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他發的表情包,心情又回落了一些,覺得自己的語氣有點衝動了。

曲星辰來的很快,她都沒來得及收拾出門。

葉靈以為是李子真回來忘帶鑰匙,衣服都沒換就去了開門。

一開門人還沒看清,就被奪門而入,然後被某人抱住。

「有沒有想我?嗯?」

葉靈回過魂來,白了他一眼:「怎麼這麼快?」

抗戰之猛將召喚 曲星辰卻不放過剛才的問題:「有沒有想我?」

葉靈呶嘴:「沒有!」

曲星辰親了一下她的嘴角,語氣裡帶著警告:「有沒有?」

葉靈硬抗:「沒有!」

曲星辰低頭,緩緩的靠近:「真不乖……」

葉靈躲避著:「我又不是小孩……」

曲星辰眼裡溫柔的冒泡:「那我們來做大人的事好不好?」

葉靈覺得空氣有點稀薄,咽了咽口水搖頭:「不好……」

曲星辰假意要找她的唇,口裡呢喃:「為什麼不好?就好,好不好?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好悶騷 ……」

葉靈受不了的使勁一撞:「別鬧!」

曲星辰輕笑,從背後抱住她:「好。」

然後親了她的臉。

葉靈一縮,有點跳腳的掙脫他:「我去換衣服!」

曲星辰哈哈一笑:「要幫忙嗎?」

「幫你個頭!」

「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葉靈隔著門都聽見他的笑聲!

曲星辰帶她出了影視城。

葉靈想了想,沒有拒絕。

「幾乎沒出來過。」看著外面的街道,有種又換了世界的感覺。

看了看認真開車的男人,突然有個念頭竄上來:如果這個人可以和她一起換,似乎也是件很特別的事情。

不過怎麼可能?

葉靈移開目光。

「以後多出來陪陪我。」

曲星辰伸出一隻手來與她相握。

葉靈以開車為由抽回去。

曲星辰看了她一眼又一眼,差點想在路邊停下問個究竟,但還是忍住了。

下車的時候,他沒有去牽她的手。

葉靈自己跟了上去。

一前一後。

曲星辰要了單間。

葉靈感覺氣氛有點尷尬,於是想著找些話題。

可是曲星辰直勾勾的看著她。

癡心總裁俏嬌妻 「莫小艾,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喜歡你?」

葉靈有點逃避,但還是點點頭。

「我很認真的再告訴你一次:莫小艾,我在戀愛,我喜歡的那個人是你。」

葉靈對突如其來的表白有些慌亂,甚至想逃。

「你不能逃也不能避,我會一直纏著你不放的。你別想甩掉我,不可能的事!」

葉靈張口,看著他認真的模樣說不出話來。

她只能告訴自己,他喊莫小艾,她現在就是莫小艾。

她裝出羞澀的樣子。

如果這是一場戲,那就演一演吧。

她是來演戲的。

或許她來的目的就是這樣,來演戲。

葉靈對著他笑,接受他的好,他的照顧。

他似乎看不出她在演戲。

她演技這麼好的嗎?

分別的時候曲星辰還感嘆:「要是一直這麼乖多好。」

葉靈故意翻個白眼。

曲星辰哈哈大笑,摸了她的頭然後三步一回頭的離開。

一一一

演員選好,定了造型,還沒開拍已經在做宣傳,定妝照先拿她們這些小將來試水。

結果她的微博湧來了一批新人。

新舊對碰,熱鬧非凡。

葉靈知道靜靜的看著,好的壞的都有人說,這倒是已經習慣了。

每一部改編的劇都會受到詬病,這是在所難免的。

一些黑粉試圖挖她以前的黑料來抹黑她,但是她的過去不過是她參演的一些配角,因為有了一劍飛仙的剪輯,基本每一部劇出現的幾秒鏡頭都被剪輯下來,基本不需要黑粉去找,看完之後,就一直在踩她的演技。

葉靈笑笑而過。

次日,一劍飛仙卻私信她:姐,你被黑了。

霸愛悍妻 葉靈表示知道。

一劍飛仙:或許你不知道。

葉靈:嗯?

一劍飛仙:你自己看看。

葉靈心一噔,不過想想,她似乎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要黑也應該不會太過分吧?

但是點開,裡面一些模凌兩可的照片,被惡意揣測,編造了一篇她作風有問題的貼子,並被黑粉轉發並@她。

葉靈發愣的看著裡面的照片,那些照片並不是劇照,而是平時拍戲時的一些狀態。

比如,當配角時迫於無奈,隨便找個稍微隱蔽的地方就會換戲服,做群演怎麼可能給你專門的更衣間?

拍攝的角度是側面,但就是側面,才給人更多臆想的空間,彷彿她正在寬衣解帶,做著什麼不可描述的事,帖子里就是這麼說的。

可是葉靈更疑惑的是,這些照片是哪裡來的?

難道真的那麼巧,她在換衣服的時候有人隨便抓拍,然後又那麼恰巧發現這個人是她,然後把帖子發出來?

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可是,如果一張照片是巧合,那麼三張四張又怎麼解釋?

