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稍加思索后,他還是緩步走進了衛生間,將購物袋中的小麵包和薑汁紅糖拿出來,擺放在石台上,然後,拎著購物袋又走回到石案前,將之前擺放在石案上的食物都倒進購物袋中,拎著走了出去。

這次,他將這些東西給小丫頭送進來,其實,也是想事先向小丫頭提個醒,讓她意識到他一直都在。

夜魅修離開后不久,睡在單人牀上的殷漓便睜開了眼睛。

剛才,在睡夢中,她彷彿感覺房間里好像有人在走動。

可是,她沒敢睜開眼睛,轉身朝著房間里去看。

因為她害怕。

儘管醒著的時候,她一直都在安慰自己,告誡自己,不要害怕。可是,身處在這樣一個空曠怪異的環境中,要說心中真的不害怕,那絕對是在自欺欺人,騙自己的。

屏住氣聽了一會兒,在確定房間里沒有動靜后,她這才緩緩睜開眼睛,目光中透著懼意,注視著面前青灰色牆壁,豎著耳朵又聽了一會兒身後的動靜,過了好半天,她才緩緩轉過身,朝著身後的房間里看了一眼。

在看到房間里果然沒有人後,她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隨後,她翻身下床,朝著衛生間走去。

直播之女野人養成日誌 大姨媽來了。

這裡沒有小麵包,她只能用衛生紙來代替。

烽火離殤淚 可是,大姨媽的量太大,用衛生紙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她只好不停地去更換。

走進衛生間,殷漓伸手去石台上拿衛生紙。

忽然,發現在石台上面堆著十幾個小麵包和兩袋薑汁紅糖。

眨巴著眼睛,殷漓狐疑地看著這些東西,有些愣怔。但很快,她便猛然意識,剛才,房間里的確進來了人。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算計了她的壞男人。

那個男人是怎麼知道她來大姨媽的?!

殷漓呆愣地注視著面前的這些東西,腦子裡快速地運轉,琢磨著這些事情。

難道說,這個房間里有監控?

那也就是說自己在這個房間里的一舉一動,那個男人都在看著。

殷漓慢慢抬起頭,目光看向石台前的牆壁,青灰色的牆壁光禿禿的看不出哪裡有問題,沿著面前的這面牆壁一路看下去,殷漓的目光看向了身體側面的那扇開啟了一道門縫的牆壁。

如果剛才她的意識,沒有錯的話,那個男人應該是從那間有石墓的那個房間走進來。

那麼,門,離開這裡的門,一定在那個房間里。

沒有片刻地停留,殷漓瘋了一般衝出了衛生間,穿過她睡覺的石室,跑進了有石墓的房間。

目光所致,果不其然,看到石案上擺放著一個嶄新的食盒,而之前擺放在石案上的那些食物已經都被拿走了。

殷漓立刻朝著房間的上空大聲喊叫了起來:「壞男人,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你這個說話不算數的壞男人,你放我出去」

大聲喊了幾嗓子,見房間里依舊沉寂,沒有人回答她。

殷漓又跑去推房間四周的牆壁,一邊用力拚命地推,一邊用力去捶打,歇斯底里發泄,叫罵著:「你這個壞男人,你放我出去,你這個壞男人,你這個騙子、殺人犯、強姦犯,你這個惡棍。」

可是,牆壁依然像她這些天以來,每次推的時候一樣,紋絲都不動。

小手慢慢滑過青灰色的牆壁,殷漓蹲在地上,委屈的痛哭了起來。

地下室的中控間,夜魅修坐在視頻監控屏幕前,面色素冷地注視畫面中小丫頭歇斯底里地叫罵、哭喊,眼底深處滑過一抹晦澀不明的光。

濃密的眉緊蹙著,一雙擎在桌面上,修長的大手,緊緊地攥著拳,像是在壓抑控制自己的情緒,也像是在緩解來自內心裡,沉重地解壓。

騙子、殺人犯、強姦犯。

面對小丫頭聲嘶力竭,眼淚斑斑地控訴,他無以辯駁,而且,內心裡也早已經做好,小丫頭會跟他大鬧的準備。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當這些駭人聽聞的字眼,真真切切,從小丫頭嘴裡說出來的時候,盡然會令他感到無以復加的心痛。

