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緊接著,他發動感官,開始用感官感應那些毒蜥。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孫立成經過一番偵查,終於發現了三隻毒蜥和他們所在的位置。

「怎麼是三隻,不是說只有兩隻么?」

孫立成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穴居人們的情報明顯有問題,毒蜥數量多了。

孫立成想了想,就把這個情況歸結為穴居人的情報滯后,畢竟地底生物的習性很多都挺奇怪的,穴居人不了解也正常。

「多一隻,估計要費些事情了。」

孫立成估計了一下敵我形勢,就暗自嘀咕了一句,然後向洞穴中摸去。

毒蜥,據傳說也是來自地上世界,因為種族的戰爭,被趕到了地下。這些大傢伙為了捕食,可以在戰鬥中從頭部噴射強烈的毒液,這種毒液不但有劇毒,而且還有強烈的腐蝕性,對於穴居人這種沒有視力的生物來說,可以說有毀滅性的殺傷力,這也是青青草部落發現他們后,一直沒有下定決心消滅這些毒蜥的原因,他們怕傷亡慘重。

孫立成見到毒蜥的時候,發行這些傢伙可比地球上那種大型巨蜥大多了,這種渾身鱗片的傢伙身長超過五米,一張大嘴中滿是雪白的尖牙,而它拿尖銳的頭冠如同一隻雞冠,孫立成知道,那個就是毒液的噴射口。

毒蜥那綠油油的眼睛如同探照燈一樣掃過,孫立成趕忙躲入陰影,現在還不是攻擊的時候,因為就在這隻毒蜥的旁邊,另一隻毒蜥正在虎視眈眈。

「可惡啊,毒蜥都是這樣警覺的嗎?」

孫立成心中罵道。這兩個毒蜥的位置可以及時進行支援,比地球上最強的步兵警戒行進也不以下。

毒蜥掃過了一遍前邊的洞穴,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向右方爬去。

它們作為這裡的主人,正好卡住了青青草部落和海爾馬克的道路,因此是不是有獵物出現在這裡。當然,有些獵物捕獲起來還是挺危險的,所以這幾隻毒蜥每過一段就巡視一遍這裡,防止獵物逃脫。

孫立成等兩隻毒蜥走遠,麻利地翻過了自己隱身的石頭,向著洞穴深處跑去,那裡還有一隻落單的毒蜥,相信自己可以在它的身上做文章。

在洞穴外,巴尼他們一眾**居人正在焦急等待孫立成歸來,奧德里奇帶著地獄穴居人們到了。

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巴尼他們趕忙列好了陣勢,準備迎擊。話說,在地下世界生存,武技和戰鬥是所有種族的保命技能,別看巴尼他們歲數小,可是不一會兒,一個兩排槍陣就出現了。

