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大,城外的動靜是不是你搞出來的?我們這邊以爲魔狼進攻,封閉城門幾個小時了。”盛雲緊張的說。

剛纔直接跳過城牆,完全沒有注意到城牆上那些戒備的士兵,況且如果魔狼進攻,但靠着這些人類士兵,怎麼會是魔狼的對手,防禦形同虛設。

龍璇微感驚訝,眼光閃爍不停,半響之後,姍姍道:“呵呵,剛纔跟麗娜的父親切磋切磋。”由於戰鬥過於激烈搞到康麥斯城封閉,也是出乎龍璇的意料。

青兒從後面衝出來,一臉的興奮:“旋哥,你沒事吧?是不是把那個傢伙打敗了?”

那個傢伙?要是自己說也沒問題,要是其他人說了,以德里羅的性格,肯定少不了一番折騰。


醉仙葫 :“可以說贏了也可以說輸了。”


青兒一愣,隨即有些奇怪的看着,還想不懂是什麼意思的時候,龍璇的聲音淡淡的說道:“剛開始的時候是我贏了,但到最後那老傢伙突破了,達到了人級,那就不是我能對抗的。”

走到椅子邊,一屁股的坐下,將今天切磋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就連大陸的強者等級都說了出來。畢竟這些是龍璇最親密的人,告訴他們也沒什麼。

雖然,他們沒輸贏,但是德里羅到今天才突破就可以說明他是聖級上位巔峯,處於瓶頸狀態,在自己沒有使用龍之翼第一層分身技能的情況下就能輕鬆的勝出,看來聖級之下第一這個名頭,非龍璇莫屬。

至於人級,在其手中應該能保住性命。

聞言,維浦的一張眼睛再次發出光芒,撲到龍璇的身邊:“老大,你跟他打一場就能讓其晉級,不如你一天都跟我打一場好不好?”

被這句話逗得一樂:“你想晉級?”

這次不單是維浦,就連其餘的都連連點頭。

“好啊,那從明天開始就先鍛鍊身體吧,到時上路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負重跑步,那樣就可以了。”龍璇笑咪咪的道,全然不顧那些越來越蒼白的面孔。

“呵呵,我看,我本來就是魔法師嘛,你們那些戰士,好像不適合。”青兒乾笑兩聲,趕緊跑開了。

衆人一陣鄙夷,可沒想到他們的熱情還真高,沒辦法,特別是女孩子,聽到能擁有永恆的生命,男士聽到凌空飛行,決定要堅持,最後在威逼衆人威逼之下,青兒無奈的就範。

“旋,我們在康麥斯城耽誤有些日子了,你看是不是該出發了。”菲菲提醒着他。

“是哦,我們明天出發。”龍璇眯着眼笑道。

菲菲欲言又罷,看見那笑臉,心中泛起了小舟。

忽然心中一動:“那個麗娜是不是來過?”

“恩,來過,不過留下了一封信就跑了,不知道搞什麼?”看來菲菲對這封信有些懷疑。這也難怪,一個與自己相差無幾的女人,而且送來一封信,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是情信。

跟菲菲相處那麼就,一眼就看出了心中疑問,聳了聳肩,將德里羅拜託的事情說了出來,然後打開信件。

果然,是德里羅給他的,要他們護送麗娜到米羅帝國邊境的一個城市,路線剛好與原定相符,事成後每人贈送一些寶貝。經過商討,大家也沒多大意見。

因爲有青兒在,她好像對寶貝這個詞語特別敏感,不過德里羅身爲大陸名望人物,加上麗娜的情報能力,看來就不是普通人家,大家都對着寶物非常感興趣。

清晨,燦爛的耀日,準時的從天邊,緩緩升起,重複着萬年不變的工作,將光芒普照大地,露水在陽光的蒸騰下,化爲霧氣。


行裝準備妥當,一行人行進在大草原之上,回頭看着越來越渺小的康麥斯城,他們終於踏上旅途,不過隊伍增添了一個人。

麗娜,身穿貼身皮甲,雖然沒有了之前的暴露,但是突浮玲瓏的身段還是讓各大雄性動物狂舔下巴,口水吧嗒吧嗒的往地上流。

引得衆女狂扁。

對於麗娜,衆人只知道是大陸十大聖劍士的女兒,地位身份完全不比他們低,其他的事情他們並沒有多問。但奇怪的是,她居然也參加了聖級鍛鍊,堅持要負重跑步,那樣隊伍中就剩下龍璇一個人舒服的躺在馬背上。

原本安華城主準備了九匹駿馬,可惜被衆人拒絕了。

“加快速度,每一百米上跳一步。”高頭大馬上的男子咬着草,不經意的說道。

其實是挺心疼菲菲的,可是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實力才能保護身邊最重要的人,另外,龍璇當然希望和愛人長相廝守,擁有漫長的生命,所以就假裝沒有看到。