感到內心裡的那份壓抑,沉甸甸地,有些難以負荷。夜魅修神情複雜地朝著視屏監控錄像中的小丫頭又看了一眼。隨後,伸手關閉了視頻監控屏幕,推開座椅,站起身,緩步走出了房間,沿著上行樓梯走出地下室,離開了祠堂。

皎潔的月色,照耀著靜謚的院落,夜魅修獨自漫步其中,沿著花磚路,散了會兒步,排解了一下,心中的鬱結和煩躁,稍後,他慢慢朝著別墅走去。

走進大廳,

看到頂棚那奢華的義大利吊燈已經關上,只剩下樓梯旁,那盞昏黃如豆的壁燈,孤寂地亮著。

緩步走上樓梯,來到二樓。

轉身走向自己的卧室,忽然,他看到隔壁沐雨的房間,門下方的縫隙里還透著絲絲的光亮。

抬起手臂,看了下腕錶,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夜魅修微微輕蹙著眉頭,思索著,沐雨怎麼這麼晚了,還沒有睡?

難道是在等他!?

還是,身體上又有哪裡不舒服了?

想到這,夜魅修心中立刻擔心了起來。

這些天,由於自己始終無法適應病癒后沐雨的溫情,而採取了消極的,刻意躲避,讓大病剛剛初愈的沐雨,不僅沒有得到好的照拂,還受到了一定程度地冷落。

心裡感到一陣歉然,夜魅修站在房間門口,目光里透著一絲猶豫,腦子裡琢磨著,現在是否要過去看看沐雨。

然而,就在他猶豫不決時,沐雨房門下方的縫隙中,那道光亮,忽然熄滅了。

翌日,清晨,

別墅里的傭人們,一如既往,已經早早起牀,開始了一天辛勤地勞作。

而最近那個,經常起的比他們起牀還要早的少爺,今天,卻沒有像以往那樣,早早『散步』回來,出現在一樓大廳里。

二樓

主卧室,鬆軟舒適的大牀上,凌晨才『散步』回來,又失眠了幾個小時,直到天蒙蒙亮才睡著的夜魅修,正躺在上面,合著眼睛靜靜地睡著。

這時,他隔壁房間的門,從裡面輕輕打開了。

身穿著白色兩件套刺繡家居服的沐雨,從房間里腳步輕盈地走了出來。

經過夜魅修的房門口,她轉過頭,朝著房門默默地看了一眼,儘管心中非常渴望,能夠走進房間去與裡面那個俊美的男人,一起營造個浪漫的清晨約會,可是,在經歷了足足一個星期的冷落教訓后,她已經不敢再去冒險了。

輕手輕腳走下樓梯,她邁步朝著廚房走去。

昨晚,她一直等到了凌晨,才聽到男人的腳步聲停留在了房門前,擔心男人看到房間里亮著燈,又惱她,以為她再監視他。她急忙關上了房間里的燈。

一個星期以來,她腦子裡不停在反思,為什麼之前,從她病好了以後,倆人之間的關係,不僅沒有突飛猛進地發展,反而還不如從前那樣親密。

最後,她給出了自己一個非常貼切地回答,那就是她的變化,讓他一時間還無法適應。 下樓的時候,她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從大門口看到夜魅修散步回來。

以為他散步還沒有回來,沐雨便邁步走進了廚房。

可是,早餐做好后,她在餐廳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夜魅修的身影。

「看到少爺了嗎?」

沐雨連忙詢問了一下,在客廳里做清潔衛生的傭人。

「沒有,一直沒有看到少爺從外面回來。」

聽完傭人的回答,沐雨微微思索了一下,隨後,她邁步朝著樓上走去。

來到夜魅修的房間門口,她沒敢直接開門進去,而是站在房門口,抬手輕輕敲了敲房門。

「修,你在嗎?早餐已經做好了」

意外的,沐雨竟然聽到房間里傳出了夜魅修地應答聲。

她連忙伸手推開房門,走進去。

看到夜魅修穿著酒紅色睡衣,躺在牀上,眉頭緊蹙著,好像是哪裡不舒服的樣子。

見狀,沐雨急忙走到牀邊,輕輕坐下,伸手在夜魅修的額頭上摸了摸,隨後,擔心地問道:「修,你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看到沐雨從房門口走進來,夜魅修連忙對她說道:「去幫我找些胃藥來……」

