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彎眉笑眼乖巧可愛的沈惟一白裙女孩微微一笑:「好呀沒問題。」

說著上前挎著沈惟一的手臂便向前走去,小胖丫則跟著向前。

而雀斑少女則向已經上車坐在後排的宋小安豎起了拇指。

燈筆 生死一瞬間,郭芙蓉憑著本能,向前一躍。

只聽聞一聲類似於嬰啼的聲音響起,嗚呀聲中夾著一陣陰風。

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撲在她剛才那個位置,如果不是她閃得快,這一下她就得完蛋。

郭芙蓉轉身一看,只看到一道黑影,瞪著一雙又大又紅的眼睛。

「鬼啊!」

郭芙蓉大叫,抓起鈴鐺狠狠地朝那黑影砸去。

咣!

黑暗之中,那鈴鐺被一隻利爪掃中,那道****再次撲過來。

郭芙蓉正準備向旁邊逃跑,哪知道跑出兩步,整個人撲倒在地上。

她忘記自己被綁在樹上了,根本就沒辦法逃跑。

眼見那黑影就要撲到自己面前,郭芙蓉此刻顧不了那麼多,抓起手電筒,狠狠地朝它砸過去。

黑影速度太快,手電筒還沒砸到它身上,已經消失不見了。

郭芙蓉面如死灰,這鬼東西的速度太快了,別她現在,就算她沒被封住武功,也未必能逃得掉。

撕的一聲,背後衣服被撕掉一大塊。

還是她躲得快,再慢一,這一抓,真的把她的心都挖出來了。

「葉雄,快來救我。」郭芙蓉放聲大叫。

嗖!

黑影再次朝她撲來,眼見五隻長長的爪子就要抓到她面前,一束光射了過來。

葉雄及時趕到。

遠遠的看到一道猴子大的黑影朝郭芙蓉擊去,葉雄不及多想,狠狠擊出一記隔空掌,內力化成罡氣,擊在那邊黑影之上。

嗚哇!

只聽聞奇怪的聲音響起來,黑影直接被罡氣擊翻在地上,在地上滾動幾下,然後嗖地朝葉雄撲來,奇怪的聲音之中,含著憤怒。

眼見黑影撲過來,葉雄不知道對方是什麼鬼東西,不及多想,隔空掌再次擊中。

蓬!

這一掌擊在那黑影身上,再次將它擊飛。

葉雄趁機抽出冷墨匕首,撲了過去。

那黑影也是厲害,中了葉雄兩記隔空掌,一事情都沒有,雙腿在地上一撐,再次朝葉雄襲來。

速度真的太快的,肉眼只能看到一道黑影。

像這樣的怪物,不是超級高手,根本防得住。

葉雄感覺這怪物雙目似乎有夜視功能,在黑暗之中,出手非常精準狠辣。

葉雄隱隱覺得,這怪物很有可能跟鳳凰的失蹤有關,所以絲毫不留手。

換在沒突破之前,遇到這怪物,葉雄也許還要苦戰一陣子,但是現在他內功升了一級,達到化氣之境之後,整個人的戰鬥力,直接上了一層樓,所以根本就不畏這鬼東西,哪怕是在黑夜之中。

一人一怪,在原地飛快地交戰起來。

那怪物勝在速度跟利爪,力量明顯差了一些,遇到普通高手還能偷襲一下。

偏偏遇到了葉雄,擁有死神之稱的他,最擅長的就是黑夜戰鬥。

不用多久,只聽聞嘶的一聲細響,葉雄神兵在那怪物身上劃了一刀。

聽聞嗚哇痛叫,那怪物轉身逃之夭夭,朝村裡逃去。

葉雄沒有絲毫猶豫就追了上去。

「喂喂,你先放開我,別走啊!」郭芙蓉大叫。

只可惜,葉雄早就不見蹤影了。

葉雄追進村子,那黑影已經不見了。他可以確定,肯定是躲在哪一戶人家之中,甚至,葉雄還猜測,這東西有可能跟其中一戶人家有關,不然的話,它為什麼受傷之後,逃跑方向不是後山林子,反而朝村子里逃去。

