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柱在這個村莊所做的一切,事實上都被應逢秋看在眼裡。

整片苦海,都是應逢秋創造出來的,自然對於石柱在裡面發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能夠被上古神器選中的人,果然不凡!」

「居然能夠在沉入苦海之後,迅速做出應對之策。」

「只可惜,我這苦海可是包含了這太白天內的無數生靈。」

「就算是大羅神仙進入此地,也休想渡盡苦海。」

「此人還是太簡單了,居然想要憑藉一己之力,幫助苦海中的所有人。」

「我明白你的想法,想要先讓眾生渡過苦海。然後藉助眾生的力量,幫助你自己脫離苦海!」

「只可惜,這種方法就算是你做到死,也不會有結果的。」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有時候辦事不過腦子,太過想當然了。」

「等到你筋疲力盡地時候,就是我挖出那件神器的時候。」

「…」

苦海中,應逢秋看著石柱進入下一處地方,繼續幫助那些凡人之後,搖了搖頭,不再關注此事。

事實上,最終的結果真的會和應逢秋所想的那樣嗎?

他所期待的神器,也會落入他的手中嗎?

百億豪門千金 ————

苦海之中,此時石柱的魂魄正隨意地漂浮在上空。

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努力,已經有了許多人受到石柱的恩惠,生活比之從前有了很大的改善。

可是很快石柱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太白天太大了。

想要這麼一個個幫下去,真不知道何時才是個盡頭。

因此,石柱暫時停止了對下面凡人區域的幫助,先想出個萬全之策來。

就在石柱漂浮在上空的時候,忽然有一股非常虛無地力量從遙遠之處傳來,進入到他的魂魄之中。

石柱將這股力量煉化之後,這才知道,原來是自己曾經幫助過的人為了感激自己,日夜都在供奉。

而這股力量,就是宗門繼續的一種資源,功德。

因為石柱幫助了那些凡人,那些人心存感激,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份功德,反饋到他這兒來。

「現在的問題就是需要幫助的凡人太多,而我又分身乏術!」

「若是,我能夠擁有許多的分身,那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幫助許多人了。」

「只是,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呢?」

就在石柱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又有幾份來自其他地方的功德匯聚而來。

「對了,我可以通過功德,與他們建立一個關係網!」

「功德來自一份百姓的普通感念,來自眾生的日夜供奉!」

「看來,事實上施展入夢之法,將石像遍布整個凡人區了!」

這一刻的石柱,就好像解決了千古難題一樣,眼中露出閃爍地光芒。

「呵,應天主,我知道你在暗中觀察我,等我什麼時候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再反制於我!」

「只可惜,你的這種想法要落空了!」

「這次,我不但要脫離這片苦海,還要給你點顏色瞧瞧!」

心思通透地石柱看了一眼灰濛濛地蒼天,心中冷笑。

入夢之法很簡單,尤其是施展的對象還是心思比較單純,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

只不過要一次入夢整個太白天的凡人區域,那就需要石柱多耗費點時間和功夫了。

而且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對整個太白天修行界勢力的一次入侵。

若是中途,遇到了什麼厲害的人物,發現了石柱的企圖,那事情可就有得瞧了!

寧靜地夜晚,凡人區已經一片黑暗,家家戶戶都早早上了床,開始睡覺。

然而每當漆黑地夜晚出現之後,許多人都會輾轉反側,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也能夠感受到那種仿徨無助和緊張感。

因此,能夠睡著地人很少,許多人在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因為擔憂這個、擔憂那個而無法入睡。

這種情況持續到很晚之後,他們才會在昏昏沉沉之中糊塗地睡了過去。

只不過今天的夜晚,因為有了石柱的干預,事情就變得大不相同了。

一片片彩色地流光撒入那些凡人區之後,躺在床上的人一個個都進入了夢中。

睡夢中,石柱才能夠與太白天地眾生相見,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每個人。

事實上,石柱每次挑選的人,都是一片村莊或者城鎮中的掌權者。

只有掌握了這些人,才能夠將自己的想法很好地貫徹下去。

為了不引人注意,石柱進行了多次入夢之法,讓這些掌權者慢慢將自己的石像建成。

同時,為了掩人耳目,避免引來修行界勢力的查探!

石柱在幫助完一批凡人之後,並沒有將那些功德收為己用,而且將這些功德送給附近的修行勢力。

雖然也有修行者察覺到近來自己宗門功德忽然增多了起來,只不過這種好事誰又會嫌多呢!

