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這個白白的蘑菇,花雪兒問:「這個能吃嗎?」

張澋煜從妹妹手中拿過蘑菇,花雪兒的眼睛珠子隨著蘑菇而動,見他將蘑菇放在籃子里,心想這蘑菇應該是能吃的蘑菇。

澋瓊見二哥不回答雪兒姐姐的問題,便笑著告訴雪兒姐姐。

「能吃。」

張澋煜看了一眼自家妹妹,抿著的唇動了一下,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其實他想說這個蘑菇有毒,毒性不大,但一般人吃了還是會有事。

想著花雪兒有空間,有靈泉水,應該毒不死她吧!不過只要有一口氣,他都會救活。

就這樣,中午當花雪兒吃到第十個蘑菇的時候,突然臉色一變,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緊接著倒地抽了起來。

這一幕將澋湘澋瓊還有慕容澋軒嚇懵了。

「她這是羊癲瘋犯了?」慕容澋軒問張澋煜。

「沒有,只是中毒了而已。」

張澋煜說完過去蹲下,掰開花雪兒的嘴,往花雪兒嘴丟了一顆藥丸。

吃了藥丸的花雪兒沒一會兒就停止了抽抖,泛黑的臉也在迅速恢復正常。

最佳編劇 「為什麼我們吃了沒事?」澋瓊問。

慕容澋軒白了澋瓊一眼,說:「因為你們現在是萬毒不侵之體,自然沒事了。」

「哦。」澋瓊吃驚,原來自己是萬毒不侵之體呀,突然感覺自己好厲害的樣子。花雪兒恢復后,看到自己躺在地上,記憶有那麼一瞬間的短缺,不過很快就想起來了,她好像是吃蘑菇后倒地抽起來,在那一瞬間,她以為她會死掉,沒想到沒死成



看著站在一旁的張澋煜,她問:「是你救的我?」

「嗯。」

張澋煜只應了一聲,然後過去繼續吃東西。

澋瓊見哥哥都不扶一下雪兒姐姐,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跟姐姐一起將雪兒姐姐扶起來。

慕容澋軒給了她一副乾淨的筷子,花雪兒看著面前看似美味卻有毒的蘑菇,擺了擺手。

「現在你可以放心吃,不會毒死你。」張澋煜說完便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花雪兒這個時候發現了一個問題,她問:「為什麼你們吃了沒事?」

「因為我們都是萬毒不侵之體。」

聽完慕容澋軒的話,她睜大了雙眼。

「那還有沒有萬毒不侵的丹藥,給我來一顆?」

「剛才就給你吃了。」張澋煜冷淡的告訴她。

花雪兒聽完,哈哈的笑了兩聲,伸手將慕容澋軒手裡的筷子奪過來,開啟胡吃海吃模式。

「花姑娘,請注意點形象,你這樣會嫁不出去。」慕容澋軒一臉嫌棄。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本來就沒有想過嫁人。」花雪兒邊吃邊說,她說的是真心話,她的確沒有想過嫁人。

她覺得一個人挺好,又不是以前鬧飢荒為了口吃的必須嫁人,她現在不愁吃不愁穿,所以沒有必要找個男人來給自己添堵。

「你現在是這樣說,等你遇到你喜歡的人,你就恨不得立即嫁給你喜歡的人。」

慕容澋軒吃著蘑菇,一口一個,雖然是毒蘑,但味道很鮮美,眼睛瞟向花雪兒,諷她。

花雪兒聽了他的話,看了一眼張澋煜。

張澋煜見她看過來,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眉頭,心裡暗想:看我做什麼?莫不是喜歡我?

花雪兒訕笑,低頭吃著面前盤子里的烤肉,說:「就算是遇到喜歡的人也不一定會嫁。」

「為什麼?」旁邊的澋瓊問。

「因為你喜歡的人不一定會喜歡你呀。」

澋瓊明白了,然後笑著說:「我娘說了,只要沒有歸屬權,喜歡就上,先搶先得。」

聽完澋瓊的話,花雪兒咧嘴訕笑:「你娘真彪悍。」

「嘿嘿,其實我娘挺溫柔的。」

這話一說出來,慕容澋軒惡寒了一下。

張澋煜看了他一眼,慕容澋軒立即對他笑。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你們在吃什麼,怎麼這麼香?」

