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小冬現在對媒婆李嬸沒那麼反感了,這人也可以說是堅韌不拔,並且的確促成了很多的美好姻緣。這種情況下,羅小冬對其不再反感,反而熱情了起來,再就是忽然有一個念頭進入了羅小冬的腦海中,那就是羅小冬如果真的娶了宋青鳳,那媒婆李嬸就是大媒人了,放在古代,這叫冰人。

回到祖屋,那李麗香正在給胖子做菜,胖子不是本村人當然沒有投票權。

郭大路也沒投票權,兩個人都沒投票權,就在家裡吃香的喝辣的了,兩個人都愛吃,尤其是胖子,頓頓離不開辣椒。另外還愛吃豬頭肉。

這豬頭肉,就是豬的頭顱,用老抽什麼的,蒸出來的一種肉,羅小冬本人也特別愛吃,但是都不及胖子對紅燒肉的熱愛。

胖子說道:「沒有紅燒肉,我不知道活著還有啥意思啊!」

羅小冬笑道:「你這真是,活著不光有吃。」

胖子說道:「當然,你會想,吃喝玩樂,這吃,只佔四分之一,但是對我來說,吃,絕對是佔有一半以上的。」

郭大路點頭,說道:「這點我倒是深信不疑的。」

李麗香走出廚房,說道:「飯做好了,可以吃了。」

大家開始吃飯,自從一起挖海參之後,飯菜基本由李麗香來負責,如果李麗香有事回家,胖子自己就做飯吃,郭大路也會一點,羅小冬則會的很少,但是番茄炒雞蛋還是會做的。

至於高深一點的,比如炸醬麵什麼的,就不太會了。炒個菜什麼的都會。

大家邊吃,邊聊天。

郭大路說道:「胖子,你現在發財了,前女友有來聯繫你嗎?」

胖子摸了摸腦門,說道:「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前女友瞧不起我這點小錢的!」

郭大路說道:「你前女友到底是怎麼離開你的?」

胖子嘆口氣,彷彿陷入了深遠的回憶之中,過了一會,說道:「活不明白啊!」 羅小冬說道:「看你整天挺樂觀開朗的,像個活寶一般,怎麼會活不明白呢?」

胖子反問道:「如果這輪到你,或者說,你放開眼界,去混這幾年看,你會是一個如何的感覺呢?」

羅小冬皺了眉頭,說道:「我覺得,這世界其實很明白,有光,有光明的地方就有希望,不是嗎?現在起碼,還是光明多於黑暗的。」

郭大路說道:「你們他娘的在說什麼東西,我怎麼聽不懂?活不明白,誰活的明白,就好像宇宙是否有邊緣,如果說有邊緣,那麼邊緣之外又是什麼!」

羅小冬笑道:「就好像上帝是否存在,如果存在,上帝又是誰創造出來的,一樣的,這些事情是沒有道理可言的,沒有答案的,活著也是如此。」

胖子說道:「我回想起當年的傻比行為,真是有意思。」

羅小冬說道:「說說看,你都有哪些傻行為?」

胖子說道:「當年,我在學校擺過花,還因為一個偶然,錯進過女生廁所,哎,不提也罷!」

大家哈哈大笑。

胖子說道:「就說我這個朋友張瑩瑩吧,拜金女一個,物質的很!」

郭大路說道:「具體怎麼個物質法?」

胖子說道:「買這個買那個,還總拿別人的包包和自己的包包對比。」

郭大路說道:「聽說那些奢飾品包包,一個包都三萬塊兩萬塊以上了!」

胖子點頭,這時候,李麗香插口,說道:「可不是嗎?」

胖子說道:「這當時啊,我追張瑩瑩的時候,還貸款了,貸款給她買的手機,哎,都是苦命人啊!」

羅小冬關切的說道:「那後來還上了嗎?」

