泡妞。

不過在劉致澤身旁的秦昊倒是滿臉崇拜的看着劉致澤,激動的叫道“大哥,你可真是我輩之楷模啊,古有許仙曰蛇,後有寧採臣曰鬼,沒想到如今大哥你竟然想要曰螞蟻。”

“臥槽!!啥玩意?”劉致澤一驚,差點沒有咬到舌頭,他還真沒有聽懂秦昊這話是什麼意思。

“少爺,她就是這羣螞蟻的領頭,叫蟻后。”關瞳在遠處苦笑一聲的說道。

我曰!!劉致澤差點噴血,特麼的,這位所謂的姑娘是一隻螞蟻啊?特麼的,既然是螞蟻那變的這麼漂亮幹球啊,這下可就有些尷尬了。

“放肆,什麼叫螞蟻?我們是螻蟻。”那蟻將軍糾正關瞳的叫法。

“我靠!!會說人話的螻蟻,不過,澤哥想問問螻蟻和螞蟻有區別嗎?”劉致澤好奇的看向了大吊和尚,只是大吊和尚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依然是雙手合十念着咒語。

草,這貨成神經了吧!

“大哥,沒想到你還有曰螞蟻的嗜好,大哥,我想求你件事,等你辦事的時候能不能讓我參觀一下,我好學習。”秦昊眼中冒着星星,滿臉的崇拜之色。

“阿打~滾犢子。”劉致澤二話沒說,一拳頭直接打了出去,秦昊的鼻子頓時流出了鮮血。 “哼,廢話少說,本後管你是什麼王爺,既然今天你們都來了,那本後就要一次性吃個飽,螻蟻軍團聽令,給本後抓住他們。”蟻后冷哼一聲,直接指揮着地上的螞蟻軍團向着在場的人而去。

那一羣羣的螞蟻又多又小的,看着都滲人,南宮劍更是害怕的躲在了劉致澤的身後。

“大吊和尚,交給你了,上吧。”劉致澤嘿嘿一笑,拍了拍達掉和尚的肩膀,直接就把達掉和尚給推了出去。

那達掉和尚原本還在念經,忽然被劉致澤推了出來,他忍不住瞪了劉致澤一眼,只是等他剛剛轉過頭去就看到那螻蟻軍團已經來到身前了。

他的臉色頓時大變,手中掐起了佛珠,散發出了金光,道“阿彌陀佛,正所謂螻蟻尚且偷生,貧僧身爲佛家人,自然不可能殺生。”

說完後,大吊和尚一溜煙的就跑到了劉致澤的身後躲了起來。

我曰!!看到這一幕,劉致澤秦昊和南宮劍都想罵娘了,特麼的,這時候你想起自己是佛家人了,上次吃豬蹄的時候你可沒有把自己當成佛家人來看待。

“少爺,救命,啊~”忽然,一聲慘叫響起,擡頭看去,就看到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和第七科的人已經在抓螞蟻了,那些螞蟻都已經爬上他們的身體了。

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始終還是要自己出手,就見劉致澤右手一伸一握,整個地面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

就聽劉致澤淡淡的說道“離字,火龍術。”

隨着劉致澤話語一落,在他們面前,一道火光閃過,形成了一個圈,把那些螞蟻全部包裹在了其中,而那些螞蟻因爲碰到火,則是全部停止了行動,那原本排列整齊的隊伍,在這一刻也是全部分散了。

螞蟻怕火,這是衆所周知的,所以劉致澤才用火來攻擊。

緊接着,劉致澤再次一揮手,那些火就向着周復生一羣人那去了,當週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和第七科成員被火包裹住之後,那些螞蟻也就慢慢的從身上掉落了下來,他們這纔得到瞭解脫。

三人一起趕到公司,張副總已經在大門口迎接了。

Previous article

利刃在許曜上方懸挂了一會後,猛地向下刺來,在即將要刺穿許曜體內時,再次碰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