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美姬子的這個陰招用起來也非常的好使,只是林逸對這些陰招有些不屑於使用,所以才沒有想到,可是美姬子就不一樣了,伊賀忍者一直貫穿的思想就是完成任務,只要能完成任務,不管用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

很快,美姬子這邊就動手了,因為不知道萊頓喜歡吃什麼,所以美姬子在所有的食物裡面都動了手腳,特別的隱秘,連林逸都不知道美姬子是怎麼樣動手的。

萊頓喝了一杯酒,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趕忙轉身,準備去廁所。

美姬子的身上可沒有帶什麼劇毒毒藥之類的東西,只帶了一些瀉藥,不過這也夠了。

「銀狐,美姬子,你們兩個人準備動手,」林逸冷聲道:「一會兒等萊頓進了廁所,你們兩個人就守在外面,不管什麼人都不要放進來!」

「是!」銀狐和美姬子二人俱是應了下來。

正如銀狐手下調查的那般,萊頓上廁所的時候都明樁暗樁盯著,林逸同樣不動聲色的進入了廁所,裝作小解之後,就在洗手池這邊洗手。

兩名暗樁盯住了林逸,林逸突然回過頭來,對著這倆人笑了笑:「站在這裡不累么?連人上廁所都要看!」

兩名護衛一愣,立刻就對林逸動手,相比較那些反應慢的護衛,萊頓這邊的這些護衛反應可謂是非常的快,不過反應快是一方面,身手又是一方面,林逸出手的速度非常快,一把抓住了這兩名護衛的胳膊,緊接著就是一撞,兩個人被撞了一個七葷八素。

抓著這倆人的腦袋,狠狠地在牆壁上面一撞,就聽到「轟」的一聲,血流不止,這倆人也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林逸的力道可不是開玩笑的,抓起對方的腦袋往牆壁上面一撞,要是能活下來,只能說明這人練過鐵頭功。

外面的動靜驚動了裡面,林逸剛剛轉身進入廁所,就有幾名護衛拿著武器沖了過來,一連開了好幾槍。

林逸左閃右避,抓住了一名護衛的胳膊,緊接著就是一腳,護衛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一旁廁所的門上。

奪下了手槍,對著面前的這些護衛連著就是好幾槍,槍槍命中要害,短短几秒鐘,林逸就解決了這些護衛。

豪門逼婚:老婆,開個價 萊頓身邊的這些護衛確實很厲害,只不過他們面對的是林逸,再加上這麼狹小的地方,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砰」的一聲,林逸一腳踹開了廁所的門,望著有些大驚失色的萊頓,笑著道:「萊頓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你……你到底是誰?」萊頓有些驚恐道。

「我是誰不重要,我今天的任務就是綁了你!」林逸嘿嘿一笑道。

就在林逸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從旁邊的廁所裡面衝出來了一個人,一腳直奔林逸的胸口而來,林逸一愣,趕忙後退了好幾步,可肩膀上面還是被對方給踢中了,林逸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後背撞在了牆壁上面,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 「照你這麼說,他不做什麼還不對了是吧?這世界就不能有好人了嗎?」

「有是可以有。但他是嗎?」

錢三寶的疑問很隨意。

葉靈卻一時無法肯定的回答她。

「你自己都沒有百分百信任他。我懷疑是多正常的事。」

葉靈無言。

錢三寶看怎麼挖也挖不出什麼實錘來只好放棄。

葉靈躺著,思考了好一會,終於把寫好的信息點了發送。

「你會百分百信任我嗎?」

並沒有馬上收到回復。

看了看時間,他還在加班。

或許在忙吧。

葉靈拿起書來翻開,可是沒有看進去,不知不覺有了很多猜測。

沒有馬上回的原因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或許是不知道怎麼回,所以才猶豫了這麼久?

她不知道,心底的躁動作不了假,連書都看不下去了啊。

好不容易才壓下那股不安分的情緒,緩緩進入看書佳境的時候,楚寧晨的信息過來了。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不是百分百。

接著又來了一條:信任你過於我自己。

葉靈嘴角微微上揚,這是她都給不出的答案。

他竟然如此信任自己嗎?

「喔!」

錢三寶竄起來嚇她一跳!

「在發什麼呢?笑得那麼蕩漾?」

「盪你個頭。」葉靈拿小娃娃敲了她的頭,嚇到她了啊!