葉雄打開手電筒,在地上尋找著,那東西受了傷,肯定會有血跡流下來。

只可惜,這東西逃的時候速度太快,葉雄找到一半的時候,血跡已經消失了。

除非在白天,大晚上的話,血跡太難找了。

葉雄目光落到周圍這些房子,一間間看過。

「怎麼樣了?」朱雀走了過來,問。

「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保護營地嗎?」

「郭芙蓉的慘叫聲,吵架如音他們,現在他們都醒著,我才敢過來。」朱雀解釋完,這才問道:「剛才什麼情況?」

「我遇到王海的那東西了。」

朱雀一驚,問:「是什麼東西?」

「看不清楚,外貌類似人類,個頭跟成年的猴子差不多,眼睛很紅很大,可能有夜視功能。從跟它交手的過程之中,可以看到,它應該是擁有智慧。」

「會不會是什麼野獸?」

「野獸沒這實力,應該是基因獸之類的東西,但是我從來沒聽過,基因獸會有智慧。」

「會不會是人類?」朱雀疑問。

「有像,但人類沒道理個頭那麼,就算是侏儒,也不應該那麼才對。」

葉雄腦子飛快地轉著,潛意思里,他覺得這怪物一定就躲在附近。

但是它會躲在哪裡呢?

秀姑,巴達。

腦海里,閃電般跳出這兩個名字。

要村子里,最可疑的就是兩個人,一個是村長,一個是白人讓三人吃了閉門羹的寡婦秀姑了。

「去村尾看看。」

兩人走到村尾,在秀姑家門口停了下來。

葉雄拿著手電筒,在地上找來找去,很久都沒找到血跡,頓時有疑惑。

難道猜錯了?

他支著下巴,沉思片刻,目光不經意掃過秀姑家的屋。

「那怪物被我所傷,附近應該會有血跡,你在這附近找找。」

葉雄吩咐完朱雀,然扣走到牆邊,用手扣住青磚的裂縫,輕輕錯力,躍到了屋。

這家平房,屋滿是青苔,不知道多久沒有人上來過。

葉雄拿著手電筒,在上面細細察看,終於在護欄上,看到一絲尚未乾涸的血跡。

這怪物,必是逃過這裡無異了。

屋,有一扇被蛀蟲腐蝕得差不多的木門,此刻開了一條裂縫。

在門縫邊,葉雄看到有一絲血跡沾在門邊。

「我看你往哪裡逃。」

葉雄抽出匕首,輕推木門,發出吱呀一聲輕響。

裡面,黑洞洞的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第一下堂妻 這裡是寡婦秀姑的家,白天在這裡吃了閉門羹,葉雄就猜這女人不一般,沒想到,她居然會跟殺人兇手有關。

如果他猜得不錯,這十年來,在這裡失蹤的很多人,都是被這怪物殺掉的。

這怪物為什麼要殺掉進村子里的人,它跟寡婦秀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答案很快就知道了。

葉雄倒握匕首,走了進去,從樓梯,一步步往下走。

剛下到一樓,房裡的燈突然亮了起來,然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一名全身一絲不掛的女人,站在廳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破開嗓子大叫。

「來人,救命,強姦啊!」

聲音,響徹山村的夜晚。(未完待續。) 葉雄整個人愣住了,直到那寡婦大聲尖叫,他才反應過來。

果然是潑婦啊!

如果被人看到,他三更半夜,爬進一個寡婦家裡,而且這寡婦一絲不掛,那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當機立斷,葉雄從原路返回,離開秀姑的家。

