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眾人走了一刻鐘,趙大叔才發覺,馮春不見了。

「馮春啊,別擔心他,他替我送口信去了。」

今兒除了文掌柜和方武,幾乎全員參與,眾人配合默契,很不錯。

「夫人,去找花孔雀嗎?」

四喜以為是去找白牡丹來收拾爛攤子,方芍藥搖了搖頭,否定道:「不是他。」

不僅不是白牡丹,還是個意想不到的人。

主家不在,不找白牡丹,四喜抓抓頭髮,夫人的人際圈並不廣泛,好像也不認識誰了吧。

「找王有德。」

為避免四喜抓到頭禿,方芍藥好心地提醒一句。

「啥?」

天下第一盜:神偷王妃 四喜驚叫一聲,大嗓門頻頻引發周圍人的圍觀。

找王有德那人渣,為什麼,難道要把啤酒方子給他,作為交換?

他們還沒想要應對的策略,萬一,事情能出現轉機呢!

「你也知道啊,他現在要啤酒方子是有求於我,那不得表現一下誠意嗎?」

方芍藥打了個呵欠,她敢肯定,王有德會解救他於水火。

這一次,就當給王家震懾,王家以為自己沒事了?呵呵,很傻很天真。

馮春的爹娘,不能被白白的逼死,雖然二老想不開自盡了,但是導火索,仍舊是王珍珍父女倆。

一行人被扔到衙門,京兆尹大人看到方芍藥震驚了,前幾日剛來過衙門,這會兒又犯事了,頻率真高!

官差甲在旁邊撇嘴,其實方芍藥不止來了兩次,前段時間,因為她閹割公雞,手段兇殘,還被抓進來一回。

能把殺雞殺得如此殘忍的,方小娘子是第一人。

所以,她出現在王家打砸,眾人誰也沒驚訝,不但如此,還感嘆一把,王老爺和王珍珍父女竟然不知足,雖然被湊一頓,好歹活著啊。

官差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言語間竟然有點包庇王家人的意思,對於王老爺派人打砸馮春家,絕口不提。

這會兒不是開堂問案的時候,京兆尹大人敷衍地對手下道:「既然是私闖民宅,就先關押起來,擇日再審!」 四喜對被關衙門沒所謂,不過明日是馮春和紫藤大喜的日子,他們都進去了,喜事冷冷清清的,沒個人氣。

方芍藥擺擺手,讓四喜稍安勿躁,這丫頭毛躁的性子得慢慢地磨平了,凡事都不要著急,三思而後行。

「大人,民婦有要事回稟。」

方芍藥不卑不亢,把為何到王家打砸的理由說一遍,王珍珍因為求嫁不成,王老爺派來辱罵馮春的爹娘,逼死了老兩口,他們若能咽下這口氣,早就當神仙去了。

「你的意思是,你私闖民宅很有理。」

京兆尹大人摸了摸鬍子,方小娘子好像是個刺頭來的。

前幾日,他剛為馬氏伸冤,被萬民稱讚。

京兆尹有個不為人知的愛好,私下裡偷偷喜歡寫話本,而他寫的東西,根本沒人看。

起了個化名,出售到書肆,那邊說了,半個月沒賣出去一本。

他反思良久,發現自己寫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不夠吸引人,也不能展現出他的才華。

馬氏和龐家的官司,是近年來的大案,京兆尹得到了素材,準備發揮一下,這會兒又聽了個極品事,更加有興緻。

「大人,王老爺開好幾家鋪子,有給您過孝敬,而且,這次王家很多人受傷,他們家損失慘重。」

官差小聲地上前,對著自家大人小聲地提點。

滿院子狼藉,他們進去看見都很心疼,砸的都是銀子啊!就和被一夥強盜洗劫過一般。

「大人,您看沒事兒,我們就回去了。」

方芍藥分外自然,讓官差門側目,前腳被抓進來,後腳就出去,衙門是你家開的?

「王大人最近對生意有興趣,總想和民婦談合作,估計一會兒來撈人了。」

方芍藥找一處地方坐下,悠哉悠哉地等人。

師爺眉心跳跳,京都里,姓王的大人好幾位,不會是王有德吧?