錢三寶看她不給自己看,做了個鬼臉,告訴她跟楚寧晨說聲謝謝。

葉靈頓了一下,想起楚寧晨始終沒有把錢三寶加為好友,下意識翹了翹嘴唇。

錢三寶嘖嘖嘖的搖著頭離開,自己純屬來找虐的!

葉靈代轉完后,楚寧晨發信息來:「告訴她,以後可以自己去上班了。」

「可是,那人還在的。」

「已經進去了,短時間不會出來。」

「為什麼?」葉靈滿臉疑惑,真的有人報了?

楚寧晨給她發了完整視頻。

「我看了……別告訴我是你拍的?」葉靈突然有這麼一個念頭。

「不是我。這是街上的攝影頭,他仗著夜深以為沒人所以沒有避忌,但這個位置剛好是攝像點,拍到也是正常的事。我只是截取出來而已。」

「啊?這樣也可以嗎?」

「自然。一個普通的探頭而已。」

感覺看見某人傲嬌的下巴。

但是怎麼說也算是內部的資料,要拿到不是容易的事……但對程序員來說……大概,可能,應該不太難吧?

葉靈發了幾個大拇指過去。

楚寧晨一陣得意。

」可是,單憑那個,能讓他待局裡嗎?」會不會教育一下,罰點款就放人了?

「還搜到了他其他的一些行為,已經直接構成犯罪,雖然不罪,但一年半栽是出不來的了。」

「那,有人告了嗎?沒人去告應該不會立案吧?」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傻瓜,視頻都直接發局裡還不作為的話……而且,現在的民聲這麼響,多少也要顧及一下社會影響有所處理的。」

「你想得真周到。」

「你關心你的朋友,我關心你。」

「其實,去接她也不是不可以,能和你在一起,去哪都好。就是怕你太累了……」

彷彿看到楚寧晨的糾結。

葉靈微微的淺笑,她能理解他的心情,這個凡事都為她考慮的人,很輕易就讓她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也累,每天要那麼才睡,第二天還要上班。」

「我沒事。跟你在一起很開心。」

楚寧晨又趁機表著白。

葉靈只能回以微笑。

等他肯暫停聊天的時候,葉靈把消息告訴了錢三寶。

錢三寶詫異的睜大眼睛:「真的嗎?!」

「真的!」

葉靈把聊天記錄翻到上一段給她看。

「天哪!你家的真是太神了!簡直就是……有顏就算了,還怎麼有才,真是……讓人以後怎麼找男朋友啊!」

「又沒人讓你按著找。」而且,楚寧晨只有一個,不可能讓出去的。

「可是,也不能差太遠呀……不然以後同學聚會,一對比……」錢三寶拚命搖頭,簡直不也想像那種畫面。

「我發現你真的總是偏題。」葉靈無奈的看著她。

「偏什麼題?」

「我們不是在說那個跟蹤人的事嗎?」

「說完了! 總裁爹地霸氣寵 他都進去了!在他出來前我已經回家了!我早把他刪了!他再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哪了!對吧?」錢三寶眼裡一片得意。

「不一定呀,怎麼知道他有沒有保存你以前的信息,你有在圈裡說過你家裡的事沒?比如住址什麼的?」

「呃……」嚇得錢三寶拚命翻自己的朋友圈……

「所以,以後私人的事情還是少往圈上發吧,免得被利用了都不知道。前兩天剛看了個新聞,說有個媽媽就是喜歡發圈,又喜歡把孩子的大小事都曬在圈裡,結果有人販子看了,偽裝成家人將孩子接走了,報案了也沒用。」葉靈看到的時候,心都涼了,自己養大的孩子被拐走了,該是多痛苦的事啊。

可是再怎麼痛哭,做錯了的事就是做錯了,再懊悔也挽回不了失去的孩子。

「人販子真是該死!」

「人販子是讓人痛恨,但是自己也要有防備的心啊,知根知底的朋友間分享是好事,但是對那些連朋友都不是的陌生人一個勁的說自己的事,不就是給了壞人可趁之機嗎?」

錢三寶黯然。

「晴晴,人與人之間,可信度真的那麼低嗎?」

葉靈嘆息:「人與人之間防備的多了,自然不可能全心去相信別人,能讓自己不受傷,總比受傷的好吧?就像那位失去孩子的母親,一旦發生那樣的事,這傷就是一輩子都無法癒合的,與其讓自己這樣傷,還不如一開始就作了防備,保護自己,總不能叫錯吧?」

她想起楚寧晨那句:信任你過於我自己。

這是不是代表著,在楚寧晨心裡,他信任自己多於他自己呢?那樣的話,如果她做了傷害他的事,他也無法做出正確的防備呀,畢竟信任她呀。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選擇將她放在首位來相信呢?信自己不是才最應該的嗎?自己不是才最值得信任的嗎?

