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水火不容的兩邊,都喜歡他……

奇怪不奇怪?

這就是命!

他是文官一脈,

和忠順王一脈的文官們,從起不齷齪,不過分親近,但也不疏遠,以禮相待。

那些文官們,也很喜愛這個士林出身,頗有文采的同類,因其溫良謙恭的性格,甚至都不曾逼迫過他做些激烈的事,比如大家一起彈劾某三孫子和昏君……

一般而言,這邊喜歡的人,隆正帝就絕不該喜歡纔是。

不,隆正帝非但喜歡這個傢伙,而且還非常喜歡!

因爲張廷玉從不參與黨爭,踏踏實實,本本分分的當差辦事。

且沒有任何貪贓枉法的事發生過,官場上的三節兩壽,他也收,但超過一百兩銀子外的,他絕不收。

他給上官送禮,也多是他自己寫一副字,或者畫一副畫。

還別說,他的上官竟然不嫌寒酸,還當成重禮……

這樣的人,簡直太對隆正帝的脾性了。

在他看來,這等幹吏,清廉,有底線,又不迂腐。

穩重,踏實,本分,不結黨營私,可謂忠誠!

這妥妥的是臣子典範,名臣苗子啊。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因此,隆正帝對張廷玉,可謂是百般呵護!

不僅隆正帝,連太上皇閉關之前也多有讚賞。

別看隆正帝和賈環時不時密謀一下,關係也很親近。

但這種親近,類似於私人感情,親情的親近。

而隆正帝對張廷玉,則是一種“愛卿可當大任”的信任的親近。

賈環打個王侯世子,打個方衝李武等人,一點問題沒有。

紈絝衙內,小兒行徑!

可賈環要是敢動張廷玉一指頭,隆正帝估計真能親手打他一千大板!

由此而知,張廷玉地位之超然。

因此,他絕不會巴結賈環,不需要……

而以他溫謙的性格,也不會譏諷賈環。

那他這個雖然隱晦但清晰存在的眼神,是爲什麼呢?

直到走下樓,賈環也摸不着頭腦,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索性也就不再去想,也沒功夫去想了……

因爲當他帶人走下二樓時,迎接他的,是所有人齊刷刷看來的目光。

賈環納悶兒,他們都看他作甚?

就在這時,二樓穹頂上,忽然傳來了一道悲憤的聲音:“馬相,您爲何不……”

但只傳來一聲,聲音就斷了。

隨即,一道明顯蒼老許多的聲音響起:“文會繼續,用這些士林清流的文章詩詞們,來滌盪掉稍許的戾氣和無所謂的小兒頑鬧吧。”

賈環聞聲,仰着頭看着樓頂上,那個漏斗一樣的傢伙什兒,不僅如此,中間還有一根銅管從天而降,貫穿整個二樓,通往了一樓……

賈環這才反應過來,敢情,三樓的一舉一動,都被擴散到下面兩層樓了。

他竟當了回男主播!!

唔,這就好理解,那些人看向他的各種目光了。

有崇拜的,有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有淡漠的,有憤怒的……

還有些,目光一直打量着侯燁手中那個紫漆木盒的。

賈環看着齊國公府的陳昊,治國公府的馬強還有繕國公府的石卓三人,不住的對他擠眉弄眼。

他哈哈一笑,道:“我還不知道,你們竟然能聽現場直播!”

三人雖然沒聽過這個詞,可顧名思義也能明白,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老三,不止我們和樓下,連外面都能聽到你寧侯的威風呢!哈哈哈!了不得!”

齊國公府的陳昊拍桌子笑道。

繕國公府的石卓關注點不大同,他看着侯燁手中的紫漆木盒,感慨道:“環哥兒,勳貴圈子裏都說你是小財神,能點石爲金,哥哥以前還不服,今日一聞,是不得不服啊!

只是……你也別隻帶着牛奔那一夥子發財,什麼時候,也帶着哥哥們一起分潤一點?

咱們雖然不是武人,沒有掌軍了,可論起關係親近,也不比鎮國公府差啊,是不是?”

“就是就是……”

治國公府的馬強聞言眼睛一亮,附和道:“卓哥兒說的極是,環哥兒,咱們八家原本同氣連枝,你可不能有遠近之分哪!”

賈環聞言哈哈笑道:“哥哥們放心,以後再有發財的點子,一定招呼上哥哥們,絕不會厚此薄彼!”

陳昊三人聞言,這才滿意的遙遙舉杯,意思爲說定了!