至於是誰讓功德多起來的,與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除了修鍊之外,自己還有很多的事情和計劃要去完成,那有功夫去管這些小事。

事實上,就連那些宗門的宗主、長老等實權人物,也沒有太過糾結這種問題。

權少的私有寶貝 甚至有人開始得意起來,認為是自己御下有方,下面那些凡人開始感念自己宗門庇護。

這種事情,誰又說得准呢! 「感謝石神,讓我找到了新的方向!」

「感謝石神,今天村莊不用愁吃喝了!」

「感謝石神,今日能夠拿下對面那座城池,全都是您的庇佑!」

「石神,我準備了三牲之禮,還請您笑納!」

「石神,我準備為您塑造一座更大的石像,將您豎立在最顯眼的地方,接受一城的供奉!」

「石神,我聽村長說您很靈驗,您請保佑我今天能夠完成任務,成功進入狩獵隊伍。」

「石神,我喜歡上隔壁村裡的一個女子了,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意義!」

「石神」

「石神」

「石神」

…………

……



總裁契約:前妻勾上門 苦海之中,隨著石柱救助的人越來越多,他沉睡在海底的身體居然有了蘇醒的跡象。

在石柱身體周圍,有著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保護著他的身體,將他體內的苦水逼出來。並形成了一層彩色的能量保護層。

石柱的身體就在這保護層之中,他的眼皮子已經開始翻動,手腳也慢慢有了力量,一切都在朝著他所預想的那樣恢復中。

直到有一天,苦海海底深處傳來一聲炸響。

然後就是大量的苦水翻動起來,形成一股股倒卷地巨浪,不斷向四周擴散而去。

經歷了長達十多年的沉睡之後,石柱終於醒了過來。

他的眼睛,從睜開那一刻起,就釋放出令人心悸地光芒。

那是一雙充滿智慧,容易讓人陷入旋渦之中的眼睛。

可惜的是,這片苦海中只有石柱一人,讓他無法嘗試一下這種力量帶來的威力。

「如今我已經蘇醒,一身修為也已經恢復!」

「只不過想要套出這片苦海,還需要更多的力量支持我!」

石柱看著身上捆綁著的捆仙繩,臉上露出一股淡淡地微笑:「收!」

這一聲「收」剛剛說出來,就好像是言出法隨一般。

不用任何手法和力量輔助,捆仙繩自動脫落下來,被石柱抓在手中。

「哦?想不到這捆仙繩的材質如此特殊,居然是用一條黑龍龍筋煉製而成!」

「黑龍雖然已經死去,但這龍筋之上,卻還保留著它身前修鍊的龍氣!」

「正好我的九龍真氣還沒有達成,這捆仙繩合該為我所用!」

石柱看了眼掌中的捆仙繩,便催動《九龍真氣》,開始煉化其中的龍氣。

一股暴虐、無法無天的氣勢,從捆仙繩中釋放出來。

石柱也沒有想到,自己在抽取龍氣的時候,居然也會遇上這種情況。。

若是之前,石柱可能還會受到黑龍生前的情緒所影響。

可是現在,在苦海中經歷了這麼多日子,這點事兒對於石柱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

錯嫁之王妃霸氣 「看來這黑龍生前死的很冤啊!,即便隔了這麼多年依然不甘心!」

石柱稍微想了一下,便已經明白,這是黑龍死前的怒火。

幾個時辰之後,石柱成功將龍氣煉化,實力又有所精進。

看著面前的這片苦海,石柱眼中沒有退縮、畏懼,有的只是一往無前的信心。

這與他進來的時候,那種緊張地情緒有著極大的反差!

「十多年努力地成果,是該到了豐收的時候了。」

石柱緩緩閉上了眼睛,開始用心溝通這片苦海,以大神通搜索太白天的凡人區域。

又是一個寂靜地夜晚,此刻凡人區的眾生,已經很少患有失眠、難以入睡這等焦慮之症了。

他們不僅睡得很踏實,而且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這一切,都是一個叫石神的人給他們的。

所以,這些年來,他們都非常感謝石神,日夜供奉祭拜。

可是今晚,許多凡人區的人們接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他們眼中無所不能的石神,再也不能出現了。

石神沒有說這一切都是為什麼,只說自己與他的緣分已盡。

從今以後,只能靠他們自己去面對一個個難關了。

一時間,許多凡人區的掌權者都在焦急的看著石神,想要詢問如何才能幫助他,讓他留下來繼續造福他們這些普通的人。

最終,石神提出了一個不切實際地想法。

那就是讓自己在心底互換石神,給與石神力量。

石神說,有了我的力量加持,就可以匯聚成滔天之力,硬抗眼前的大災難。

可是我,我真的可以嗎?

石神那麼強大,連他都無法面對的災難,光靠我和我的那些兄弟、族人,就可以做到嗎?

可是沒有石神,可能我現在已經去了地獄!

做人不能這樣,就算最終無法為石神擋住大災難,我也要貢獻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就算石神永遠的離開了我,我也不後悔今日的決定。

一時間,有人願意支持石神,也有人顧慮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危險,選擇了放棄。

好在願意支持石柱的人很多,他們懂得知恩圖報,願意幫助他脫離苦海。

人心是複雜的,人心也是最容易凝聚的。

石柱在十多年前付出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

就在這黯淡無光的晚上,太白天所在凡人區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地大事。

「宗主,不好了,凡人區出大事了!」

「啟稟宗主,弟子探查到凡人區有不明光芒閃爍,詭異無比!」

「白氏怕她忍不住心性,一味的要勸著她多多收斂還來不及,又怎會唆擺她在下人面前抱怨連連。」皇貴妃唇畔牽起一抹不屑來,「白氏是何等忍得下心性的人,怎得教出的女兒竟這樣乖張不知收斂。」

Previous article

鳳王的臉色也有點難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