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簡單地吃了早餐,葉雄就跟著楊心怡來到車棚。

車庫裡,一輛黑色的保時捷跑車正靜靜地停在那裡,如同一頭沉睡中的雄獅,看起來非常大氣。

這車子,正是楊心怡的坐駕,價值八百萬左右。

平時的時候,楊心怡極少開這輛車子,一般都是開幾十萬的商用車,只有一些特別的場合,需要裝一下逼,才開這輛車子出去。

除這了輛保時捷之下,車庫裡還停著一輛紅色的賓士轎車,正是那天葉雄碰瓷唐寧的那輛,價值在三百萬左右。

葉雄看了看這兩輛幾百萬的車子,再看看自己那輛幾萬塊都沒人要的破捷達,有種一輩子都不再開這破車的衝動。 「老婆,開哪一輛啊?」葉雄指著兩輛豪車,問道。

「開保時捷,今天我要見一個外國的大客戶,聽你英文不錯,陪我一起去機場接待客人。」楊心怡道。

「你聽誰我英文不錯啊?」葉雄奇怪地問。

「別得瑟了,上車。」楊心怡拋了鑰匙給他,走到車後座。

葉雄從到大,還是第一次開這麼貴的豪車時非常激動,跑到車上左摸摸,右摸摸,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

好一部約炮神器啊!

要是開這輛車子,去江南大學門口停著,那些十八二十歲的清純女生妹,豈不是如同飛蛾撲火一樣撲過來,那叫一約一個準。

葉雄暗暗決定,一有機會,要多借這輛車子開開。

「老婆,跟你商量個事,你也知道我是名揚國際大酒店的總經理,你想讓我去你們公司上班,職位肯定不能低,你打算給我安排個什麼職位?」

「你覺得你除了做安保,還能幹什麼?」楊心怡鄙視道。

「我還能……」葉雄想了半響,還真想不到自己能幹什麼。

坐辦公室吧,以自己的性格肯定呆不住,干其他什麼的,又太纏身了。當翻譯,他可沒那種耐心當傳話筒。當總裁,想想算了。

想來想去,還是當個甩手掌柜之類的安保經理比較划算。

「你掛職去公司當安保部副經理,沒事的話,你不用上班,出了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你給我好好處理,我給你月薪一萬。」楊心怡道。

「一萬?」葉雄愣了一下,鄙視道:「楊扒皮,你會不會太摳門了?」

「我記得,你在工地當建築工的時候,月薪不到四千。」

「那怎麼能一樣,那時候我是單身,現在養老婆。」葉雄道。

「你覺得,我需要你養?」楊心怡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

「你終於承認是我老婆了?」葉雄非常激動,拍拍胸脯道:「就憑你一句話,就算工資不要了,我都必須要去做。」

「那就謝謝了。」楊心怡非常樂意地接受了。

葉雄嘴巴長得老大,心想這老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恥了,自己只不過隨便,她就當真了。

「那個……老婆,我剛才只不過是開開玩笑,你想想,我跟你又不是真的夫妻,就算你接受,也心裡不會樂意吧?」葉雄嘻嘻笑道。

楊心怡的臉突然轉向窗外,不話了。

葉雄撇撇嘴,心想女人的臉,果然如六月的天,自己又沒錯話,兩人是假結婚沒錯啊,這分明就是現實,她怎麼又不高興了?

車子不多久就到了機場,楊心怡這才轉過頭了,臉上恢復了平靜。

「這是國外一間很大的公司的總經理,我約了很久才約到了,這可是泛及到幾個億的大生意,也是我們公司最近幾年,接觸到最大的外貿訂單,你要收起你的性子,可別給我搞黃了。」楊心怡嚴肅地道。

「收到,你就當我透明好了。」 巨星重生之豪門嬌妻 葉雄笑了笑,問道:「這是哪個國家的公司?」

「媒國。」

「什麼公司這麼牛逼?」葉雄隨口問。

「華媒聯合商貿集團。」

「啥?」葉雄一愣。

「華媒聯合商貿集團,怎麼,你聽過?」

何止聽過,簡直熟悉得不能再熟了!