賈環又和其他世家子弟們說笑了番,這些子弟們雖然也都想開口,求賈環發財帶他們一股。

可他們有自知之明,衙內圈的等級規矩,甚至比官場更爲森嚴。

不在那個圈子裏,最好免開尊口,以免壞了規矩,成爲笑柄,連以前的圈子也混不下去了。

最後,又瞥了眼許多對他冷眼相看,眼中滿是憤懣之色的士子們,賈環冷笑了聲。

想來,這些多是楊妙兒或者小福的擁泵們。

賈環卻絲毫不在意。

這個世界上,如果還有什麼比窯姐兒的褲腰帶更鬆垮的東西,那一定就是文人的風骨!

別看這些人現在這般對他怒目相視,可如果賈環放話要招幕僚,並開出條件,三年後引薦給隆正帝認識認識,這裏面至少有一大半的文人,立刻跪舔他!

崖山之後無中國,說的,並不是血統,而是讀書人的脊樑。

自此之後,雖然每朝還是會偶爾閃現出幾個極耀眼的風骨文人出來,但相比於浩浩大勢,卻已是無力迴天!

因此,賈環根本不在乎這些人的看法。

因爲大秦祖制,除卻軍人不得干政是死線外,還有一條相對的禁忌。

文臣不得插手軍國大事。

他們對軍方最大的控制,就是軍隊的預算,軍糧的供給,以及地方官對當地駐軍的監視……

除此之外,並無他們能插手的地方。

至於名聲,在文官中頂着一個臭名聲,對賈環而言是好是壞,還真不好說……

因此,對於這些人的憤怒,賈環只還以一冷漠譏諷的笑容,隨即,就召喚一羣對他充滿崇拜的五城兵馬司兵卒,一起下樓。

一樓大堂上,烏遠和韓家兄弟並一羣兵卒侯在大堂空地處。

賈蘭和賈菌兩人也在,看樣子,賈菌還在不停埋怨着什麼,賈蘭則有些無奈的說着什麼。

賈環先環視了一圈,和二樓情況差不多。

不過敢當面怒視他的士子名士,又少了許多。

шшш• тт kдn• c○

賈環哂然,然後走到韓大等人那處,韓大先對賈環微微搖頭,示意無事。

賈環纔看向兩個小傢伙,道:“怎麼了?”

賈蘭忙賠笑道:“三叔,沒事……”

賈菌卻不服氣道:“三叔,之前有人聽了你在上面的話後罵你,我要去捶他,可蘭哥兒不讓!”

賈環聞言,順着賈菌憤憤的目光看去,只見一十八.九歲的士子,衣着普通,面色蒼白,但卻強撐着不倒,眼神和賈環對視着。

賈環見狀,呵呵一笑,回過頭看向賈蘭,道:“蘭哥兒,你膽子還這麼小?”

“就是!”

賈菌一邊說,一邊躍躍欲試,好像只等賈環開口,他就去將那個敢罵賈環的人狠狠捶一頓!

賈蘭面色漲紅,看着賈環道:“三叔,侄兒不是害怕。”

賈環道:“那你怎麼回事?別人罵我你也不管?”

賈蘭搖頭道:“不是……是侄兒以爲,沒必要。”

“怎麼說?”

賈環聞言眉尖一挑,問道。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賈蘭猶豫了下,道:“三叔,侄兒以爲,咱們這樣的人家,還有三叔這樣的身份,沒必要和一普通書生計較什麼。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贊三叔大英雄的人很多,自然就少不了罵的。

若只有讚的,沒有罵的,反而不好……”

此言一出,別說賈環眼睛一亮,就連烏遠和韓家兄弟三人都頗爲驚詫的看着這個小小人兒。

賈環忽然哈哈大笑出聲,揉了揉眉頭緊皺思考的賈蘭,笑道:“行了,能想到這一步就夠了,別再多想了。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

三叔還想你能活到老,然後保護家族呢!”

一旁的賈菌也不傻,聽這口風,好像還是賈蘭做對了?

他悻悻的低下頭,鬧不明白……

賈環道:“菌哥兒,有不明白的,回去後再問蘭哥兒,以後,你多聽他的,明白了嗎?”

賈菌聞言,忙擡頭,小臉兒堆笑的看向賈環,道:“三叔,侄兒明白了。我剛纔也就抱怨了下,其實還是聽蘭哥兒的呢!侄兒知道,他好像比侄兒聰明一點點!”

“哈哈哈!”

