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窗外那兩隻蝴蝶一丟忘我的你追我趕著,只不過,似乎是一直緊緊的追逐著另外一隻,而另外的那一隻則更像是在被迫的躲避了。

眼下的情形,到時讓蘇錦惜不自主的看入了迷。她似乎也很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的結局,似乎也想要看到那兩隻蝴蝶最終的結果。

或許是這兩隻蝴蝶無意間的這些動作讓蘇錦惜想到了前世的自己了吧,那樣你追我躲的狀態多像前世的她和白承皓啊。

上一世,白承皓想必也是煩夠了她,恨透她了的吧,不然,為何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為何會對將軍府下手那樣不留餘地。

蘇錦惜沉默著把窗戶關上了,眼神里透露出來的光彩也很是複雜。

此刻,她又忽然不想再繼續看下去了,不想知道那兩隻蝴蝶最終會是什麼下場,那些都不關她的事了。

不管那兩隻蝴蝶最終能否走到一起,比翼雙飛,這樣的追逐對於她來說也沒有了意義,上一世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想再多想起了。

不管上一世發生過什麼,老天給她一個重生的機會,不就是為了給她用來彌補上一世的遺憾的嗎?

「這一大早的,怎麼一個人坐在這的發獃,身邊也沒個伺候的丫頭。」一陣略顯蒼老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房間內想起,打破了蘇錦惜的思緒。

蘇錦惜循著聲音,轉過了頭,奶娘緩緩步入。今日的奶娘,著了一身衣裳,這是奶娘習慣咯額的顏色,這麼多年來蘇錦惜見著奶娘都會是這神打扮,倒也親切非常。

奶娘兀自的在蘇錦惜旁邊坐了下來,為蘇錦惜到了杯茶,隨後又繼續嘮叨著:「這天氣已經開始轉涼了,你這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別以為年輕氣盛的就不會生病,這要是年輕的時候不注意啊,到了老了,你就知道錯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了。」

奶娘說著又馬不停蹄的站起身來走到一旁為蘇錦惜挑選偶爾一件披風,這才走過來為蘇錦惜披上了這才算是完事。

蘇錦惜全程都是一臉溫暖的看著奶奶娘的動作,不發一言,但是眼神能夠證明她此刻的心情是有多感動,多溫暖。

蘇錦惜輕笑著終於開口:「知道啦知道啦,奶娘您還是一如既往的愛嘮叨啊,來,著大老遠的過來,先喝口茶潤潤喉。」

寵妻成癮,總裁你夠了 奶娘結果蘇錦惜遞過來的茶水,喝了一口后環視了周圍一周,似乎在找些什麼。

「奶娘在看什麼?」蘇錦惜疑惑著開口。

奶娘放下茶杯,繼續道:「你說說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這手下的人也是的,怎麼也每個人在這兒伺候。」

奶娘埋怨的語氣足以證明她對蘇錦惜的關心,對於這一大早蘇錦惜一個人坐在窗邊,沒有惹在一旁伺候的狀態也是有些意見的。

「我這不是不喜歡身邊太多人么,奶娘您也不是不知道我,是我讓他們不用伺候的,我就想一個人在這靜靜,不希望別人打擾,他們自然也不會來了,奶娘你也別責怪他們。」

蘇錦惜開口替丫頭們解釋著,不過的確也是,今日,晨起時見著身邊沒有惹之後蘇錦惜心中不知為何有些煩悶,所以這才支走那些丫鬟一個人在這發獃的。

不知道為何,蘇錦惜總覺得最近的平靜太過於異常,也不知是因為她天性多疑還是她一時之間不習慣這樣的生活,蘇錦惜總覺得這最近的幸福悠閑有些不真實。

再加上,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蘇錦惜總會有種不好的預感,總是覺得這裡不對那裡不同的,總之就是總覺得有些精神恍惚的感覺。

「這窗戶怎麼是關著的?怎麼不開窗呢?」奶娘看著那扇剛才被蘇錦惜關起來的窗戶,作勢就要過去將其打開。

蘇錦惜卻下意識的攔下了奶娘的動作,這引來了奶娘的不解:「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不太想開而已,奶娘剛才不是也說了天氣轉涼了嗎?這開了窗的話豈不是會容易著涼。」