二人是仇家啊,他這麼想著,沒多一會兒,王有德匆忙而來。

仇家親自上門撈人,有點意思!

王有德和王家的人前後腳,王老爺不要臉,但是她閨女被人湊成豬頭,沒好意思帶出來,他拉著家丁,前來告發方芍藥。

「方小娘子,你又犯事了?」

王有德語氣平平,這次可不是他攛掇找的人,和他無關。

「可不是么,前段算命的看我印堂發黑,說我和姓王的有衝突,特別容易遭小人,您看,這不應驗了么!」

方芍藥沒搭理王老爺,主動和王有德攀談,適當地顯示出熟稔來。

王有德:「……」這是在拐著彎罵他是小人呢!

王有德這兩日在等啤酒的消息,他自己不確定,方芍藥是不是個烈性的,萬一不想合作,願意坐牢,是塊啃不動的骨頭,很是難辦。

這不,他在家欣賞畫卷,下人說,方芍藥的夥計求見。

眼下,方芍藥有事想求,而且第一時間給他送信,說話態度良好,想來,啤酒是事是成了。

那麼,王有德適當地展現自己的實力,把方芍藥撈出來。

來龍去脈,他了解,又不是草菅人命的大案子,人出來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方小娘子面子很大啊,竟然讓王大人親自出馬!」

京兆尹大人見此,索性賣王有德一個面子,揮揮手,讓方芍藥回去,不過,若是王家執意告狀,她還是得來公堂受審。

「大人,如此多謝了。」

方芍藥施禮,雄赳赳氣昂昂地離開,臨走之前,她瞟了一眼王老爺,站定道,「王老爺,你不是說了,明早派人來鬧場,千萬要記得啊!」

有人脈的感覺真心爽,而且,利用的還是仇家王有德。

「你……」

王老爺很納悶,方家不是沒人么,怎麼東祥酒樓的少東家親自來撈人,他以前聽說,兩家不和,看樣子,不像啊!

「王大人,留步!」

為弄清楚真相,王老爺豁出去了,主動喊住王有德,「您不是把問神串店變成方記棺材鋪了么?」

言外之意,王有德和方芍藥是死對頭,這會兒,怎麼會幫著對頭說話。

王有德皺眉,這事是他派人做的不假,但是並沒有聲張,不然影響他的名聲。

他陰森森地看了王老爺一眼,這人知道的太多了。

王老爺:「……」

「王老爺,本官出身於商戶人家,一向對商戶沒有什麼偏見,但是,是誰給你的勇氣,竟然當場質問本官?」

王有德沒有露出什麼生氣憤怒的情緒,就是春風細雨地說話,才讓人感覺更可怕。

王老爺哆嗦了一下,明白了。

反正現在,方家那個小娘皮有了靠山,正是王有德。

「你明日若敢上門鬧,後果你該知道的。」

想到馬上到手的啤酒方子,王有德難得地做了一回好人。

人走了,王老爺還愣愣地站在原地,旁邊一個家丁問道:「老爺,那咱們明兒還去馮家鬧事嗎?」

家裡被砸,一片狼藉,難道這樣就算了,讓他們吃個啞巴虧?

「去個屁!」

王老爺打了家丁一下,他手臂受傷,這會兒鑽心的疼。

民不與官斗,他們就是個小商戶,如何和官老爺作對?方家請來個大靠山,竟然是王有德!

「明兒你帶著幾個人去一趟,不過,不是鬧事,置辦點賀禮,趁機給馮家人賠罪,不然老爺我,可能就吃牢飯了!」

衝動過後,王老爺越發的心涼,這一切都怪兩個拖油瓶,自己有覺悟不想拖累人了,和他有啥關係呢!

把王家打砸成這樣,眾人平安無事,只去衙門走個過場,這下,馮春不淡定了。

此事因他而起,東家找了王有德,難道是用啤酒的方子作為交換?若是這樣,方子可不就便宜了那個陰險的小人!

「是啊,夫人!」

四喜點點頭,文掌柜說過,自家目前的實力,留不住方子,所以為大局考慮,肯定得拉著一個有勢力的人合夥,當個靠山。

不是王有德,還會有誰?