信任她的話,如果自己哪一天傷害了他,豈不是…… ……

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擦拭掉了嘴角的鮮血,冷冷的注視著面前的人,忍不住愣了一下,不解道:「你是劉奇?」

面前穿著黑西服的男子冷笑一聲道:「沒錯,林逸,沒想到你還認得我,是不是覺得很詫異?」

「是啊,確實挺詫異,我以為你已經死了!」林逸輕哼一聲道。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那怎麼可能,我還要留著我這一條命來幹掉你呢!」劉奇發出了桀桀桀的陰森笑聲:「當初沒殺掉我,恐怕是你這一輩的遺憾,林逸,你完了!」

「是嗎?」林逸深吸一口氣,冷聲道:「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兩次,就憑你也要殺了我,真是太小看我了!」

「那就來吧!」劉奇大喝一聲,直奔林逸而來。

劉奇和林逸可以說是同鄉,都是天海人,兩個人同樣都是在地下世界混跡,之間也是牛馬不相及,只是後來發生了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兩個人也變成了仇人,本來都是同鄉人,相互之間能過去就過去了,可劉奇這人有個壞毛病,就是得饒人處不饒人,最後林逸一怒之下,清掃了整個劉奇的雇傭軍團。

劉奇也算是個厲害的角色,在地下世界混跡的時間並不長,可也混出了名聲,只是很可惜,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但是讓林逸萬萬沒想到的是劉奇居然投靠了羅斯才爾德家族,這可讓人大跌眼鏡。

以前林逸也算是把劉奇當成一條漢子,只是現在劉奇在林逸心目中的印象直線下降。

劉奇和林逸二人斗在了一起,你來我往,這些年來,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庇護下,劉奇的身手也比以前高了很多,兩個人居然鬥了一個旗鼓相當。

找到了一個機會,林逸一腳直奔劉奇的小腹而來,劉奇一愣,立刻雙臂交叉,擋在了小腹前面,「砰」的一聲,劉奇悶哼一聲,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只感覺小臂發麻,好傢夥,林逸果然厲害。

劉奇回過頭來就要對林逸動手,可林逸僅僅是和劉奇一個交手,馬上就直奔萊頓而來,此時的萊頓正拿著手機準備打電話,看到林逸沖著他這邊來了,手一個哆嗦,手機掉在了廁所裡面。

「林逸,爾敢!」劉奇一愣,趕忙攔在了萊頓的面前,一腳直奔林逸的面門。

「哼!」林逸不屑的輕哼了一聲,硬生生的承受了劉奇這一腳,然後一爪直奔萊頓的脖頸而去,林逸抓住了萊頓的脖頸,不過還是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劉奇這一腳力道不可謂不小,林逸都覺得有些吃力。

抓住了萊頓,林逸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挑了挑眉頭,望著劉奇道:「怎麼,你還敢對我動手?不怕我殺了你的主子?」

「林逸,你……」劉奇的手在顫抖,他本以為剛剛那一腳能踢開林逸,卻沒想到林逸不為所動,把他的主子萊頓給挾持在了手中。

七公子③面癱老公,早上好 老羅斯才爾德把萊頓交給了劉奇,現在萊頓在劉奇的手上被林逸劫持了,這要是被老羅斯才爾德知道,那他劉奇可就徹底的完蛋了,劉奇的心在滴血,心臟「砰砰砰」的跳動個不停,趕忙道:「林逸,有話好好說,你先放了萊頓少爺,你想要什麼儘管開口,只要我能給的……」

「我要的你給不了,」林逸冷哼一聲道:「讓老羅斯才爾德來和我說話吧,還有,讓外面的那些人都給我住手。」

劉奇有些猶豫,他聽到了外面的打鬥聲,知道林逸的手下就在外面攔著,如果不是那兩名手下,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衝進來,恐怕林逸就凶多吉少了。

只是劉奇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逸的目標根本不是幹掉羅斯才爾德家族多少人,而是萊頓,不管怎麼樣,就是要抓了萊頓,這讓劉奇有些沒辦法,如果論生死之戰,他和林逸之間尚可一戰,可是在林逸的面前還要保護萊頓,這可有些強人所難了。