葉雄忍不住苦笑起來,原本嚴蕭的臉,換成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這間公司的底細,你查過沒有?」葉雄笑著問。

「我已經派人出國去查探過了,這家公司佔地面積好幾萬平方面,還在市區中心地帶,在當地是少見的大企業,財力跟實力都非常洪厚。」楊心怡介紹著。

洪厚個屁,一間空殼公司而已。

葉雄以前在龍魂的時候,曾經接觸到一名商業詐騙份子,跨國查過他的底細。最後查出他就是華媒聯合商易集團的人,於是對這間公司進行追宗。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間擁有幾萬平方米,在當地有著非常大名氣的公司,居然是個空殼公司,財務狀況非常糟糕,已經欠資產幾百個億。

在媒國當地,知道的人非常多,但是在華夏,知道的人很少,有不少人公司中了招,被空手套白狼,沒想到楊心怡居然遇上了。

其實不能怪楊心怡,怪只怪這間公司太狡猾了,而且在當地似乎有很大的關係,葉雄查出來之後,組織曾經向媒國外交反聵過,原本以為已經關閉了,沒想到現在還沒倒。

看來,這家公司跟當地政府的關係,非常不一般。

今晚既然遇到,就好好管管這事了。

「今天來的人,叫什麼名字?」

「布澤夫,是公司的駐華的代表,呆會你話心,別得罪別人。」楊心怡嚴肅警告。

車子停在機場,楊心怡舉起一個牌子,上面用英文寫著熱烈歡迎布澤夫之類的詞語,在等待著。

十幾分鐘之中,一名四十多歲左右,個子矮,挺著大肚子的老外走了出來。

他身後,緊緊跟著兩名一米九以上的黑人巨漢,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保鏢。這副打扮,確實有種讓人不容視的感覺。

一間公司的代表,招兩名特種兵當保鏢,沒幾間公司這麼牛。

「你就是楊心怡女士,你真是太漂亮了,與你見面真是太榮幸了。」布澤夫看到楊心怡的模樣之後,雙目頓時放光,就像狼看到食肉一樣。

然後,他張開手臂,準備給楊心怡一個大大的擁抱。

對於這些老外的習慣,楊心怡略聽過一二,雖然心裡很不願意,但是還是忍住噁心,輕輕地靠了上去。

哪知道這時候,一個人影搶先一步,擋在她面前,張開懷抱,迎了上去,用流利的英語回道:「親愛的布澤無先生,見到你真是太榮幸了,歡迎你來華夏這個美麗的國家。」

楊心怡雖然聽別人過,葉雄會英語,但是絕對沒想到,居然流利到這種程度。那種標準的發音,如果不是經常去國外,跟人交流過,絕對發不出來。

這個傢伙,難道出過國,真是越來越神秘了。

「這位先生是?」布澤夫雖然很不爽,但是葉雄這麼熱情,也不好拒絕,正想迎上去,突然聽聞一聲震天的噴嚏聲響起。

葉雄突然一個大大的噴嚏,口水噴了布澤夫一臉。

這一下,直接把楊心怡嚇壞了。 「sorry,sorry,我不是故意的。」葉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裝作焦急地樣子。

「聽布澤夫先生來要,我激動得一夜沒有睡覺,可能患感冒了,來,快擦擦,如果被我感染到就麻煩了。」

布澤夫抽出紙巾,厭惡地擦了擦臉上的唾沫,非常想發飆,但是考慮到接下來能騙到幾百萬的訂金,也就忍住了。

「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吧。」布澤夫裝作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對楊心怡:「我們訂了今晚的機票,明天還要去另一家公司考察,時間不多。」

楊心怡狠狠地瞪了葉雄一眼,微怒道:「還不快去開車。」

葉雄笑著走到駕駛座,通過剛才一個噴嚏試探,他更加肯定,布澤夫是個商業大騙子。

看來,今天又要有一筆外快了!