胃疼的毛病,自從上次做完手術后,已經好久都沒有犯過了,胃藥也不知道被他丟棄到哪裡去了,剛才,他被疼醒后,在牀頭櫃的抽屜里找了半天,可一片胃藥都沒有找到。正要打電話讓管家,讓他給送葯過來,正巧,沐雨來了。

沐雨急匆匆跑出房門,給夜魅修找來胃藥,然後,倒了杯熱水,端著走回來,坐在牀邊服侍他把葯服下,看到他在躺在牀上合著眼睛眯縫了一會兒,臉上的氣色才有了好轉。

看到夜魅修從牀上坐起身,沐雨急忙出聲勸說道:「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

「上午,市政那邊有個很重要的會,我得去參加一下,放心吧,我已經好了」夜魅修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安慰了一下,隨後,翻身從牀上下來,朝著洗漱間走去。

十分鐘后,沐雨站在別墅門口,目送著沒有吃早飯,便坐著車離開的夜魅修的背影,心中已經找到了去Y.M公司的借口。

然而,當她拎著事先準備好的雙人份午餐趕到公司,亮出她是夜魅修女朋友的身份,要上樓去總裁辦公室等夜魅修時,接待處的工作人員臉上卻流露出的神色,卻像是看到了從神經病院跑出來的神經病人一樣,立刻招呼保安,要把她請出去。

最後,她只好退而求其次,說可以在一樓大廳等著……

公司裡面沒有養狗

答案,儘管早就在沐雨的心裡生成,但是,沒有得到確認,終究是不死心的。

如今,答案,終於從閔睿嘴裡得到了確認,讓沐雨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個女人存在地巨大威脅。

而且從夜魅修在老宅里拿東西給那個女人吃這件事上,沐雨猜測,那個女人一定也住在老宅,跟她同住一個屋檐下。

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暗暗咬了咬牙,沐雨枯瘦的手,緊緊握住了裝食盒的袋子。

儘管沐雨掩飾的很好,但是,她那雙微微眯起狹長的丹鳳眼中,閃了幾閃不善的眸光,還是沒有逃過閔睿那雙精明銳利的眼睛。

不過,閔睿想不明白,她眼神的變化,出自什麼原因。

是因為接待處的工作人員?還是因為公司里沒有養狗?

目前為止,他能夠想到的也只有這些事情。

「叮」的一聲,電梯來到頂層。

閔睿斂起眼中的疑惑,率先邁步走出了電梯。

沐雨見狀,連忙扭動著高跟鞋,快步跟了過去。

這時,秘書室的門打開,秘書許喬拿著一份材料從房間里走出來,看到閔睿走過來,他連忙停下躬身向閔睿行禮,打了聲招呼:「閔特助」

閔睿頷首作答,隨後,朝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許喬注視著閔睿和沐雨背影,見他們走到總裁辦公室門口停下了腳步。

他低頭看了眼手裡的文件,微微思索了一下,隨後,轉身又走回了秘書室。

閔睿帶著沐雨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停下腳步,隨後,他抬起手,輕輕敲了敲門,先報告了一下:「boss」

在聽到房間里傳出應答聲后,閔睿這才抬起手,將房門推開了可以容納一個人可以進去的寬度,隨後,側身讓出了身前的位置,想沐雨禮貌地說了句:「雨兒小姐,請」

閔睿的這一套繁瑣的禮節,讓沐雨稍稍感到有些吃驚。

她沒有想到,閔睿跟夜魅修的關係好的像親兄弟一樣,在公司竟然也要遵守這樣的規矩。

沐雨臉上的神情,自然沒有逃過閔睿精明的目光。

見目的達到了,閔睿嘴角掛著淡淡地笑,禮貌地又重複了一句:「請吧,雨兒小姐」

沐雨連忙點了下頭,越過閔睿身前,走進了房門。

聽到身後傳來房門閉合的聲音,沐雨連忙回頭,朝著房門看了一眼,見閔睿已經將房門輕輕關上了。

「雨兒,你怎麼到公司來」

關門的聲音,也讓夜魅修將視線從面前的文件上抬起,看到沐雨已經走進房間,他隨口問了句,不過,當目光掃到沐雨手中的食盒時,他立刻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

