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柱看著一副自來熟地九嬰,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急忙後退兩步,拱手道。

「石兄弟,你在這樣就是看不起我九嬰了!」

「我九嬰的救命恩人,誰敢說個不字?」

「我說你是我兄弟,那就是!」

「再這樣婆婆媽媽的,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九嬰臉色一板,看著石柱有些不高興道。

「那我就託大,喊你一聲九哥了!」石柱臉色一僵,開口說道。

「這才對嘛!」

「走,我們回去說。」

「這裡實在是太簡陋了,根本就表達不出我的誠意嘛!」

九嬰拉著石柱的手,看著老頭道:「三叔,我們走了。」

寧龍臣跟在二人身後,一路回到了巨嬰殿。

路上,石柱看著九嬰疑惑道:「九哥,為何你對藏書樓的前輩?」

「奧,你是想問我為何叫他三叔?」九嬰看穿了石柱眼中的疑惑,直接開口問道。

「是。」

「情況是這樣的,當初我佔領了這裡之後,就將這兒命名為九嬰星!」

「那個時候,這裡魔人很少,只有三叔和一些幼孺!至於那些年輕力壯、有能力的人,早就出去另謀出路了!」

「因為三叔最大,所以就做了一段時間我的幫手。」

「後來,他就到了藏書樓掃地,一直到今天。」

聽完九嬰的解釋,石柱這才知道,原來連他也不知道掃地老人真正的身份。

只知道這老頭被這裡的人稱為三叔,至於真名是什麼那就一無所知了。

這其中,定然還有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比如那間藏書樓,掃地老人為何一直在那裡?

還有那掃地老人的實力,看上去就跟個普通魔人差不多,一切都透露著不尋常。

只不過這些,都與他石柱無關,他也不好當著九嬰的面詳細審問。

等到三人來到巨嬰殿的時候,大殿上早已擺好了酒席。

「參見大人!」

「石盟主!」

殿內,圖疆魔神他們看著走進來的三人,恭敬一禮。

「這裡沒有外人。石兄弟,諸位兄弟,都請坐。」九嬰坐上主位,看著眾人說道。

「是。」

眾人落座,石柱被安排到了上座,就在九嬰的左手下方。

「這第一杯酒,慶祝我等能夠安全返回!」

「說到這裡,我還要感謝石兄弟對我和眾兄弟的救命之恩!」

「來,我們大家敬石兄弟一杯。」

九嬰端起酒杯,看向石柱說道。

「石盟主請!」

下方,眾魔神都是看向他。

「諸位請!」

石柱起身,與大家一起喝了一杯。

「這第二杯酒,慶祝石兄弟和他的創世天盟加入我魔界!」

「從此我魔界,又壯大了三分!」

「干!」九嬰再度端起酒杯。

「干!」

「干!」

「干!」

「…」

名門公子:四少獨寵,名媛影后 大家再度舉杯,一起喝下。

這巨嬰殿的酒,好似鮮血一般閃爍著令人心悸的紅光。

然而喝下幾杯之後,石柱才發覺這酒中滋味實在是回味無窮。

「石兄弟,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既然你已經決定在我魔界發展,那就要好好想想怎麼經營一番了!」

「簡單來說,就是石兄弟和你的兄弟們,決定幹什麼。」

幾杯酒下肚之後,九嬰看著石柱說道。

「我聽朋友說,想要在神界打開一片天地,需要得到一份證明!」

「我想在這裡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不知道需要什麼條件?」

石柱看著九嬰問道。

「建立自己的勢力?」

台下一群魔神都是有些意外地看著石柱。

這話,是能夠隨便說說的嗎?尤其是,還當著大人的面說。

方才大人那般開口,分明就是想要拉攏你加入自己的陣營啊!

眾魔神都是小心地看著九嬰大人的臉色。

「石兄弟有大志向,我很佩服,這才是我九嬰的好兄弟嘛!」

「只不過想要在魔界獨立,必須要拜會一下魔界的十大魔王!」九嬰臉色一僵,繼而開口說道。

「十大魔王?」石柱有些疑惑,這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對!十大魔王之中,正好有一位是我大哥!」

「有他出面,相信石兄弟的事情就好辦多了。」九嬰說道。

「哦?那就請九哥幫我引薦引薦,我想去試試。」石柱心中一動,看著九嬰說道。

「好說、好說!」九嬰點頭答應了下來。

十大魔王,牛頭山第一!

在這魔界之中,有著一顆牛魔星,裡面居住著一位牛首人身的大魔王,閻皇!

