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人看笑話一般,並沒有任何一人上前阻止,即便是領主府的林家林超群。

「你敢對我出手?」秦風玉面色不可置信。

「我是家主還是你是家主?你當場違背規矩,我如何不能對你出手?」秦風烈走了過來。

「這生死賭局乃是所有人共同見證,你公然破壞,可把我這個家主放在眼中?」

「家主好大的威風啊,眼看著秦宇要被殺死居然如此放縱自己的兒子,真是了不起!我建議當著西風鎮所有人的面,罷免家主位置,由秦風雲擔任新任家主,剛好所有人都能替我們作證。」一名長老站出來說道。

「附議!」

「附議!」

……

幾乎站在秦風雲身邊的所有人都舉手同意。

「呵呵,無所謂的,即便是我不做這個家主,這場比武的規矩,我也會保證他完整的進行下去。」

「小龍,殺了他!」秦風烈冷哼一聲。

小龍點了點頭,手中銀槍一轉,斜插向上,頓時秦宇雙目瞪直,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他們居然……真的敢……」

「孽障,找死!」

幾名長老瞬間沖了上來,他們實力雖然弱於秦風烈,可聯手之下也是一股很強的力量。

其中一名長老則是直接朝著擂台上掠去。

「死!」

一道巴掌印在小龍的背上,小龍也滿嘴吐血倒飛了出去。

「卑鄙,居然偷襲小輩!」秦風烈狂吼,奈何他被四個秦家高手纏住,根本無暇顧及。

遠處,秦妙然看到這一幕,已經是徹底心如死灰了,這就是秦家啊,可真夠丟人的,權勢讓人如此喪心病狂?

「狂炎!」

秦風烈雙手抬升,一股股濃烈的火焰四面八方轟射出去,幾名長老瞬間被震開,他朝著小龍那邊飛去,小龍被長老重擊一招,還不知道現在狀況如何。

只是剛剛飛到一半,卻忽然又有一道身影攔在他的面前。

「秦家主,我們好久沒有切磋了,切磋一下如何?」來人實力強橫,竟然跟秦風烈不相上下。

「方谷成,你堂堂方家家主,居然參與了我們秦家的內部事務?你什麼意思?」秦風烈死死咬著牙,扛著對方的壓力。

「呵呵,我只是覺得秦風雲很識時務,他更加適合成為家主,而你……我覺得下面比較適合你。」方谷成笑眯眯的說道。

只是他話剛落音,一道奇怪的感覺從他身後瞬間浮現。

「真是有意思,我還以為今天會很無聊呢,沒想到還有動手殺人的機會啊。」秦毅從後面拍了拍方谷成的肩膀,同樣是笑眯眯的說道。

然而當兩道同樣笑眯眯的目光對視到一起的時候,終於有一個人笑不出來了。 「你是誰?」

總裁爹地酷媽咪 方谷成盯著秦毅,他竟然沒有發覺對方是什麼時候到他身後來的?

「我是秦家家主的義子,想來方家主肯定不會聽說過我這種小人物。」秦毅笑著說道。

「哦?秦風烈你還有義子?不會是在外面留下來的私生子吧?」

方谷成露齣戲謔的笑容,回頭一看,發現眾人都是露出笑意,不禁覺得更加有趣起來。

只是他好像沒有看到,秦妙然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方谷成,我勸你還是不要淌這趟渾水,這對你們方家不會有任何好處。」秦風烈強壓住心中的憤怒,深吸了口氣說道。

他看向秦如龍那邊,秦如龍從地上起來,受了傷卻並不致命,嘴角有著鮮紅的鮮血流淌下來。

不過秦宇卻是死相慘烈,躺在地上。

秦風玉已經快要瘋了,這好端端的上位之戰,居然變成了讓親兒子被人殺了?