「奧德里奇大人。」

等奧德里奇他們走進了,巴尼已經發現了來者何人,忙緊張地打招呼。他們沒有想到,奧德里奇竟然帶來了多達十個地獄穴居人。

日久生情:愛你,一錯到底 「巴尼,鐵殼呢?」

奧德里奇領著眾人來到洞穴前,沉聲問道。

「大人,老師自己去殺毒蜥了,他讓我們等在這裡。」

巴尼總算恢復了一些,恭敬地說。

「他就一個人?是不是太託大了?」

一個地獄穴居人聽后,不由皺眉道。雖然他沒有見過孫立成,不過也知道毒蜥的攻擊極為難防,所以對孫立成自己進去,很是不屑。

聽到地獄穴居人不看好孫立成,約瑟芬忙解釋:「老師很厲害,應該可以打敗毒蜥的。」

「哼,說得容易,你知道,以前曾有毒蜥出現在部落周圍,你知道那一戰,我們死了多少族人嗎?」

聽到約瑟芬的話,那個地獄穴居人不屑地說。

**居人茫然地搖了搖頭,他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

「十個,其中還有四個地獄穴居人。這次你們明白為什麼部落沒有立即下令絞殺這些毒蜥的原因了吧。」

感應到**居人的反應,地獄穴居人滿意地點點頭,才把謎底揭開。

立時,**居人紛紛大驚,巴尼更是滿臉通紅。

毒蜥如此厲害,孫立成一個人過去,真是凶多吉少啊。

想到這裡,巴尼一咬牙,抄起自己的鐵朔就向洞穴中跑去。「他要去幹什麼?送死嗎?」

一個地獄穴居人感應到巴尼沖入了洞穴,跺腳大罵道。

但就在這時,又一個人影閃過,奧德里奇反應過來才發現是剛才答話的女穴居人。

感應到巴尼和約瑟芬沖入了洞穴,其他**居人也要衝進去,奧德里奇立刻大罵道:「誰也不許再進去,否則,清除出部落。」

聽到奧德里奇的警告,其他的**居人立刻停住了腳步。驅逐出部落可是青青草部落最嚴厲的懲罰之一,這些穴居人對其的恐懼深入到了骨子裡。此時,只能面對黝黑的洞穴不停地跺腳。

此時的孫立成,還不知道外邊的事情,他正匍匐在地上,而在他不遠處,一頭體型更為巨大的毒蜥正噴吐著信子,不停地環視四周,目光陰冷。

「呵呵,畜生,等一會兒,我要讓你嘗嘗戰矛的滋味。」

孫立成耐心地等待著,手中握著寒冰雪龍戰矛。

孫立成和奧德里奇都不知道,在青青草部落的另一邊,麥克斯波文此時已經陷入了苦戰。

兩名地獄穴居人此時已經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青青草部落的其他穴居人戰士也死傷殆盡。

「怎麼?還要反抗嗎?給我家主人當奴隸有什麼不好,非要我們費這樣的氣力。」

一個聲音從黑暗中傳來,語氣中滿是不屑。

麥克斯波文此時的狀態很不好,不過,他強忍住傷痛,大喊道:「你麥克斯波文祖宗只會站著死,不會跪著活。有本事,就放馬過來!」

「有志氣,那我就成全你。」

語畢,一抹寒光就刺向麥克斯波文,他想抵擋一下,可咔吧一聲,那支跟隨他幾十年的長矛竟然斷了,麥克斯波文立刻面如死灰。 「牛仔,你有沒有想過睡你秀英嫂?」陳華生問道。

「沒有。」羅陽搖頭。

陳華生娶到一位貌美如仙的妻子何秀英,羨煞村民。結婚數年,卻沒有兒女。

平時陳華生很少分煙給別人抽的,這時,他從褲兜掏出軟盒紅雙喜,取了一支香煙遞給羅陽,還幫他點燃香煙,兩人蹲在羅陽家裡承包的桔園裡抽煙。

見陳華生一味發愣抽煙不說話,羅陽感到好奇,「生哥,煩什麼呢?」

陳華生眉毛擰成了疙瘩狀,一看便知他有心事,他吐了一口煙氣,神情很委頓,「牛仔,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忙?」羅陽問道。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把煙頭丟掉,陳華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似乎在作說話前的準備,張開嘴巴,露出一口因抽煙而黃黑的牙齒,咂了咂嘴,「牛仔,我要你幫的這個忙很特別,你先發誓,千萬不能對別人說。」

羅陽重重地點了點頭,鄭重道:「生哥,我不會泄露你的秘密的。」

陳華生又點燃一支香煙,吸了一口,好像這樣能增強說話的流暢性,「你也知道我結婚5年了,正常的家庭都至少有一個小孩,但我家卻沒有。」

說起陳華生,宏運大隊的人都很羨慕他,家裡條件不算好,卻娶了那麼漂亮的妻子。

還沒有戀愛經驗的羅陽也不知怎麼安慰陳華生,他能想到的只是很普通的客套話,「生哥,慢慢來,以後會有小孩的。」

絕望地摸了摸下巴,陳華生的眉頭擰得更緊了,「你不知我家裡的情況,你秀英嫂沒什麼問題,主要是我的問題,不然,早就有小孩了,唉!」

沒有安慰人的經驗,羅陽說話也捉襟見肘,扯淡道:「生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崎嶇的,只要你堅持,應該會有小孩的。」

陳華生自嘲地笑了笑,仰天吁了一口氣,嘆息道:「牛仔,你不會懂這些事情的,現在我的問題就是,不是時間的問題,是我身體出了問題,你明白嗎?」

羅陽不明白,但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牛仔,我跟你說,一個家庭,如果沒有小孩,那就不像家庭,每天只有我跟秀英坐在飯桌旁吃飯,冷冷清清的。」陳華生又點燃一支香煙,大口大口地吸著煙,他要靠香煙來提神,「以前,秀英還沒什麼,近來,她對我也開始冷淡起來了。」