五人看著走過來的門主,好奇門主過來做什麼。

花枔走到他們跟前,看著桌子上烤肉、烤蘑菇、還有一些別的菜,咽下口水,直接坐在空位上,看著他們,伸出自己的手。

「筷子。」

慕容澋軒拿出一雙筷子遞過去,同時問了一句:「門主怎麼過來了?」

接住筷子的花枔毫不客氣的夾了一朵蘑菇放進嘴裡,鮮嫩多汁的蘑菇,讓他雙眸一亮。

「這個好吃,你們在哪裡弄的蘑菇。」

其實他是聞著香味過來,還好過來了,沒想到這幾個小傢伙弄出來的東西這麼好吃。

「後山。」

「咳咳……」

慕容澋軒剛說完,花枔就被嗆住了,趕緊將嘴裡的美味蘑菇吐出來。

「你們不要命了,白峰後山的蘑菇是有毒之物,你是煉丹師,你難道不知道?」後面的話是對張澋煜說的。

「知道。」張澋煜淡淡的回了一句。

「知道你還吃?」

「我們已經吃很多了。」張澋煜說完還夾了一朵蘑菇吃起來,吃東西的動作特別優雅,不慢也不快。

「那你們沒事?」

「我們像是有事的人嗎?」張澋煜道。

花枔擰眉:「怎麼會沒事,難道這蘑菇沒毒了?」

說完拿起筷子打算再嘗嘗。

花雪兒擔心門主跟她一樣,便開口提醒:「有毒,剛才我就被毒到了。」

花枔剛塞進嘴裡的蘑菇再次吐出來,張澋煜嫌棄的瞥了一眼,然後拿出一顆萬毒不侵的丹藥丟給門主。

花枔接住丹藥,問:「什麼東西。」

「萬毒不侵的丹藥,吃了它毒物隨便吃。」慕容澋軒說。

「好東西呀,你手裡應該有不少吧?」花枔看著張澋煜。

張澋煜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手裡的確很多,但他不是慈善家,給一顆已經是大方得不能再大方,而且還是看花枔是門主的份上才給的一顆,若是別人,他才不給。

至於花雪兒,那是因為她有可以種植的空間,對張澋煜來說有用,這才給花雪兒一顆。

有了萬毒不侵的丹藥,花枔徹底放開了肚子吃東西,本來五人可以吃到爽,因門主的到來,反而不夠吃了。

結束后,花枔摸著很充實的肚子:「晚上你們吃什麼?」

五人:「……」

門主這是打算以後都在白峰蹭飯了?

花枔見他們五個看著他,誰也沒有告訴他晚上吃什麼,便問:「咋滴,你們晚飯不吃?」

「沒菜。」

花枔一聽沒菜,笑了起來,說:「老夫那種了菜,各種各樣的菜都有,你們想吃什麼就去摘。」

「好呀,那我們現在就去摘。」澋瓊說完就去拿菜籃子,很快就出來了,然後對門主說:「門主爺爺,我們走吧。」

看著小丫頭不僅拿了一個菜籃子,還背了一個背簍,花枔嘴角抖了兩下。

「你這是打算將老夫菜地里的菜都摘了。」

「五個人五張嘴巴五個肚子,吃得自然多了,如今加上門主爺爺您一個,自然得用背簍裝了。」澋瓊說完問雪兒姐姐,「雪兒姐姐,要一起去嗎?」花雪兒點頭,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她將澋瓊背上的背簍取下來背上。 「姐姐要去嗎?」澋瓊問澋湘。

澋湘想著沒事,便點了一下頭。而澋湘去,慕容澋軒自然也是要去。

而這次張澋煜破天荒的居然也跟著一同去了。

就這樣,門主一人過來,回去的時候帶著五個人一起回去。

花枔帶著他們到了自己的菜地前,五人看著門主的菜地,這片地大概也就一畝大,菜樣的確多。

「哇,有西紅柿,我要吃西紅柿炒雞蛋,澋軒哥哥。」

慕容澋軒臉一黑:「我上哪給你弄雞蛋?」

「我不管,我要吃西紅柿炒雞蛋,姐姐你要不要吃?」

被點名的澋湘先是一愣,然後看向慕容澋軒,一雙明亮如同寶石似的眼睛看著他,剛要開口,慕容澋軒就妥協了。

「回頭我去山裡看看有沒有野鳳凰蛋。」

達到目的的澋瓊咧開嬉笑,歡歡喜喜的忙著摘西紅柿。

所謂野鳳凰就是類似於山雞,但又比山雞好看,比山雞大的一種鳳凰雞,因為有幾分像鳳凰,所以稱之為野鳳凰。

野鳳凰的蛋比雞蛋要大那麼一點點,跟鴨蛋差不多大,但營養比雞蛋鴨蛋高,也只有有靈氣的山林才會有野鳳凰。

花枔看著自己種的西紅柿只要是熟的都被摘了個精光,頓時就不好了。

「你摘這麼多西紅柿吃不完會壞掉。」

「吃得完,我可以讓澋軒哥哥做西紅柿炒蛋,西紅柿燉牛腩,西紅柿瘦肉湯……」

花枔聽著從她口裡出來的一系列菜名,腦子裡疑惑住了,西紅柿除了炒蛋居然還能這樣做?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而這頭聽著澋瓊說出來的菜名后的慕容澋軒,他覺得他還得去找一頭牛殺。澋湘看著一臉鬱悶的澋軒哥哥,咧開笑了起來。