「不不不,你錯了,秦風雲上位,遠比你成為秦家家主,對我的好處要多。」方谷成咧嘴笑道。

秦風烈似乎理解了他話中的意思,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

「看來,秦家某些人跟你們已經有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還真是不拿我這家主當回事啊!」秦風烈眼角餘光掃過秦風雲秦風玉那些人。

確實該有個決斷了。

他隱忍了太久太久,一方面是顧及親情,一方面是想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現在想來一切都是自己異想天開。

那群人已經鐵了心。

「小毅,秦家的所有人都交給我吧,他們既然覺得我這個家主好欺負,那麼我也應該給他們潑一瓢涼水,至於其他人,還希望你能幫我照看一下小龍。」秦風烈認真的說道。

這是屬於他自己的戰鬥。

秦毅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但見秦風玉朝著小龍掠去,想要殺掉小龍。

畢竟他的兒子死在小龍手中,對於秦風烈父子,他的恨意比任何人都要強烈。

「秦風玉,沖我來吧,殺掉我,以後秦家就是你們的!」

秦風烈手中兩團火焰徐徐燃燒,由慢而快,霎時間兩道龍焰交叉噴涌而出,秦風玉飛來半空的身形當即是止住,手中打出冰魄訣,寒冰與火焰的力量在空中交匯,這種戰鬥力要比那些小輩厲害太多了,築基境界的戰鬥往往都是以法術為主,武技的使用反倒是少了很多。

「二哥,長老,助我!」

秦風玉大喝。

他臉上冷笑連連,手中寒冰凝絲,將方圓幾十丈範圍都鎖在了寒冰氣息中,瞬間降下的幾十度溫度,使得不少附近的人都是如墜冰窟。

「呵呵,沒想到秦家在這個時候打了起來,真是有趣。」

看台之上,另外兩大家族包括領主府的人,都是十分有趣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沒有一個人出來控制場面,任由發酵。

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秦家分崩離析之後對於他們的好處很多,不管是資源分配還是以後家族發展,都少了一個威脅。

而秦風烈若是身死,秦家最強高手消失,即便是秦風雲坐上家主的位置,他們的頂尖戰鬥力也沒有了,地位同樣會一落千丈。

這都是他們樂意看見的。

秦風雲凝空飛來,包括幾位長老,使得秦風烈壓力陡然倍增。

不過他卻是絲毫不懼,手中狂炎飛舞,瞬間將背後襲來的秦風雲擊退,真元爆發,一道火焰大手掌印在迎面而來的一名長老心口,噴射而出的光焰將之身體瞬間開了個大洞,當場死亡。

秦風烈面色冰冷到極致。

越是冷靜的人,越是會隱忍的人,發起瘋來越是不可控制。

「殺了他!殺害秦家長老,他已經不是我們秦家人!而是我們秦家的敵人!」秦風雲面色喜色。

如此一來,秦風烈就算是說破天,秦家都不可能容的下他,悍然殺死長老,這可不是家主應該做的事情。

幾名長老從數個方向將秦風烈死死的圍在中間,一時之間數道強悍的真元爆發出來,秦風烈的身影瞬間被各色光芒覆蓋住,一層層可怖的能量逸散出來,使得範圍之內人紛紛暴退。

「瘋了吧?秦家家主屠殺長老,長老們還有秦家的一眾圍殺家主?」不少外行人都是看的不解。

「噗嗤!」

火光濺射出去,秦風烈整個人沐浴在熔岩火焰之中,宛如成了火神。

這是秦毅第一次看到秦風烈使出全部力量。

左右大開大合,忽然一瞬間幾名長老盡數倒飛出去,反觀秦風烈,卻是越戰越勇。

「怎麼這麼強?」秦風雲狂退幾十步,表情驟變。

這不應該是他大哥的實力才對。

「秦家不容我,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在包容秦家。」秦風烈腳踩火焰,朝著秦風雲殺去,殺氣暴漲。

只是此刻,一個鬼魅的影子浮現。

「放肆!」那影子與秦風烈撞在一起,秦風烈瞬間被彈開。

看到這道影子的主人,秦風烈忽然仰天笑了起來。

「我說他們怎麼會這麼膽大,一心想要奪了我家主的位置?原來是老祖你在背後授意啊?也是啊,怎麼說秦風雲都才是老祖你最疼愛的後輩,我秦風烈拿了家主位置你怎麼能甘心?」

「哼,秦家落在你手中只會逐步走向衰敗,時間已經證明了一切,而今你居然還畜牲一般殺害我們秦家長老,罪該萬死!」

那面容老態的老者雙手插在袖中,一股龐大氣息流露出來。

「秦家老祖,怎麼說也是金丹境界的修為了吧?秦風烈是要玩完了。」林超群笑著說道。

「看來今天秦家是下定決心廢了秦風烈這個家主,另立新主了。」董家家主同樣是高高坐在上面笑眯眯的說道。

秦風烈臉上的悲憤之色消失,他靜靜看著那龍鍾老態的老者,隨即抬頭望天。

「今天就容許我大逆不道一次吧!」

秦風烈渾身氣勢節節攀升,那股強橫的威壓讓的所有人心悸。

秦毅眼睛一亮,這股氣息他可不會陌生,這是金丹境界才有有的威壓氣勢,神念已經凝鍊成實質一般。

「什麼?秦風烈居然已經進入了金丹境?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在場的幾名大人物都是瞬間起身,目中充滿不可置信。