「怎麼?你不願意?好,那我現在就幹掉他!」說著林逸的手就開始用勁。

萊頓的臉色馬上就變了,被林逸捏的脖子有些喘不過氣來,臉色鐵青,不停的掙扎著,可是他那點小力氣相比較林逸可差遠了。

「好,我答應你,我馬上讓他們停下來!」劉奇差點跳起來,趕忙對林逸道。

林逸則是聳了聳肩:「那就趕快吧!」

劉奇離開了廁所,讓外面的人都停下來,很快,外面的美姬子和銀狐兩個人就在人群當中走了進來,兩個人的身上儘是鮮血,可想而知,他們二人剛剛在外面經歷了多麼慘烈的戰鬥。

銀狐看到林逸成功了,也是有些詫異,沒想到行動進展的這麼順利,當下哭喪著臉道:「刀鋒老大,你可算是成功了,我們兩個人差點就死在外面呀!」

「我們有這個保護傘,他們不敢拿我們怎麼樣!」林逸輕哼一聲道。

銀狐望著萊頓,嘴角掛上了一絲殘忍的笑容:「沒想到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接班人居然這樣白白嫩嫩的,我想我們銀狐雇傭軍團肯定有好多人會喜歡你這種類型的!」

「噗嗤——」

林逸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沒想到銀狐會說出這番話來,不過再一想,堂堂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接班人,被幾個混跡在生死邊緣的銀狐雇傭軍團的男人壓在身下,那種場面一定會非常的壯觀。

倒是一旁的美姬子,那粉嫩的俏臉之上儘是羞紅,以前她可能聽不懂銀狐這話是什麼意思,可是在林逸的身邊見識過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群,也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畢竟是一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聽到這種話,難免有些嬌羞。

「馬上放我們離開。」林逸冷聲道。

現在這裡可以說是是非之地,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隨時都會派人過來,如果繼續呆在這裡,等那些人全部來了可就不太好了。

「這……」劉奇再次猶豫了起來。

「快點,別逼我動手!」林逸輕哼一聲道。

「好,放他們離開!」劉奇一咬牙,一跺腳,現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萊頓被對方控制了,而且隨時都會死於非命,他不得不聽話。

林逸等三個人一起挾持萊頓一步一步的離開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劉奇的耳機裡面傳出來了一個聲音:「對方已經到達了我們的射程範圍內,視野良好,要不要動手?」

「不行,慢著!」劉奇趕忙道:「千萬不要著急,這個林逸可是一個瘋子,萬一把他逼急了,那萊頓少爺可就……」

那邊沉默了下來,沒有說話,不過劉奇也知道,如果放林逸離開,那羅斯才爾德家族可就如同砧板上面的魚肉,任由林逸宰割了,想來想去,當下一咬牙道:「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把握,同時擊斃三個人,這樣才可以,一定要保證萊頓少爺的安全!」

「好,我馬上安排!」那邊的聲音道。

和劉奇說話的正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狙擊手,此時已經埋伏在了四周,人數還不少,劉奇也把全部的期望都放在了這些狙擊手上面,期望能在林逸離開酒店的時候擊斃他。

林逸等三個人一步一步的離開了酒店,美姬子隨時警惕著四周,一旦對方有什麼異動,會馬上幹掉萊頓。

至於銀狐,別提多緊張了,他可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跟著林逸實在是太刺激了,先是學習東萊王室,然後夷平奈良忍者村,然後就是挾持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大少爺,好像這世界上就沒有什麼事情是林逸不敢做的一般。

…… 雖說快餐小哥的事有了視頻作證,但是她們還是關心著後續。

因此,由多途徑得知,竟然被保釋了!

保釋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需要蹲監牢了啊。

錢三寶特意去了各大V號打卡,得知是交了錢,以精神不正常的狀態保釋出來了!

「什麼精神不正常,本來就是變tai啊!為什麼放他出來?!有錢就什麼都可以嗎?!」

皇帝如此一想,便眉眼慈善的望向蕭煌說道:“蕭煌,你看這事?”

Previous article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故作高深,很冷靜的看着他們,這些宗門修士把我當做鬼母的丈夫,所以他們會下意識認爲我就是最瞭解鬼母的人,從我口中能得到很多重要的信息。他們不怕我撒謊,就怕我一直不開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