蘇錦惜有些心虛的說著,畢竟自己剛才關窗前看到的那些,蘇錦惜無從解釋,那個時候她複雜的心理狀態也無從說起。

那些藏在心裡的事情,她還是沒能告訴這些真正關心她的人。

也正是因為這來之不易的關心,重逢,蘇錦惜才會變得如此謹慎,生怕自己哪裡做得不對從而導致一些自己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發生所以,她必須要謹慎。 奶娘看著蘇錦惜的樣子,聽著她的那些解釋,心中雖說還是存有疑惑,大她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麼,但願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只是因為她想多了吧。

不過,不多時奶娘又發現不對勁了,這其他的丫鬟還好,蘇錦惜對於不親近的人都是不喜歡讓其常常陪伴在身邊的,可是,靈兒可就不會能算是這普通丫鬟中的一員了。

對於蘇錦惜來說,能夠帶在身邊這麼久的丫鬟也絕對和普通的丫鬟不一樣,對於靈兒,蘇錦惜自然是信得過的。

「靈兒呢?靈兒怎麼也不在,她不陪著你這是幹什麼去了,這丫頭,不會是有偷懶跑哪裡玩去了吧?」

奶娘問著,她的話其實也不無道理,她也總是擔心靈兒這樣一個小丫頭到底能不能照顧好蘇錦惜,所以時不時的就會來這麼一次質疑,今天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以往蘇錦惜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今日,她也是必須要替靈兒說句話了,不然以後,奶娘就更加不相信靈兒能夠照顧好自己了。

對於靈兒這丫頭,蘇錦惜可是喜歡的,也是難得的信任的。

新娘十八歲 「靈兒這是給我買東西去了,我這不嘴饞,想吃點府外的小東西,所以便就靈兒去買了,這不,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蘇錦惜並沒有告訴奶娘她讓靈兒去買冰糖和白蜜的事情,畢竟蘇錦惜自然也會怕奶娘擔心。而且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咳嗽,吃點枇杷膏也就好了,也不需要讓奶娘多擔心。

「原來失去買東西了··」奶娘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眼神飄忽著,似乎是在想些什麼事情。

蘇錦惜見著奶娘也不怪罪靈兒了便也送了口氣,但這口氣還未呼出去,奶娘便就有了新的動作。

只見奶娘眼前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把握住蘇錦惜的手,對著蘇錦惜的臉仔細大量著,不只是手,就連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也被奶娘一次的打量了個遍。

蘇錦惜疑惑的看著奶娘這般神情,一時之間還真的猜不出來奶娘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奶娘,你在幹嘛?」蘇錦惜疑惑的問出聲來,奶娘的這一系列的動作著實是有些難以預料。

奶娘繼續打量著蘇錦惜的全身,而後笑著說:「惜兒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被這樣一問,蘇錦惜更加疑惑了,著打量了半天,最後還這麼開心的樣子,就只是因為自己胖了?以前自己變胖的時候奶娘也沒見這麼開心過啊。

蘇錦惜疑惑著依舊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一臉茫然的看著奶娘,她實在是搞不清楚奶娘今日著忽然到來的興奮和激動是從何而來。

但下一秒,她便就知道了答案,這個讓他無奈又好笑的答案。

只見奶娘滿臉笑意的湊近自己,而後興奮的道:「你是不是,有好事了?」

這一問,蘇錦惜這才明白奶娘的意思,也才明白奶娘興奮的來源,明白了這些的蘇錦惜真的是不知道該拿奶娘怎麼辦才好了。

「奶娘!沒說什麼呢,什麼好事啊,哪裡來的好事。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好事呢,本來我們······』蘇錦惜嗔怪的說了一聲。

「本來什麼?」奶娘問著。

蘇錦惜心中一驚,差點就暴露了點什麼。

隨機,蘇錦惜急忙補救:「沒什麼,沒什麼,只是覺得奶娘的這個想法有些大膽了,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我怎麼可能會懷孕。」

蘇錦惜自然是很肯定自己不會懷孕的了,可是奶娘就不一定這麼認為了,對於奶娘來說,她盼這一天,可是盼了很久了,她怎麼可能會不往那方面想。

「誰說不會懷孕,你怎麼就這麼確定你不會懷孕了,這是對夫妻都會盼著有孩子,早日了解終身大事,你說你怎麼一點也不見著急的呢?」

奶娘有些無奈,畢竟她是真的盼著那個孫子或者孫女抱抱呢,況且,這可關係到蘇錦惜的一生,奶娘又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我當然知道自己沒有懷孕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還不清楚嗎?」蘇錦惜繼續辯解著,語氣肯定,畢竟她自己自然是清楚怎麼回事的。

她和上官司沉本來就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哪裡會懷孕呢?