胖子說道:「讓我爹好一頓把我打,然後我爹幫我還上了,哎,那是最後一次挨打,現在想想,當初的確該打,現在不會了!」

做了個手勢,胖子說道:「如果還不上,就變成高利貸了。」

羅小冬說道:「那我關心一句,你和張瑩瑩最後是怎麼分手的?」

胖子擺擺手,說道:「她跟一個富二代跑了,哎。就這麼簡單。」

羅小冬說道:「富二代?」

胖子說道:「是啊,這個富二代叫陳森。是陳氏集團的大公子。」

羅小冬不認識陳氏集團,胖子解釋道:「你知道國麟集團和黃河明珠集團合作的時候,報紙上不是說了嗎?當時競爭的人,一個是歐洲的一個集團,一個是馬國麟的國麟集團,另一個是黃河明珠集團,再然後,還有一個實力較弱的陳氏集團。這個陳氏集團,在咱們金海市也很有名的,我女朋友張瑩瑩是金海市人,我跟著她,確切的說是為了和她在一起,特意來到金海市的,希望以後可以和她天長地久的,但是卻沒想到,發生了這種事,她遇到陳森的第二天,就把我給甩了。」

原始部落大冒險 羅小冬做了一個悲哀的手勢,說道:「你也別太那個了,別太傷心了,俗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胖子說道:「這道理我都懂,娘個西皮的,丫丫個呸的,我就不信我再找不到好的女朋友。」

李麗香說道:「有志氣。」

這時候,胖子說道:「嫂子啊,麗香姐,你咋不再找一個呢?」

李麗香看了一眼羅小冬,眼神中流露出曖昧的神色,胖子哈哈大笑,說道:「我多嘴,我多嘴,你和羅小冬啊,早晚能成!」

羅小冬害羞,說道:「你說什麼呢!」

這時候李麗香說道:「你多慮了,今天我看到羅小冬和村裡的一枝花那宋青鳳,聊天聊的火熱呢!」

羅小冬笑道:「你都看到了呀!」

李麗香說道:「當然了!」

郭大路玩笑道:「你莫非要另覓新歡?」

羅小冬還沒說啥,李麗香說道:「羅小冬本來也沒答應俺什麼嘛!」

說著,俏臉通紅。

晚飯在詭異曖昧的氣氛中吃完了,羅小冬說道:「行了,我說下大事!」

胖子說道:「大事是你落選了,讓孫菊選上了,我們都知道!」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不是這個事,我是想開個飯館,開春兒可能就實行。」

胖子驚道:「你還真開啊。」

羅小冬說道:「我當然是真的開,不過,要做些準備,招些人。」

郭大路說道:「你現在卸任了村子的男婦女主任,但是你還擔任著村裡的小組長,包括環境整治和治安管理的組長的職務,這些可都是副村級待遇呢。」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你今年發了多少工資啊,公務員啊!」

羅小冬笑道:「三萬多吧,一年三萬多,光靠這點工資,是不行的。」

胖子說道:「行,你反正是攀上公務員這條路了。」

羅小冬嚴肅的說道:「公務員是國考,要考取的,我是初中文憑,當個村官還湊合,再往上,就沒門了呀。」

郭大路點頭,說道:「是這樣的,往上就要國考啊。」

大家飯後閑聊,又聊起了一些奇人怪事。

先是聊起了劉文武,這個人在村裡也算是一朵奇葩。

主要是他爹劉國良,老是認為這個兒子能幹,爭氣,可是除了對人撒尿等各種混賬行為之外,劉文武就沒做過一件正經事,很多附近的村民,對他都煩之又煩。但是也沒啥好辦法。而他爹呢,整天拿他當寶貝疙瘩,他媽媽也寵著他。