「金丹?」秦風雲滿目獃滯。

「怎麼可能這麼快?」那秦家的老祖都是面色微變。

眾多秦家長老更是面帶驚恐之色,怪不得這秦風烈碾壓他們宛如碾壓螻蟻一般,原來這根本不是他的真實實力?

可他成就金丹為何不早點說?若是知道家主乃是金丹高手,可能他們根本就不會逼他讓位?要知道,一名金丹境界的武者在一個家族之中絕對是守護神一樣的存在,他們最強的老祖也不過是金丹高手。

聯盟之冠軍之路 秦風烈看著那些面容或驚訝或後悔,或複雜,目光中露出諷刺。

秦家的衰敗是有原因的。

「金丹了也不能如何,你跟我還有很大的差距!」秦家老祖雙手從袖中抽出,凌空一甩,一道金色勁氣衝破空間,直接撞在秦風烈身上。

秦風烈被擊退數米。

「這一擊我接下了!」

「小龍,銀槍拿來,今日起,秦家無我!」

小龍強忍著心口劇痛,將銀色龍槍凌空扔了過去,秦風烈穩穩的接住,這把槍落入秦風烈手中跟在小龍手中完全是兩種性質。

只是這個時候,秦毅身旁不遠處的方家方谷成卻是趁著秦風烈不備,冷哼一聲,暴退數步,朝著重傷的小龍掠去。

抓住那個崽子,這場沒有意義的鬧劇也就結束了,他也可以得到秦風雲許諾的東西!

「我讓你動了嗎?」秦毅轉頭望來,已經飛出十多米的方谷成整個人如遭雷劈。 「臭小子,就憑你一個秦風烈手下的野種也想做我的對手?」方谷成強忍著心中怒火說道。

這小子還真當自己是個角色了?

不過是秦風烈的義子罷了。

不過剛剛那一瞬間,他還真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只不過他自己都清楚,這不過是錯覺罷了,對方一沒有動手,二沒有爆發真元、神念,只是一個眼神罷了。

「義父讓我不要插手他的戰鬥,我尊重他,不管是他是生是死我都不會去干擾他跟秦家人的戰鬥,可他讓我保護小龍,那麼你們也沒有人能夠動他。」 超品小神農 秦毅笑著說道。

就方谷成想要說出什麼話的時候,一瞬間他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

目光能夠看到的地方,那小子的身影瞬間就不見了,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股莫大的危機感浮現,方谷成想都沒想便側身朝著一邊掠去,似乎有什麼東西貼近了自己,四周充斥著無法抗衡的殺氣。

秦毅撿起了死去的秦宇手中的那把寶劍,劍上染著諸多鮮血,紅光與銀光交替反射出去。

「反應倒是挺快的,可惜就是實力太弱了,這麼大的人了連金丹還未入,不知道你驕傲的底氣在哪。」秦毅咧嘴笑了笑,手中長劍忽然劍芒爆射數米,而秦毅也踩著鬼魅般的步伐沖了出去,瞬間交織的劍影幾乎將眼前空間封成一片,方谷成面色駭然,他朝著方家陣營那邊狂退,可劍光劍影實在是太快了,這種武技他從未見過。

「救我!」

方谷成朝著方家陣營狂喊,方家那邊有數名長老瞬間飛出,方家的方守心面色大驚。

方谷成是他老子,他看到這一幕怎麼能不驚訝?

「救你?遲了。」劍光一瞬間再次暴漲,衍生出去的劍芒撕裂了方谷成的身體。

區區築基境界的武者,秦毅劍意都沒爆發出來便能夠帶走他的性命。

「嘶~」

無數人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秦家家主還沒死,方家家主倒是先被人給宰了,這是什麼情況?