賈環聞言又一大笑,也揉了揉他的腦瓜,方纔對韓大道:“收隊!”

“喏!”

……

大明宮,紫宸書房。

隆正帝將手中的紙卷丟在御案上,面色明顯有些不對勁,似動容感動……

口中卻冷哼了聲,道:“自作聰明,朕用他多此一舉嗎?那起子奸佞賊臣,想奪功逼朕,那就來啊!朕何懼之有?

偏他……哼,自以爲聰明,行此一舉,卻只能招來滾滾罵名。

金牌萌妻:豪門迫婚365天 朕倒想看看,等朕之後,哪個來護着他……”

鄔先生聞言,看着隆正帝動容的臉色,呵呵笑道:“寧侯能如此敬忠於陛下,陛下自然就能保他一世富貴。他小小年紀,還剛受了陛下的……

也難爲他了!”

“鄔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朕虧待他了嗎?”

隆正帝明顯不滿意道,u看書(wwwukansu.cm)細眉皺起。

鄔先生哈哈大笑道:“非也非也,若陛下真虧待了寧侯,他也不會如此……如此忠君護君了!

只是……到底還是難得啊!

不惜讓那邊把火力都集中到他身上,好讓那邊放棄對陛下的阻難……”

隆正帝聞言,眼角微微一動,而後輕輕一哼,道:“不過是異想天開罷了,那邊又不是他一樣的頑劣小兒,爲了爭一時之長短,就放棄了他們的‘大計’!

看看那邊吧,一個比一個沉得住氣,有馬齊在,別人連搭理他的功夫都沒有。

不過白費一口氣罷了。

只是,卻也難得他有此忠心,朕心領了……”語氣,微微感慨。

……

(未完待續。)<!–flagwsg–> 逸雲居正門前,韓大等人將隊伍整齊後,靜候賈環訓話。

樓前兩側,滿滿當當都是人。

看向賈環的目光,也如同樓內衆人一般,多是怒目相視,偶爾也有些崇拜的……

但不管何種眼神,都沒人敢出聲討伐無道匪軍!

連那些頂了天的大人物們都一言不發,他們又如何敢強出頭呢……

縱然有幾個不諳世事的愣頭青富家子,想爲他們心儀的偶像出口氣,卻都被身邊的長隨死死按住,不讓他們作死招禍……

賈環站在逸雲居正門前的石階高臺上,他身後站着烏遠,身旁站着賈蘭和賈菌哥倆兒。

在韓大等人整隊時,賈蘭數次欲言又止的看着賈環,想說什麼,可也許是因爲顧忌到時間地點不對,所以一直沒敢開口。

賈環發現了後,便問道:“蘭哥兒,有甚話說,趕緊說。都學會逛窯子了,還忸怩作態?”

賈蘭聞言,面色陡然漲紅。

周圍人羣裏,不知何處,響起一陣鬨笑聲。

賈環清冷的目光掃過去,頓時安靜下來。

傾城妖姬戀上我 他說的賈蘭笑的賈蘭,卻不會允許其他人去說笑……

衆人也發現了這點,便一起無聲的看着這個飛揚跋扈的少年權貴,想看看他還能如何無法無天!

也許是被那一陣鬨笑刺激了,

賈蘭鼓足勇氣,看着賈環問道:“三叔,咱家裏缺銀子嗎?”

賈環聞言一怔,隨即笑道:“咱家的銀子都快沒地兒放了,缺什麼銀子?

怎地,你想問三叔借銀子,替剛纔你身邊那位小娘贖身嗎?”

“噗嗤!”

外人不敢笑,賈菌卻忍不住噴笑出聲。

賈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後羞紅臉,搖搖頭,道:“不是,三叔,侄兒就想問,如果咱家裏不缺銀子,那三叔爲何……爲何……”

在賈環淡淡的目光下,賈蘭終究沒有勇氣將話問完。

賈環呵呵一笑,道:“你是想問,三叔爲何會行此手段,搜刮銀子嗎?”

賈蘭不知是想到了什麼,面色忽然一變,垂下腦袋甕聲道:“侄兒不敢。”

賈環皺眉,淡淡道:“擡起頭說話。”

陳浩神祕笑道:“不存在的,手足被捆綁,完全無法反抗,這都沒轍,那就是它天生法師命了。”

Previous article

走到唐彥駿身邊時,他腳步一頓背對著唐震天說道,「從小,您就教我們要公私分明,要對的起天地良心,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可是您呢?今日您的決定真的是讓我失望透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