這上次的偷垃圾桶事件之後,劉文武不再偷垃圾桶劈柴燒了,估計是被他爹暗中教育了一番,或者是被拘留所拘留怕了。

聽說你曾愛過我 總之,變得似乎本分了一點。

但是對著人撒尿的毛病,還沒改。

這估計是劉文武的老毛病了,應該說,可能有一點這樣的特殊的癖好,實在是不好說。

他媳婦呢,不知道對他這個喜歡當街撒尿的毛病有什麼看法。總之,這個媳婦似乎腦袋也不太正常。

但是看長相,還是個一般長相,看不出來。

其實,痴獃傻乎乎的人,長相一般可以看出個端倪,相由心生,以前有個布衣神相的電視劇,不是說了嗎,人命稟於天,故有表候於體,此乃相人之術。這傻乎乎的人,長相一般有特徵,但是有些人卻是例外,這村裡還有一個瞎了眼的人,叫做阿濤,這個阿濤,小時候大概還是嬰孩的時候,就被弄瞎了一隻眼,故而有人叫他瞎濤子! 這瞎濤子其實很無辜的,因為從他嬰兒的時候,就瞎了一隻眼,他們哥幾個有大概六個兄弟姐妹吧,所以其實當年正好是經歷了一些比如人民公社和大集體時期,所以這幫小孩子,能被養活大其實蠻艱難的,畢竟大家都是過過苦日子的,改革開放才幾十年呢,瞎濤子已經五十九歲了,他嬰兒的時候,正好是他的父母最苦的時候,一年吃不了幾次大饅頭,大集體大鍋飯,有地瓜吃的就不錯了。

這樣的生活,夭折個一兩個小孩,小生命,實在不算啥。

因為這樣的小孩,小生命,在那個年代,實際上是處於最弱勢的一個地位的。

不像現在,大家都養一到兩個小孩,並且養小孩成本也很高,都是買什麼歐洲進口奶粉啥的。

這樣的天翻地覆的改變,就是改革開放的功勞啊!

瞎濤子四十多歲才娶妻,娶了隔壁白石村的一個傻子。

有句老話,叫好馬配好鞍,瘸驢配破車啊!

這是一個殘酷的社會現實,瞎了一隻右眼,只剩下一隻左眼,又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農民,能娶一個傻媳婦,還已經不錯了,媳婦起碼比他小二十歲,細皮嫩肉的。

這白石村,就是郭大路那個村子,同屬平安鎮。

白石村有個傻子家庭,家裡兩個傻姑娘,爹不算傻,但是娘是傻的,傻姑娘一個三十了,一個二十六。三十的那個嫁人之後,正好,認識的一個婚禮上的人,介紹了這個瞎濤子,說是,在小龍村有個瞎濤子,傻子配瞎子,正好嘛,迎娶過來,還能生個孩子防老。

瞎濤子很高興,畢竟已經四十六歲了,還沒娶妻,一輩子光棍,不知道女人什麼味兒,所以,就答應了下來。

娶了過來。

第二年就生了個白胖胖的閨女。

當然,現在這已經過去十一年了,姑娘現在長的身材很好,眼神也很犀利,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傻子。

他娘的樣子,就是這個瞎濤子他傻媳婦,樣子看起來,是半傻不傻的,但是卻也不完全傻,有的時候還挺聰明的,還會做飯。

但是這個傻姑娘,十一歲了,八歲上學,現在四年級了,依然是一個大字不識,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出來,老師本來想好好的教一下,但是後來打聽到他們家的情況,是個傻家庭,也就罷了。因為腦筋的確有點問題,但是奇怪的是,這傻姑娘,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來是傻子。

和人交流什麼的,都還算正常,只是不識字。也學不進去,但是幹個活,扒地瓜什麼的都正常,還喜歡吃魚,喜歡吃葡萄。

她爹瞎濤子也寵著她,沒事就給她買魚吃,買葡萄吃。

家裡的收入還可以,雖然不能天天吃魚,但是隨著現在社會發展,家裡種了兩畝地的蔬菜,也可以有一定的收入。

這就是瞎濤子家的生活。

羅小冬和胖子還有郭大路聊著,聊了劉文武的事,又聊了瞎濤子的事,然後回到正題,又聊起了羅小冬的半個師傅:白老大!