可是奶娘又怎麼知道蘇錦惜和行輸出假成親的事情,哪裡會知道蘇錦惜和上官司沉其實根本連那些事情都沒有做過。

她看著蘇錦惜今天的樣子,奶娘本來就有的想法就像得到了某種證實一般,就連語氣也變得肯定起來。

奶娘聽著蘇錦惜的言語,其實是有疑問,也是不相信的,畢竟奶娘也是一個經歷過那些的人,她也知道懷孕是什麼樣子,所以看著蘇錦惜的樣子,就真的不自主的認為她就是懷孕了。

「你知道什麼,奶娘是過來人了,能不知道這些嗎?你看看你,又變得愛吃,今天還特地讓靈兒去到府外去給你買東西吃,你這不是變了是什麼,你以前可從來都不是這樣的,怎麼樣?最近是不是特別喜歡吃辣的。」

奶娘一邊問著,一邊還剋制不住的一直在興奮,畢竟如果蘇錦惜是真的懷孕了的話,那麼對於奶娘來說,那將會是一件多麼值得開心的事情啊。

可是,奶娘的這個願望,終歸是要落空了,畢竟蘇錦惜和上官司沉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過,所以自然也不會有孩子的存在。

蘇錦惜看著奶娘這般興奮的樣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除了否定奶娘的這些問題,也做不了什麼了。

畢竟現在,不管蘇錦惜解釋什麼,奶娘都不可能會會信的了。

可是奶娘剛才問的那些問題,蘇錦惜還是有必要辯駁一下,否定一下的:「奶娘,我沒有,真的沒有懷孕,也沒有喜歡吃酸的,是你想多了,真的。」

蘇錦惜無力的辯解著,雖說此刻她說什麼奶娘或許都聽不進去,但是她還是有必要否定一下那些話,讓奶娘這逐步發酵的興奮得意降溫,得以冷靜。

但是,在這般辯解的同時,蘇錦惜竟有些落寞是怎麼回事。 「誰說沒有,你這都這麼明顯了,還要瞞著奶娘不成,奶娘這麼多年,都債股照顧過多少個孕婦了,能不知道什麼是懷孕,什麼是害喜嗎?」

奶娘繼續堅持著自己的觀點和看法,依舊緊抓著蘇錦惜懷孕了這一個說法不放,絲毫都沒有聽進去蘇錦惜的解釋。

蘇錦惜無疑是有些無奈的,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奶娘解釋才好,這種情況,她能解釋的都已經解釋了,可是奶娘卻一點也沒有要聽信的意思,這就不能怪她了。

男神接招,炮灰要逆襲 奶娘看著蘇錦惜的模樣,有些懷疑,轉了轉眼眸,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她忽然的又緊張起來。握著蘇錦惜的手緊了緊,有些緊張。

她看著蘇錦惜,認真的問道:「小惜,你告訴奶娘,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還是上官這孩子不想要嗎?」