「哦,這樣啊。」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她肯定要跟我離婚。」

驟聞此事,羅陽想不出應該說什麼話,只好做聽眾,陳華生來回地踱步,可以看出他心裡很煩,幾秒鐘后,他仰頭堅定地看著羅陽,說道:「牛仔,你一定要幫我!」

羅陽愣了愣,不知能幫什麼,問道:「生哥,你想我怎麼幫你呢?」

數次動了動嘴唇,但都沒有說話,陳華生也顯得有些緊張,他眼神閃爍,似乎還拿不定主意,直到把煙頭丟掉,用腳重重地踩住煙頭,借這一鼓作氣的氣勢,他才敢把話說出來,「牛仔,我想請你睡你秀英嫂……」

說著說著,好像中氣不足了,後面的話就蔫了。

「生哥,這……」羅陽咧嘴尷尬地笑了。

在宏運大隊里,不知多少男人想睡陳華生的老婆,看著秀英那古典優雅的臉蛋,怒突而出的上圍,婀娜的腰枝,渾圓的臀,修長滾圓的腿,男人們就想入非非。

平時,羅陽看到何秀英的時候,也覺得她好看。

見羅陽臉紅了,陳華生認真道:「牛仔,我不是開玩笑的。」

與陳華生對視著,羅陽很窘,他沒想到要幫這種忙,笑道:「生哥,秀英嫂不會同意的。」

定製名門寵妻 想到要與何秀英睡覺,羅陽不禁打了個興奮的哆嗦。

上來摟著羅陽的肩膀,陳華生緩緩地說道:「牛仔,跟你這麼熟,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是想向你借種,只要秀英懷上了孩子,那她就不會跟我離婚了,為了挽留這段婚姻,我必須這樣做。」

羅陽咧嘴笑道:「生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沒有干過那種事,我不懂行。」

「用什麼懂行,來,我教你。」

隨即,陳華生就從桔樹上折了一條細枝下來,然後在泥地上畫女人的體形。畫好了要講解的示意圖,陳華生便做起「老師」,傳授男女房事的經驗給羅陽這位「學生」。

在羅陽的人生里,這算是一件大事了,笑道:「生哥,要是秀英嫂知道了,她可能會打死我的,這事……」

打斷羅陽的話頭,陳華生很自信地說道:「她怎麼可能知道呢?我不說,你不說,那就行了,對不對?牛仔,我只問你,你願不願意幫我?」

與陳華生的關係確實還不錯,羅陽也不想看到他離婚,點頭道:「生哥,從本心上,我是願意幫你的,但這事很大……」

抹了一把臉,陳華生神情有些疲憊,說道:「牛仔,我好不容易娶了個漂亮的老婆,卻沒法使她懷孕,你說我有多窩囊就有多窩囊,有時候,我想自殺算了,如果秀英要跟我離婚,你說我還怎麼做人?」

同情之中,羅陽還有不解之處,問道:「生哥,怎麼才能弄大秀英嫂的肚子呢?」

陳華生指點道:「打一炮應該就行了。走,也快到吃午飯的時間了,到我家吃飯。我有辦法讓秀英昏睡幾個小時。到時你辦事。今晚我要跟她出外面打工了。年底才會回來。」

在陳華生的邀請下,羅陽只好先放下手頭除草活計,前往陳華生的家。

一想到要幫陳華生這種大忙,羅陽既興奮又緊張

見羅陽神色不夠自然,陳華生叮囑道:「牛仔,放輕鬆些。做完之後,你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就行了。」

羅陽局促道:「生哥,秀英嫂會不會突然醒過來?」

若在辦事時,何秀英睜開眼睛,羅陽覺得那是一件很窘的事情。

陳華生以肯定的口吻道:「沒事的。在兩個小時內,她是絕對不會醒的。你放心好了。不用緊張的。」

說話間,便已能望見陳華生的房屋了。

羅陽想鎮定下來,卻始終有點兒慌,手心都出汗了。 噗的一聲,對方的戰矛狠狠地刺入了麥克斯波文的腹部,麥克斯波文雖然也想用以命搏命的方法傷到對方,可是最終的實力差距還是讓這個穴居人的計劃落空了。