葉雄嘴角露出一撇邪笑,來心怡集團上班還真不錯,第一天就碰上了騙子。

車子很快就來到了心怡集團,布澤夫帶著保鏢,先是在公司轉了一圈,然後去心怡集團旗下的一些主要的子公司跟賣場參觀。

半天下來,葉雄也對自己老婆的公司有了一番了解。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沒想到自己的老婆還挺有錢了。

旗下涉及地房地產,餐飲,五金,快銷品等多個渠道,實力資金洪厚。而跟華媒聯合貿易集團的,主要是五金行業。

是最近幾年,國內五金行業普遍慘淡,心怡集團的五金行業出口已經到了一個頸項,相比起公司其他行業來,賺得太少了,甚至一直處於虧損狀態。

這也是為什麼楊心怡這麼注重這次合作的原因。

如果拿下這次訂單,很有可能,就會扭轉公司五金行業零利潤的狀態,達到與其他行來持平。

下午三,一行人回到公司,開始進行談判。

「葉雄,你出去吧。」

接下來的談判涉及商業機密,所以楊心情怡將葉雄支走。

「漢克,馬基,你們也出去吧!」布澤夫揮了揮手。

兩名保鏢出去了,但是葉雄卻沒有去,而是留了下來,一臉怪笑地望著布澤夫。

剛才介紹的時候,楊心怡介紹給布澤夫,葉雄是自己的司機,那時候布澤夫就非常不爽。原本他以為葉雄是楊心怡的什麼人,或者是公司的有大人物,所以對他的噴嚏沒有追究,如果早知道他是名司機,當時就應該發飆,狠狠給他一耳光了。

現在這個傢伙,居然用目光挑釁自己,布澤夫當下就不高興了。

「楊總裁,這就是你們公司員工的素質,這個傢伙到底是從哪冒出來了,還懂不懂禮貌?」

「葉雄,讓你出去,沒聽到嗎?」楊心怡見葉雄還愣在那,也有發火了。

見自己的老婆這般沒用,葉雄覺得是應該給她好好上一課了,省得自己下次再遇到這種騙子,不知道怎麼做。

「布澤夫先生,今天都逛了一天了,不知道你對我們公司有什麼想法?」葉雄突然問道。

布澤夫臉上裝作生氣地模樣,道:「我有什麼想法,也是跟楊心怡姐,也不會跟你一個司機,你快出去,不然我不跟你們公司簽約了。」

「葉雄,快出去,聽到沒有,再不出去,我可要發怒了?」楊心怡怒目圓睜。

葉雄就像沒看到楊心怡的目光,走到布澤夫身邊,突然將他手中的本子搶了過來,打開來一看,只掃了一眼,突然將本子狠狠砸在他頭上。

這一下,不但將楊心怡嚇死了,就連布澤夫也蒙了。

「楊總介紹了半天,你裝模作樣在記錄,我還以為記出什麼東西,原來在偷偷畫我們總裁的畫,你要畫就畫唄,但我們楊總貌美如花,你卻把他畫成這副熊樣。」

葉雄完,將本子扔到桌面上,正好露出一張肖像畫,不是楊心怡是誰。

楊心怡頓有些不高興,剛才自己介紹得那麼辛苦,以為他在記錄著,準備回來跟自己談,哪知道他卻在偷偷畫自己的畫相。

布澤夫被抓住,漲得老臉通紅。

這貨平時除了詐騙之外,還有個喜好,就是美女跟畫畫。

剛剛見到楊心怡的時候,他就被她絕世的東方美女容貌給吸引住了,在一路上,忍不住就偷偷地畫她,還裝作一本正經的模樣,哪知道會被發現了。

「楊總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東方女人,愛美之心,有皆有之,這有什麼?」布澤夫硬著頭皮道。

啪啪啪!

葉雄抓起桌面上的本子,直接砸了布澤夫三下,這才怒道:「華媒聯合商易集團怎麼會請你這種爛人,公司是請你出去找合作夥伴,不是讓你泡妞的,你沒有作筆記,到時候怎麼回去跟公司交待?」

布澤夫本來就心虛,被葉雄這麼一砸,更加心虛了,急忙解釋:「貴公司的情況,我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胸然於了……」

「瞭然於胸……你這漢語怎麼學的?」葉雄罵道。

「對對,瞭然於胸,資料我可以回去可以慢慢做。」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布澤夫連忙解釋。