草原一望無垠,不低的小草在微風吹拂中泛起淡淡的香味,不過這些只有他一個人能感受,衆人都在負重練習,滿身大汗,放着平時區區的重量根本不是問題,但是龍璇今天將他們的鬥氣都封住,至於魔法師,重量就輕了點,但是對於女孩子來說,還是很辛苦的。

要走的更遠,必須擁有強大的體魄作爲後盾,晉級並不是一朝一夕,需要的是積累,就像洪水要衝破堤防,必須儲蓄足夠的水量,等到合適的時候,一次爆發,山洪爆發。

龍璇嘗試着德里羅教的意念方法,默默的閉上眼睛,力量集中在一處,漸漸的腦海中出現了廣闊的綠色海洋。

獨家佔有,總裁的替身戀人

盛雲呼吸變得沉重,腳下的青草被他踏實的腳步壓下,然後再慢慢的掙扎起來,依然朝氣蓬勃,依然屹立面對世間一切一切。

盛雲眉頭一皺,感覺全身有點不舒服,回頭看了看馬上悠閒躺着的龍璇,搖了搖頭,繼續努力的奔跑。

“嘿嘿,看來,盛雲應該是最快達到聖級。”按照德里羅所說,等級高的強者用意念查看等級低的人,一般是不會被發現的,縱然他運用不純熟,但是也不是一般的七級能察覺,例如其他人在龍璇不純熟的意念觀察下都毫無察覺,偏偏只有他能感應到就足以說明這點。

不過要成功晉級,還需要一個契機,只有經歷戰鬥才能真正成長。

不再觀察衆人,龍璇嘗試着將意念延伸到更遠的地方,一公里,三公里,十公里,再也無法前進,感嘆道:“看來這就是我的極限了,十公里。”

其實在聖級上位劍士這個層次的高手,由於精神力並不醇厚,能將意念延伸三公里就已經不錯了。

而他則是一個可以使用魔法的人龍,身體又經過多次的鍛造,才能勉強的延伸到十公里,如果再多加練習,意念能延伸到五十公里。

“咦。”突然間, 大明第一富豪 ,正在那裏棲息,數量大概有三十隻左右,嘴角輕笑,坐起身子,對着衆人說:“晚餐來了,大家準備,前方出現少量低級魔獸,你們的任務是,在沒有任何鬥氣支持下,與這羣魔獸搏鬥,另外,要把龍璇保護在中間,不能讓魔獸接近。”

“是。”

一般中級魔獸在他們眼裏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他們忽略了一點,沒有鬥氣的加持,他們的實力會大打折扣,艱難還在後頭。

行進速度很快,平時習慣捕獵的魔獸,現在竟然在別人眼中變成了晚餐,不由的憤怒的羣起攻擊,漸漸的將九人圍成一圈。

圈中,龍璇嘿嘿的笑看一切,中級魔獸的實力並不強,單對單隻要花上一點時間就可以解決掉,不過現在他們不僅要對付魔獸,還要保護中間這個“需要”保護的人。

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好像在呼喚魔獸,指揮他們攻擊。

“吼。”進攻開始。三十多隻魔獸同時撲來。

衆人興奮的舉起手中兵器去格擋攻擊。

重劍麾下,出現淡淡的傷痕,並不能讓魔獸得到實質性的傷害,這下可慘了,衆人狼狽的躲閃,因爲身上的負重,使得動作變慢。再加上這個防禦圈不能破,所以衆人沒有空間大幅度的移動。

至於魔法師在沒有魔法的幫助下,幾乎沒有攻擊力,於是龍璇從乾坤戒指中拿出兩把輕盈的劍,丟了出去,龍璇可是一視同仁。

“喝。”日光一下重劈,打退一隻兇猛的魔獸,慘叫道:“老大,當日你失去鬥氣的時候,哪能那麼厲害啊?”