還是說,有人認為她遲早會紅,所以對她特別關注,以致於到處抓拍她這些鏡頭,等這一天阻止她紅的做法?

這個世界,有人知道關於她的事?知道多少?! ……

林氏財團當中,林逸正在裡面環視,最近林氏財團的日子不好過,人人自危,林逸這才過來看看。

林逸正在和段志平說話,陳景明也在一旁掛著笑臉,林逸打聽著林氏財團裡面的事情,看看有什麼能不能幫得上林若煙。

而就在這個時候,投資部長陳鋒從樓上下來了,陳鋒是認得林逸的,知道林逸是林若煙的女朋友,當下掛上了笑臉:「原來是林少,林少可是不常來這裡呀!」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陳部長,好久不見呀。」

陳鋒嘿嘿一笑:「是啊,有好長時間沒見了。」

「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問問陳部長,找個地方吧!」林逸道。

陳鋒趕忙道:「好,旁邊就是待客室,我和林少在哪裡談吧!」

林逸應了一聲,隨即給段志平和陳景明二人說了一句,這才和陳鋒一起走到了一旁的會議室裡面,坐在了椅子上面,陳鋒趕忙給林逸泡茶:「林少,請!」

林逸接過了茶杯,抿了一口,放在了桌子上面,隨後道:「現在林氏財團的情形怎麼樣?」

「這……」陳鋒猶豫了下來,不知道該不該給林逸說,畢竟這屬於林氏財團的絕密,他可不能隨隨便便的透露,哪怕對方是林若煙的男朋友。

空間隨行 林逸露出了笑容:「陳部長,我知道你的顧慮,不用猶豫什麼,我林逸是什麼人你能不了解嗎?」

陳鋒沉默了下來,過了半晌才道:「林氏財團的情況現在不好弄,雖然林氏財團家大業大,可是對方是那麼多世家大族的聯盟,所有的資產加起來可比林氏財團要多得多,而且林氏財團的大部分流動資金都投往大月氏了,和隆客集團之間的戰鬥本來就是非常勉強,現在對方得到了大戶的投資,遠遠不是我們林氏財團可比的,林氏財團真的懸了!」

林逸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可不是么!」陳鋒無奈的搖了搖頭,曾經輝煌一時的林氏財團,現在居然落到了這步田地,當真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說。

「那現在需要多少錢才能挽回餘地?」林逸問道。

「這……」陳鋒開始掰著指頭算,過了一會兒道:「起碼需要三百億,我們要填平隆客集團那邊的坑,還要挺住他們對林氏財團本部的攻勢,三百億也是勉強可以。」

「多少?三百億?」林逸差點沒噴出血來:「我說差個幾億,我還能勉強去籌措一下,你這三百億,讓我從哪裡來?」

「這……」陳鋒尷尬一笑:「可是少於三百億,林氏財團就挺不過去了!」

「那林氏財團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只能在這裡坐以待斃?」林逸皺眉道。

「也不是沒有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拆了東牆補西牆!」陳鋒道。

「怎麼個拆法?」林逸問道。

陳鋒苦笑道:「就是變賣資產唄,可是這個辦法也不知道好使不好使,現在世家大族聯合起來了,國內有錢的那些人幾乎都在裡面,就算是有人有錢,恐怕也不敢買。」

林逸應了一聲:「多謝陳部長了,陳部長公務繁忙,我就不打擾了!」

「無妨無妨,林少稍作,我先走了!」陳鋒趕忙道。

林逸點了點頭,目送陳鋒離開待客室,一直等陳鋒離開了之後,林逸的眉頭這才緊鎖了起來,他想到了林氏財團現在的情況,畢竟美姬子就跟在林若煙的身邊,可是現在聽陳鋒說才知道情況有多麼的困難。

林逸揉捏了一下眉心,這些世家大族,有時候就是這樣,雖然林逸不怕他們,可他們就像牛皮糖一樣黏了上來,而且特別煩人,再加上這麼多世家大族聯合起來,蟻多咬死象,能不讓人心煩么?

就在林逸準備上樓去問問林若煙需要怎麼幫忙的時候,一個熟人走進了林氏財團的大廳當中,正是傅紫兒,傅紫兒一眼就看到了林逸,立刻走了過來,輕哼一聲道:「林逸,你小子這神出鬼沒的,想要找你可是當真不容易呀!」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傅大警官呀!」林逸笑著道。