合上手中籤字筆,放在桌上,他從座椅上站起身,邁步走到沐雨身邊,伸手摟著她的肩膀,帶著她朝房間的黑皮沙發走去。

看到夜魅修將早晨穿在身上的裸金色西服上衣脫下來,掛在了門口的衣架上,身上只穿著一件裸金色的真絲襯衫,沐雨立刻嬌嗔地埋怨道:「早晨才鬧了胃疼,現在,就只穿這麼少。」

夜魅修聽后,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鬆開摟著沐雨的手,在雙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沐雨在旁邊坐下,將手裡拎著的食盒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一邊打開食盒上的蓋子,一邊柔聲說道:「看你早晨沒吃飯,我特意煮了點雲吞,給你送過來」

「雨兒,公司有食堂,這些,食堂里都有的」沐雨這樣悉心,夜魅修心裡自然是很感動的,不過,感動之餘,他還是揶揄地提醒了一句。在他看來,沐雨要是不放心,打個電話來就行了,根本用不著,大老遠地跑這一趟。

「噢,有食堂啊」沐雨臉上露出訕訕地神情,嘴裡卻意有所指地重複了一句。

夜魅修並沒有留意她話里的意思,伸出手去,接過手中的食盒,拿起湯匙正要開吃,這時,房門口傳來了幾下敲門聲。

「進來」

放下手中的湯匙,夜魅修將目光看向了房門。

只見房門打開,許喬手裡抱著文件夾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板台前沒人,他連忙將目光看向沙發這邊,在看到夜魅修面前擺放著食盒時,他連忙歉意地笑了下,隨後,開口問道:「boss,一會兒的會議。」

會議?

不是已經讓閔睿取消了嗎?

看到夜魅修微蹙著眉,凝眸沉思,沐雨以為他這副表情,是因為她坐在這裡,影響了他的工作而表現出來的。於是,連忙從沙發上站起身,非常知趣地說了句:「修,你忙吧,我就不耽誤你工作了。」

「好,讓司機送你回去」

原本夜魅修還想讓許喬去找閔睿,不過,在聽到沐雨這樣說后,他便立刻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順水推舟地點頭答應了。

看到沐雨走出房間,關上房門后,夜魅修這才淡淡地對許喬吩咐道:「開會的事,你去找閔特助問一下」

「是,boss」

許喬連忙答應了一聲,快步走到板台前,將手裡拿著的文件夾放在板台上,然後轉身走出了房間。

房間里靜了下來。

夜魅修坐在沙發上,看著面前茶几上擺放的食盒,並沒有再動手去拿湯匙。

而是,在思索著,怎麼把這些雲吞給小丫頭送過去。

早晨,他胃不舒服,沒有起早給小丫頭送早飯,現在,那個小東西,肯定餓壞了。

可是,他現在開車回老宅的話,實在是太過顯眼了。

琢磨了半天,夜魅修也沒有想出一個好辦法。

變身絕色學神 小丫頭藏匿在地下室的事情,他誰都沒有告訴,包括閔睿和墨言。

並不是他對他們兩個都產生了懷疑,不再信任。

而是,因為有些事情,他還沒有調查清楚。

所以,為了穩妥起見,夜魅修決定先不將小丫頭的事情告訴他們。

可這樣一來,所有的事情,就只能他親自去辦,無形當中,這件事情,就增加了很大的難度。

思來想去,辦法都不是很穩妥。

最後,夜魅修還是決定讓小丫頭餓上兩頓,晚上他會帶著吃的,早點過去。

Y.M公司辦公大樓,一樓大廳。

沐雨踩著高跟鞋,邁著優雅的步子,從電梯中走出來。

在經過接待處的服務台時,她刻意將腳下地步子走得慢了一些。

高高揚起自己的下巴,臉上帶著極為蔑視的笑容,從那名把她當做精神病人,要讓保安把她扔出去的工作人員面前優雅地慢慢走過。

從老宅開車送沐雨過來的司機,早已經等候在了公司大門口。 儘管帶上有些不舒服,但是,總好過,被那個惡魔男人欺負,過著整天提心弔膽的日子要好。

林塵已經有了想法。

Previous article

“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艘納吉法爾戰艦……”她目光中閃過一絲恐懼,喃喃自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