閻皇是九嬰大人的老大,當初九嬰開闢自己勢力的時候,就是得到了他的允許。

其實不止是九嬰,魔界中很多剛剛加入的新人,都需要向他拜山。

魅少的笨笨妻 一旦拜了牛頭山,就意味著貢獻出自己的信仰之力,從此成為閻皇手下的魔人。

除非一些得到特別推薦的魔人,才可以自理門戶。

比如九嬰,比如現在的石柱。

當然,你若是實力足夠強大到稱霸一方,也可以自立。

不過照例,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分割一半信仰之力給閻皇。

十大魔王之中,只要你向其中一位叫了禮錢,便可以在魔界之中橫行,隨意招收魔人壯大自己的實力。

這一點,倒是與神界勢力差不多。

只不過神界掌管的資源更加雄厚,所以開闢出來的勢力浩如繁星,數不勝數。

在開宗立派方面,魔界就很難與神界相比了。

此刻石柱就在九嬰陪同下,前去拜見閻皇這位大魔王。 牛魔星,不同於其他暗星。

就算是在無邊的黑暗之中,依然釋放出它妖艷的光芒。

「九哥,為何這顆星如此妖異?」

「看上去就像是有種無窮的魔力,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你。」

「莫非,這就是閻皇居住的牛魔星?」

外邊,石柱看著面前這顆釋放出閃耀光芒的巨大星辰,開口向旁邊九嬰問道。

「不錯,這就是我老大閻皇居住的地方。」九嬰說道。

「魔界許多星辰,不都是暗淡無光的嗎?」石柱疑惑道。

「你說的那些暗星,大多數都是無人居住的廢棄星辰。我老大居住的地方,自然是光芒耀眼即便是在浩瀚的星海之中也是獨一無二的一份!」九嬰沉聲說道。

石柱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兄弟,你是不是想說,魔界不是神界的死敵嗎?」

「這牛魔星如此光芒耀眼,豈不是容易引起神界那些強者的注意?」九嬰好似看出了石柱眼中的意思,幫他開口說道。

「是,還請九哥指點!」石柱說道。

「神界所有大勢力都知道,我老大就居住在這兒。」

「可是神界那些強者,都不願意來到這裡。」

「因為只要過來了,那就被我老大視為挑釁,很快就會引起神魔大戰!」

「因此,神界那些大勢力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看到罷了!」

「十大魔王,都是如此。」 總裁:我們私奔吧! 九嬰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石柱有些震驚地看著眼前的牛魔星,這是他第一次從側面感受到閻皇的強大。

魔界之中,能夠做到讓神界也不敢輕易招惹的地步,可算是非常驚人了!

武帝重生 難怪,每個來魔界的新人,都需要向十大魔王上供。

他們能夠在魔界混下去,完全是靠著這十大魔王的庇護啊!

有了十大魔王的認可,就算是神界勢力也好在出手之前好好掂量掂量,這成本與收益是否合算。

「兄弟,你若有一天也能做到這一步,就不用這麼羨慕了!」

九嬰拍拍石柱的肩膀,就帶著他進入牛魔星中了。

牛魔星內,石柱一踏入其中便看到一尊巨無霸屹立在天地間。

那是一尊牛首人身的石像,渾身散發著九彩神光,腦後滔天魔氣翻滾,直接就將一半天都給遮黑了。

這石像,就是一座屹立在魔界之中的巨大神像,是閻皇耗費巨大代價,吸收無數信仰之力鍛造而成!

一縷縷彩色的力量從外界匯聚而來,全部來到牛頭上中心一點。

九嬰帶著石柱飛過牛頭,進入其中,來到一處霞光衝天的地方。

四周宮牆林立,殿宇橫生,猶如天上繁星,數不勝數!

最中心,一座巨大的宮殿,外形像一隻屹立在天地間的金牛,閻皇就在其中。

石柱進入宮殿中,見到了閻皇本尊。

「九嬰攜兄弟石柱,前來拜見閻皇!」

九嬰拉著石柱,弓著身體朝上方寶座恭敬一拜。

「起來吧!」上方,傳來一股渾厚的聲音。

「謝閻皇!」

石柱抬頭,終於看清了寶座上的影子。

那是一個普通的青年模樣,頭上兩隻金色的牛角點綴著,給人一種不凡的感覺!

只不過看了一眼,石柱就差點深陷其中,被對方如旋渦一般恐怖的眼睛給吞噬掉。

「不錯,這麼多年下來,能夠承受本王一眼的後輩是越來越少了!」閻皇誇讚道。

「不敢!」石柱抱拳,盡量放低了姿態。

「龍涎草?」羅蛇一對蛇瞳慢慢的放大,舌頭伸出縮回,顯然對南星嘴中的龍涎草有著慾望,如果不是南星還是副首領的緣故,估計都會直接撲上來了。

Previous article

「一個女生,從我們之間一下子就繞過去了!」男人抱著手機,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隨之疼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