奶娘開始擔心起來,也不怪她會這麼想,畢竟蘇錦惜這般總是否認拒絕的模樣著實是令人有些害怕的。

再加上之前那一次,奶娘跟蘇錦惜談話的時候,蘇錦惜也是一副不想要聊孩子的樣子,所以也的確是不怪的奶娘會那樣想。

奶娘是真的希望蘇錦惜生出一個孩子來,在奶娘的思想里,孩子就是女人後半輩子的依靠,最堅實的依靠。

所以這般擔心蘇錦惜幸福的奶娘自然會希望蘇錦惜快些生出孩子來,快些給自己一個依靠。

「小惜,真的是奶娘說的這樣嗎?真的是你們不想要孩子嗎?孩子對於你來說就這麼不重要嗎?」奶娘此時是真的有些擔心起來了,原本興奮激動的心情已然不見大半。

蘇錦惜看著媽媽這個樣子更加不放心,雖說有些無奈但是她還是很擔心很在意奶娘的情緒的,蘇錦惜自然是不忍心看到奶娘這樣的。

所以自然也會費勁心神的安慰著:「奶娘,不是的,不是您想的這樣的,真的不是,,我們沒有不要孩子,也沒有不喜歡孩子,更加不像您說的這樣。」

蘇錦惜說完還仔細的觀察著奶娘的反應,對於奶娘,蘇錦惜是真的在乎。

奶娘聽著蘇錦惜的這些解釋之後懸著的心是放下了一點點,但是心中的擔心還是在的,也因為剛才的那個的想法,奶娘的情緒似乎也沒有一開始的那麼激動興奮了。

蘇錦惜的話語和解釋的確是可以讓奶娘放下心來,但是想要奶娘變回最之前的模樣,還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奶娘還是有些不甘心,繼續問著:「你們真的沒有不喜歡孩子?不會是上官這孩子不想要吧?還是你的問題?」奶娘的追問,雖說有些沒哩頭,但是字裡行間也的確是滿載著真情的。

蘇錦惜看著奶娘這般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樣子,心中卻是有著無奈的,但是她最擔心的,還是奶娘這永遠都在為她操心為她擔心的勞累。

隨即蘇錦惜將奶娘的手握緊在手裡,眼神堅定道:「奶娘,我這次是真的沒有懷孕沒錯,但是我和司沉都是愛孩子的人,我們也想要孩子,這個您放心。」

聲音雖小,但卻能讓人無比安心。

此時,奶娘確實也是因為蘇錦惜的話語慢慢的放下心來,也沒有剛才那麼慌亂了。

只是,這安下心來之後,隨之而來的,便就是失望了。剛剛蘇錦惜的那番話確實能讓奶娘放心下來,但是,這同時,也透露出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她蘇錦惜沒有懷孕。

蘇錦惜的堅定眼神,確實不像是在說謊,所以,奶娘也知道自己這次,註定是要白高興一場了。

隨即,奶娘有些怨怪的看著蘇錦惜,眼神間有著些許撒嬌的意味,這倒是讓蘇錦惜看著不禁笑了出聲。

蘇錦惜的這一聲輕笑,倒是讓奶娘不樂意了,畢竟自己剛剛才白高興一場,全都是因為眼前這個還在笑她的這個小女人。

而後只見奶娘賭氣的一把甩開蘇錦惜的手,轉過臉去,刻意的哼哼:「哎,反正啊,人老咯,不中用了也不被這些子女們需要,就盼著有個孫子能夠抱抱,這樣簡單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咯。」

奶娘邊哼哼著,一邊還在用餘光偷偷的看著蘇錦惜的反應,這樣的表情嗎,要是蘇錦惜能啊在正面看到,想必會笑得更歡吧。

但雖說蘇錦惜看不到奶娘的這多變的表情,但心裡也大概能夠知道奶娘的想法,大概能夠知道奶娘在想些什麼,想要些什麼。

而蘇錦惜,自然會配合著奶娘的演出:「哎呀,奶娘,您就不要生氣了嘛,也千萬不要這麼說,我們哪裡是這個意思啊,我們哪有不生孩子給您抱抱,我們這不也是在計劃中了嘛,這沒懷上也不能怪我們的吧。」

總裁,立正站過來 蘇錦惜說的話語合情合理,讓人無法反駁,這下奶娘都不知道該回一些什麼了,蘇錦惜的話語中並沒有什麼毛病可以挑的。

可是,如若現在就被哄好了,也對不起她這好不容易的一次生氣傲嬌,所以奶娘乾脆什麼都不回了,也不吭一聲的等待著蘇錦惜繼續哄著自己,這種感覺也是不錯的。

蘇錦惜看著奶娘這般孩子氣的模樣,嘴角微微勾起一個無奈的角度,隨即輕笑一身繼續著自己的哄呵。

「哎呀,我知道錯了嘛,以後一定抓緊時間,不讓奶娘等太久,好不好?以後啊,我們一定努力,讓奶娘早日抱上一個白胖孫子,好不好?好不好嘛奶娘?」

蘇錦惜說著還一把抓住了奶娘的手臂左右搖晃著,像以前每一次她惹得奶娘生氣的時候一樣,蘇錦惜都是用這個動作來撒嬌的,奶娘也一直都拿她這樣沒什麼辦法。

只不過,蘇錦惜剛才收到那些,那些本來是用來哄奶娘的話語,卻也似乎發自她的真心,剛才蘇錦惜說著這些話語的時候,幾乎是想也沒想的就脫口而出的了。 「哎呀,奶娘就不要再不理我了嘛,我都那樣保證了還不行嗎?我是真的不能再做什麼保證了,這孩子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了。」