「怎麼回事?」朱雀聽到秀姬的聲音,見葉雄出來,奇怪地問。

「遇到個女瘋子,先回紮營地再。」

兩人急匆匆回到營地,見他回來,其餘的人紛紛圍了過來。

葉雄將事情跟他們了,當其他人聽秀姑為了逼退葉雄,居然用脫衣之計,個個無語,沒想到這女人,居然這麼下賤。

「雄哥,那村婦身材如何?」陳蕭打趣。

他話剛完,分明感覺到三道殺氣射來,幾個女人紛紛瞪著他。

「當我沒問。」陳蕭連忙道。

「一節操都沒有,那種時候我還可能有心思看她的身體嗎?」葉雄指著陳蕭,恨鐵不成鋼:「她皮膚又粗,身材又胖,腹全是贅肉,胸下垂,這樣的女人,我有可能會看她嗎?」

周圍的人:「……」

「開玩笑,黑呼呼的,我真的沒看清楚。」

葉雄完,收斂笑容:「從剛才的情況看來,那鬼東西一定就躲在秀姑家裡,現在問題是,怎麼把它抓到。」

「秀姑可能已經趁剛才的時間,把那怪物轉移了。」陳蕭。

「既然那怪物跟秀姑有關,就有了線索,現在問題是,這個潑婦連脫衣服的事情都做得出來,是絕對不可能讓我們查下去的,不定已經報警了。」

「怕什麼,我們以前還是特種兵呢。」陳蕭。

「怕倒是不怕,就是不想惹麻煩,大家睡吧,明天可能有得煩了。」

接下來,一群人進去休息。

葉雄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三四了,於是朝郭芙蓉那裡走去。

郭芙蓉傻傻地坐在那裡,沒有葉雄的命令,手下那幫人,誰都沒有放開她。

見到葉雄過來,郭芙蓉這才站起來,驚魂未定地問:「那東西抓到沒有?」

「讓它給逃了,不過我肯定能抓到它的。」葉雄道。

郭芙蓉臉上全是鎮驚之色,那東西的實力,她親身體會過,就算她武功還在,都未必能贏,沒想到葉雄不但沒事,反而能傷它。郭芙蓉雖然早就知道葉雄厲害,但是兩人一直沒交過手,所以心裡還是有懷疑。現在一看,對方實力果然比她高了不少,難怪他是連師傅都忌憚的人。

英雄聯盟至高王座 葉雄走過去將她解開,拉回營地。

「能不能將我放開,這東西鎖在手上,怪難受的。」郭芙蓉指著手上的鐵鏈。

「你覺得可能嗎?」葉雄反問。

郭芙蓉嘴角抽了抽,沒話,乖乖跟在他後面回到營地。

相比起在這裡提心弔膽,營地那裡太好了,雖然一樣綁著。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陳蕭正在生火弄早餐,一輛警車開進村子。

警車上走下三名警員,兩男一女,為首的是一名四十歲左老的老警員。

警員進來之後,村子里飛快地跑出一名婦女,正是秀姑。她跑到老警員面前,不停地著什麼,一邊一邊指著葉雄這邊。一猜就知道,她在污衊葉雄半夜想侵犯他。

聽完秀姑的話,老警員朝這邊走過來,指著葉雄道:「這位先生,秀姑你三更半夜潛進入她家,意圖不軌,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警官,你看看我身邊這些女人。」

葉雄指著身後的楊心怡,朱雀跟慕容如音,:「這些都是我朋友,還有這一位,是我老婆。你覺得我會放著這麼漂亮的老婆在營地,半夜三更去爬一個寡婦的家,麻煩你們這話之前,先看看她的樣子,你能不能吃得下?」

「我老大想要女人,幾十個排著隊過來,他會看上一個村姑?」陳蕭附和。

「這些很難,我現在請你們回去協助調查。還有你們,槐村不許外地人進來,限你們一個時之內,把東西搬好,統統離開。」老警察身邊,那名年輕的警員傲慢地。

「槐村情況比較特殊,不允許外地人來過夜,請你們諒解。」那名二十多歲的女警,見年輕男警態度太硬,出言解釋。

相比起年輕的男警,這名女警禮貌得多。

「幾名警官,我們來這裡有事情要做,沒做完,是不會離開的。」王海道。

對於這些警員,王海可是一都不放在心上。

名門契約 市裡的局長,都要給他幾分面子,別提這幾名警員。

安排到這種山旮旯的地方當警察,基本上都是沒什麼背景,也沒啥能力的人,每天混吃等死,這些警察他才不放在心上。

「你們是不是聾了,沒聽見我們組長的話?這裡不允許紮營,快快搬走。還有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年輕的警察大喝。

「草,你們是那個管的,知不知道老子是什麼人?就連龔長真都對我客客氣氣的,你們算什麼東西?」王海指著男警腦袋,破口大罵。

聽到王海直呼局長的名字,那名男警頓時就萎了。

三名警員面面相覷,也看出王海不簡單。

不但王海不簡單,就連旁邊一群人,男的氣勢不凡,女的漂亮的不像話,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當下他們的態度軟弱下來。

老警察咳了一下,這才道:「各位,不是我們故意為難你們,實在是槐村情況特殊,在這裡過夜的人,都離奇失蹤,我們是為了你們著想。」

「那為什麼我們昨晚在這裡住了一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王海反問。

「昨晚沒事,不代表一直都沒事。我勸你們還是離開,不然的話,出了什麼事情,我們可不擔保。」女警。

「我們紮營在這裡,沒犯人,沒阻礙交通,沒佔到誰家的地。我們就不走,你們又能怎麼樣?」王海冷冷道。

三名警員,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措手無束。

他們也看出這些人不簡單,但是不把他們趕走,如果他們在這裡出事,他們就逃不了責任。上面可是下死命令,外人不允許在槐村過夜。

正在他們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葉雄突然開口:「算了,咱們走吧!」

聽到葉雄的話,一幫手下面面相覷,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看來,任何社會制度都免不了人情世故,身居高位的人一句話就可以改變普通人一生的命運。

Previous article

輕輕地動了動手腳,發現自己能夠活動的赤影,卻並沒有多少喜悅,因爲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整體移動,雖然,她並不知道參照物這個稱呼,但不妨礙她使用這種經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