霍霍完西紅柿,澋瓊就去摘青辣椒了,花枔見她又將青辣椒全都摘了,心裡知道問她肯定又是一堆菜名,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摘這麼多青辣椒幹什麼?」

「哥哥愛吃虎皮青椒。」

慕容澋軒聽完這話心裡得到了安慰,虧得這個丫頭還記得他喜歡吃虎皮青椒,然而他似乎忘記了,張澋煜也喜歡吃虎皮青椒,而澋瓊說的哥哥指的就是張澋煜。

花枔訕笑:「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心疼哥哥的孩子。」

「那當然了,哥哥對我們這麼好,我們做妹妹的自然要多關心關心哥哥了。」說著說著就轉戰小青菜區。

看著逐漸光禿的菜地,花枔已經淡定下來,心裡安慰著,回頭還是會進自己的肚子,沒關係,等她們摘完,他再種便是了。

半個時辰后,澋瓊看著她們的勞動成果,背簍已經滿了,菜籃子也滿了,一旁的地上還堆了一堆,她沒有糾結,直接將這些菜都裝進了儲物戒中。

「好了,可以回去了。」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花雪兒看著一臉心疼自己菜地的門主,走到門主跟前,笑著詢問:「門主爺爺,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菜種,回頭我們自個種點菜。」

一旁的澋瓊聽了她的話,連忙點頭:「沒錯,我們自己種點,總到門主爺爺您這裡來摘,似乎不太好。」說這個話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光禿了一片的菜地,一點也不想承認這些是她的傑作,不過門主爺爺這個菜地也太小了,一點也不經霍霍。還是娘親的空間好,種上第

二天就有菜了,永遠也不用擔心沒菜吃。雖然親娘不在,但是她們有雪兒姐姐。

花枔也覺得應該給她們一些菜種,不過他記得上次有給他們,想著估計是弄掉了,也就沒有問。

「等著,我去給你們拿菜種。」

門主說完就轉身進了自己的茅草屋,沒一會兒就出來了,手裡拿著一大包的種子,遞給花雪兒。

花雪兒接住種子,將種子收進空間里,道了一句謝謝,然後一行五人回去了,也沒有說讓門主晚上去吃飯的話。

花枔無比的鬱悶,擦了擦鼻尖,作罷,到時候他自個去。

回到白峰,慕容澋軒便一頭扎進了後山,澋湘澋瓊也跟著去了,他們要去找野鳳凰蛋,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頭牛。

「我去把菜種上。」花雪兒道。

「我同你一起。」張澋煜接著她的話后說。

花雪兒愣住了。

張澋煜見她這樣,說:「不方便嗎?」

「不是。」花雪兒立即回答了他。

「既然不是,那就帶我一起,兩個人一起種要快很多。」

「哦,好。」

其實她想告訴張澋煜,自己的空間,只用將種子撒出去就能夠自己鑽進土地,然後就可以什麼都不管了。不過都已經答應了,然後反悔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想,肯定是不好了。

張澋煜站在原地一直等著她將自己帶進她的空間,可面前的花雪兒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沒有打擾,很有耐心的在這裡等著。

過了好一會兒,花雪兒才從自己的世界里出來,伸手去抓張澋煜的手臂,擔心張澋煜誤會,她還解釋了一句。

「我必須抓著你才能將你帶進去。」

「知道。」

花雪兒聽他這樣說,才想起來他娘也是有空間的人,自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話簡直就是廢話,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點慌。

抓著張澋煜也就眨眼的功夫就將張澋煜帶進了空間里。

空間有點亂,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

「有點亂。」

張澋煜看著面前跟原始森林似的空間,他微微動了一下眉頭。

「你這哪裡是一點亂。」

聽他這話,花雪兒的臉漲紅,低頭將低下的種子撿起來,然後去找空地種菜。

張澋煜已經無力吐槽這裡的亂,不過東西倒是多,可以看出她平日里沒少收集。

醉枕香江 花雪兒回頭看著後面跟著的張澋煜,停下來說:「你需要什麼就去弄,我這裡只需要撒出去就行了,不需要你幫忙的。」

「當真不需要我幫忙?」

「不需要。」

張澋煜見她執意如此,便點了一下頭,轉身進了「原始森林」去找自己需要的東西了。

他一走,花雪兒長吐一口氣。

太丟人了,居然讓他看到自己這麼亂的一面,不知道會不會被嫌棄。

回憶剛才他皺眉的模樣,肯定是嫌棄的了。

啊……不想活了。

花雪兒原地跺腳,捂著臉跑了。

“對不起嘛,不過事已至此,就只能這樣了呀,我保證沒有下次了行嗎?”

Previous article

也不知是否故意,唐青並沒有似並不理會室內是否有人,依舊不緊不慢的解著身上的衣服,他抬手輕輕劃過自己肩膀,撥開有些汗濕的髮絲,桃花眸子流光微轉,青衣外衫隨之落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