「我雖找了王有德幫忙,可我有答應他啤酒方子的事嗎?」

方芍藥眨眨眼,人往高處走,一旦必須要抱大腿,她想抱一個大粗腿,那麼何玉蝶說的對,何家比王家更合適。

「您是說,您利用了王有德,不但沒答應他的條件,還把他一腳踢開,直接攀上了何家?」

孫大明白掏了掏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就是這個意思。」

方芍藥得意地勾起嘴角,漫不經心地道,「怎麼,有問題嗎?」

「沒問題,只是您……」

馮春做了個笑比哭難看的表情,後面的話說不出來,還是四喜快言快語,接下去,「太無恥了。」

四喜第一次有點同情王有德,費力沒討好,底下的小弟踩著他的腦袋爬上去了。

「有更大的靠山,我們為啥要選靠山的手下?」

方芍藥很解氣,她雖然利用王有德一回,想想王有德的做法,他也不虧,別忘了,問神串店是怎麼被改成棺材鋪的!

眾人點點頭,心裡卻不這麼想,王有德對戰方芍藥,表現上看,是王有德找了麻煩,實際上,串店重新選地方,用了一個不是很高的價錢買下鋪子,重新做調整。

問神串店擴大規模,又彌補之前的不足,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雖有點小麻煩,但眾人齊心合力,已經解決了。

大家在心裡默默地給王有德點蠟,直奔馮家,繼續幫忙拾掇院子,布置喜房。

人多力量大,眾人都是手腳麻利的,動作很快,一下午的工夫,馮家的院子煥然一新,門口掛著幾個大紅燈籠,喜氣洋洋。 馮春和紫藤成親當日,方芍藥給周圍鄰里分發了喜餅,請眾人來觀禮。

因為新娘子紫藤蒙著紅蓋頭,又化了個大濃妝,和原本面貌詫異巨大,倒是不用擔心被人認出來。

良辰吉時,爆竹聲響起,眾人來道賀,說著吉祥話。

門口來了幾個家丁,鄰居們警惕起來,以為之前來鬧事的,又上門了。

來的是王家的人,不過他們不是上門鬧的,而是來賠禮道歉的。

王老爺自己不敢觸霉頭,派了手下,送了不少東西,統一放在一個大箱子內,上面系著大紅色的綢緞花。

「東家……」

看到王家人進門,馮春很是惱怒,就想把人攆出去,被方芍藥阻止。

「他們是來送賀禮的,既然如此,你就收下。」

對方上門賠禮道歉,有銀子,還有綢緞,首飾,值不少錢,都送上門來了,哪有拒之門外的道理!

「可是這……」

馮春猶豫,他怕收了東西,解釋不清,至少他不會原諒王家的所作所為。

「東西是給你的補償,他們昨天來鬧事,毀了不少東西,不用賠錢嗎?憑啥便宜他們?」

方芍藥教育自傢伙計,做人太實在了,銀錢照常收下,等明日,繼續到京兆尹衙門去鬧,王家逼死老兩口,這賬還得繼續算。

說句不好聽的,馮春的爹娘是強弩之末,沒幾日好活了,一旦二老故去,把後世辦得風光,一樣需要錢財。

「東家,您說的對。」

馮春點頭,對方芍藥頗為信服,決定以後聽東家的話,不吃虧。

王老爺派來的家丁,見馮春收下東西,以為這算是達成和解的意思,美滋滋地離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馮春拉著紫藤,給馮春的爹娘磕頭,二老一個勁兒地抹眼淚,真是太好了,在臨死之前,看到兒子成親,娶媳婦,死也能閉上眼睛了。

「夫妻對拜,送入洞房!」

方芍藥和蘇三娘陪著紫藤進入到洞房裡,還有點不真實,這成親速度,比現代的閃婚還要迅速。

而且,二人並不是演戲,而是彼此照顧,真的打算在一起。

冥媒強娶,鬼王獨寵冷情妻 「夫人,謝謝您,如果沒有您……」

就算這個名叫武藏的人,有點傻,坂木還是沒有放棄她,依舊包容她。

Previous article

十年的感情,不離不棄,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自己卻沒有給她幸福的結局,甚至連一個名分都沒有。深深地愛著自己,不顧一切,不惜捨命相救,如此重情當何以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