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就當單雄信拿着他的金頂棗陽槊,快要離開這裏之時。

一道格外冰冷的聲音卻響徹在了這縣府大堂之內。

“坑殺敵軍兩千多軍士?我看誰敢!”

聽聞這道聲音,陸晨立即就憤怒的朝着聲音來源的方向看了過去。

然而陸晨他這一看,卻是直接就把他自己給愣住了。

只見在縣府大堂的入口之上,正有着一位穿着一身錦繡華貴衣裳的女子,慢步的朝着陸晨這裏走來。

她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憤怒,並且她的憤怒,似乎比起陸晨的憤怒還要更甚!

“參見小姐!”

“參見小姐!”

……

一道道恭敬的喊聲隨即響起,甚至就是連單雄信,他此刻也是十分恭敬的喊了一聲。

因爲前來的這位女子,正是陸晨的姐姐——陸薇!

“姐,你怎麼來了……”

終於,陸晨從發愣的狀態走了出來,還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臉出來說道。

“你閉嘴!”

然而此次,陸薇卻是根本不給陸晨說話的機會,並且直接還讓陸晨閉上了嘴。

“其餘人等,全部退下吧。”

冰冷的聲音再次響徹全場,而聽到這句命令的人卻是開始有些猶豫了起來。

“這個命令到底該不該聽啊,眼前的這位可是主公的親姐姐啊。”

“主公現在可就在這裏啊,如果我們去聽小姐的話,而不去聽主公的話,那麼主公會不會對我們發怒啊?”

……


曹烈和那幾位靈武境級別的軍侯,一時竟然都開始猶豫了起來,不知該如何做出選擇。


“諾!”

而這時,一聲大喊之聲卻是突然響起。

衆人連忙看去,只見單雄信竟然直接就走出了這縣府大堂。想不到,第一個作爲開頭領命的人居然會是他。

不過衆人的反應,也很是迅速。既然單雄信都領命出去了,那他們還呆在這裏幹嘛?乖乖接受主公和小姐的怒火嗎?

“主公,恕我等暫且告辭!”

一衆靈武境強者們當即就一一報聲道,隨後就以着很快的速度,頭也不回的退了下去。

而這時,在這縣府大堂之內,也只有着陸晨和陸薇兩人了,他們此刻也都是互相沉默的看向了對方。

“姐,我……”

陸晨率先打破了沉默,開口說道。

“啪!!!”

然而這時的陸薇,卻是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陸晨的臉上。

陸薇不過只是一個沒有修煉過的普通女子而已,她的一巴掌是根本不可能對擁有着靈武境四重境界的陸晨造成傷害的。


但是這次卻不一樣。

陸晨的臉上竟是感覺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因爲他一點也沒有動用自己的修爲,去化解這一巴掌的力量。

“晨兒,你變了,你真的變了。以前的你是沒有這麼重的殺心和野心的,你到底還是不是以前的你?或者說,以前的那個你已經是死了?”

陸薇雖然狠狠的打了陸晨一巴掌,但是哭起來的卻是她自己。

她此刻哭的就彷彿一個剛剛失去至親的女子一般。

在她的回憶之中,自從那一日他們居住的那個村莊,在走進一隊黑甲軍士徵兵之後,陸晨就開始慢慢的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可是即使陸晨變了,可是她也還是陸晨的姐姐。陸晨以前所做的一些事,雖然是有着一些殺戮,但她也絕不會前來阻止陸晨的。

因爲那些人在她看來,就該殺!

但今日的事情,她這個做姐姐的卻不得不站出來了。

陸晨要殺兩千多已經投降了的軍士?這已經讓陸薇以往對陸晨的認知,都開始有些模糊了。

“陸薇姐,我……”

看着痛哭着的陸薇,陸晨心中的怒火也是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就彷彿一個即將要掉入火海之中的人,被人撈了起來,又丟掉了冰山一般。

現在陸晨整個人,都是變得冷靜了下來。

“我變了嗎?”

“我承認,這些天來,我的隊伍的確是一步步龐大了起來,我自己的野心也是隨之增長了。”

近身狂兵 可是隨之增長的,難道只有我的野心嗎?”