「我問你,心怡集團屬下有工廠,主要生產那類型的五金?」葉雄步步逼問。

「那個,剪刀,美容套,烤箱,廚具……」

「放屁,我們哪有生產廚具?」

「噢,廚具是上間公司的,我搞亂了。」布澤夫連忙回答。

「我們公司不但生產五金廚具,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環。」葉雄完,突然笑了。

到現在,就算楊心怡再傻,也知道面前的人,絕對不是來談生意的,而是活脫脫一個騙子。

她原本微笑的臉上,頓時布滿冰霜,冷冷問道:「布澤夫先生,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個交待?」

「做生意講求你情我願,如果楊心怡姐沒有合作的意向,我只好告辭了。」布澤夫完,站了起來。

此時此刻,他知道騙局無法再繼續下去,只好選擇開溜。

剛走到門口,正準備拉開門,突然一隻手搶先按住門柄。

葉雄擋在門口,嘴角露出一撇冷笑,道:「布澤夫先生,先別這麼焦急嘛,我跟你的好朋友杜魯克先生,可是好朋友呢,他有機會進監獄吃免費國家糧食,可都是我幫他的,難道你就不想讓我幫幫你,跟他一樣吃免費的國家糧食?」

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布澤夫先生聽完,臉色劇變。 杜魯克是什麼人?

作為同一間公司的布澤夫再清楚不過,那可是他的上一任駐華代表,後來在華夏被捕,遣送回國,現在還呆在監獄里。

據華夏當局的證據非常明確,而且態度非常堅硬,所以即使華媒聯合商易集團在當地非常有背景,依然沒能將他撈出來。

這件事,知道的人非常少,不知道這個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葉雄先生,我不認識什麼布魯克先生,跟他更加不是朋友,你會不會搞錯了?」布澤夫色厲內茬地道。

「既然不認識,那你先走吧,祝你一路順風。」

葉雄揮了揮手,臉上露出一撇冷酷的笑容:「希望你不會像杜魯克一樣,在登機的時候被抓了。」

布澤夫一個踉蹌,差沒栽倒在地。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連杜魯克在登機前一刻被抓的事情都知道,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知道這件事的人極少,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知道了?

難道,抓杜魯克的事情跟他有關?

「走吧走吧,再慢就趕不上飛機了。」葉雄催促著,一邊掏出手機,好像要打電話的樣子。

他越是這樣,布澤夫越是不安。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原地團團轉。

楊心怡早看出來,布澤夫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合作,被葉雄拆穿之後,他應該抓緊離開才對,現在怎麼又不敢離開了?

「那個……葉雄先生,我們要不,單獨談談。」布澤夫想了一下,終於還是不敢冒這個險。

「行,沒問題。」

葉雄完,轉身對楊心怡道:「楊總,麻煩你出去一下,我跟布澤夫先生談談訂單的問題。」

你談個毛訂單,連公司的產品價格都不知道,怎麼談?

不過楊心怡還是站了起來,離開了辦公室。

在門口呆了半個時辰,葉雄出來了,笑道:「楊總,你應該給我一個大大的紅包,我可是幫你談妥了一千萬的生意?」

「什麼,一千萬?」楊心怡嚇了一跳。

葉雄不是腦抽了吧,這布澤夫分明就是騙子,還跟他做生意,那豈不是找死?

「這是合同,楊總你看一下,沒有意見的話,簽個名字。」葉雄遞過一份合同。

連合同都做好了,我就看看,你這貨能拿下什麼樣的訂單?

楊心怡拿過來一看,片刻之後,整個人傻眼了。

「訂單,純銅手電筒,價格,一百二十華夏幣每支……訂單總額,一千一百萬,分四期,每期價格兩百五十萬左右……乙方將訂單金額全部打給甲方,到賬之日起開始生產。」

不單價格高得離譜,就連合同也是亂來一通。

特別是這訂金,哪有國外公司全部打完貨款再生產的,現在的國外公司,全都牛逼哄哄,不貨到付款就算好了。

這合同,簡直是亂來。

伊心慈漲紅了臉,攥緊了拳頭,急道:「這些你如何知曉?我雖是奉命監視大祭司,卻從未做過傷害西風的事!」

Previous article

嗯,是有點甜甜的味道了,但是總覺得沒有龍逸軒嘴上的好吃,所以她雙眸冒金光的撲過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