“不知道呢?”龍璇繼續抱頭大睡,實際上現在的一舉一動都逃不出他的意念,必要的時候龍璇會出手保護女生,至於男士,受點傷,掛點彩肯定避免不了。

“喝。”強大的勁氣微露,魔獸似乎感受到危險的氣息,馬上顫抖着跑掉了。

第一次的實戰訓練,殺死了三隻魔獸,但是已經足夠衆人用餐了,幸好的是,衆人都沒有太大的損傷。

或許最大的收穫是他們都知道自己實力的不足,暗暗下決心要拼搏努力。。 精武書院外,

烈焰老祖身邊出現了十個青年,這十個青年正是此次代表邪教和異族出戰的人,

看到武青峰和葉峰等人出來,烈火老祖笑道:「此次比試不論生死,武青峰,你們的人還敢不敢應戰,」

「武者修行本就是逆天而為,死又有何懼,」武青峰笑道:「老烈火,第一戰你派誰出來,」

烈火老祖看著身邊的十個青年,笑道:「你們誰願意出戰第一場,」

「老祖,就由雪姬來吧,」一個身穿雪白長裙的冷艷女子走出,

「哈哈,好,不要給你們雪族丟臉,」烈火老祖笑道,

「雪姬絕不會給雪族丟臉的,」雪姬嫣然一笑,

「這女的雪族的人,」葉峰心道:「火克冰,我們這一方出戰的人,最好擅長用火,」

其他人的想法其實和葉峰也是一樣的,

就在武青峰思索著派誰出去好的時候,一個人笑呵呵的走了出去,笑著說:「姑娘,在下楊盛,就由在下來領教你的高招好了,」

楊錚冷哼一聲,「不長進的小子,」

武長琴卻笑著說:「年輕人率性而為是好事,」

楊錚哼了一聲,沒有理會武長琴,

既然楊盛自己願意出戰,武青峰當然不會解決,他笑道:「老烈火,第一場,我們出戰的人是楊盛,」


「好,開始吧,」烈火老祖笑道,

聞言,雪姬笑盈盈的走向楊盛,「楊公子,待會還請手下留情,」

「呵呵,你如果願意做我老婆的話,我倒是可以手下留情,」楊盛笑道,

「想做本姑娘的丈夫,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雪姬一笑,突然從腰上抽出一條銀色軟鞭,啪嗒一聲抽向楊盛而去,軟鞭上寒氣四溢,鞭過之處,天地元氣頓時被凍結成冰晶,

楊盛嘻嘻一笑,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符文滿天,演化成一隻火鳥撲了出去,雪姬美眸一閃,手腕一抖,軟鞭凌空畫了個圈,抽打在火鳥的頭上,碰的一聲,火焰和寒氣交織在一起,濃煙陣陣,

楊盛所施展的陣法,名為「百鳥焚天」,乃是地階上品陣法,若修鍊至百鳥同出的境界,此陣法的威力足以媲美准天階陣法,

「嗖嗖嗖……」楊盛再次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接著符文演化成十八隻火鳥,從四面八方同時撲向了雪姬,火焰滿天,熱氣逼人,

雪姬無懼,她輕笑一聲,身上寒氣四溢,頓時四周圍憑空出現冰雪,如雪崩一般,浩浩蕩蕩的席捲開來,向著四周席捲開來的冰雪,在繼續擴散的同時,居然化作了一條條水桶般粗大的冰蛇,

冰蛇與火鳥碰撞,轟隆隆的震動聲響徹不絕,雪花和火焰滿天飛舞,

「楊盛的修為和雪姬一樣都是半步輪迴,不過楊盛畢竟是念師書院的弟子,底牌應該比雪姬更多一些,當然,烈火老祖為了讓雪姬獲勝,不可能不給雪姬任何東西,」葉峰自語,

「轟,」

一聲巨響,楊盛和雪姬再次交手,兩人之間冰火交織,濃煙衝天,

緊接著,兩人殺到了高空中,火焰和冰雪如雨幕般從天而降,

「呵呵,你恐怕真要當我老婆了,」楊盛的笑聲傳了下來,

「哼,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雪姬的冷笑聲緊跟著也傳了下來,

「你的衣服怎麼被燒爛了,」楊盛嬉笑道:「呵呵,好白的腿,」

「找死,」雪姬嬌喝,


「這小兔崽子,」楊錚老臉一紅,

武長琴和葉峰人不禁笑了出來,

不遠處,邪教陣營中,天絕笑道:「雪姬可不好對付,楊盛一旦大意,恐怕會倒大霉,」

「聽說這小子相當好色,能死在雪姬手上,他就算做鬼也是個風流鬼,」其餘幾個天驕都笑了,

「老祖給了雪姬一件寶器,只要雪姬在楊盛疏忽之時突然祭出寶器,楊盛多半凶多吉少,」琅琊說道,

「楊盛畢竟是念師書院的人,他的身上肯定也有寶物,雪姬想要他的命恐怕有些困難,」天絕說道:「這一戰,能重傷楊盛就行,取他性命……現在還不是時候,」

「沒錯,現在確實還不是時候,」其餘幾個天驕笑道,

這時,雪姬和楊盛又從高空中殺了下來,只見楊盛突然掠到雪姬身後,嬉笑道:「回去當我老婆吧,」

雪姬嘴角露出譏嘲之色,她倏地轉身,擲出一顆火紅色的珠子,射向楊盛,

「不好,是老烈火的霹靂雷火珠,」武青峰色變,

楊錚臉色劇變,他本想提醒楊盛,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西河區的這個陳督察真厲害,一個人就放倒了一百多個社團份子。」

Previous article

在商議有了結果之後,一千多名墮落法師馬上行動,快速向比特梵的後方城堡退去,在那裏有一個專門爲墮落法師準備的暗門,只要從暗門裏出去,就能夠離開這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