陸晨心中默默唸道。擁有着龐大隊伍和強大實力的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捫心自問。

“是了,隨之增長的不僅是野心而已。還有我對那些弱者的看法,我也是把他們都給看輕了……”

這時,陸晨也終於明白了過來。

他之前一聲令下,就想要除掉兩千多已經投降了的軍士,可是一點也沒有想過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呼——”

終於,陸晨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並且隨後,他還伸出了右手,輕輕的幫着陸薇擦拭着臉上的淚水。

“妙才如今已然沉睡,就是我現在把那些投降的敵軍全給殺了,一時半會兒,妙才也是醒不過來了……”

陸晨嘴邊輕聲的說道,這個時候,他的眼睛也是逐漸的清澈了起來,就彷彿孩童的雙眼一般。

“累了,累了,今天真是累了。城內一切事務就暫時交給單雄信他們處理吧,等明日我再來好好查看這些事務。”


此刻,陸晨臉上也是浮現出了絲絲笑意,他也是故意露出笑容來,好讓陸薇姐不要太難過的。


“嗯。”

看着這樣的陸晨,陸薇也是輕點了點頭。現在的陸晨纔是她所喜愛的那個弟弟啊。

……

戰後的清平縣城,已經逐漸的恢復了平靜。

不過在這平靜之下,卻是有着不少的百姓都開始有些疑慮了起來。

畢竟如今清平縣城的主人已換,想要繼續像以前那樣在城中生存下去,也是不知道可以不可以的。

縣城街道之上。

“東南西北每一城門,都至少需要兩百軍士和一位軍侯守候。至於那些投降的軍士,暫且就由曹烈你帶軍看守着。”

“那些縣府之上所收得的財物,就先給主公保存起來,明日再給主公說。你等記住,今日不要再去打攪主公了。”

此刻,單雄信他正帶着一衆軍侯在街道上走着。並且他一邊走着,一邊也在對着這些將士下達了命令。

“我等謹記,將軍還請放心。”

在單雄信說完之後,他身邊的那些軍侯就連忙的答應了下來。

之前攻城的時候,單雄信那樣的無敵之姿,可是真的讓他們這些靈武境強者已經心服口服了。

“嗯,走吧。今日我們就先好好的逛逛這清平縣城。”

單雄信輕輕點頭說道。剛剛打了一場硬戰的他,此刻也是想稍微放鬆一下的。

不過雖然是放鬆,但單雄信也還是沒有忘記自己先前的失誤。因爲之前要不是他大意了,也許夏侯淵就不會陷入沉睡了,而主公也更不會如此憤怒了。

“這種事情,只許發生這一次!”

一想到這,單雄信就猛然的捏緊住了雙手。

他身上的那股蒼涼氣息也是隨之慢慢的散發而出,讓得他身旁的那些軍侯,都開始有些微微驚顫了。

清平縣城如今已被陸晨打下,而這個消息也是自然而然的很快就傳了出去。

畢竟像攻城這樣偌大的事情,造成的動靜可不是一般的大,離着這裏近些的人,自然也是十分清楚這裏發生的事。

而清平縣周邊的數縣之地,也是開始對清平縣這裏警惕了起來,都已經派出了探子前來打聽消息。

不過總體來說,今日的攻城之戰結束後,清平縣城這裏還是十分平靜的,平靜得讓百姓們都感覺有些不太真實。

……

直到第二日,初陽升起之時。

城內的百姓們在經過一夜,都沒有被那些新佔領這裏的軍士給騷擾的情況之下,他們的內心也才慢慢的安定了下來。

而在這時,縣府大堂之內。

“去把雄信叫來吧。還有那些城內一切的重要事務也給我報上來吧。”

一道略微有些疲倦的聲音,也是在這裏響徹了起來。而這道聲音的主人,也正是出自於陸晨之口。

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守候在縣府大堂之外的幾位荊州步甲,立即就領命下去叫他們了。

而此刻,陸晨也是慢慢的打了一個哈欠,一副睏意十足的樣子。

昨日陸晨說是要好好休息,但實際上卻並沒有休息。他反而還修煉了幾乎整整一天,中途只是簡單的休息幾刻鐘而已。

蝶證︰鬼美人殺人事件 ,剛剛經過那等之事,他已經是根本無法入眠了。

那既然無法入眠,還不如就好好的修煉,以此來平定自己的內心。

“主公!”

沒過多久,一道恭敬的大喊聲就傳進了大堂之內,隨後一身銀甲的單雄信也是出現在了陸晨的面前。

“主公你昨日的命令……”

看着眼前的陸晨,單雄信頓時就有些欲言又止了。

“雄信啊,昨日我確實是有些被憤怒衝破頭腦了,不過今日的我早也沒有什麼大礙了,已經恢復如初了。”




從楊懷的反應來看,他應該還不知道昨天襲擊自己的是噬魂蟲。現在噬魂蟲在林東的命令下依舊呆在楊懷的身上,所以楊懷的一舉一動都在林東的監視之內。

Previous article

「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