傅紫兒則是輕哼一聲:「哼,別套近乎,找你來有事情。」

「好,這邊請!」林逸應了一聲,然後帶著傅紫兒來到了一旁的待客室裡面,如同來到了自己家一般。

林若煙是林逸的女朋友,林氏財團就相當於是林若煙的嫁妝,那林氏財團也就相當於是林逸的,佔用一下待客室也不為過。

坐在了待客室裡面,趕忙給傅紫兒沏上了茶水,這才坐在了傅紫兒的身邊,不解道:「傅大警官今天親自來到這裡,不知道有何貴幹呢?」

傅紫兒望著林逸,冷聲道:「昨天你在一家咖啡廳裡面和一名女子鬥毆,有這事嗎?」

「嗯?」林逸愣了一下:「傅大警官,不過是小小的打架鬥毆而已,你親自上門,難道要抓我嗎?」

「我才沒有興趣抓你呢,」傅紫兒擺了擺手:「倒是那個女子,我本來想要帶她回去做個筆錄,誰曾想這女子居然襲警,然後還飄然瀟洒的離開了,真是欺我太甚!」

傅紫兒的牙關緊咬,表情當中儘是怒意,傅大警官,縱橫華海這麼長時間,還沒人敢這樣在她的頭上動土過。

林逸的臉色則是別提多精彩了,迪莉是什麼人林逸能不了解?憑著傅紫兒和她的手下那些人想要抓迪莉,那是痴人說夢,看起來傅紫兒在迪莉的身上吃了大虧,要不然也不會親自上門來詢問了。

「原來是這樣呀,」林逸拍了拍腦門:「我不認識這個女子。」

「不認識?」傅紫兒不通道:「你還和這個女子在一起喝咖啡呢,居然說不認識,你騙誰呢?」

「傅大警官,我哪裡敢騙你呢,我當真不認識,只不過是在迪廳認識的風塵女子罷了!」林逸聳了聳肩道。

林逸不可能告訴傅紫兒迪莉的真實身份,要不然的話傅紫兒知道華海來了這麼一位恐怖分子,還不上報呀,到時候肯定會出動大批的人手去抓迪莉,雖然迪莉曾經對不起過林逸,可林逸這人還是挺重情義的,老死不相往來就好了,至於彼此傷害,那真的沒有必要。

「風塵女子?」傅紫兒黛眉輕蹙:「我和那女子交過手,身手了得,我們這麼多人都沒抓住她,肯定不簡單,這樣厲害的女子怎麼會是風塵女子?」

「那我就不知道了,她是什麼人還要傅大警官親自去查了!」林逸一推二六五,反正和我沒關係。

傅紫兒雖然不太相信林逸這話,但也知道肯定問不出什麼來了,林逸是什麼人她哪裡能不知道啊,這傢伙油嘴滑舌,如果打定主意不想讓她知道什麼,那費儘力氣也什麼都得不到,最後只好站起身來:「好吧,我會自己去查的,不管她是什麼人,既然犯在了我的手裡,我一定不會讓她好過的!」

「那是當然,在華海這個地盤裡面得罪了傅大警官的人能有好日子過嗎?」林逸輕哼一聲道:「傅大警官儘管放心,一旦我得到了這女子的消息,一定會馬上給你打電話。」

林逸這話說的是大義凌然,傅紫兒忍不住有些納悶,難道自己的猜測錯誤?林逸和這女子真的沒有什麼關係?

不管怎麼樣,林逸說出了這番話來,傅紫兒只好道:「那多謝了!」

「不客氣,傅警官,請!」林逸笑著對傅紫兒道。

…… 葉靈從來沒考慮過,這世界也會有和她一樣知道發生過的事的人。

可是那些照片真的讓她有種焦慮不安的感覺,就像一個人知道你所有的事,還在暗中觀察著你,做著不為你知的事情……

千萬人中你成為被人關注的焦點,而你卻一無所知?

有點恐懼。

是誰?

葉靈皺著眉看著發酵一般的負面評價,有些不知所措。

曲星辰打電話來關心她的狀況,葉靈拒絕他插手,甚至連微博也不許他發評論。

曲星辰沉默許久才嗯的應承下來。

葉靈知道解釋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為那些照片,她甚至不能否認是自己,如果自己解釋當時的情景,可能一部分人會相信,但一定會扯出更多問題來。

越解釋就像在掩飾。

劇組也發現了她這邊的問題,派人來跟她談了幾句,了解事情經過並得到她的保證后就沒再出聲,不過也拿出女二的照片來吸引網友的注意力。

可是她的小可愛們有不服輸的,直接把她的事吵上了熱搜。

粉絲破百萬,事態向不可控的方向在發展。

那些越來越難聽的話出現在之前的每一條微博中。

有人竟然在她微博的每一條都做了評論,當然不會是好話。

他們那麼閑的嗎?

葉靈幾年的微博呀,就這樣被翻遍了,還真是有恆心!

史考特顯然也是這麼想的,瞥了我一眼,不知道想表達什麼,是想表達我給他一個臺階下還是表達我搶走了他的人情,但是話已經被我說了,史考特也絕不能再次說,只能裝作真的是聽了我的話,賣了一個面子給我,緩緩開口說道:“既然連你們的領主都這麼說了,這一次我就免於你們一死,把你們的武器制服全部留下,搶走的糧食全部上繳,一切的過往既往不咎了。”

Previous article

朱瞻基還是第一次真正直面張越的一雙兒女,見靜官帶着三三一本正經地跪下磕頭,他原本擺手要免的,張越卻笑道:“就算可以忘了上下尊卑,這年紀上頭還有差別,這行禮也是應該的。”然而,讓張越瞠目結舌的是,靜官行過禮後把三三拉了起來,隨即上前乖巧地對朱寧行了揖禮,又叫了聲寧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