郭大路的朋友老王頭,似乎對成名的江湖人物了如指掌的樣子。

羅小冬就問郭大路:「這老王頭現在在幹啥?退下來了嗎?」

郭大路說道:「我前幾天去大集市上還看到他來著,估計在某個工廠給人看大門吧。」

羅小冬說道:「回頭我帶著兩壺老酒,去拜訪拜訪他,我總覺得他是個老江湖。」

胖子也說道:「對啊這是個好主意。我在網上查了下白老大,有個說法,說白老大死去多年了,死在南方某國家。不在國內。」

郭大路說道:「看來這網上的說法不可盡信啊!」

胖子說道:「是啊,還有一個說法,說白老大三箭定天山!」

羅小冬說道:「那三箭定天山不是薛仁貴嗎?」

羅小冬有了智能手機,經常看書,我國有這麼幾大家族的歷史故事,流傳甚廣,一個是楊家將,包括楊門女將等等,另一個,是薛家,這薛家在唐初李世民時期,叱吒風雲,直到後面,薛剛反唐,薛雷掃北,等等,其中薛仁貴是第一個大將,是從寒門出來的。

薛仁貴的故事流傳至今,是比薛剛反唐等等還要流傳廣的,而後才是他的兒子薛丁山,和能夠移山填海的樊梨花。

胖子笑道:「白老大當年在西北的時候,箭法很準的,據說三箭就挑了一個大幫派的三個首領,被譽為新一代的三箭定天山。」

羅小冬說道:「哦,我也看到了,網上是有這個說法,另外再就是他和炭幫的故事,炭幫,是我國的一個古老幫派,這網上這篇文章說,白老大一手讓炭幫崛起!」

胖子說道:「是啊,你也是,當時你看到白老大的時候,怎麼不要個聯繫方式?」

羅小冬嘆口氣,說道:「你以為我想要就能要的嗎?這人家高人,都是風塵俠隱,豈能和我們一樣?可能白老大不用電話呢?」

胖子說道:「我擦,你咋不說他不用吃飯不用睡覺呢?」

郭大路說道:「現在看來,不說別的,就說他指導你的三招九變,就是一代奇人沒錯了,你好好學,理解他的精華啊!」

說到這裡,一股子羨慕的眼光。

羅小冬說道:「我回頭教給你,讓你也知道這三招九變!」

胖子說道:「我也要學!」

就在這時候,宋青鳳來電話了。

羅小冬一看,這來電不是白天剛留的宋青鳳的電話號碼嗎?

這大半夜的,能有什麼事嗎?

胖子問道:「誰啊?」

羅小冬接聽了,說道:「你好。」

宋青鳳急道:「羅小冬,你,你在家嗎?」

羅小冬說道:「在家,你有什麼事嗎?」顯然對方聲音很急促。

宋青鳳說道:「我,我媽媽得了急病,已經昏死過去了,我,你能借三輪車來拉我媽去鎮上醫院嗎?」

羅小冬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了。」

接著羅小冬就想到,自己的仙力神力,說不定可以治療這種病呢。

於是說道:「胖子,趕快,我們去宋青鳳家。」

宋青鳳家在村南部,大家一起趕了過去,在路上,宋青鳳又打了電話,可見事情非常急,羅小冬先一步到,胖子開著三輪車后一步到。 羅小冬到的時候,宋青鳳已經滿臉淚痕,旁邊是一個老媽媽,顯然就是宋青鳳的媽媽劉福芝了。

羅小冬問道:「宋青鳳,什麼情況?」

宋青鳳見羅小冬等人推門進來,急忙說道:「你們來看看,我媽媽,怎麼了!」

羅小冬一看,宋青鳳的媽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顯然,是有什麼問題了。

一旁的白伊沒說什麼,她知道楚天狼能有今天,是因為林塵。

Previous article

小溫子天道這話么,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不滿的說道,自己怎麼說也是一個聖人,怎麼到了這小子這裡就跟一個沒用的廢物一樣?別的不說,就自己這口才,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好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