「哼,這樣的垃圾也配成為一個部落的首領,難怪青青草部落窩在一個破洞穴中至今走不出來。」

黑影中的聲音充滿了冰冷。

孫立成並不知道遠處的搏殺,緊實此時,他終於等到了機會。

「槍魂!」

隨著他的一聲大吼,孫立成如同一隻大鵬鳥,從隱蔽的地方沖了出來,寒冰雪龍戰矛閃電般刺入了毒蜥的背後。

毒蜥雖然也發現樂危險,並揮舞起大尾巴想打亂孫立成的攻擊,可是孫立成的速度太快了,尾巴一下子落空,更讓這個蜥蜴想不到的是,孫立成的戰矛是如此犀利,毒蜥那緊實的鱗片竟然擋不住孫立成,被一下子狠狠地刺了進去。

受到重創的毒蜥立時發出一聲撕破耳膜的尖叫,甚至讓孫立成感覺頭頂都有灰塵被震落下來。

「太極氣旋!」

聽到毒蜥那尖利的叫聲,孫立成一下子急了。毒蜥的攻擊也許不算什麼,可是如果讓它呼喚回同伴,那兩隻毒蜥回來,向自己噴洒毒液,可是大忌。所以,這個傢伙立刻調動體內的太極氣旋,向寒冰雪龍戰矛中灌去。

這支戰矛既然叫作寒冰雪龍戰矛,其實帶有死靈界的寒冰屬性,隨著太極氣旋的注入,毒蜥的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

原本這個強悍的傢伙還準備忍痛給孫立成一個熱情回擊,可它突然感覺到刺入身體中的東西湧出了極其厲害的寒流,然後自己的後半截身體就感覺不到了。

孫立成也是最近才弄明白自己的這支戰矛的用法,而且他的太極氣旋可是近似於神力的存在,可以將戰矛的寒冰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毒蜥又試著擺動了記下身體,可是體內的寒氣越來越厲害,沒有兩秒鐘,大半的身體徹底失去了感覺。

這個時候,毒蜥真的怕了,它的眼中露出絕望的深色,哀求地向孫立成叫了幾聲。

孫立成也聽出了毒蜥叫聲中的屈服,不由心中一動,太極氣旋灌入的動作立刻停止了。

此時,毒蜥的三分之二的身體已經凍僵,也就是頭部和胸部可以移動。

「你可以願意屈服為我?」

孫立成發出了動物之友,向毒蜥詢問。

毒蜥眼中不斷掙扎,它有預感,一旦答應孫立成,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就會離自己遠去,是尊嚴地死去,還是卑微著活著,這是個問題。

就在孫立成制服這一個毒蜥的時候,外邊的兩個毒蜥聽到了同伴的慘叫,立刻對視了一眼,然後飛快地向洞穴深處沖了回來。

這兩隻毒蜥四條腿來回爬動,快速地擺動著身體,速度相當驚人。

它們剛返回身沒有多久,就發現後邊有東西向自己快速地跑來。

巴尼很著急,就在剛才,他感應到了兩隻毒蜥,雖然他已經變成了地獄穴居人,可是還沒有強大到能夠單挑兩隻毒蜥的程度,說實話,對付一隻毒蜥也很有危險。 人生閱讀器 所以,他便先隱藏了起來,想著躲過它們,然後與孫立成回合。

可就在剛才,一個尖厲的聲音傳來,讓他大吃一驚,立刻反應過來,自己的老師與毒蜥已經開始交戰了。

「難道這裡不只有兩隻毒蜥?」

**居人心頭一驚,要知道,部落可是一直以為這裡只有兩隻毒蜥的。毒蜥這種怪物,單打獨鬥就很厲害了,可是一旦數量多了,配合起來更是讓所有人心頭髮緊,數量越多,戰鬥力越強。三隻毒蜥,要是對付他們,估計要部落里的勇士一起配合才行啊。

而接著,這兩隻毒蜥便開始回身返回,明顯是去支援。

「不能讓他們回去,否則就太危險了。」

突然,一個念頭在巴尼的心中閃過,**居人咬了咬牙,就向毒蜥們沖了過去。

「巴尼,你不能去啊。」

在不遠處,剛到的約瑟芬發現自己的哥哥沖向了毒蜥,立即大驚,她大喊了一聲,也跟著沖了過去。

當然了,斯凱、亞力克和宮本等人,因為資格足夠老,所以雖然實力沒有天王級,卻也坐在了幹部的位置上。

Previous article

「怎樣你才會信?」夏傾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