蘇錦惜說的也倒也是實打實的真話,她能做出來的保證木業不會被輕易拆穿的保證,也就只有這個了,其他的她是真的沒有辦法保證。

關於那個孩子,蘇錦惜的確可以像她所解釋的那般,和上官司沉「抓緊」著準備,但是,至於什麼時候才來,她是真的不能保證。

她和上官司沉,本來就還沒有經歷過哪些事情,甚至現在連心跡都還沒有相互表明呢,對於孩子,蘇錦惜是完全不能保證的。

而且,就算她和上官司沉真的表明了心跡,也都已經進行到了那一步,她也還是有些不想擁有自己的孩子的。

蘇錦惜想要將這眼下的一切處理好,至少要把白承皓處理好再說,否則,她是真的不放心擁有自己的孩子。

而且,不讓白承皓付出代價,蘇錦惜總覺得對不起上一世那個她還未來得及感受的孩子,午夜夢回的時候她依舊不會安心的。

奶娘此時也轉過身來了,她看著蘇錦惜,不甘心的繼續叮囑:「誰說不能保證了,你就是會用這一句不能保證來應付我,你這都不見過著急的樣子怎麼行呢?」

奶娘這恨鐵不成鋼的語氣也很是說明一切了,她也的確沒有感受到過蘇錦惜的著急。反而,奶娘總有種蘇錦惜並不想要孩子的感覺。

雖說這種感覺沒有一句,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但奶娘就總是有這樣的感覺,這讓她怎麼安心呢?

蘇錦惜的確不能保證什麼,她也不敢保證什麼,畢竟她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也的確無法做什麼保證。

但看著奶娘這樣,蘇錦惜還是得有些言語上的安慰的:「奶娘,您就相信我吧,您看,您不相信我的話您也可以選擇相信司沉啊,他之前不也是跟您保證過的嗎》我們真的有這方面的打算,您放心吧,您的白胖孫子肯定會有的。」

蘇錦惜沒本法,只好搬出上官司沉來了,也只有上官司沉才能讓奶娘安心了。

果然,蘇錦惜,沒有料錯。在她提出了上官司沉的保證之後,奶娘果然就明顯的猶豫了一下,明顯沒有剛才那般堅定了。

看來,還是上官司沉管用。這樣的認知,蘇錦惜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不該高興。

奶娘猶豫了一會而,之後的話語銘心的鬆動了:「那,那好吧,就相信你們這一次,你們可要記得我的白胖孫子啊。」

蘇錦惜無奈著只能迎合:「好好好,一定會記得的,這個您就放心吧。」蘇錦惜說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奶娘拿起桌上的茶杯,微微的抿了一口,剛才說了這麼多,的確有些口乾舌燥了。

「這靈兒怎麼還未歸來,我都來了這麼寫時間了,這丫頭,最近是不是有些偷懶了?」奶娘看著靈兒還未見歸來,不由得說著。

其實靈兒的工作能力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奶娘也自然是知道,但所謂關心則亂,奶娘對蘇錦惜的關係導致她總是覺得蘇錦惜身邊的惹一個都信不過,總覺得誰都會照顧不好蘇錦惜。

說到這裡,蘇錦惜倒也是有一些疑惑了,看著這個時間,靈兒應該是要回來了才是,怎的到了現在都還未見人影呢?

「按理說應該快回來了,許是我此次讓她買的東西比較麻煩,所以跑的地方比較多,這才耽誤了些時間。」

蘇錦惜還是下意識的為靈兒說話,雖說她也知道她這話語間滿是為靈兒開脫的借口,上官府離八寶齋並不遠,按理說用不了多少時間的。

所以靈兒還沒有回來,應該是遇上什麼事情的了,但是蘇錦惜還是下意識的為她開脫。

對於靈兒這個小丫頭,蘇錦惜是喜歡得緊,蘇錦惜總能在靈兒身上找到些她當年的影子,她總是覺得靈兒就是上天派來她身邊讓她不忘初心的。

蘇錦惜的護短,奶娘又怎麼會聽不出來:「你就護著她吧,這一天到晚的護著她可不是什麼好事,找個時候我得囑咐囑咐她才行。」

莫群將手中紅色的信封遞到何淼手裡,「老夫人說大公子見過之後自會明白。」

Previous article

要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