「畜牲,你找死!」

方守心一改之前孤傲的面孔,見到這一幕從演武場狂飛下來,手中真元凝成刀刃,空氣發出嗚嗚的聲音。

「不自量力。」秦毅揮袖一震,浩蕩的力量直接震動空間,蹦碎了對方的真元,一擊將之打的倒著飛了出去,他的雙臂不堪巨大的力量碾壓,噴出血霧,眼看是廢了。

如此一幕出現,方家的眾多長老停在半空,方家不少嫡系都是驚在了原地。

董家、領主府眾人站起身來,那林超群面色驚疑不定的看向秦毅。

一劍一掌,一死一傷。

這青年看上去年紀跟方守心他們並無什麼打的區別。

秦毅雖在在世界樹內部修鍊了幾十年,在迷蹤天穴的精神空間也待了無盡的時間,可世界樹內部並沒有消耗秦毅多少壽元,而精神空間對比外界,也只是過去了幾個時辰而已。

秦毅的面容依舊停留在二十幾歲的標準。

「閣下是誰!」林超群聲音傳來。

西風鎮領主發話,眾人頓時安靜下來,只有秦風烈那邊,跟秦家老祖戰的激烈,兩人打的難分難捨。

「雲清宗外門弟子,秦家家主秦風烈的義子。」秦毅淡淡說道。

「呵呵,一派胡言!我可沒聽說過雲清宗什麼時候有這種實力的外門弟子了。」林超群眼中露出危險的光芒。

「領主大人,他說的是真的,他確實是雲清宗的外門弟子。」這個時候秦妙然站出來說道。

「什麼?」林超群面色一僵。

秦妙然說的,他還真沒什麼理由不相信,畢竟後者也沒有欺騙他的必要。

「領主,這人殺我方家家主,傷我方家少公子,還請領主替我們方家做主!」方家長老目眥欲裂,然而他們又不敢貿然去上,畢竟面對一個一劍斬了他們方家家主的高手,誰都沒有信心去滅殺掉他。

林超群面色幾度變幻。

「方家乃是我西風鎮三大家族之一,你悍然殺死方家家主我作為西風鎮領主自然不會不管不問,你可知罪?」林超群盯著秦毅,似乎在觀察他的反應。

「呵呵,那麼這些人對付秦家家主,想要將其殺害的時候怎麼不見你跳出來問罪?」秦毅有些好笑的問道。

「那是秦家的家事,我自然不會過問。」林超群理所當然的說道。

「好啊,那麼領主大人想怎麼問我的罪?殺了我的頭還是廢了我的修為?」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秦毅戲謔說道。

說到底這些人不過是同一台唱戲的罷了,秦家發生這些事情包括方谷成出來出手干預的時候都大氣不吭一下,而他反手殺了方谷成,卻跳出來問罪了,誰還能不知道這些人心裡打的什麼主意?

都等著看秦家笑話呢,可笑秦家眾人還鬧得不亦樂乎,以為是得了大勢,贏得了眾人幫助一般。

秦毅看的透徹,他目光落在林超群身上,這男人表情幾度變幻,顯然被一個小輩拂了面子,讓人忍無可忍。

「左右護法,給我拿下他,西風鎮還不是他能夠撒野的地方!」林超群冷哼一聲。

兩名護法以極快的速度沖了上去,他們也看到了秦毅殺死方谷成的戰鬥,此時此刻並不敢掉以輕心,對方殺意很重,一不小心可能死的就是他們,畢竟即便是相比較方谷成而言,他們的實力也並不會強上不少,只不過兩人聯手,加上修鍊武技功法的相輔相成,加成會比較厲害,不是簡單的一加一那麼簡單。

「好,想上的儘管上,否則以後也沒有機會了。」秦毅戰意升騰,從秦風烈那句話,從此秦家無我之後,秦毅就知道今天或許是他待在西風鎮的最後一天,離開了西風鎮,秦毅的去處已經不多了。

這也應該是他在西風鎮的最後一戰。

“好了。”

Previous article

返回的途中,三個孩子都沉沉睡去。夙沙行健抱著千尋走在最前,阿真抱著錦瑟走在其次,夙沙行芷抱著玉澈走在最後。花傾夜有心放緩了腳步,和夙沙行芷並肩。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